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悦之深,思之切(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然后又选了几个面貌忠厚,手脚轻灵的人,至于那些眼珠子乱转的则一律退了回去,所谓相由心生,从面貌上多少能看出些为人如何来。虽然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是对人的第一印象总是可以判断出一个人的基本感觉的。



    如此一来,总共留下的是四个宫女四个太监,加到她宫中原有的人,如此可供指使的已有一十三人,也应了身为臻嫔该有的排场。



    见她挑定了人,龙铭挥手让杨浦带其他的人离开,同时吩咐他去御膳房说了一声,今天的午膳就送到重华宫来。



    龙铭与冰璇又待了会儿,便到了用膳的时辰,皇帝的膳食自是精美无比,同样也是碟碗众多,光凉菜就有九碟,皇室中九数用的极多,因为他们笃信这最合皇帝的尊贵身份。九是单数里面最大的数,而且皇家多用九,是因为九五之尊的意思。



    凉菜九碟,热菜十八碟,点心五碟,水果五样,一应的菜式用各式各样的碗碟装了端进来,摆了满满一桌,这还是龙铭不喜铺张浪费,极力省事的结果,否则皇帝用膳岂止这个数。皇帝的膳食不管怎么匆忙都需要做到最好,不能有任何的差错,否则后果绝对不是这些小太监可以承担的起。



    龙铭要冰璇坐下陪他一道用膳,然碍于礼法,冰璇不敢答应,按着祖制,后妃中只有皇后才有资格与皇帝同桌用膳,皇贵妃,二贵妃,淑贤惠德四妃,二夫人,四妃,五贵嫔也可以,但已是名不正言不顺,侍寝亦是如此。虽然很多人都想要进宫当皇妃,虽然皇妃很光荣,可是除了皇后为正妻之外,其他妃子就算位份再高也只算是妾而已,更何况是低位嫔妃连一般人家中的姨娘都比不上。只要进宫所有嫔妃都会用尽一切计谋往上爬,为了地位也为了权利,没有谁会希望自己一辈子被遗忘在后宫那重重宫阙中。



    最后没法,还是杨浦出了个主意,在主桌面前再搭个小桌,让冰璇坐在那里,既不违了祖制也合着算是同桌用膳了,龙铭不时吩咐人将眼前好吃的菜式分到冰璇那里去,这样分皇上的膳食也是很少有人可以做到的,皇上没有特别吩咐或者不得皇上喜欢之人,就算是看一下皇上的膳食也算是揣测君心。不过这顿饭冰璇吃得可有些心不在焉,她一直掂着龙铭刚才说的惊喜,不知这等会要见的人到底是谁,希望是自己想念的人,但是冰璇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终于用完了膳龙铭在冰璇的一再要求下,终于一脸狭笑地带着她往御花园走去,沿着幽曲小径,蜿蜒而行,浅草青地在脚下沙沙作响,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园中的倚竹亭,待及坐下后,龙铭安抚冰璇坐下后,嘴唇微翘带着一丝微笑,三击双掌,掌声刚落,一个身着御前侍卫服饰的人影从花丛后闪了出来,走到亭中伏身叩首:“奴才叩见皇上,叩见臻嫔娘娘!皇上万福!臻嫔娘娘万福!”



    这个声音!冰璇猛地从还未坐热的凳上立了起来,睁圆的双眼紧紧盯在跪地人的头顶,手止不住的颤抖:“你……”只说了一个字就不知再如何说下去。冰璇心中掀起了无数的波涛,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龙铭竟然会带自己来见他,这是不符合宫规的。完全没有想到龙铭为了自己竟然去破坏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冰璇感到无比的幸福。



    龙铭似早料到冰璇会吃惊,他意定神闲地对跪地的人道:“免礼平身!”



    “谢皇上!”那人终于起了来,当他把脸抬起来的时候,冰璇“呀!”地一声捏紧了握在手中的帕子,眼中泪花盈然,好半天才从喉咙中挤出两个字:“哥哥……”原来此人正是冰璇几乎有两年未见的亲哥哥――墨索额图!



    难怪龙铭说冰璇见了一定会高兴,不止冰璇高兴,墨索额图又何尝不是,温热的感觉在两人眼中流淌,冰璇险险的几乎要掉下泪来,赶紧用帕子遮脸擦去眼中的热泪。



    墨索额图见到这个一别多时的小妹,亦是激动非常,碍于皇上在跟面不能过于表露,只是含蓄的抿着一丝由心发出的笑意,两年不见他比以前成熟刚毅了许多,英气逼人,一表人材。两年的时间明明只是眨眼间,但对于冰璇和墨索额图来说,这两年过的好似有半生那么长,两年间一直听到不好的消息,不管墨索额图有多担心已经成为皇妃的冰璇,却始终没有办法相见。



    龙铭别过脸望着冰璇表露在脸上的激动笑道:“如何,可喜欢朕的安排?”



    冰璇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深怕一开口就泄了声,只是一个劲地点着头,望向龙铭的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感激与谢意。谢谢他为了让自己见到哥哥所做的一切精心安排,谢谢他愿意让自己在后宫中见外男,谢谢他接受了自己的爱意并用心回应,好多好多的谢谢,无限的谢谢。



    龙铭畅然一笑,拍了拍她的手道:“朕知道你自入宫后就再没见过家人,心里一定想得紧,墨索额图反正在宫里当差,只是平素里入不得后宫范围罢了,今日得空便带了他来给你个惊喜!这个惊喜安排的不错,很得佳人的喜欢!”



    他这般记着她,这般念着她,即使以前他对她种种的不好,也在此刻淡化了许多,诚然她依旧会对他用着该用的谋术,以确保自己在后宫屹立,但她却无法再记恨于从前种种,她现在只想记住这一刻的感动,只想记住他对自己的好,冰璇铭心而拜:“臣妾谢皇上厚爱!臣妾谢皇上的安排!”



    龙铭抬手不让她再拜下去:“唉,无须多礼,朕和臻卿之间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束缚。对了,臻卿,你还不知道吧,墨索额图就快要成亲了!你马上就又会又一个嫂子了!”



    “真的?这是真的吗?”冰璇有些微的吃惊,转瞬便高兴起来,说起来哥哥也有二十几了,按理早该成亲了,只是他眼界高一直没瞅见喜欢的人家,所以便拖了起来,她含眸笑问道:“是哪家的姑娘,居然让哥哥也倾了心?看来英雄难过美人关,古人诚不欺我也!”



    龙铭瞥了一眼道:“还是让墨索额图自己来告诉你吧!”



    墨索额图微微发窘,低了头道:“回臻嫔娘娘,是遏必隆多大人家的千金!”说到这个的时候他低下的嘴角带起了一丝笑意,一种柔情在眼中旋转,看来他对这门亲事很是喜欢,说不准这还是他自己要求的呢!



    “遏必隆多家的千金?”冰璇低头微一思索便记起了这个人来,她抿唇微笑道:“原来是她啊!哥哥的眼光还真是不错,没有选错人,我这新嫂嫂还真是相当不错啊!”



    这下轮到龙铭不懂了,这门亲事是月前刚刚定下的,她一直在宫中又怎会知道,还说眼光不错,听到他的疑问冰璇淡然一笑道:“皇上,你可还记得咱俩初次见面的情景?”待见他点头才复道:“当时臣妾不是担了个虚名吗?”



    “你是说‘十全姑娘’?”对这个龙铭倒还记得很清楚。冰璇点头道:“正是,其实那时与臣妾齐名的还有三人,其中一个就是遏家的千金,亦被人冠以‘无对慧女’之雅号,意思是天底下没有对联能够难倒她,而她自己亦立下了若有人能破她的绝对,她便委身下嫁的话。也正因如此,她虽比臣妾长了半岁,却一直未嫁!哥哥抱得美人关,看来也是下了一方苦工的。”



    “哦?既然你把她说的这么出众,怎么当初选秀的时候朕没见着啊?”龙铭一听来了兴趣,张嘴问着,他想不到天下还有这么有趣的女子。自己之前竟然没有见到,还真是有点可惜了啊!



    冰璇掩唇笑道:“臣妾又不是神仙,哪会知道,不过臣妾听说这位姑娘流传出来的是文采,至于相貌怎样就不知道,且她比臣妾早三年参加选秀,说不定皇上当时一时不察就给漏了过去!所以还得谢谢皇上手下留情,才有哥哥的好姻缘!”说着她扫了一眼墨索额图,不想再这个问题上说下去了。



    龙铭亦是如此,转而道:“究竟是什么对子这么难对,来说与朕听听?”



    “这个对子我倒是听说过,确是难对,让我想想!”几年前的事确是有些记不清了,冰璇起身移步思索了一会才记起来缓缓道:“等灯登阁各攻书!不错,就是这句,当时听到的时候也是想了好久都没有对上。”



    “等灯登阁各攻书?各攻书?”龙铭口中念念有词,不时抬头望天,眉头逐渐皱起,看来这个对子把他也给难住了。这个对子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对出来的,反观墨索额图却是胸有成竹的模样,望着冰璇微微发笑。



    风声萧萧,鸟声啾啾,想了好一阵,龙铭始终未能想到对应的下联,接连想了几个不怎么样的都被他否决了,他摇头叹道:“确是个绝对,能想出此上联的人实在是利害。朕还真是一时想不出来怎么对。”顿了一下他想到冰璇刚才说的话又奇道:“你刚才说须得对出下联者方可迎娶佳人归,这么说来,墨索额图你是不是已经对出下联了?”



    请记住本站:追书帮 www.zhuishubang.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