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师傅把车子开回了蓝园。

    蓝园的样子已经彻底变成了记忆里的样子,被向祁昂还原的很好。

    家里的管家已经知道了向祁昂的情况,毕竟是曾经的姑爷,大家都情绪低落,不敢说话。

    管家一边跟蓝星辰说着这几年蓝园的情况,一边跟蓝星辰说了几句向祁昂的情况。

    “小姐你出国之后,姑爷有时间就会过来,他就住在你们之前的房间里。”

    老管家还是习惯这样老式的称呼,这个时候蓝星辰也不计较他还叫向祁昂为姑爷。

    虽然他们昨天已经正式离婚了。

    蓝星辰推开自己曾经住的房间,房间已经没有了蓝晴空霸占过的痕迹,全部一点一滴都是蓝星辰之前住的模样。

    蓝星辰被一件熟悉的物品所吸引,那不是她在酒店住的时候,用的蓝色浴袍吗?

    因为她刻意的要求,加了钱,酒店给她的浴袍是按照她所提供的图案特制的,她还纳闷,为什么酒店没几天就给她换新的浴袍。

    如果说这浴袍只是让蓝星辰震惊,那么,当她推开旁边的换衣间,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她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她在泰国很多衣服,还有用过的毛巾以及床上的玩够会莫名其妙失踪,却发现都在这里。向祁昂几乎把她这几年用过的东西都搬到了这里。

    蓝星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如空间斗转,回到了以前的旧日时光。

    一些小物件,她书桌上的相架、床头的闹钟、旧得褪色的狗熊抱她几乎都忘了自己有过这些东西,现在它们一一从回忆的墓穴中跳了出来,静静蹲踞在一直属于它们的位置,凝视着从另一个时空归来的人。

    很快,蓝星辰在书桌抽屉里找到了她写过字迹的很多单据,她丢掉的口红,丝巾,皮筋,还有她收集过的香水标本……

    任何他能够得到的与她相关的东西,都被他悄然收集并保存在这个回忆附体的屋子里。

    “星辰一直想离婚,即使我有我千万个不愿意,我也想成全她。”

    “等我死了之后,我的财产百分之三十留给我妈妈度过余生,其他所有财产都留给蓝星辰,此件即时生效,不得任何更改,本人已在清醒之下,和律师还有医生的监督下签署此份遗嘱。”

    这是他放在书桌上的一份遗嘱。

    蓝星辰是嫉恨着向祁昂的,他之前做过的那么多令她痛恨的事情,但这一刻,她的情绪翻滚着各种夹杂,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她不知道用什么心情来形容这个男人。

    人要怎要才能轻易说“忘”。“忘”字本来就是“亡”和“心”的共同体,那是要死了一颗心才可以。

    她一直不忘,因为过去痛彻心扉。

    蓝星辰反复幻想着向祁昂后悔的样子,幻想他现在回忆里无法自拔。

    然而正是因为她把那场景在心中预演了太多遍,当真实的一幕终于降临,最初的快意过后,她却发觉自己原没有收获那么多的满足,他承受的痛,并未让她好过。

    幻想中向祁昂的忏悔早已在漫长的岁月里不知不觉抚慰了蓝星辰,这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真实的向祁昂反倒变得不再那么重要。

    她宁愿他好好活着,在与她完全不相交的时空里慢慢变老。

    她哭了很久,还是被管家敲门,才停止了情绪。

    管家说宋科来了,蓝星辰这个时候不想见他,但是管家说,宋科很坚持,已经在楼下等了一个小时。

    蓝星辰稍微整理了自己的思绪,她就下了楼,看着宋科熟悉的脸,她只觉得倦意从心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活的像个随时去战斗的勇士,刚从这里劫后余生,又赶往另一场奋不顾身。

    她看着宋科,眼眶通红,宋科也在极力忍耐着情绪。

    走过来,抱了抱蓝星辰。

    “星辰,不要太难过了。”宋科说不出安慰她的话,但是蓝星辰无法控制自己不难过。

    明明那么恨,但是却又如此的疼痛。

    “我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你……”宋科声音很低,蓝星辰回过神,看着他。

    “叔叔没有死,他在阿联酋。”宋科看着她,很清晰的说道。

    蓝星辰不敢置信,看著他,觉得他在说天方夜谭一样,“你在说什么?”

    “你的爸爸,蓝天没有死!之前抖出的消息都是从叔叔那里来的,连让向祁昂和你离婚的要求,都是叔叔提出。”

    蓝星辰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哭,她眼眶里的眼泪一行一行的掉落。

    “所以,我爸爸没有死,他一直在国外?”

    “是的,当初向祁昂抓他的时候,就给他留了个机会,你还记得他带着你在山里,向祁昂找来的时候,他消失了一段时间吗?”

    蓝星辰怔怔的点头,眼泪掉的更加大颗,她怕心里的猜想得到验证,她又如此渴望自己的猜想是真的。

    “还记得新加坡你认错了人的那个大伯吗?”宋科一边说,一边心痛的看着蓝星辰。

    蓝星辰再次无措的点点头。

    “那个人被向祁昂到到了国内,他利用他和你父亲神似的样子,又利用了易容术,让他和你父亲身份大变换……”

    “昨晚上,向祁昂亲自找了我,他把这一切都告诉了我,但要我阻止你,不能去见你父亲,你父亲丢出的这些讯息已经是非常危险了,他本来想一直隐瞒着你,当时我不知道他会做出今天这个举止,他只说他怕没有机会了……”

    蓝星辰捂住嘴,终于崩溃大哭。

    她恨他,恨死了他……

    宋科看着她这么痛苦的样子,心里更是隐隐作痛。

    他想起昨晚上向祁昂说这些话的神情,“知道你很喜欢星辰,所以我也不怕将这些告诉你,对她好一点,你有这个能力,别让任学东那个小子比下去,他不是个好东西。”

    向祁昂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里带着某种决然,当时的宋科看不懂。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那是意味着什么。

    他又想起,向祁昂最后走的时候喃喃自语,“与其让她痛苦,不如让我带走所有的一切。你千万阻止她,不要再去找她的父亲,他们父女不相见,才是对彼此最安全。”

    宋科很莫名的点头,想再问点什么,向祁昂却已经走了。

    蓝星辰捂住嘴,不敢让自己发出声音。

    她站起来,不顾宋科在身后的追喊,她跑到了停车场,想自己开车,被宋科阻止了,把她硬是塞到了旁边的座位上,他来开车。

    兴许是哭累了,她靠在座位上,居然恍惚之间睡着了。

    她像是回到了以前,她在向祁昂的楼下等他出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的盼望也渐渐地灰败。就在绝望的前夕,她等待的人忽然撑了一把黑色的伞冒雨而来。

    他站在对面,风尘仆仆,好像赶了很远的路。

    “我来得太晚了吗?星辰。”

    蓝星辰快乐地伸出手,他母亲送的手镯还在腕间滴溜溜地转。

    宋科说到了医院的时候,蓝星辰睁开眼睛,她腮边有泪。

    “做噩梦了?”

    蓝星辰摇头。

    还在座位上发呆,就看到从医院里跑出来的辛吉林。

    “怎么了?”蓝星辰的口吻尽量显得很是轻松,人却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辛吉林短时间的沉默让她的笑容冻结在脸上,看起来显得有几分无助。

    或许从辛吉林出现的那一秒开始,她已经有了某种预感,只盼着他的一句否定来打消心中的不安。

    辛吉林把手按在蓝星辰的肩膀上,“他那边情况不是太好,伤得太重了,最要紧是头部的损伤,我们请来了国外最顶级的脑壳医生,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本以为会有转机,今天下午有一阵,大家都以为他有醒过来的迹象,但是……他好像愿意让自己睡过去一样,但事实上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蓝星辰愣愣的,低喃了一句“谢谢”,再没有任何反应。

    宋科有些担心,转而抚着她的手臂,“你听我说,星辰,如果难过你就哭来,别撑着。”

    “我没事。”蓝星辰回头在车子旁边走来走去,“我得走了。”

    “你要去哪里?”宋科吓坏了,看她两眼空空,像是被挖走了灵魂一般,他也很担心她的情况。

    “嗯,我现在就得走。”她仓促的又想回到车上去,忽然手机啪嗒掉落到地上她又弯腰去拾,这一蹲下去,许久都没有站起来。

    宋科叹了口气,紧紧的用力抱住了她。

    “我不应该回来的,我应该在泰国,至少他还会好好的活着……”

    她对他太矛盾了,他们之间是属于狼与狼的博弈,从未有真正的输赢。

    曾经的向祁昂和蓝星辰都太骄傲了,都用身上的光芒刺伤对方。

    后来的向祁昂想努力去找回蓝星辰,但一切仿佛都来不及了……

    他们总是把话藏在心里,为了尊严,也为了很多愚蠢的理由。

    蓝星辰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其实,她从来没有跟他说过。

    我爱你。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

    阅读强悍前妻:向先生,不服来战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