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章 传承之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秋水云静静的注视着云飞扬,刚才云飞扬雷霆手段斩杀了李水,而李水在这些时日以来对她照顾有加,心本应对云飞扬生出一丝恨意,但却完全没有,相反还让她感觉到大快人心,这个念头在李宜等人死的时候也出现过,秋水云曾甚至怀疑自己的神志是不是被模糊了,变的如此邪恶和冷漠。【】

    “云姐,谁也不能拆散我们!”云飞扬已经来到秋水云的身边,右手手闪电般抓住秋水云的玉手,秋水云正想挣脱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这张大手好温暖,充满了安全感,只是象征性的反抗几下便任由云飞扬攥在手里。

    云飞扬牵着秋水云的玉手,双目充满了柔情和爱怜,若不是在如此的大庭广众之下早就将秋水云揽入怀。

    秋水云感受到云飞扬目光之的爱恋和柔情,一瞬间像是读懂了许多事情,对眼前的陌生而又熟悉男子产生坚定的信任,哪怕男子现在带她离开这个地方她也毫怨言,唯一让她顾忌的是自己的“父母”而已。

    众人到云飞扬忽然牵手秋水云,而秋水云居然没有拒绝,顿时感觉到这里面的事情恐怕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目光纷纷着李开天,李鸿天等李家之人,那种眼神之充满了不屑和嘲讽。

    这种眼神似乎比九重天皇者的大神通还厉害三分。

    李鸿天肺都被气炸了,对着秋天成等人怒目而视,几乎喷出火来,那秋天成也感觉颜面扫地,尽管他很不在乎的秋水云的生死,但是现在秋水云代表的是整个秋家,秋家的形象在这一刻完全毁了。

    想到这里秋天成怒火冲天,正想呵斥秋水云的时候,那边李开天却如火山一样爆发了,根本没有任何人能阻拦。

    “去死吧!”一旁的李开天再也不能保持平静了,完全失去了理智,眉心之的飞刀印记破体而出斩向云飞扬,募然之间这片天地风云变色,雷声滚滚,众人的眼前出现幻景,幻景之一个嘴夹着酒葫芦的落魄男子,一身白衣胜雪,尽管颓背,但却是一尘不染,左手拿着一个绝代佳人的雕像,右手拿着一柄朴实华的飞刀,正在全神贯注的雕琢着石像,眼神之充满了柔情和思念。

    就在这时

    男子的双目之射出两道惊天的神光,手原本朴实华的飞刀金光大作,随意的一甩化为一道金色的闪电将尽的虚空斩灭!

    “传承之力!”坐在云台上的名佛尊原本古井不波的神色出现了巨大的波动。

    “我没错吧,那是李寻欢的身影,不!那是李寻欢的一丝灵魂印记!”光明世界的教皇惊声道,他一眼就认出这个人的身影了。

    若说光明世界的最恨的东方人,就数李寻欢了,李寻欢曾经斩杀西方光明世界以血祭之法召唤出来的天使,这样的天使战力惊天堪比九重天大圆满的强者,却惹上了李寻欢,被李寻欢一刀斩杀梵蒂冈,同时灭掉许多光明世界的高手,使得光明世界这个上大教遭到重创,从此以后再也力镇压西方黑暗世界,因此这个上大教的历任教皇都对李寻欢了解的透彻到极点,同时也恨到极点,对李家和云飞扬之间事情更是抱着笑话的心理。

    “李开天是疯了,传承之力能是他承受得了的吗?就是一般的九重天高手也难以承受这样的力量,来李寻欢要断掉传承了。”黑暗之主微微叹息道。

    “哼!一个男子在大婚之上自己的未婚妻被另外一个男人牵住手,那是何等的感觉,而且这个男子还是自己的生死大敌,这样的事情对于任何男子而言是一个惊天耻辱,永远不可洗刷的耻辱,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不顾一切的毁灭自己重创敌人!”秦煌邪尊冷哼道。

    李鸿天气的双目,但是没有阻拦,他知道已经晚了,一旦传承之力开启,任何人也阻止不了,倒不如借这个机会将云飞扬彻底的重创!

    云飞扬感受到莫大的危险降临,这是他很少遇到过的,他怕波及到秋水云,心念一动将秋水云的身影收入天书世界之,在这一刻,那体内的神通烙印上面盘坐的佛陀双目睁开,散发出智慧的光泽,直接透过云飞扬的双目而出。

    “智慧之光!”名佛尊到云飞扬的眸子之射出的智慧之光的时候,脸上的神色震惊道极点,这位佛门的九五至尊皇者的心早已经修炼到一个极为坚韧的地步,这片天地之间已经很少能有让他心神动摇的东西。

    而眼前的智慧之光就是其的一种,传说智慧之光乃是佛陀的修成不朽金身孕育而出的光芒,这道光芒能预测危险于未来,顷刻之间能破灭世间一切的幻象。

    众人听到名佛尊的惊呼声,纷纷向云飞扬双目射出的光芒,感觉到此刻的云飞扬如行走在世间的圣人一般,仅凭借浑浊的双目能透世间的一切。

    李鸿天眼露出炽热的目光,恨不得将云飞扬直接抓住炼化,直接获取智慧之光的秘密,那秋天成,九渊儒尊,火云天魔尊等人也是如此,现在他们感觉到云飞扬就是一个大宝藏。

    “可惜,这智慧之光只是一丝残光而已,传说上古时期的佛陀能凭借智慧之光洞穿诸天万界!”名佛尊叹息道。

    云飞扬汗颜,若是能达到佛陀那个境界,自己早就超脱这片天地了。

    那显化出来的幻景在云飞扬的智慧之光的照耀之下纷纷消失不见,唯有一柄永恒的神刀划破长空而来,神刀一往前,坚不摧,物不破,刀身之蕴含着俾睨天下,横扫的气势。

    整个鸿钧大殿似乎颤抖起来,那凌厉之极的罡风和浩瀚匹的杀气令在座的众人都感觉到一股压抑,令众人惊奇是这种压抑是针对九重天的皇者而发了,九重天以下的人,哪怕是半步皇者都感应不到这种压抑。

    面对着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云飞扬脸色平静,身影傲然挺立,乱发舞动,双目天剑一般犀利,气势如虹,一步踏出,如同魔主降世霸绝天下,整个鸿钧大殿颤抖了一下,身影变幻不断演化出一柄一尊大山,气势迫人,巍峨那万山之皇,顿时整个昆仑山上尽的神力向着鸿钧大殿聚集而来加持到这座大山上面。

    整座大山发出更加强劲的气势,似乎于整个昆仑山融为一体,那秋天成到这座大山的时候脸色一变,似乎想起了什么。

    就在这时“铮!”一声金石相交之声响起,金色的神刀和这座大山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爆发出尽的火花,同时一片片的鲜血洒遍虚空,神刀没入大山之,刀柄显露在外边。大殿的地面之上一片鲜血撒落在地,触目惊心。

    化身的大山之上没有一点生机了,完全陷入一个死寂状态。

    众人知道此刻在回过神来,静静的到这一幕,“小师弟!”神农峰的众人惊呼一声,没有想到云飞扬被神刀击。

    鸿华真人微微叹息,他的身影早已经被两大神通撞击造成的罡波震退到十米开外的地方,根本来不及阻止也没有那个实力阻止,这大殿若不被历代祖师刻画数道禁止,早就在这一撞击之灰飞烟灭了,他心为云飞扬叹息。

    “哼,自不量力的孽障!”李鸿天不屑道,心的怒意才消除了一点,但是更可惜的是离开天的传承之力一旦动用将很可能成为一个废人,不过若是将云飞扬吞噬那就可以获取智慧之光和神体的秘密,那天书暂时不争夺。

    “可惜啊一个渡过神罚的神体就这样被一刀击杀,小李飞刀霸绝天下,果然名不虚传,没有人能够躲开他亲自出手的一刀!”光明世界的教皇叹声道,双目静静盯着云飞扬化身的大山,天书还在他身上,接下来众位高手真正的重头戏来了,诸皇大战争夺那天书,还有那化血神刀两样至宝。

    九渊儒尊,火云天魔尊,龙尊等人和教皇的心思一样盯着云飞扬,寻找时机夺取天书,这才是他们来的主要目的。

    其他包括独孤平少,西门承翰,纷衍化道尊,名佛尊等人纷叹息,一个渡过神罚的神体本应该有着远大的前途,却被人一刀斩杀至此,恐怕以后的天地之间也许永远不能诞生渡过神罚的神体了。

    鹏九天和黑暗之主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鹏九天知道自己的老祖宗大鹏明王要守护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死掉,而黑暗之主已经透过魔境探测到那大山之隐藏着巨大的生机。

    “哥哥,他死了!”上官婉儿伤神道。

    上官擎天似乎没有听到上官婉儿的话,目光盯着云飞扬化身的大山若有所思的笑了起来。

    “哈哈,云飞扬你终究还是死在我的手上!”李开天疯狂的大笑道,现在的他体内充满了一股爆炸性的法力,小宇宙丹田已经被撑破,出现一道道的巨大裂纹,鲜血已经从他的体内流出来。

    就在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从大山里面传来:“是吗?李开天你也太小我了吧!”声音一落的刹那之间,剑鸣之声响彻大地,一道冲天的剑气从大山之横劈而出,亮丽到极点,以至于整个鸿钧大殿的人紧紧的闭上双目,一些强大的九重天皇者的神识纷纷探出,但却有一种被剑气撕裂的感觉,各个大惊失色退了回来。

    李鸿天和秋天成的神识直接装上这道剑气被瞬间斩灭一点,两人吓的冷汗直冒,“叱!”一声这道惊天的剑气演化出一朵朵青色的莲花打向李开天的眉心。

    剑气临体,李开天感受到死亡的压抑,双目赤红,怒吼一声,眉心的部位再次显化出一柄神刀印记破空而出撞向剑气。

    刀剑相争!

    众人知道这刀是属于李寻欢的藏于传承之力内的一丝灵魂印记打出的,相当于李寻欢亲自出手,如此惊天动地的一刀居然被云飞扬劈出的剑气所阻挡,而且刀剑的力量相差不大,众人震撼云飞扬的剑术。

    尤其那云台之上西门家和独孤家的两大神秘强者更是眼睛一亮纷纷注视着这青色的剑气和那剑气之隐隐出现的青色莲花。

    “铮铮…”数声的金石相交之声响起,剑气和刀气在虚空之直接演化成实体类似于法器般的存在猛烈的碰撞着,一道道灿烂的光芒爆发而出,几乎将这片虚空淹没。

    云飞扬化身的大山猛然而起,气势磅礴,如那流星坠落大地砸向李开天,同时整个山体发生猛烈的震荡,“叱!”一声横插在山体上面的金刀断裂开来。

    “碰!”一声,大山狠狠的撞在李开天的肉身之上,一下子将他砸的肉身破裂,鲜血长流,但是他的体内似乎蕴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将他的神识烙印,神通烙印,寂灭法则,灵魂等紧紧的守护住。

    李开天心充满了恐惧之色,若不是传承之力的守护,恐怕他早就被这雷霆一击打的形神俱灭了,但尽管如此,那传承之力正在慢慢的透过破裂的小宇宙丹田向外流逝,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传承之力早晚会被耗光。

    云飞扬化身的大山变化不断,他的身影再次出现冷冷的着李开天道:“李开天来你们李家是千方百计的阻止我帮助云姐恢复记忆,做贼心虚了吧,也罢,今天我和你之间的九年之约也该提前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一巴掌将你拍死!”

    李开天一抹嘴角的鲜血道:“云飞扬你欺师灭祖,杀戮同门,夺人之妻,天地难容,于与邪魔为伍,今天我就拼着形神俱灭也要将你击杀,昆仑这片净土决不能让你玷污!”李开天大义凛然,句句之间充满浩然正气,来是修炼果儒家的功法而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