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六十二章 圣人忌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仙域之的人彻底的震动了,亿万生灵和修士意识到天地之间将诞生一个逆天般的人。【】

    不是随便一个蝼蚁都可以抽大能的,而且还是一连抽七位,这七位大能除了公孙丑之外都是准圣人一般的存在,镇元子号称仙祖,传说乃是地书的器灵,冥河教祖诞生于九幽血海之,耶稣乃是圣人耶和华的儿子,宙斯是耶和华坐下的大弟子,撒旦曾经和耶和华一样修成大道于开天辟地的初期,只不过耶和华已经证道成圣,东海佛祖乃是佛门上古时期的大能,被阿弥陀佛圣人预言,将会在下一个纪元之证道成圣。

    公孙丑虽然没有以上六人修行的时间长,但他的恩师孔圣人乃是一尊惊艳诸天万界的天才人物,二千多年前飞升仙域,在仙域之教化众生,积累了天大的功德,更是掌管上古神器昊天塔,战力惊天被誉为仙域第一准圣人,成为真正的圣人是迟早的事情。

    亿万生灵颤抖,诸天震动,这七位大能坐下的弟子恨不得将云飞扬生生吃了,镇压在九幽地狱之,不过也有许多的人惊喜,在背后高呼称赞云飞扬的气概,这样的人物值得他们钦佩。

    当然也有数的仙域生灵遭受了灭顶之灾,七人愤怒如火山一样爆发,尽的怒火发泄在仙域之,七人的真身漂浮在仙域上空的永恒虚地带。

    镇元子面表情寒声道:“诸位,我们若是不能洗刷如此的耻辱,他日何以证道!”

    “不错,我们乃是高高在上的大能,岂能容一只蝼蚁在我们的面前放肆!”冥河脸色阴沉道。

    “哼,罪魁祸首是那孔宣匹夫,我今天要彻底的将孔宣踩在我们的脚下!”东海佛祖黑着脸道,哪里有出家之人的慈悲了,森寒的杀气震动诸天万界。

    公孙丑,宙斯,耶稣,撒旦四人同样如此,恨不得将云飞扬和孔宣两人生吞活剥,若不是最后孔宣插手,他们的投影不可能被禁锢住,更不可能被云飞扬抽耳光,他们为了安慰自己把大部分的罪责都压在孔宣的身上。

    “我要损耗百万年的修为投影分身下界!”撒旦道,其他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付出如此的惨重的代价了,现在什么也所谓了,直接损耗百万年的修为投影下界争夺东皇钟才是要紧之事。

    七道人影之忽然之间走出七道朦胧的身影飘入那朦胧的永恒虚地带之,每一道身影要比原本的投影强大十倍不止,七人这次下了狠心要争夺东皇钟和太皇宝藏,更重要的是想要将云飞扬抓捕,好好的让云飞扬承受下他们的怒火,他们可不相信云飞扬会轻易死去,哪怕掉进那黑暗深渊也肯定会遇到机缘,不能让他成长起来。

    七人分化出身影之后,整个人的气息弱了一丝,缓缓的屹立在虚空之,一个个的打出一道神光充斥在虚空之,演化出一个七角星芒阵图,这道阵图乃是七人领悟的大道精华之所在,每一道大道充满了尽的变化,七道交织在一起更是变化亿万,恐怕只有真正的圣人才能演算清楚。

    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的时间之后,众人才缓缓的回过神来,脸上一个个露出狠厉之色,眸子的怨毒之色能让九幽地狱之的恶鬼吓的形神俱灭。

    “大鹏明王将要从仙域之门那里回归。”镇元子脸色阴沉道。

    “不错,他马上要回到仙域之,他也该陨落了,他居然担着如此巨大的风险来救那小子。”东海佛祖道。

    “哼,亿万年以来诸天万界的人都以为孔宣陨落了,但现在来孔宣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居然这个时候暴漏身份。”冥河道。

    “哼,管他守护的是何人,云飞扬必须要跪在地上一个纪元,然后下一个纪元全部轮回成畜生!”镇元子寒声道。

    “不错!”公孙丑厉声道:“我还要让和他有关系的人贬入轮回之,生生世世化为畜生,保留记忆受到边的折磨!”

    就在这时天空之一道叹息的声音响起,一道朦胧的人影缓缓走向众人,七人震惊比,事先居然没有发此人的到来,难道是圣人不成?

    朦胧的人影似乎是那天地之间永恒的圆点一样,在他的周身上下萦绕着尽的浩然正气,彷佛诸天万界的正气之源就是他,这个人不清真容,掌心之漂浮着一尊朴实华的石塔,石塔弥漫出形的气势令整个诸天万界都要颤抖。

    一道道的朗诵之声从此人的口飘荡而出,每一个字沉重亿万钧压在众人的心头之上,又仿佛那晨钟暮鼓之声敲响众人的灵魂,让众人在这一刻出现清醒的状态。

    “老师!”公孙丑到此人的时候整个人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

    “公孙丑你知错吗?”朦胧的人影缓缓的道,声音平和但又充满一丝的关爱和训斥,双目演化出尽的宇宙幻灭景象凝视着公孙丑。

    “你是儒门孔子?”镇元子眉头微道,他居然不透孔子的真实修为,仙域的其他大能传言孔子被誉为仙域第一准圣人,乃是仙域之下一个证道之人,原本只是以为谣言而已,但是现在来却是真的。

    东海佛祖等人也是脸色凝重的着孔子,他们不知道孔子来为何事,孔子的朗诵之声居然将他们的心的仇恨之火压制下来,让他们恢复到一个清明的状态,这样的修为太恐怖了,难道孔子真的将成为下一个证道之人?

    孔子缓缓的凝视着公孙丑一眼道:“公孙丑随我回儒界,在里面面壁思过,当你斩断过去一切恩怨的时候,你就可以出关,否则的话你就永生永世不得出来!”

    “什么?老师这是为什么?不,我要找那个畜生将他贬进轮回之,否则的话我永远也斩不断过去!”公孙丑摇摇的头嘶吼道,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师不但没有替自己做主,反而要自己闭关斩断过去,这是不可能的!

    “不错,孔子道友,那蝼蚁居然践踏大能尊严,不将他打入轮回生生世世受那轮回之苦,我等是不可能斩断过去的。”冥河朗声道。

    “哼,不可饶恕,绝对不可饶恕,令徒公孙道友可谓受尽了天大的耻辱,一定要逃回个公道,劳请道友一同先将那孔宣抓住。”镇元子道。

    “两人罪大恶极,早已经触犯了天条,践踏天颜,不抓回来镇压的话会危害亿万生灵。”东海佛祖悲天怜人道。

    撒旦,宙斯,耶稣三人也是神色坚定,他们心的仇恨念头刚刚被孔子的朗诵之声压制下来之后,但现在又燃起了,这是法化解的,也是不可能化解的仇恨,哪怕将来晋升为圣人也不能消除。

    “冥顽不灵!”孔子淡淡的笑道,掌心之的昊天塔忽然之间发出亿万丈的光芒将这片天宇笼罩,接着一股神秘的力量降临在公孙丑的周围,公孙丑脸上露出一丝惊恐之色,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消失不见。

    昊天塔缓缓的飞入孔子的掌心之,这忽然之间的变化令镇元子等人惊寒比,这还是大能吗?公孙丑也是一尊强横比的大能,但是在孔子面前居然没有一丝的反抗之力,孔子的修为太恐怖了,简直可匹敌,令众人生出一种感觉,孔子是圣人!

    “你已经证道成为圣人?”冥河脸色震惊道,其他五人脸色变的恭敬起来,就连那耶和华的儿子耶稣也不例外。

    孔子淡淡一笑,身上没有一丝的气势,声音平和道:“圣人岂是那么好证的?上一个纪元太古时代,那个时候也不过诞生十二位圣人而已。”说完之后身影消失不见。

    就在孔子消失不见后,天边传来一个浩荡的声音,仿佛是从三十三天传来,“耶稣,宙斯,你两人速速来见我!”

    声音之蕴含着尽的威严,仿佛代表着苍天意志一样,让任何人都升不起一丝的反抗之力。

    耶稣和宙斯两人浑身一震,相互对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不甘之色,两人歉意的了众人一眼。

    “四位道友,我等是师兄弟先回去了,掌教老师召唤。”宙斯奈道,那声音的主人正是耶和华,哪里能有违背的念头,说完之后两人的身影消失不见。

    “阿弥陀佛!”一道佛号从西方遥远的三十三天传来,声音宏大祥和,让东海佛祖整个人浑身一震,东海佛祖脸色微变歉意的了三人一眼就消失不见。

    镇元子三人脸色阴沉一片,三人相对来说却没有什么背景,镇元子和冥河两人不用说,都是天地初开的人物,撒旦更是在耶和华证道之前有着仇怨,只不过耶和华证道之后不在乎这个蝼蚁了。

    “孔子和两位圣人都间接的插手这事情,我们还要去吗?”撒旦凝视了两人一眼道,耶和华没有证道之前和他斗争了几万年,他最了解耶和华不过了,这么急着将自己的儿子和弟子召回,肯定是怕惹下天大的麻烦。

    “哼,那孔子证道圣人几乎是铁板上的事情了,掌管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昊天塔,威能边,限接近圣人,而两位圣人手段通天当然能够通过大神通将耶稣等人的过去斩断,从而能全心全意证道!”镇元子冷声道。

    “镇远道兄言之有理,我等必须要斩杀那之蝼蚁,让他整个纪元都要跪在我们的脚下忏悔才能斩断我们的过去!”冥河冷笑道。

    “好,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那仙域之先讲那孔宣给拦截住,我要活活镇压死这个畜生!”镇元子恨声道。

    三人的身影凭空消失不见。三天过去了,仙域之就传来孔宣大战镇元子,冥河教祖,撒旦三人的消息,这一场大战将仙域的之的苍穹都打破了,地书,黑暗魔气,五色神光,血海充满天地之间。

    最后五色神光被压制,镇元子,撒旦,冥河教祖三人正想将这个仇敌一举镇压的时候,却从天外降临两道剑光和一个巨大的不死之印生生的破开三人的封印,将大鹏明王救走,这简直让镇元子,冥河,撒旦三人气的吐血,恨恨的离去。

    仙域之的人意识到天地之间将有重大的事情发生了,连日以来发生的事情,每一件都是惊天动地,震撼诸天。,数以亿计的生灵遭受到死亡,九幽地府之怨气冲天几乎将整个六道轮回通道撑爆,吓的十殿阎王紧紧上奏天庭!高坐仙域九重天的玉帝自然知道事情的起因,但也不敢惩治元凶,只得将此事禀告给太清圣人,太清圣人只是微微一笑,降下一道青光落入六道轮回之才将这尽的冤鬼转世。

    仙域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下界后羿葬身之地所在的黑暗深渊之,向下三十万里的地下世界之,那里怨气冲天,冤魂穷尽,每一道冤魂强大之极,魂力滔天,只手之间可以破灭苍穹,拿到人间界足以匹敌任何的绝代高手。

    一旦这些深渊里面的冤魂破开封印而出,整个修道界全部的生灵都要灭绝,六道轮回将彻底的徐乱,仙域之也将会陷入一片黑暗。

    云飞扬的身影从掉进深渊的那一刻起便开始往深渊的地下飘落,尽的恶鬼冤魂猛烈地扑了上来,五色神光控制东皇钟钟盖散发出来的青光镇住,就这样整整落了三天三夜云飞扬的身影才缓缓的飘落在地下世界的一块地面之上,孔宣的五色神光也消失不见。

    云飞扬躺身子的地方是一片充满死寂的地带,方圆十里的地方没有一个恶鬼在这里,似乎这片区域是一片,这片天地的央地带有一个巨大的五色祭坛,高三十三米,三十三个棱角,祭坛的上面刻画着古老的花纹,像是经历了尽的岁月一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