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四章 心乱如麻的艾琳(五千字爆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火赤龙尽的精血化为法力直接被天罡诛神大阵吞噬,其他五人顿时反应过来,当到火赤龙的下场的时候各个心胆寒,杀机弥漫,五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每人闪电般打出一道神通在虚空之交织在起罩向这道人影。【】

    五人几乎使出了十成的法力,交织在一起更是威力凶猛之极足以瞬间重创甚至杀死任何一个顶级皇者。

    但是这道身影却闪电般消失不见,似乎能穿越空间一般下一刻出现在秦日天的头顶,一掌拍下狠狠的抽在秦日天的头颅之上,顿时秦日天的身子四分五裂,“杀!”秦日天怒喝一声,正想运转神通烙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神通烙印已经被一尊高大的帝影狠狠的踩住,帝影头顶三十三片天。

    秦日天怒火冲天,非都气炸了。

    “碰!”这道人影一拳将秦日天的肉身被打的四分五裂,血肉精华一下子被大阵吞噬,而神通烙印,寂灭法则,神识印记直接吞这道人影打出数道印诀彻底的封印住,灵魂则被单独封印和其他神通法则,神识印记,寂灭法则彻底的失去联系,连自爆都不能。

    “铮!”一道惊天的剑气直接斩向人影,锋利之极,斩灭一切,将杀生之道演化出一片小世界笼罩向这道人影,但是这道身影再次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正在出手的陆霸天的身边,一张大手直接掐住陆霸天的脖子,陆霸天所有的法力似乎受到禁锢消失不见,心怒火冲天,但是下一刻他的灵魂却被打手摄出体外瞬间封印和肉身之的一切失去了联系。

    任凭安格斯,杀尊,阿尔瓦三人的攻击,这道身影始终忽闪忽现,再次出现在杀尊的面前如切豆腐一般,单掌化为手刀一下子将杀尊劈成两半,血雨洒遍虚空被大阵吞噬吸收,同样将灵魂封印失去和本体之间的联系。

    安格斯,阿尔瓦脸上露出恐惧之色,这他们在这道人影之下如同一只蝼蚁的一般,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两人纷纷停止而来攻击,因为再攻击也是徒劳而已。

    这道人影的力量更加强横,背负双手冷冷的着剩下的安格斯,阿尔瓦两人道:“你们两人我不想杀,但需要给我个理由。”

    两人一听顿时感觉到心升起了限的希望,安格斯颤声道:“阁下难道和神体云飞扬有关系?”他只是猜测而已,目前的状况来唯有神体云飞扬才和各大势力之间有着不可和解的仇恨。

    “若真是如此的话,我可以提供你们任何关于秋水云的消息。”阿尔瓦恭声道。

    这道人影正是云飞扬,他乃是天罡诛神大阵真正掌控者,一旦天诛神大阵发动就可以通过那九道身影和天罡诛神大阵的母阵图加持力量到自己的身上。

    原本打算直接发动大阵的全部力量将这些人一下子杀死,但是这些人的力量太强了被天罡诛神大阵吞噬以后九道身影会更加强大,那飘散在宇宙之的大道领悟意念精髓会更多的涌向他的心海,他怕难以承受这些意念的冲击,于是云飞扬只杀死火赤龙一人,秦日天,杀尊,陆霸天几人被封印灵魂,以后留着有大用。

    同时云飞扬封印这些从星空宇宙之传来的大道领悟意念精髓封印。

    当云飞扬听到阿尔瓦可以提供秋水云的消息的时候心微微一动道:“说吧,若是让我动心的话,我可以考虑绕你们一命!”云飞扬当然不会放过两人,只是承诺不杀死而已。

    “我们得到消息,那秋水云被李家的众位高手联合封印了记忆,过去的一切都忘记了,李开天想趁此机会追求圣女,还请众位大人转告神体大人!”阿尔瓦恭声道,自己虽然已经猜测到眼前之人就是神体,但是对方没有承认就不能当面点出来、

    “不错,还有一个消息,那秋家的李宜,李擎天等六人前去泰山取酒。结果被两位神秘人击杀,连同那刀尊李鸿天的一缕化身也被杀死,为此李家人将这笔账算到神体的身上,很可能布下绝杀之阵对付神体大人。”安格斯慌忙道。

    云飞扬微微一愣,来独孤平少和西门承翰两人够凶猛了,不但杀死六人取酒,而且还干掉李鸿天的化身,当真是生猛的一塌糊涂,但是这两则消息却是对云飞扬没有多大的作用,都在他的考虑之内,对于李开天那种人云飞扬在了解不过了,不但想杀死自己而且将通过这样的卑鄙手段夺取云姐的心以扰乱自己的道心,简直不可饶恕。

    云飞扬当即道:“你们两人的消息价值不大,我希望听到关于西方光明世界神园和伊利斯兰世界神灯宝藏的消息,若是如此的话我让你们当上这两大世界的主人也不是不可以。”

    他早就听说这两个地方之蕴藏着惊天的财富,也许能找到像人影果那样的顶级神药为书儿恢复法力,想到这里云飞扬不准备杀死两人了。

    安格斯和阿尔瓦两人一听大惊失色,云飞扬给他们如此的许诺,那便意味着他们必须效忠云飞扬。

    “怎么?你们不愿意?”云飞扬的大手已经伸出遮天蔽日将两人笼罩在内,通过大阵的加持,一切的半步皇者在他眼都是蝼蚁,可以轻易捏死,这样也不用书儿加持法力给他了。

    “可是我已经对光明神发誓了,永远不背叛光明世界。”安格斯颤声道。

    “不错,我也对真神发誓了,永不背叛伊斯兰世界!”阿尔瓦脸色苍白道。

    “哼,两个笨蛋,谁让你们背叛光明世界和伊斯兰世界了,我是让你们掌管发扬光大光明世界,这也不算违背誓言,而且我就是神体云飞扬!”云飞扬忽然道。

    两人并没有多的吃惊,心已经猜测到眼前之人就是云飞扬,却没有想到一个刚刚渡过神罚不久的人却拥有了如此的实力,简直可以媲美九重天的皇者了,不过云飞扬的提议确实让他们心动,他们做梦都想成为一个上大教的真正主人,但是宗门之内总有几个九重天的皇者存在着,即使他们晋升九重天之境也难以撼动老一辈皇者的地位,眼下神体强势崛起,意识到修道界将迎来一个重新洗牌的机会,足以蔓延所有的大势力。

    “不错,阿尔瓦神体大人天生神体,体内蕴含着神血乃是神明在人间代言人,我们发誓效忠于他就等于效忠光明神,效忠真神!”安格斯出声道。

    “是啊,伟大的真神指引我来到神体大人的面前,神体大人简直就是我人生之的一盏神灯。”阿尔瓦谄媚道道。

    云飞扬狂汗,这两人的变化太快了,心暗叹这些活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人都不简单,各个都是深谋远虑精明如狐狸般的存在,就在这个时候云飞扬感受都到两人口默默念一道道的经声音,两道神秘的誓言力量冲入云飞扬的体内,云飞扬知道两人已经发誓效忠自己了,自己心一动可以让两人死葬身之地。

    就在云飞扬收服两人的时候整个帝城之外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虚空之七十二道巨大的光柱冲向天际,交织成一道神秘的阵图,众人怔怔的着这到阵图一个个木然在那里一动不动,阵图之一挥血雨腥风,一会煞气直冲云汉,里面像是孕育着一个绝世魔胎一般。

    “难道所有的人被一打尽了?”一个半步皇者注视了很久才惊异道。

    “很有可能,这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先是派人击杀七大派的至尊高手,接着将七大在帝城的势力全部吸引过来,先斩杀龙族接着将众人淹没在神秘的大阵之,真是手段惊天,撼动八方。”独孤平少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现场和西门承翰两人站在一起,手各拿着一个酒葫芦慢慢的品味着美酒。

    “汗,真是狠得掉渣的主啊,先声夺人,出手狠辣,这个世界上和他作对的人没有好下场。”西门承翰道。

    一个懒散的声音响起:“哎,上古时期的仙阵现世,是将要迎接那即将到来的劫难吗?”悟空“大仙”左手拿着一张算卦图,右手拿着一本青色的卦书出现在人群之,双目望向大阵闪现出智慧的光芒。

    “上古仙阵,将来修道界有劫难?”众人闻言纷纷望向这个修道界的住负盛名的算卦之人,连鹏云,水云生等人也是脸色微变。

    就在这时一道惊天的气息从那阵图之出现,接着一个身影伟岸的男子出现在阵图之上,背负双手望向众人,俾睨天下,霸气冲天,此人正是云飞扬,不过却是化身君逆天的样子,大手一抓将整个天罡诛神大阵揽入手,收服安格斯,阿尔瓦两人之后,云飞扬将儒门,魔门,秦家,光明世界,伊斯兰世界,人间剩下的高手纷纷杀戮殆尽化为穷的精气和能量被天罡诛神大阵吞噬,天罡诛神大阵演化出来的九道圣人身影的力量也飞速的增长着,那七十二名手下的力量也开始增长,到此为止云飞扬才明白这个大阵玄妙之极,比起北冥神功霸道多了,简直可以剥夺一切。

    众人到云飞扬的化身的君逆天的这一刻震惊了,这才隔了多少天,眼前的君逆天生生的在帝城之斩杀一尊皇者,事隔多日之后居然将七大上大教在帝城的势力彻底的铲除,如此手段简直前所未有。

    “好霸道的君逆天,难道他疯了不成?他想同时面对各大势力的围剿!”

    “此子已经有了猎杀九重天高手的实力,除非各大教的九重天皇者动用灵宝方能镇压此人。”

    “他和云飞扬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他就是云飞扬不成?”众人猜测道,到云飞扬如同到一尊魔神一般。

    云飞扬冷冷的了众人一眼道:“我君逆天是云飞扬的生死兄弟,但是这七大势力却胆敢对付我的兄弟,简直是不可饶恕,今日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

    这时“叱叱!”三道声音从云飞扬的手冲出体外,一刹那的时间冲向遥远的天际,充满怨毒的声音传来:“君逆天,我光明世界,伊斯兰世界,天邪宗,人间,儒门和你不死不休!”

    云飞扬冷哼一声道:“秦日天,阿尔瓦,安格斯,杀尊,陆霸天我放你们一马通风报信,别以为你们是凭借自己的力量冲出我的封印的!”云飞扬说到这里身影限扩大,手出现一柄古剑,摇摇指向三人消失的地方,一道惊天的剑气划破虚空,斩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轰…轰”三声巨响,一片血雨洒遍虚空。

    云飞扬收起古剑了独孤平少,西门承翰一眼,却在两人的周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水云生,心微微一动,水云生乃是他的师门长辈,云飞扬微微一笑,现在不是相认的时候。

    就在这时西门承翰忽然之间拔出手的宝剑一剑劈向云飞扬,这一剑朴实华,却蕴含着尽的剑意,威力惊天,云飞扬微微一愣表面上装作一副愤怒的样子一把将这道抓碎却感应到里面有十八坛被封印的美酒在其,心大喜知道两人得手了,那阿尔瓦,安格斯两人果然没有骗他。

    众人愣愣的了西门承翰一眼,心道:“这人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简直是找死!”但却发现云飞扬并没有找西门承翰的麻烦,而是直接抓碎剑光。

    “好深厚的修为!”独孤平少赞道,不过话锋一转又道:“他日必将向君兄讨教。”接着便和西门承翰两人走出人群向帝城之走去,他们知道话多容易露馅,将那李寻欢酿制的好酒送到云飞扬手便可以了。

    云飞扬表面上不屑的了两人一眼,直接一步踏出向着昆仑山的方向赶去,该去了,要再次踏上昆仑之路。

    人群的水云生望了一眼云飞扬消失的方向,微微叹息一声直接消失在原地,安东尼神色复杂,鹏云跟着云飞扬的方向飞去。

    …。

    西方黑暗世界的一处神秘的山谷之,这里灵气浓郁,山清水秀,一片世外桃源的景象,在一个小溪边坐着一个风华绝代的少女,少女神色复杂,双目静静的望着小溪的水面怔怔出神。

    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艾琳,这些日子以来艾琳一直过的不好,为自己的身体感觉到担忧,娇美的脸庞已经清瘦了许多。

    前些日子以来忽然发现自己的想吐的感觉,而且居然喜欢上了酸梅等吃食。这让她惊恐的想自杀,对于黑暗世界的一个圣女来说这是一个法想象的事情,她法接受这个事实,体内开始传来一股股的生命波动。

    艾琳想起了云飞扬,有一种抓狂的感觉,每日运转玄功炼化这个微小的生命,但却炼化不了,那微小的生民里面似乎拥有着神秘的力量抵消这她的炼化之力,生命力异常的顽强。

    艾琳彷徨、犹豫、不安,每天心都在激烈挣扎,出于母性的慈爱,她非常不忍心,非常不忍消灭这个小生命,但出于黑暗世界圣女的身份,她不可能让这个小生命出世,她心矛盾到了极点。

    艾琳凭着直觉,她知道这个小生命如果能够来到这个世上,必然是一代人杰,如果好好,说不定能够成为一位旷古绝今的强者。不然,哪能凭着那一点点微弱的生命波动,在她临近九重天的法力之下居然能抵挡得住,如果小生命出世,肯定不一般。

    艾琳的心软了下来,这些日以来,东西方修道界将有一件大事情发生,李家的李寻欢的传承者将迎娶秋家的圣女秋水云,但她却清楚地知道此举是针对云飞扬设下的惊天陷阱,让他不得不跳的陷阱。

    “我该怎么办?撒旦大神!”艾琳静静的望向虚空,心忽然担忧起云飞扬的安危来,“该死,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担心他的安危来,他就是个恶魔!他是为了他的女人而冒险。”

    “呜呜!”艾琳助的哭了起来,心乱如麻,心忽然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若是这个生命能生存下来,将来若是没有父亲怎么办。

    就在艾琳哭泣的时候,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边,正是黑暗世界的血皇,脸上出现森冷的杀气,但是转眼之间消失不见,他已经探查艾琳的记忆事情了解的一清二楚,恨不得一巴掌将云飞扬打的形神俱灭。

    “宝贝不要难过了,一切都有父亲为你做主!”血皇的柔声道,女儿被镇压千年,血皇心本已经出现尽的愧疚之心,更不忍心责怪女儿。

    “父亲!”艾琳一下子扑到血皇的坏,呜呜的哭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