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九章 背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这个卑微的蝼蚁,今天我倒要你怎么杀我!”九渊儒尊见云飞扬的那一瞬间,身影猛然之间站立起来,周身浩然罡气缭绕,仍然摆出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眼神之充满了不屑和冷淡。【】

    云飞扬听了九渊儒尊的话忽然之间感觉到好笑,此人久居大位惯了,现在居然还摆出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简直太辨不清形势了。

    “怎么了?怕了?云飞扬我儒门的绝代皇者将有几位从仙坟之出来,他们随便一人就可以压死你,压死你们这帮人,你现在跪在地上向我磕头认错,交出天书,让这七十二名手下加入我们儒门之,我会考虑放你们一马!”九渊儒尊背负双手,一幅俾睨天下的姿态,云飞扬正在犹豫,以为云飞扬心有所忌惮就开始了“规劝!”

    七十六名手下和云飞扬一听九渊儒尊的话,纷纷疯狂的大笑起来。

    “敖兄,紫兄你们着九渊儒尊的脑子是不是被天罡诛神大阵给轰傻了!”石永东笑的浑身颤抖。

    “不错,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的脑子确实坏掉了,难道儒门老古董的脑子都像他这样,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一把年纪修行到驴子身上了!”紫墨不屑道。

    …七十二名手下纷纷嘲笑九渊儒尊,让九渊儒尊气的浑身颤抖,厉声道:“你们这群邪魔外道,简直不可教化,死有余辜,等待着儒门的怒火吧!”

    云飞扬冷冷一笑道:“怒火?确实九渊儒尊你现在跪下向我认错,我可以放你一马,若不然的话今天谁也救不了你,我弟弟云风上了你陆家的一位女子,所以我才犹豫是否将你形神俱灭!”

    “休想!真是后悔当初没有杀死那个孽障!“九渊儒尊怒喝道。掌管儒门大教近千年了,指间决定数人的生死,在修道界也是响当当的绝代霸主,现在虽然处于劣势,要他向一个晚辈低头,那是比死还要难受的事情。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作死!”云飞扬心念一动天罡诛神大阵的力量一下子加持到他的身上,浩瀚的法力股滚如潮,穷尽,猛然之间增长到九重天阶,大鹏明王加持的法力还有三次出手的机会,他可不敢再用。

    云飞扬一步踏出,身影滚滚如雷,气势汹涌,带起边的罡风,九倍速度发和咫尺天涯高速运转,速速一下子达到这片天地的一个极限状态,让九渊儒尊勃然变色。

    云飞扬直接打出封魔式,演化出一尊三十三天石塔爆发出与伦比的镇压之力夹杂着雷霆之势镇向九渊儒尊。

    “找死!”九渊儒尊猛然之间爆喝一声,浩浩荡荡的法力涌进浩然正气图之,浩然正气图演化一片壮丽山河裹向三十三天石塔。

    “轰!”一声猛烈的碰撞之声响起,三十三天石塔如同那镇压诸天万界的石塔一般,一下子将将壮丽山河镇压在塔身之下,与伦比的镇压之力直接破灭山河,狠狠的将浩然正气图镇压在虚空之。

    九渊儒尊怒喝一声,一片浩然正气输入浩然正气图之,浩然正气图再次爆发出一股冲天的能量波动,想撼动那三十三天石塔,但三十三天石塔却纹丝不动。

    “哈哈,九渊儒尊你不要徒劳了,蚍蜉撼树,你不可能逃出我的手心!”云飞扬哈哈大笑道,封魔式再次爆发出一股浩瀚的镇压之力猛然之间三十三天石塔之爆发出一股洪荒般的吞噬之力,一下子将浩然正气图吞入宝塔之内。

    “而敢!”九渊儒尊爆喝一声,怒发冲冠,双目碧血照耀这片虚空,每一滴碧血之充满了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如洪水爆发一般泛起边的波浪拍向云飞扬。

    “来的好,如此碧血祭炼法器的好材料!”云飞扬哈哈大笑道,一掌打出,一个巨大的黑洞显化而出冲向这片汹涌如潮的碧血之,北冥神功高速运转起来,发出洪荒般的吞噬之力,如长鲸吸水一般吞噬着这些碧血,当然云飞扬没有舍得炼化,而是直接将碧血之的神识印记吞噬殆尽,接着一股股精纯的碧血倾注到丹田宇宙之。

    只是两三息的时间而已,云飞扬已经吞噬了相当于一个半步皇者法力的碧血,九渊儒尊顿时大吃一惊,发出怒吼之声。

    “晚了!今天我要让你变成废人一个,我不会杀你!”云飞扬冷酷道,出手不在客气,三十三天石塔骤然之间爆发而出轰击在九渊儒尊的肉身上面,顿时一片碧血洒在虚空之,九渊儒尊的身子被打的四分五裂。

    神识印记,重生法则,神通烙印顿时合为一体化为一道神光猛烈的轰击着天罡诛神大阵,但任凭他怎么轰击都济于事。

    “哼,九渊儒尊你还是不要逃了,简直如同蚍蜉撼树!”云飞扬冷笑道,三十三天石塔猛然之间再次轰击而出,重重的镇压在那道神光的上面。

    “啊!”一声惨呼之声从里面发出,神识印记,重生法则,神通烙印四分五裂,灵魂化为一道光影漂浮在虚空之,还有一个朴实华的储物和灵魂漂浮在一起。

    “轰!”云飞扬再次一拳打出,惊天动地,粉碎虚空猛烈的轰击在四分五裂的神识印记,重生法则,神通烙印,和肉身上面,顿时将其打的粉碎,一片片的血雨和一片片的萤光漂浮在大阵之内。

    大阵之内传来一股股浩瀚的吞噬之力将其吞噬的一干二净,猛然之间天罡诸神大阵似乎吃了大补药一般,力量疯狂的增长起来,云飞扬感受到太古圣人分身虚影的力量再次增长起来,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半步皇者的法力,云飞扬心狂喜之极,更令他惊喜的是天罡诛神大阵通过子阵图传递一股股的法力到七十二名手下的肉身之,紧接着一股股浩荡的大道领悟精髓意念流入云飞扬的心海之,云飞扬又将这些大道领悟精髓意念分化而出给这七十二名手下。

    这一幕只得石永东四人羡慕不已,不过他们知道自己的诛仙剑阵若是大成威力丝毫不在天罡诛神大阵之下,想到这里四人心增加了更大的压力,努力修行,斩杀九重天的皇者成为他们下一步的目标。

    “九渊儒尊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云飞扬长发披肩,双目如电,身姿挺拔,周身气势滔天,如同魔主降世,霸气冲天,冷冷的注视着九渊儒尊仅剩的灵魂。

    九渊儒尊的灵魂化成的小人终于露出了恐惧之色,现在的灵魂脆弱之极,肉身,神识印记等都被大阵吞噬了,如同一个被衣服的美女一般没有一点的防御,颤声道:“云飞扬你到底想怎样!”九渊儒尊隐隐觉得云飞扬不可能因为云风喜欢他的后代而饶恕他。

    “你说呢?九渊儒尊你当初手持浩然正气图阻挡我渡神罚的时候可憎想到有今天的下场,可见这是天理轮回,你早已经种下了因,今天的下场便是果,因果相循,一切早已经注定!”云飞扬冷笑道,伸手一指将九渊儒尊的灵魂彻底的封印起来,之所以不灭杀九渊儒尊是在云风的面子上,另一方面是这个九渊儒尊知道的东西太多了,简直就是一个宝库,以后留着有大用。

    云飞扬伸手一抓那个储物手镯,大手一震,顿时手镯破裂,一片祥瑞之气降临,瑞彩万道,里面漂浮着百件上品法器,三件极品法器,二枚九玄重生丹,近百枚八玄寂灭丹,丹药和法器的品级远不能和李寻欢收藏的相比,但是也是一笔惊天的财富了。

    “兄弟们分了吧!”云飞扬大手一甩,这些上品法器,八玄寂灭丹飞向众人,每一人一件上品法器和一枚八玄寂灭丹,同时一枚九玄重生丹也破裂开来,分化成七十六道飞到每一人的手。

    “教主神威!”众人兴奋的以复加,一枚八玄寂灭丹,一件上品法器和一点九玄重生丹足以使他们的修为再进一步,同时感觉到碰到如此的阔领导感觉到高兴。

    “好,走兄弟们杀向黑暗的宇宙之,我们要以九重天皇者的尸骨来铺垫天道教的通天之路!”云飞扬大喝道,身影走出大阵之外,冷冷的盯着黑暗的宇宙,双目之智慧之光运转不断,朦胧之间在几千里之外的地方发现一股惊天的能量波动,他感觉到一丝化黑暗的气息降临在那里,知道黑暗之主肯定在那边。

    当下一步踏出,直接横跨尽虚空,下一刻出现在三大高手的交战之地,三道人影在黑暗的宇宙之不断的交织在一起,冲天的能量波动爆发出来,“轰!”一声三道人影顺速分离开来。

    黑暗之主血皇的身子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手的魔境几乎破裂,对面站着光明世界的教皇和一个身穿黑衣的老者,那黑衣老者站在那里犹如一座大山,巍峨高大,不可仰视。

    云飞扬震惊比,黑衣老者的实力简直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修为达到九重天期,手拿着一根黑色的拄杖,拄杖之散发着一道道的灵宝气息,怪不得黑暗之主血皇也要受伤。

    光明教皇头顶一块光明玉,虽然光明玉破裂了,但是仍然倾注下来浩瀚圣洁的法力注入教皇的体内,法力几乎比九渊儒尊还高上一筹,堪比九重天后期的高手。

    仨人并没有发现云飞扬的到来,云飞扬早已经利用天书隐藏气息遁入黑暗的宇宙之,等待发动凌厉一击。

    “黑暗之主血皇,没有想到你是天堂的掌舵人,真是太令我惊讶了,可惜今天陨落在这里。”光明世界的教皇冷笑道。

    “哼,教皇要战就战,不要废话!”黑暗之主血皇冷哼道,金发披肩,身影伟岸,眸子之露出疯狂的战意,心却怒骂云飞扬,这次玩的太大了,连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大地步。

    原来当云飞扬引动天劫将众人都卷入其的时候,黑暗之主等人也是破口大骂,接着劫雷将众人淹没,但是他们这一方的人受到天劫重创的时候,忽然想起云飞扬送给他们的玉瓶,又回忆起云飞扬当时说的话,顿时明白云飞扬是蓄谋已久了。

    于是一个个玉瓶打开,一股股本命仙气冲出来涌进他们的体内,飞快的修复着他们的伤势,可以说着云飞扬这一方的人不但渡过了天劫修为进步,而且因为拥有本命仙气的缘故,各个很快恢复了实力。

    众人想到叶云飞这一方的人没有本命仙气肯定会受到重创,于是抓住机会分头猎杀这些人,黑暗之主碰到了教皇,猛烈的进攻之下几乎将光明教皇重创,但是很不幸的是碰到一位让他意想不到的人物,此人是黑暗世界的老古董同时也是他的左膀右臂,居然在这个时刻背叛他,企图联合教皇将他击杀再次好夺取黑暗之主和天堂之主的位子,两人联手之下将黑暗之主重创。

    “哼,都快要的死的人了,今天我要斩杀你,只有我才能掌管黑暗世界和天堂杀手组织!”黑衣老者冷喝道。

    黑暗之主面色一冷脸上露出伤心的神情道;“克里,没有想到我们两兄弟之间会为了权势相互厮杀,枉我几百年以来对你信任有加,让你代管天堂,没有想到你权力太强了,隐藏的那么深,暗找到黑暗权杖隐藏实力,恐怕就是为了今天吧!”

    “哼,血皇只能怪你太笨!每一人都有私心,仙神也不例外,血皇你可以去死了!”光明教皇借机恢复了许多的实力,手的光明权杖化为一道金光砸向黑暗之主。

    “杀!”克里手的黑暗权杖爆出惊天的黑暗能量波动,直接砸碎虚空,通过次元空间砸向黑暗之主血皇的眉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