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六章 冷漠(两章合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哈哈,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愧为昆仑兄的后代!”一道爽朗的大笑声从虚空之传来,接着一道朦胧的身影显化而出,不清真容,给人一种飘渺的感觉,仿佛隐身于另外一片天地之。【】

    “父亲!”秋实山缓缓的走向前拜道。

    “拜见老祖!”秋水云跟在秋实山后面道。

    眼前之人正是秋实山的父亲秋天成,也是当年邪王的四大弟子之一,是一尊九重天重生之境的高手。

    紫风三人,李宜等六人纷纷向前行礼,毕竟人家是长辈,是一名真正的皇者,虽然被天邪宗的秦煌邪尊用镇教灵宝打成重伤,但也不是一个八重天人能比拟的,两者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能比,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哪怕残存下来一缕神识也足以灭掉一个半步皇者。

    唯有云飞扬背负双手站在虚空之凝视着此人数息的时间才缓缓的走向前面,朗声道:“多谢前辈解围!”然后牵起秋水云的玉手。

    “好,好不错的俊才。”秋天成笑道,“你们是来做客的,实山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客人还未进门就让他们在这里交手,成何体统!”

    秋实山一听慌忙道:“父亲,都怪山儿不好。”

    “哈哈,前辈不要责备石山兄,云天和李道友只不过是是一时记痒,随便印证下神通而已,至于那赌局都是开开玩笑而已,二十柄上品法器紫家有的是,不在乎。”紫风上前一步哈哈大笑道,毫不在意的挥挥手,他话直接点明赌局的事情,而且还大方的不要那二十柄上品法器,紫家根本不在乎,若是李家来张不给的话,就直接表明李家很在乎那二十件上品法器,李家没有紫家富足。

    “不错,李道友刚才只是和你玩笑而已,做不得真!”云飞扬嘻嘻笑道,露出雪白的牙齿,他现在直接称呼李擎天为道友,根本没把李擎天放在心上。

    李宜等人听着片片的可奈何,气的浑身颤抖,脸色发青,很长时间李擎天才憋了一口气道:“愿赌服输,云天修为高深,以后注定是我们的昆仑道门的掌教至尊,这二十件上品法器请收好。”李擎天挥手之间手一片霞光,瑞彩万道,二十件上品法器飞刀漂浮在虚空之朝云飞扬飞去。

    “哈哈,既然如此我就笑纳了。”云飞扬哈哈大笑道伸手一抓将这二十件上品法器抓到手,那心啊简直是乐翻了天,二十件啊,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在修道界也是响当当的小富翁,离真正的布出天罡诛神大阵已经不远了。

    李擎天等人一阵抽蓄,像是身上被割下一块肉一般,那个心在狠狠的滴血,更重要的是今天颜面扫地,堂堂一代至尊强者,在修道界也有崇高的地位,却败在一个小辈手,而且被逼迫的差点自爆杀敌,传到修道界必然引起轩然。

    紫风三兄弟云飞扬的眼神越来越顺眼,特别是紫风,他的孙女乃是紫云汐,心早已尽乐翻了花,早在紫云汐来天门山的时候他就在紫云汐身上留下一道印记,用来演的她的方位,这次云飞扬神罚过后他居然难以演出紫云汐的方位,让他心担忧,最后集合兄弟三人法力才演出紫云汐的位置,强大的神识之力扫向泰山发现“紫云天”和李擎天等人冲突的一幕,瞬间测出云飞扬的身份然后便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哈哈,好了诸位,请到桃花谷内休息一下吧。”秋天成朗声道。

    “诸位请!”秋实山拱手道。

    “好如此便要打扰前辈一番了。”紫雷啸道。

    “好!”李宜直接挤出一个字,六人恨不得现在就离开此地回去闭个死关,将今天的事情彻底的忘掉,但奈,还有重大的事情要办,神刀锋寻欢真人的宝藏和传承将要开启,和秋家之间的联姻势在必行,那邪王画像和邪帝令必须要得到,不过当李开天了云飞扬手牵的秋水云之后,心一股恶念丛生,一瞬间将自己的心念传给了李擎天等人,李擎天等人顿时眼前一亮,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

    众人随着秋天成,秋实山父子来到一片山水般的世界之,灵气弥漫,几乎呈实质化,百花盛开,绿树成荫,小溪流水,众人眼前一亮,在这片小世界的心屹立着一栋栋的阁楼,阁楼气息古朴,上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的阵法。

    众人从阁楼之感应到强大气息,那是阁楼本身发出的,尤其最心一座三层石塔,更是让人感觉到朴实华,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最次的居然是上品法器!把楼阁打造成上品法器真是厉害!”云飞扬惊叹道,总共有六件上品法器级别的阁楼围绕在石塔的周围,那是他毫疑问也是一件法器,而且还是极品法器,七件法器之间隐隐构成一个大阵。

    其他众人也都出这里面的端倪,纷纷叹息,堂堂一个大家族,有一名九重天的高手坐镇,却需要隐迹于此,不得不让人哀叹啊。

    就在这时四道人影出现,为首的两名老人鹤发童颜,器宇不凡和那秋实山张的有几分相似,脸上堆满了笑容,两人一个名为秋若天乃是秋天成的大儿子,另外一人名为秋若金是秋天成的二儿子,两人的修为都是八重天初阶的高手,跟在两人身后是一个年人和一个年美妇,两人脸色苍白像是受到毁灭性的重创一般,当见秋水云的时候,年美妇脸上美目之的泪水不断的留下。

    “母亲!”秋水云见年美妇一把挣脱云飞扬的大手跑向年美妇的面前,美目之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一下子扑入年美妇的怀失声痛哭起来此人正是秋水云的母亲萧若兰,也是一名强大的修道者,修为早已经踏入极之境,刚刚听到秋实山传音便和自己的丈夫秋雷跑了出来。

    “云儿!”秋水云的母亲萧若兰紧紧的将女儿抱入怀母子之间失声痛哭起来,云飞扬默默的站在一边,着母子两人的再次相聚,云飞扬也感觉到新国一阵欣慰,为秋水云感觉到高兴。

    众人到这一幕纷纷叹息,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着七情六欲,不管修为再高,心都有一片最为原始的净土,但这只是一刹那的时间而已,瞬间消失的影踪,那秋若天,秋若金眼闪现出一丝冷漠,甚至连秋天成根本就当期不存在。

    秋雷脸色苍白,大手力的握起拳头,站在一旁盯着女儿的背影,充满了慈爱,但同时又有一丝的奈。

    秋实山神色不变的着这一切,心彷佛隐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一般。

    云飞扬到此景感觉到一股心寒,这就是冷漠吗?一瞬间云飞扬想带着秋水云立马来开着秋家,离开这个充满寒意的家,想紧紧的将秋水云揽入怀好好地呵护一番。

    “好了,若天你带着李宜他们去休息下,石山你带着紫风兄弟,紫天去休息吧,若金你随我来。”秋天成朗声道,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是!父亲!”三人立马恭声道。

    “诸位道友请随我来若天阁,弟弟好生招待紫道友等人。”秋若天上缓缓的走向李宜等人,而后有忽然回头对秋实山道。

    “如此便打搅秋兄了!”李宜等人跟着秋若天向一座阁楼走去。

    “大哥放心,诸位请!”秋实山带领着紫风三兄弟走向石山阁,秋实山并没有打搅四人,他要秋水云一家一个团圆的机会。

    场只剩下秋水云,萧若兰,秋雷,云飞扬四人,“母亲,云儿以后在也不要你来开我了,母亲!”秋水云呜咽道,俏脸紧紧的埋入萧若兰的怀。

    “云儿,我们一家以后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秋雷笑道,声音有点嘶哑,大手轻轻的扶了下秋水云的秀发。

    “父亲,你怎么了?”秋水云轻轻的提起头,这才发现秋雷的双鬓已经出现一丝白发,体内的力量微弱之极,顿时震惊比,父亲乃是这一代秋家的家主,年少时也是一名天才人物,修为早已经临近八重天寂灭之境,但是现在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只有六重天而已,而且她还感应到母亲萧若兰也是如此,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云儿,我没事,只不过和秦家的高手交手受点伤而已。”秋雷毫不在意的笑道,“你母亲也是如此,那一次和勤秦家的战斗太惨烈了。”

    “云儿,我和你父亲没事,这位是?”萧若兰安慰道,也许是为了转移话题吧,站起身来眼饱含深意的指着云飞扬道。

    “哈哈,见过伯父伯母。”云飞扬哈哈大笑道,向前一步踏出,轻轻的牵起秋水云的玉手。

    “你这呆子快放下!”秋水云摸了眼泪水轻叱道,秋雷和萧若兰大感惊奇,纷纷好奇的着女儿秋水云和云飞扬。

    “嘿嘿,云姐,我这次来秋家主要就是为了拜见伯父伯母的。”云飞扬丝毫不放手,把“伯父,伯母”四个字的咬的很清晰。

    秋水云顿时脸色娇羞比,像是飞上一抹云霞一般,娇艳比,美丽的动人心魄,只让云飞扬在一瞬间失神,但是秋水云的玉手并没有挣脱,反而很惬意的任由云飞扬牵着。

    秋雷和萧若兰向人虽然修为锐减,但是一身境界没有下降,尤其是秋雷原本就是临近八重天的半步至尊,但是他却不透云飞扬的修为,如何不让他震惊。

    就在这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原来是云儿回来了,好,好,好,这下可以好办了。”虚空之走出一个年人和秋若天长相神似,一脸阴鸷之色,紧紧的盯着几人。

    “哦,原来是家主,不知道家主所为何事?”秋雷脸色微变道。

    “家主?爹,这到底怎么了?”秋水云震惊道,眼前之人乃是秋若天的儿子秋风林,修为早已经达到七重天后期大圆满之境,年轻之时和父亲秋雷争夺家主之位败了下来,但是现在他却成了家主,如何不让秋水云吃惊。

    “哈哈,云儿,忘了告诉你,我现在是这个家的家主,哎,你父亲为了抵挡秦家高手受到重创,则家住之位就由我代理了。”秋风林笑道。

    “哼,一个残废而已,大哥你不是代理而已接管!”又是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只见另外一个年人从虚空之走出来,和那秋若金长相神似,但是脸上却透漏着桀骜不驯之色,似乎不把人和人在眼的神色。

    “哎,励志,何必这样说呢?三弟毕竟是我们秋家的上代家主,也是为家族而战,以后不得礼,但愿三地早日康复,我也卸下家主之位。”秋风林脸色一正道。

    秋雷和萧若兰身体微颤,尤其是秋雷紧紧的握紧拳头,秋水云更是怒目而视。

    秋励志脸色不屑声音冷漠道:“哼,废物就是…”但是声音就此戛然而止,“啪”一个巨大的掌印狠狠的抽在秋励志的脸庞之上,与伦比的力量直接将其轰飞,狠狠的摔向虚空之,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秋雷,萧若兰,秋水云,秋风林全部木然在那里,个个神色如了定身术一般,呆呆的着被一巴掌抽飞的秋励志,而出手的主人却是一副悠然的站在虚空之,冷冷的着正在飞出去的秋励志。

    这狠人不是云飞扬又是何人,他终于知道为何秋家的高手不管秋水云的死活了,原来秋家变天了,而且秋实山这一脉也没落了,甚至被家的真正老祖秋天成打压着,当见秋风林和秋励志的时候,云飞扬动了杀机,那秋风林相对来说比较收敛,但是秋励志太没脸色了,感情这几人还不知道自己和李擎天之间的大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