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七章 神血的力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暗的宇宙之,天罡诛神大阵运转不断,七十二颗星球气势磅礴,大阵阵图漂浮在虚空之,依然将白眉僧人围困在大阵之。【】

    淡淡的青光从白眉僧人的身上发出,尽的杀戮之气和吞噬之力被排斥在外边,神秘的符和字忽然不定,充满了神秘的力量,似乎是大道的精华交织而成,让人不可捉摸。

    云飞扬和白眉僧人静静的思索着这些漂浮出来的字,眼露出了尽的迷茫之色,这些字太神秘了。

    “天书之的字我尚且能认识,为何这些字不能认识?难道并不是一种字?或者这些字是自然而然演化出来的字?”云飞扬心疑惑道,双目之的智慧之光越来越旺盛,体内的古佛舍利似乎充满着穷的智慧之光和精纯法力。

    此刻的智慧之光比没有得到古佛舍利之前强横三倍不止,而且那神通烙印的力量飞速的增长着,同时一道道的佛光充斥在全身上下改造着他的肉身,云飞扬现在的综合实力稳步增长着。

    “那字若真是大道交织出来的字和字符的话,我们这个层次的人根本不懂,也许只有那传说的大能和圣人才能懂吧。”云飞扬自语道,双目之的智慧之光更加旺盛,任凭他百般算也不能算出这些字符和字的意思。

    白眉僧人眼的迷茫之色越来越旺盛,眼光几乎定在这些字和字符上面,整个人的心神完全沉浸在这些神秘字符和字的世界之。

    令白眉僧人没有注意到的是,云飞扬单指出一道神光冲向青色的法轮,尽管云飞扬打出的力量很小,但还是惊动了白眉僧人,见云飞扬居然打出神光攻向青色法轮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云飞扬不要白费功夫了,本座的法轮岂是你这只蝼蚁所能撼动的!”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令他震惊了,这道神光居然穿破青色光芒的阻扰没入青色的法轮之消失不见。

    白眉僧人大惊失色,接着愤怒道:“云飞扬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老和尚,你说我想干什么!我当然想这件和我有缘的宝物收起来了。”云飞扬背负双手冷笑道,原来他最终放弃参悟那些字,尝试着用自身的神血融入法轮之,果然没有受到青光的排斥,相反云飞扬通过这滴血液和青色法轮之间已经产生一股微弱的联系。

    云飞扬测到这件神秘的法轮宝物极有可能是一件神器或者神器碎片,忽然想起自己是一尊神体,体内蕴藏着神血。

    上古时期天地之间诞生的神体,一旦成为大能将横扫诸天圣人之下敌手,神体体内的血液肯定不是凡物,于是云飞扬尝试着用神血探测下法轮的反应,果然那青光不阻拦神血,云飞扬和法轮之间建立微弱的联系。

    “难道你已经参悟透彻这上面的字?”白眉僧人脸上露出一丝慌乱,着云飞扬自信的表情,他再也不能保持镇定之色了。

    云飞扬淡淡笑道:“老和尚,本座却你将法轮放下,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否则的话,我今天将你彻底的斩杀!”虽然和法轮之间建立联系,但是要夺取法力必将会拖延时间,就在刚才智慧之光暴涨的时候,他隐隐感应到那永恒虚地带将会有危险降临,云飞扬知道那些大能的投影将要降临人间了,眼前的事情不能拖延任何的时间了,而青色法轮是他必得之物,所以才规劝白眉僧人。

    “哼!云飞扬你会这么好心!”白眉僧人冷哼一声道,苍老的大手紧紧的将青色的法轮握在手,不能让云飞扬耍什么阴谋诡计!

    云飞扬似乎早就料到这种结果,脸上露出怜悯的笑道:“可叹,老和尚你这一辈子只能为我做嫁衣,他日我若证道成圣必然重聚你的神魂,以谢谢你意之间的“相赠”。”说话的同时云飞扬手握石弓,箭羽的方向遥遥指向白眉僧人。

    天罡诛神大阵缓缓的收缩,两人所处的空间缩小着,尽的神血从云飞扬的肉身之流淌而出蔓延向白眉僧人手的青色法轮。

    白眉僧人勃然变色,意识到云飞扬神体之的血液和青色法轮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系,他想起了传说的一种祭炼宝贝的法门血炼之法,刚才青色法轮发出的淡淡青光居然不抵挡云飞扬的神血,那便意味着云飞扬已经有炼化这神秘青色法轮的可能。

    “哼,想炼化这青色法轮,我不会让你得逞的!”白眉僧人以神秘的青光护身,不断的打出法力排斥着周围的神血,没有一滴神血能靠近青色法轮。

    “哈哈,老和尚你能阻挡得了我吗?”云飞扬哈哈大笑道:“以我神血染苍穹,祭炼大阵!”云飞一样身上的神血冲天而起,血浪滔天在这一刻整个大阵的空间之内弥漫着尽的神血将天罡诛神大阵完全侵染在里面。

    “轰隆…轰隆。。”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天罡诛神大阵阵图侵染过神血之后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一道道的杀戮之气之蕴含着更加神秘的力量,将这片空间里面的神血完全吸收改变着阵图的本质。

    在天罡诛神大阵阵图浸泡神血的同时,那石弓也被放入一片神血之,整个弓弦发出改变。

    白眉僧人感受到这诡异的变化,阵图之上发出一道道的微弱的杀戮之气居然凭空穿过青色法轮散发出的青光直接击打在他的肉身之上。

    虽然这道力量微弱到极点,几乎连给他挠痒的资格都没有,但却令他脸色苍白,身影颤抖,最终凝视着云飞扬道:“天道教主,我放弃这青色法轮,从此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井水不犯河水?哈哈,老和尚你已经失去和我谈判的资格,今天你必须死,一切都结束了!”云飞扬背负双手冷笑道,眸子的智慧之光限延伸监视着周围的一切,防止途有人夺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