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9章 婚礼(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砰……”地一声。叶辞安,你怎么还在这里躺着。何斯玉直接破门冲了进来,“你不知道阙寒今天的飞机就要去法国了吗?有可能会再也不会回来了,你还不快去追?”



    “什么?”叶辞安瞬间坐了起来,“你说阙寒要走?”叶辞安听到阙寒要走,脸上平静的表情立马崩掉,哪里还记得注意什么形象,一把掀开被子就开始找衣服往身上。



    “哎……你干什么啊,叶辞安,我媳妇儿在这儿呢!”郭天宇气得慌忙捂住自家媳妇儿的眼睛。何斯玉大大咧咧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郭天宇捂着眼睛带了出去。



    边走还不忘挣扎回头冲他叶辞安喊道,“阙寒在c市机场,六点半的飞机,快去!”



    叶辞安抬起手看了下手表,一看已经六点零五分了,立马就慌了,鞋也不换了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在心里骂着郭天宇,这厮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是怎么教媳妇儿的,这么晚才通知我,是故意想让我追不上吗?我这要是没有追上阙寒,一顶要好好收拾他。



    一路上,叶辞安把油门踩到底,看到红灯也不停,直接开了过去。等到叶辞安赶到机场的时候,已经六点三十二了,机场里来来回回地全是人,广播里不停地来回播着航班信息。虽然是深秋了,但是叶辞安穿着单衣还是生出满头的汗,虽然知道,阙寒的飞机可能已经起飞了,但是还是不愿意放弃,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来回寻找阙寒的身影。



    “阙寒……阙寒……你在哪里?”叶辞安最后实在着急了,便喊出了阙寒的名字。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他,看见他一个大男人,穿着单衣,脚上可笑地还拖着双拖鞋,一脸焦急地样子,不禁感到好奇。



    阙寒将行李办理了托运,牵着慕童,刚准备过安检,突然脚步一顿,好像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不会的,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阙寒!你站住!”



    “咦,妈妈,你快看,是叔叔。”慕童听到有人叫自己妈妈的名字,一回头看到叶辞安站在安检闸口处。便伸手摇摇阙寒的手。



    阙寒听见背后有人在叫自己,她知道是叶辞安,却不敢回头,她害怕自己一回头就会忍不住。



    叶辞安可管不了那么多,直接越过闸口,跑了过来。



    阙寒听到有人惊呼的声音,一回头竟然发现叶辞安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叶辞安因为来的太匆忙,鞋子都没来得及换,胡子也没有刮。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居然自己就这样不修边幅地出现了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这样是放在以前,就是打死叶辞安,他也做不出来。阙寒看到叶辞安的这副样子,不禁鼻头一酸,眼泪就流了出来。



    “你……为什么……”阙寒已经哭到说不出话来了。



    叶辞安看到阙寒楚楚可怜的样子,伸手一把紧紧地抱住了阙寒,“阙寒,答应我,不要走了,好不好?”



    叶辞安双手扶着阙寒的肩膀,让阙寒的眼睛和自己保持对视,一字一顿地说道,“阙寒,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我还是以前那个我,我没有变,你,也不许变。”



    “跟我回去吧。不要走了。”叶辞安深情地望着阙寒。



    “嗯。”过了好久,叶辞安也听见阙寒小声地给了肯定,还不相信地又问了一遍。



    “是真的吗?阙寒,不去法国了?再也不走了?”叶辞安高兴得手舞足蹈。



    “叔叔?什么法国啊,我和妈妈是要去燕市。”慕童在旁边没好气地说道。小姑娘不禁摇了摇头,哎,真是为他的智商感到捉急啊。



    “燕市?不是去法国?”叶辞安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被何斯玉给耍了。叶辞安却并没有觉得生气。如果不是何斯玉,说不定自己还没有和阙寒和好呢!这样一想也就不生气了。



    “嗯,我好久没回燕市了,我想去看看爸爸。”阙寒从小妈妈走得走,是爸爸一手带大的,把自己当作掌上明珠一样宠着,现在爸爸不在了,自己好几年也没去爸爸的墓前看看,实在是不孝。



    “好,我们一起回燕市。”叶辞安听到阙寒愿意回燕市,自然心里一百个高兴。



    …………



    “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屋子里女人披着头发,低着头,手指不停地绞着什么。



    “她是谁?”阙寒奇怪地问叶辞安。



    “钟青瑶。”叶辞安叹了口气回答。



    “钟青瑶?她怎么会在这里。”阙寒反应剧烈,不禁提高声音问道。



    “你怎么了,阙寒。”叶辞安感到很奇怪。



    “当初,就是她,在我被杜晋侮辱了后,又在我心口扎了一刀,还将我丢在了海里。”阙寒表情痛苦地回忆往事。“要不是我正好趴在一块木头上,恐怕早就死掉了。”



    “阙寒……”叶辞安听了阙寒的话,不禁觉得全身冰冷,内心里腾起一股怒火。恶狠狠地盯着里面的女人,一脚踹开房门,冲进去,一手掐住钟青瑶的脖子,将她抵在墙上。手不断收紧,看着钟青瑶不断挣扎,脸色挣得通红。



    “辞安……辞安……”阙寒吓了一跳,赶紧冲进去,掰开叶辞安的手,钟青瑶顺着墙坐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脖子,不住地咳嗽。



    “难怪……难怪我在c市碰到她的时候就一直喃喃自语,说着什么不是她做的。我好蠢我还顾及儿时的友情,看她已经痴傻的份上,把她送来了疗养院,我就应该把她交给警察。”叶辞安双手握成拳头,一拳打在了墙上。



    “辞安……”阙寒一惊,连忙拉过叶辞安的手,发现关节处已经红肿了,顿时心疼不已,用花瓣一样的唇轻轻地吻着受伤的关节,想以此替他减轻痛楚。



    “辞安,算了,她也得到了她应有的惩罚,放过她吧,也当放过我们自己。”阙寒叹了口气,已经不想再去追究谁对谁错了,钟青瑶和杜晋也已经收到了他们的惩罚,自己再去计较,也是无济于事,不如放开一切,这样还能开心一点。“更何况,还有你在我身边。”阙寒望着叶辞安欣慰地说道。



    天空万里无云,暖洋洋的阳光照在绿茵茵的草坪上,用铃兰和玫瑰扎成一道鲜花拱门,地上铺着红地毯,在地毯的尽头是布置好t台和粉红色的玫瑰花墙,两边摆着许多座椅,供宾客观礼。



    阙寒穿着高级订做的一字领的拖尾婚纱,婚纱胸前是手工刺绣,婚纱裙摆上镶嵌着珍珠,站在鲜花拱门面前,左手拿着铃兰花扎成的手捧花,右手挽着叶辞安的手臂,面带笑容,在众多宾客的注目下缓缓地走到台上。



    叶辞安今天穿得深蓝色的西装,系得是粉红色的领带。眼里眉里都是笑意。



    郭天宇带着何斯玉在底下起哄,“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亲一个……”顿时草坪上的气氛就被炒热了。



    听到大家的起哄,阙寒还是脸皮薄,脸红得可以滴出血来,叶辞安可就不客气了,顺应民心,双手捧着阙寒的脸,深深地印上一个吻……



    “辞安?”阙寒不好意思。



    阙寒,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叶辞安坚定地望着阙寒。



    “哇哦……”台下又是一阵起哄声。



    淮安伸手捂住了慕童的眼睛,惹得慕童哇哇大叫,“是什么啊?让我看一下嘛。”



    “小孩子有什么好看的。”淮安少年老成地训道。



    “你不也是小孩子。”慕童不服气。



    …………



    请记住本站:追书帮 www.zhuishubang.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