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五章 接连遭劫的李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虚空之的雪花更加疯狂的砸在李鸿天周身的护体罡气上面,每一片雪花化为尽的剑气破灭着周身的罡气。【】

    “风云一刀!”李鸿天忍不住大喝一声,手的黑色飞刀化为道黑色的闪电激射而出,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刀的精华和玄奥,天地之间沉寂下来,匹的刀气将周身百米的雪花绞碎。

    神刀破空,化为千万刀雨,展开凌厉一击,快到极点,似乎整个虚空都扭曲起来,面对如此惊艳天地的一刀西门承翰豪气顿生,眉心之的那柄古剑忽然之间变的朴实华,漫到极点,却在下一刻消失不见。

    “吒!”

    一声,犹如那天地之音响起,一刀一剑在虚空之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强大的气流充满尽的毁灭之力,这片雪色的世界崩溃消失的一干二净,西门承翰和李鸿天的身子各自倒退到百米开外。

    就在这万分之一的刹那之间,那笼罩在虚空之的九道剑影发出九道剑鸣之声,浩瀚匹的剑气成千上万化为一道道刺目的神光打向李鸿天。

    一瞬间李鸿天的身影被这片剑雨淹没,一声怒吼之声从里面传来:“尔等小辈,待我真身出关必将你等斩灭!”

    剑雨消散开来,李鸿天的这缕神识印记化身彻底的形神俱灭,包括李宜六人的神识印记也化为飞灰。

    独孤平少脸色苍白伸手一招九道剑影没入眉心之嘿嘿笑道:“西门,我们这才干掉一个九重天的皇者啊,要是传播开来足以名震修道界!”

    西门承翰不屑道:“这可是李鸿天一成的实力而已,对他造不成多大的伤害,幸好带上云飞扬赠送的神秘气流,若不然的话今天我们即使能逃离出去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土黄色的神秘球刘可是个好东西啊,简直比九重天高手身上的重生之力好要好上十倍不止,好了,我们快走吧,若不然的话李鸿天的真身到来就麻烦了。”独孤平少道。

    “走!”西门承翰道。

    两人的身影瞬间消失的影踪,刚走后不久,李开天和秋水云的的身影出现在神刀锋之上,脸色阴冷的着躺在地上的留在六具尸身,接着望向刚才独孤平少等人大战的地方久久不语,脸上露出悲痛之色。

    秋水云到这一幕忍不住生出一丝悲伤,安慰道:“开天不要难过了,你修为高深将来必能成为一代皇者,那时在寻仇也不晚。”

    “谢谢你云儿,他们都是我的爷爷,都是我的至亲之人,从小疼我爱我,如同我的父母一般,如今他们却被人击杀,我如何不伤心!”李开天心怒火冲天,雪花般的世界,浩瀚匹的剑气久久不能让他忘记,对独孤家和西门家怨恨到极点,他不知为何两大家族对他们公开出手。

    其实独孤平少,西门承翰和李鸿天交战的时候两人已经来到神刀锋,李开天发现了李宜等人的六具尸身,犹豫了许久并没有出手,他知道若是出手必将动用那传承的力量,而动用传承的力量会使他的丹田小宇宙受到重创很可能导致修为废弃,最终强行隐忍下来。

    “开天他们去世我也很伤心,这几日以来几位爷爷对秋家照顾有加,我也在眼里,你好好的将他们安葬吧。”秋水云道,但不知为何这几人的被杀死她的心忽然生出一股快意,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于是心狠狠的阻挡这种思绪的蔓延,静静的着躺在地上的六人。

    “恩,云儿,就让他们葬在先祖的传承之地吧。”李开天伸手一道凌厉的刀气激射而出在一个石壁之上轻轻虚划几下,顿时一块块的岩石分裂出来,一个巨大的洞穴出现,李擎天六人的尸身被一道神虹卷起飞刀石洞之,石洞慢慢的吻合彻底的将六人的尸身封在里面。

    “开天走吧,不要伤心了。”秋水云柔声道。

    “恩!”李开天道,望了洞穴一眼久久不舍得离开,心出现一丝的愧疚之情,但是了身边的秋水云一眼之后,被秋水云绝美的容颜吸引。双目紧紧的盯着秋水云的身影,忽然想起那次在药王山第一次到秋水云神识印记化身的绝美身影的时候,就被深深的吸引了。

    “云儿!”李开天终于再次忍不住伸手抓向秋水云的玉手,刚一触摸的时候,圆润华,柔若骨,但是下一刻秋水云已经很快的抽回玉手怒视着李开天。

    “开天你这是何意,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吗?大婚之前我们不谈男女之事!”秋水云脸蛋微红,娇似云霞,羞怒的着李开天。

    李开天顿时尴尬笑道:“云儿,你太美了,简直是这个时间最为美丽的女子,恐怕就是九重天的皇者到你也会道心不稳,何况是我呢。”

    “哼!”秋水云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但听到李开天的话,心的气已经消掉许多,每一个女人都不会拒绝甜言蜜语,秋水云也不例外。

    “走吧,回昆仑山吧,虽然我有传承印记隐藏气息,但我怕你再次受到伤害。”李开天笑道。

    “恩!”

    两人的身影朝昆仑山的方向飞去,就在在这一刻,昆仑山天机峰上一个身穿麻布的年人脸上露出森寒的杀气,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好一个独孤家,西门家居然敢对李家出手,难道想挑起大战吗?”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家的刀尊皇者李鸿天,李宜等人去泰山神刀锋取酒的时候,他分化出一道神识印记隐藏在李宜的神识之,当李宜面临着生死险境的时候会显化而出,却不想碰到独孤平少和西门承翰两大传承者。

    更令他想不到的是两人居然毫顾忌的动用传承者的力量,灭掉他的神识印记,三十三坛酒也丢失。李家这次损失惨重啊,加上上次宝藏被云飞扬盗取,可以说李家几乎损失到不能承受的地步。

    就在李鸿天震怒的时候,一道身影慌慌张张的跑了上来,乃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人,李鸿天到此人的时候更是怒不可竭道:“李水你个混账东西,慌什么慌,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了!”

    李水整个人显得普普通通,但他的修为已经达到半步皇者的地步,是李家的有数的高手之一。

    李水的人脸上露出恐慌之色,慌忙道:“父亲,我们在帝城的势力被人连根拔起了。”

    “什么!”

    李鸿天双目几乎喷出火来,身为九重天的绝世高手,道心早就稳固比,达到一个非常坚韧的地步,荣辱不惊,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让他动怒的事清了,但是最近李家的宝藏被云飞扬几乎连窝端,今天不但那三十三坛李寻欢亲自酿制的美酒丢失,而且还损失六大至尊高手和自己的一缕神识化身,这些几乎令他气疯了,现在却又传来李家在帝城的势力被连根拔除的消息。

    顿时让他有一种眩晕的感觉,能让一位九重天的高手眩晕,可见李鸿天心的怒火已经达到一个极限一个可宣泄的地步。

    “好,好,好,神体云飞扬你果然够狠!”李鸿天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噗”一声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苍白之极。

    “父亲你没事吧?这事未必是云飞扬干的,他不可能有这个实力,李家在那里有实力雄厚,云飞扬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实力。”李水慌忙道。

    “你这个笨蛋你怎么不笨死啊,用脑子想象下这事也和云飞扬有关系,这么多年以来李家出过大事吗?自从惹上此人之后,李家连接遭遇惨重损失,李宜等六人已经死了,三十三坛美酒已经落入独孤家和西门家的手,我的一缕神识也被独孤家和西门将两大传承者灭掉!”李鸿天怒斥道,想起那土黄色气流让他联想到天书上面的古树,这事情绝对和云飞扬脱不了干系,他隐隐算到独孤家,西门家两大势力倾向于云飞扬。

    “什么!六位兄弟都死了?那三十三坛酒也被劫走!父亲大人一丝神识烙印也毁灭了?”李水失神道。

    “这到底是谁干的!”脸上脸上露出森冷的杀机,双目充满了仇恨和愤怒。

    “独孤家的传承者和西门家的传承者!”李鸿天平复下情绪道,“你不要擅自妄动,这段时间我不像生事了,我倒要云飞扬在九九重阳节那天怎么逃脱此劫数!”

    “是,父亲!”少年人道。

    “哼,若是他不来,此生注定心留下遗憾,道心之出现瑕疵,永远不能证道九重天,注定成为一尊废体,若是来就猎杀他夺其本源助我成就大道!”李鸿天冷笑道,在这一刻双目之露出贪婪之色,一颗道心彻底的平静下来。

    “父亲大人神算,对了,那秦岭大帝今日将要来拜会父亲,父亲可见?”李水忽然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