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章 一剑破灭九重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从里面感应到天鹏一族的气息。【】”这位龙尊双目之射出两道神光,足以破本源,破解这片天地之间的万物,但是当神光遇到那红色的光芒的时候顿时化为虚消失不见,龙族的嘴角之一丝鲜血流出。

    龙尊惊骇的着血光默默不语,不知道什么时候,龙尊的身边多了一名年人,身穿一身金衣,金衣上面绣着一个翱翔九天的天鹏,此人面容普普通通,却透漏出一丝尽的威严,双目紧紧的盯着那血光,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周围的人到连龙族都受伤了,纷纷露出不敢相信之色,紧紧的盯着这道红光,而那孙不讳已经彻底的愤怒起来,浩瀚的法力疯狂的暴涨着,这片宇宙的力量一刹那之间增加到一个最大的地步,“轰!”一片爆破之声响起,孙不讳演化出的小世界被撑破开来,但是云飞扬的身影依然不动,沐浴在血光之,神识印记化身的金色小人继续增大着,对天道的领悟越来越深,云飞扬感受到自己已经触摸到极法则的边缘,一丝丝微弱的极法则气息在自己的丹田小宇宙之形成。

    “六重天大圆满!”

    云飞扬惊骇之极,眼那神识印记上面也要沾染上极法则气息,云飞扬立马将神识印记藏入肉身之,停止吞吐血光,恐怕被别人发现自己的修为还处在六重天,那么他的身份必然被这些围观的高手猜测道,而且随着修为的提升,那劫雷势必降临。

    虽然云飞扬身上的力量依然处于七重天阶,但是他感觉到全身法力运转如意,畅通比,云飞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的法力和境界相差太多了,书儿讲的不错,力量和境界不能相差太大,境界越高自己对力量的控制越精微,而且自己的修为境界若是不能踏入七重天就不可能领悟逆天九式第五式。

    这时一道神秘的声音从血珠之传来:“小伙子,我很好你,这是本圣身上的一丝精血,你能得到便是你的缘分,现在我赐你力量好好的教训下这个连蝼蚁都不如的蝼蚁!”

    云飞扬大吃一惊,震惊的听着血珠里面传来的声音,回音道:“前辈,你是?大鹏明王。”

    “哈哈,你自己知道就好了,很久没有人喊我大鹏明王了,当有一天你到达仙域的时候你说不定会见到我,好了,现在赐你力量!”那大鹏明王道。

    云飞扬心震撼比,自己居然有幸和传说之的上古妖族大圣大鹏明王对话,心的激动之极,忽然一股股浩瀚的力量从虚空之降临在云飞扬的身上。

    云飞扬感受到身上那种澎湃的力量,穷尽,浩瀚匹,这一瞬间的变化如同火山爆发一般,毁灭般的力量一下子将孙不讳显化出来的小宇宙震飞,那浩瀚的星河,尽的星空被这股力量直接震的坍塌。

    孙不讳的身子一下子倒退三步,脸色苍白之极,不敢相信的着这忽然之间变化的云飞扬。

    也在众人之引起巨大的轰动。

    “我靠,居然从一只绵羊变成一条龙了,着也太玄乎了吧,难道君逆天原本就是一尊皇者不成?”

    “很有可能是一尊老古董将自己的法力封印住,记忆也封印住准备重新体悟一遍大道,现在却在孙不讳的压力之下封印被破开来!”

    “这样的人真是太可怕了,怪不得敢和孙不讳叫板,现在来君逆天绝对是老一辈的皇者,修为深不可测,也许是真的封印己身重新体悟大道,这样的人千古以来也有不少,每一位都是惊采绝艳之辈。”

    “哎,倒霉的孙不讳啊,居然撞到比他更硬的一堵墙上来了,来孙不讳今天要倒霉了。”

    “不错,君逆天可能不是他的真正名字,有可能是他的化名而已,这个神秘的高手究竟是哪一个大势力的?”

    众人心充满了疑惑,早就被孙不讳罡风吹开的犀利哥和杀破狼两人口吐鲜血,尽管孙不讳没有伤两人的心思,但是依然被沾染一丝微弱的罡风,被震的各个受到重伤,当两人见云飞扬开始发威的时候,顿时眉开眼笑。

    “打死这个不要脸的老梆子!”犀利哥叼着根烟指着孙不讳的鼻子骂道,杀破狼在一旁给犀利哥助威打气。

    此话一出引起更大的轰动,“考,这年头变天了,皇者都被人指着鼻子骂!”

    “日,太阳,老子不是在做梦吧,兄弟打我一拳!”

    “碰!”

    “哎呀,真不是在做梦,孙不讳被一个神通之境的人指着鼻子骂了,这是奇闻啊。。”

    “哇,脸黑了!”那个一脸坏笑的书生拿着折扇偷偷的指着孙不讳道。

    众人的目光纷纷望向犀利哥和杀破狼两人,那边的李倩嫣然一笑对着两人,云飞扬直接竖起大拇指,但是两人却感受到一股强大到法想象的杀意罩向他们。

    孙不讳黑着脸,几乎快滴出黑墨水来了,疯狂的杀意爆发而出,伸手一指一道弯月般的弧光斩向犀利哥和杀破狼两人,众人感觉到虚空之一片大亮,受到弧光的照耀,似乎每个人陷入泥潭之不可自拔,就连那些半步至尊也难以走脱半步。

    犀利哥和杀破狼两人大惊失色,要是被弧光斩,他们将彻底的形神俱灭。

    “师傅?”李倩知道他们是云飞扬的朋友,想出手相救,但是连她也难以撼动弧光的力量,只能勉强讲出话来而已。

    少女淡淡一笑,玉手轻轻一点,一论大日冉冉升起,万丈光芒照耀天地,那弧光发出的光芒被彻底的淹没在日光之,众人这次感觉到自己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甚至连他虚空的弧光也彻底的被淹没。

    又是一尊皇者,而且是很强大的皇者,众人纷纷着这位美丽到极点的女子。

    “孙不讳你找死!”云飞扬怒喝一声,没有想到孙不讳居然放下身份去偷杀破狼和犀利哥两人。

    云飞扬一掌拍出,惊天动地,搅乱乾坤,风云变色,直接在虚空之凝练出孙不讳的身影朝孙不讳狠狠的砸去,力量澎湃之极,足以撼动一般九五至尊的强者,这是云飞燕以遮天式演化出来的。

    “小畜生,找死!”孙不讳怒喝一声,心的怒火早已经染边开来,特别到云飞扬直接演化出来他的身影砸他的时候,让他气的肺都炸了,身影如梦似幻一般穿越云飞扬演化出来的身影,直接挥手拍向云飞扬。

    “哼,自不量力!”云飞扬冷喝一声,封魔式运转不断,身影忽然间消失不见,一尊巨大的三十三层石塔直接演化而出。

    “轰!”一声巨响,孙不讳直接一掌轰击在石塔之上,浩瀚的力量冲击着石塔,但是石塔屹立在那里岿然不动,尽的力量冲刷而过,犹如那永恒的存在一般,没有出现一丝的动摇和变化。

    “孙不讳,我万法不侵,诸法不灭,你给我跪下,我今天可以不镇压你,否则的话,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云飞扬浩荡的声音从石塔之传来,他只感觉体内有着穷尽的力量,打出的封魔式足以支撑好长时间,心不禁暗暗感叹大鹏明王的强大。

    这时大鹏明王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子不要感叹,这点力量连我的亿万分之一都达不到,不过我只能支持你一炷香的时间。”

    “一炷香的时间,好,要狠狠的将此人孙不讳羞辱一番,最好将其吞噬,将我的北冥神功修炼到大成之境。”云飞扬心露出狠厉之色,若是不能伤其根骨,那只有摧毁他的重生法则,神通烙印,最好镇压灵魂!

    “哈哈,小兔崽子,今天我非要灭掉你不可,我不知道你的力量源于何处,但是我感觉出那不属于你的力量。“孙不讳冷漠道,接着周身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肉身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一片乌云在帝城的上空出现,遮天蔽日,帝城的这片区域陷入黑暗之,尽的压迫传来,让人喘不过来气。

    冰冷的声音从乌云之传来:“小子,你真的惹怒我了,我的云吞日月!”尽的乌云之电闪雷鸣,接着直接演化出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向云飞扬化身的石塔。

    石塔石塔耸然而立,巍峨高大,接着忽然拨地而起,古朴的气息轰散开来,直接没入那黑洞之。

    “云吞日月,居然是这门大神通,好恐怖的威力,孙不讳居然修炼了这门邪功!”

    “不错,这是万载以前的一位绝代高手开创的上神通,一旦打出,化身乌云,演化黑洞具有吞并日月之威,所以起名云吞日月。”

    “轰,轰,轰…”数的碰撞之声从天空之传来,虚空震撼,天宇抖动,整个帝城的人都感受到这股强大到极点的波动,帝城之的各大势力的首脑纷纷前来,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半步皇者级别的高手,甚至还有九重天的皇者隐藏于人群之,静静的着虚空之的两人大战。

    忽然之间天空之的黑洞炸裂开来,一尊古朴的石塔摇摇飞向天宇之,一股股强大的吞噬之力从石塔之爆发出而出,吞噬着周围的天地元气。

    连地下的众人都感受到这股与伦比的吞噬之力,接着石塔的周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朦朦胧胧的一片,让人不清楚里面的实际情况。

    一些九重天的绝世高手仰仗自己浩如烟海的神识力量涌进那迷蒙之进行探测,却不清楚里面的真实状况。

    爆炸的黑洞再次凝结在一起爆发出更加强横的吞噬力,像是一个巨大的旋风一般罩向石塔藏身之处。

    黑洞企图吞噬石塔,但是石塔猛烈的撞击黑洞,两者之间不断的发生碰撞,力量波及千里之外,这脚下的帝城若不是蕴藏着神秘禁止,恐怕早就化为一片废墟了,尽管如此帝城的地下却被震动起来。

    “孙不讳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跪不跪下!”石塔之传来云飞扬威严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几乎传遍到千里之外。

    “找死!”孙不讳声音嘶哑道,演出来的黑洞不断的供给着石塔周围的朦胧地带,和石塔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发生猛烈的碰撞。

    忽然之间,石塔周围的朦胧地带出现一只大手,手持一柄古剑,浩瀚的法力涌进古剑之,古剑爆发出璀璨的神光,犹如一颗巨大的太阳照耀四方,整个帝城几乎都沐浴在这道神光之。

    神光贯穿天地之间,在虚空之直接凝结成一朵巨大的莲花飘向那孙不讳演化出来的黑洞。

    “哼,知至极!”黑洞之传来孙不讳不屑的声音,一瞬间黑洞也不躲开,任由那朵连花飘来,但是忽然从莲花之感受到一股浩瀚匹史诗般的剑气,孙不讳木然已经立马控制黑洞转移。

    但是那朵莲花已经沿着诡异的轨迹飘落在黑洞之,被黑洞之惊天的吞噬之力吞没,在众人的吃惊之,黑洞数道强大之极的剑气从里面激射而出,鲜血洒遍虚空,一声嘶吼从黑洞之传来:“君逆天你这个小人,卑鄙耻的小人!”

    “这是什么莲花,那古剑什么来历,发出来的神光交织演出出来的莲花居然有如此威能。”

    “不错,好像剑仙李太白的青色莲花,古今外也唯有李太白号称青莲剑仙,剑气直接凝练成青色莲花,从来没有其他的颜色。”

    “难道孙不讳今天真要败北不成?”

    一些隐藏在人群之的九重天高手纷纷露出惊容,猜测着云飞扬的那柄古剑的来历,龙族和命金衣年人更是闭目像是在算着什么。

    李倩的师傅也是美目紧紧的盯着天空不断破碎的黑洞。

    “孙不讳,我今天不镇压你!”云飞扬化身的石塔从朦胧之飘出来,以雷霆之势朝黑洞镇压而去,他也被刚才的变化震惊了,没有想到输入九重天的法力进入李太白的古剑之会出现如此的变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