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七章 死亡天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青衫男子的到来,其他几十名弟子相继而来,令人奇怪的是张大赌并没有回来,当到场的司马严和黄毅的时候,个个脸色微变,惊讶的着云飞扬。【】

    青衫男子把眼神望向云飞扬,“你就是神体云飞扬?”

    “恩!师兄有何指教?”云飞扬淡淡的回应一下,心暗叫不好,这平凡的青衫男子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几乎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山一般。

    “你可知你今天犯下了弥天大罪!”青衫男子冷声道。

    “哦,弥天大罪?我和司马公子,黄师兄只不过相互比试一下,出现一点伤痕在所难免。”云飞扬顿时感觉到事情的不妙。

    “哼,相互比试?居然出手如此狠毒,残害同门,连魔道人都不如,败坏儒门和道门之间的关系,这事情要是传出去我昆仑道门在修道界其他各大教派面前如何立足?”青衫男子盯着云飞扬道。

    “哼,同道之间相互斗法比武,免不了受点伤害,这位师兄明显拉偏架,等我神农峰大师兄到来之后再定夺。”云飞扬冷哼道,他已经知道青衫男子正是天机峰的大师兄李开天,此人明显偏向司马严和黄毅,居然把他的行为引导到昆仑道门的名声上面去了,他实在忍不住,不然这李开天将帽子越扣越大,这还得了。

    刚踏入道门的时候,云飞扬就听闻过李开天的大名,天才般的修炼速度,六重天巅峰的高手,父亲乃是天机峰执法长老李破天,师傅是天机峰道主玄灭真人,更为重要的是他背后有古老的李氏家族为其撑腰,李开天在道门之的影响力太强了,连掌教真人也默许让其处理一些道门刑罚事物,有人已经私下认为李开天就是下一任的掌教候选人之一。

    本来云飞扬是个新人,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么快和李开天对上,面对这样的绝世高手想服软,但是一股尊严阻止了他,他原本是一个贫穷大学生,处于这个社会的最底层,女友的当场背叛让他彻底的失去尊严,差点连命都丢下,心灰意冷之下得古书,修玄法,力量渐长,曾经的尊严渐渐找回,如今再向眼前之人服软,那尊严何在?有会沦落到这个世界的最底层,将来任由道门其他同道践踏,他不想在失去尊严了,尊严这东西太珍贵了,比任何的东西都珍贵。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纷纷脸色巨变。

    居然敢当面顶撞李开天的威严!在整个道门年青一代弟子之还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更何况云飞扬只是一个新近的废体弟子。

    “大胆,你是什么东西,敢当众顶撞大师兄!”那人群之的齐云大喝道。

    李开天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挡住齐云道:“你想拿张大赌来压我吗?可惜你一个小小的废物,我也不和你计较,听黄师弟说你刚才是用一件法器将他击伤,并且收走他的法器,你现在向司马严和黄毅道歉,再放下这两件法器,在药王山好好的磨练下你的心性,消磨下心的戾气,免得将来闯下大祸,丢了我们道门的脸面。”

    “什么!”云飞扬面色微变,心怒火滔天,这李开天太霸道了,太偏袒了。

    “李师兄让你放下凶器向两位道友赔礼道歉,你耳朵聋了!”一个天机峰弟子怒吼道。

    这个天机峰弟子一吼,让云飞扬血气直冲面皮。

    自从修炼古书上个功法以后,实力渐渐强大,古书功法玄奥莫测,甚至在那道经之上,结合神体之躯,血脉之的神体血脉渐渐的激活,上古时期神体横扫诸天的情景似乎就在眼前,尊严对他来说珍贵之极,不容任何人践踏,一旦将来有一天打破桎梏,他将会真正的跃入龙门,重现上古时期神体横扫诸天的辉煌场景。

    但是此刻来说,他必须要忍,眼前的李开天足以一招之间将自己杀死百次,差距太大了,不是功法和体制来弥补的。

    “这金莲乃是我大师兄钦赐的,要还就还大师兄,想来李师兄法器众多,也不在乎我这件不入流的法器,那到可以还给黄师兄。”云飞扬不卑不亢道。

    那金莲是秋水云留下来的,在他心占据这重要的地位,决不能失去,只得冒用大师兄之名。

    而且这是他手唯一的一件法器,如果丢失,他的战力将折扣许多,在将来的道门九脉斗法大会上也占据不了优势。

    “哈哈!”李开天哈哈大笑道,脚下星光灿烂,向前缓缓两步,整个虚空发出一声声“隆隆”之声,周围的像是笼罩着一股股压抑的气氛,各个弟子顿时感觉到胸口似乎压着一块巨石一般,难以呼吸,“很好,你这是辐射我贪图你的法器,我告诉你,我受掌教真人和天机峰道主玄灭真人的旨意,掌管一部分道门的刑罚,现在道门之却出现残害同门,损于儒道两大教之间友谊的事情,如若不管,长期下去,这种风气会越来越猖狂,我昆仑道门有何面目面对其他的同道,你仗张大赌的背后撑腰,为非作歹,狗仗人势,你以为我会怕吗!不提他,我不愿以大欺小,提他我更应该惩治你,要不然将来整个道门的刑罚如何执行!”

    “狗仗人势!…。”云飞扬听到这四个字,脸上快滴出血来,不过他还是死死的忍着,必须要忍!手指甲够扎进皮肉里面,一股殷红的鲜血流出。

    “哼,你以为不交出那法器,我就没办法了,张大赌来也是一样!”李开天冷哼一声,声音冰寒彻骨,虚空之隐隐有雪花降临,大风狂舞,乱雪纷飞,多了一份肃杀之气。

    李开天脸色一变,双目神光绽放,青衫猎猎作响,忽然之间一道璀璨的黑光闪烁开来,那是一株干枯的树干,死气缭绕,毫生机,树干的远方虚空之乃是一轮漆黑如墨的黑日,让人感受到死亡的压力和威压。

    “死亡天日!”吴贤颤声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