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5章 有黑暗就有阳光(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侍应生出门时的一句“小气的男人”被鸭梨听在耳朵里。不至于生气,但心里多少产生了点疙瘩。但是一转念,在包厢里待上两小时,鲜花、点心、灯光与空调的电费什么的加在一起都比点的单贵,侍应生心里不爽也是正常的。

    更加重要的是,陶盈很满意。虽然她吃的方面要求不高,但眼光可不差,在布置得这么美观的房间中吃饭,连炸鸡腿好像都比平时好吃,可乐倒在葡萄酒杯里也喝出了八二年拉菲的感觉。环境对人的影响巨大,她吃东西的动作也斯文起来,当然更有可能的原因是一阵狼吞虎咽胡吃海塞之后饿得不像之前那么厉害。

    要不是对她有足够了解,谁也想不到身材好得几乎没有多余赘肉、在绒地毯上舞姿优雅的女孩碰上肥得流油、热量满分的食物会是这么一副兴致高涨的模样。

    “嗝儿——”一大杯可乐一口气灌下,陶盈打了个嗝,“我早就想这样大吃大喝了,可我妈妈总是不许,说什么糖分高,对骨头也不好,骨质疏松影响发育啦,将来影响小宝宝健康啦。幸好有我爸,瞒着她偷偷给我书包里塞上几罐,不然我连可乐是什么味道都要忘记了,”说着她又给自己倒上满满一杯,“真是的,我喝得又不多,每两天才一罐而已嘛,比我爸喝啤酒还少呢,在她眼里就和喝毒药一样。就算是毒药,那句话怎么说的?抛开剂量谈毒性统统都是耍流氓!”

    她咕嘟咕嘟地举杯猛灌,这副模样任谁看了都只有可爱一种感叹,只是鸭梨长期坚持适合健康饮食,不免为之咋舌。“其实在饮料里,”他回想着博士的宣教,“可乐算是很健康的了。”

    “哦?真的吗?”陶盈放下杯子,抓起皮炸得酥脆的猪蹄。她等到现在才吃这道菜的唯一原因是烫手,这会温度终于下降到勉强可以用手直接触摸。

    “队里有医学博士,他告诉我们,主要成分只有糖,糖分摄入过多的影响大家都知道,不像其他饮料里各种添加剂,喝下去天知道会有什么坏处。”

    “太好了,我要把这个事情转告我妈,”女孩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真满足!多亏了梨哥哥,才有这么多好吃的。知道吗,我要是心情好,比如训练时候被周教练表扬,就会去吃一顿;要是遇到伤心的事,比如被马老师骂了,考试时忘记写名字弄得没有成绩,也会去吃一顿;去看了场电影,吃一顿;跟菲菲一起被罚打扫卫生,吃一顿;爸爸评上了职称,吃一顿;果果生病了,吃一顿……”

    “反正不管什么事,都吃一顿就对了。那么遇到特别重要的事呢?”

    “那还用问?比如说你头一次来约我,或者考上了一中,这种非常非常开心又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当然是大大地吃一顿啦。”

    在她心里,第一次和自己约会和考上一中是同样重要的事,鸭梨听得暖意融融,那股油然而生的感情,硬要类比的话,就好像——“再来一份猪蹄和一大瓶可乐!可乐要冰的!”

    侍应生记下新增的单子,没多久带着猪蹄和可乐一起出现。然而把东西放下后,他没有离开,而是彬彬有礼地询问鸭梨:“请问您是杨先生吧?”

    “对头。”

    “您在我们酒店预订了房间?”

    “对头。”

    “一千二百八十八元一晚的商务标准间?”

    “对头。”价格是鸭梨精心选择的,不会睡得不舒服,也不会因为太贵而给女孩心理上带来压力。

    “对不起,杨先生,”侍应生带着标准外交式道歉表情说道,“这个价位的房间只剩一间了。由于前一阵子线路改造,房间重新装修过,现在正是夏天,里面气味有点重。要是您介意的话……”

    鸭梨打断了他:“气味有多重?”

    装模作样地朝包厢门张望了一番,侍应生压低声音道:“不瞒您说,我们领班是叫我想办法劝您接受,但那里面墙粉才刷过没两天,地板也是新做的,实在没法住人。”

    “明白了,”鸭梨指的是明白侍应生意图了,他觉得很可笑,“那就谢谢提醒喽。给我们安排换个房间吧。”

    “没问题,”侍应生躬身行礼,“但是刚才也说了,同样价位的房间就只剩那一间了。”

    “那换个便宜点的房间吧,一千多一晚上也实在太贵啦。”陶盈放下啃了很久的骨头,上面完全找不到一丝剩下的肉屑。

    “对不起小姐,”侍应生微笑道,“现在是暑假,来妖都的游客非常多,今天又正好是周末,便宜的房间都住满了客人。您看……”

    “怎么还有这种事?”陶盈嚷道,“我们换家酒店吧?啊不行不行,换酒店的话,定金就不退了。”

    “没关系,用不召唤,我们加点钱换个房间就好。”鸭梨不在乎。他当然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店大欺客,酒店觉得这两个客人占着最好的包厢又没消费多少是个损失,多少想在其他地方挣点回来。这两人年纪轻,看起来一副穷酸相,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拐带未成年小妹妹,兜里肯定没多少钱,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就算是不怎么合理的要求,想必也会忍气吞声答应。

    “没有问题,请问您要换哪种房间?”

    “有房型可以先给我看下吗?”

    侍应生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本厚厚的酒店介绍,显然是有备而来的:“都在上面。建议您住这种,一千六百不到一晚上,啊对不起,这种也住满了。更好一点的还有两千一晚的套房,两千六百一晚的海景房,三千两百一晚的精品情侣度假房……”

    他每报出一个价格,陶盈就轻轻惊呼一声。“太贵啦,”她拉拉鸭梨的手,“我们还是就到原来的房间凑合凑合好了。”

    “哪能啊,我们得住好几个晚上呢。”

    “那怎么办呢?”

    托着下巴看了几页房型介绍,鸭梨抬起头,皱着眉头看了几眼侍应生,对方一副等着看笑话的神情再明显不过。“对了,”他装作不经意地问,“我在外面看到有个带露天游泳池的别墅,怎么没有介绍?住那里要多少钱一晚上?”

    “那个?”侍应生干笑两声,“您要是想参观,欢迎,但是住下的话……一般情况下,别墅是不对外开放的,除非是集团高层、贵宾,或者经理以上级别的高管介绍才能入住啊。”

    “不开放吗?”鸭梨搔搔头,“出钱也不行?”

    “这个就难说了,我决定不了,您待会可以问问领班什么的。钱到位,经理通融一下,住进去应该也是可以的,毕竟有生意总要做。不过嘛……那价钱大概很难承受就是了。您如果要住好几天的话,建议三思啊。”

    “怎么样?我们就住那个如何?”鸭梨问陶盈。

    女孩连连摆手:“别,千万别,那个一定会贵死人的。”

    侍应生适时地补充:“其实也没到特别吓人的程度,一万两千元一晚。”

    女孩瞠目结舌:“我要打工多少天啊?”

    “好啦好啦,别的不说,先带我们去看看房间如何?没有介绍总是不放心,现场看过要是还行,那就住下来,”鸭梨注意到侍应生的表情有些许不耐,于是补充,“你刚才说了吧,想参观,欢迎。”

    “没问题,”侍应生抿了抿嘴唇,勉强挤出微笑,“我现在就来联系,等用完餐,我带两位过去。”

    鸭梨点点头,故意慢慢地把水喝完,接着结账。晚饭才花了不到两百块,还不及送的水果点心价钱贵。侍应生迫不及待地为他们引路,自点菜之后这家伙就瞧不起他们俩,到这会装出来的礼貌快到了极限。

    毕竟是自家产业,得找个机会跟酒店经理谈谈,让他加强对服务人员的管理教育。他们穿过酒店的中庭花园和起名叫太阳大道的夸张景观长廊,又穿过大片的椰树林,来到被花丛包围起来的独幢别墅。漂亮的拱顶下是装饰着繁复花纹的大门,有个西装革履、满脸严肃的家伙正在门前等他们。胸牌显示,此人的职务是大堂经理。

    “有客人要参观?”大堂经理口气生硬地问。

    “是的,就是这两位,”侍应生一副如释重负,好像终于可以摆脱包袱的表情,“他们还想入住哩。”

    他就好像在说,凭他们是不可能住得起的。

    经理打量着两人,目光在陶盈身上多停留了一秒左右,仅此而已。除去陶盈的颜值,他们看起来实在普通到不能再普通,适合休闲运动的简单穿着,没有花里胡哨的装饰和前卫奇特的发型。他已经听侍应生简单介绍过,两个穷学生,因为好奇才跑到酒店里来,经历如此判断。

    “两位,”他显得相当冷漠,“这里只向少数集团贵宾开放,不是可以随意参观的地方。如果不打算入住的话,请看看其他房间,品质同样优秀。”

    “啊,我们打算入住的。”

    经理蹙眉,视线直直地盯着鸭梨:“他之前可能没有向两位介绍清楚,这个套房一晚上的费用是一万八千元,服务费另算,是房间费用的百分之四十。”

    身边女孩倒抽了一口气,听起来和被蛇咬了一样。看着大堂经理的表情,鸭梨忽然觉得父辈有时虽然唠叨,但智慧与经验值得学习。他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卡片,在门边刷了下,大门应声而开。

    他转身,向大堂经理以及侍应生问道:“怎么我爸在妖都留的歇脚的地方,就成招待集团高层和贵宾用的了?高管也能介绍入住?还要收费?麻烦你们解释一下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