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16:来个二胎(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砚倾知道昨天江夜霖对她其实是试探,她的反应定是让他难过了吧。

    失眠了一宿,她决定今天向江夜霖坦诚自己的心意,希望他可以再给她一些时间。

    站在门外,顾砚倾深吸一口气,才敲门进去。

    一进病房,便看到江夜霖坐着轮椅面朝窗户背对着她,背影消瘦落寞。

    她鼻子微微发酸,沉默了片刻,低咽着开口:“夜霖……”

    江夜霖背脊一僵,没有回头,望着外面飘落的银杏树叶,轻轻的“嗯”了声儿。

    顾砚倾走过去,发现不过一晚,他脸庞消瘦了许多,盯着窗外,脸上的神情莫辨。

    “砚倾。”

    他低沉喑哑的开腔。

    “我在。”顾砚倾靠近他,循着他的视线一同望向外面金黄的银杏树。

    短暂的静默,江夜霖缓缓扬起唇角,笑容中透着苍白。

    “对不起,砚倾,我骗了你。”

    顾砚倾讶然的转过头,皱眉看着他。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忘不了雨霏,出车祸后的这段时间,我才明白了自己的内心,我喜欢的人

    是她。”

    说完,江夜霖闭上了眼睛,握着轮椅扶手的手背发白绷紧。

    顾砚倾一震,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但仔细一想,最近魏雨霏探望后,他都会陷入很久的沉默。

    她盯着江夜霖琥珀色的瞳孔,慢慢恢复平静,苦笑:“夜霖,你……现在不是骗我的吧。”

    为什么,她现在感觉到一丝庆幸。

    她真是个坏女人啊,不该有这样的想法。

    轮椅上的男人五官沉静,看不出任何表情,他抬眸看着顾砚倾,语气认真:“砚倾,这是我的真心

    话,下个月我就会带雨霏回珞江老家见父母,准备结婚的事。”

    顾砚倾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他的声音却渐渐冷漠下来,“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了,雨霏会来照顾我,

    她看到你在的话,会不高兴。”

    “夜霖,可是我……我想为你做点什么。”顾砚倾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急切的出声。

    “我知道你对我心怀愧疚,但这没有必要,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就算时间再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做,

    况且因为这件事,我和雨霏重新在一起了,也算是种幸福。”

    江夜霖沉沉的闭紧双眸,盖在眼睑的浓长睫毛剧烈的颤动,胸口憋得他险些喘不过气。

    顾砚倾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这个男人。

    “夜霖,如果这是你的真心,我祝福你。”

    “谢谢……”江夜霖的视线重新回到窗外,克制住眼底翻涌的情绪。

    ……

    第二天,顾砚倾还是偷偷去了医院,直到看见魏雨霏推着江夜霖在花园里散步,两人一脸幸福的模

    样,她才悄然离开。

    昨晚她思考了很久,不怎么相信江夜霖的那番话,今天亲眼所见,她才安心了。

    当晚,穆景霆照常去找顾砚倾,给他们做饭。

    顾砚倾犹豫了很久,把江夜霖的事告诉了他,他只是皱了下眉,没多说什么,也没告诉她那晚他去

    见了江夜霖的事。

    幼儿园布置了亲子作业,顾砚倾在客厅里陪儿子画画。

    母子两对话的声音飘进厨房,融入男人的心口。

    许是夜色迷人,穆景霆抬眸望着夜空,难得见到满天的星光,不由勾起了唇角……追……书……帮……首……发……完……结。

    电话在裤兜里震响,他关掉燃气灶,走去阳台。

    彼端的女人犹豫了两秒,才开口:“是我,魏雨霏,你的电话号码是我问表哥要的。”

    穆景霆当然知道她是谁,裴易哲的小表妹,这些年在演艺圈发展得不错。

    “找我什么事。”

    魏雨霏顿了顿,继续道,“我知道你可能不想听,但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我马上就要出国了,再不

    说的话,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现在告诉你,是想让你明白,也间接的让顾砚倾明白,夜霖并不是你

    们想得那种坏人。”

    “你想说什么?”穆景霆淡声问。

    略微思忖,魏雨霏正了正神色,把真相都说了出来。

    就在前两天,顾砚倾虽未明说,但江夜霖已经察觉到了一切,包括她早已完全飞向穆景霆的心。

    江夜霖早就打算退出演艺圈,回江家继承家业,原意是今年合约到期就带顾砚倾回珞江。

    但穆景霆出现,又和顾砚倾意外重逢,他猜到了事情不妙。

    就在顾大宝跑去电玩商城的那天,江夜霖得知穆景霆也在找孩子,担心砚倾的心就此被穆景霆夺

    走,他在率先知道孩子的位置后,安排了那名肇事司机。

    从一开始,他就让司机掐准了时机撞他,而不是顾砚倾。

    原意是通过这次车祸挽回顾砚倾即将被夺走的心,不想司机失误,车祸比预计的严重很多,他也因

    此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代价很惨痛,但醒来后砚倾答应忘记穆景霆,和他在一起时,他看到了希望。

    然而,一天天过去,砚倾虽然对他照顾有加,但经常走神,也有意的避开他的触碰,让他越来越绝

    望。

    直到前天在医院花园里,发现了砚倾的脖子上的吻痕,他深刻的明白,自己在感情上其实早就输给

    了穆景霆。

    在穆景霆找过江夜霖后的第二天,江夜霖联系了魏雨霏:“我希望你能冒充一下我的女朋友,我知道

    砚倾是因为愧疚才跟我在一起,这不是我想要的。”

    魏雨霏没有惊讶,像是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只是一时间不知怎么回话。

    江夜霖接着说:“虽然这么做对不住你,但是拜托了,让砚倾安心和我分开……”

    魏雨霏劝他:“你真的想好了吗,确定要牺牲自己的一切,去成全顾砚倾?”

    他淡淡的笑,“我可没你说的那么伟大,只是像当初的你一样,无法接受因为同情而选择在一起。”

    魏雨霏皱眉:“那你的腿呢,有治好的希望妈?”

    江夜霖苦笑,“医生说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不过我还是决定尝试一下,明天我就会出国接受治疗,

    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

    魏雨霏忽然明白,不管是她还是他,都是因为那颗自尊心。

    两人皆沉默了片刻,她扭头盯着他,“我想陪你一起去。”

    江夜霖讶然,摇头。

    “我说的是真心话,让我陪你一起吧,说不定我两处着处着就日久生情了呢。”

    她望着他微微一笑,瞳孔里闪烁着晶莹的碎光,江夜霖看得一怔,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是啊,也许真的像她说的那样,以后日久生情也说不定呢。

    海景别墅二楼的阳台,摆满各式各样的盆栽,全都是顾砚倾养的。

    穆景霆放了悠扬舒缓的钢琴曲,夜空星辰璀璨,吹着缕缕清凉的风,串联的小夜灯缠绕着一张白色吊椅……追……书……帮……首……发……完……结。

    就在上个月,顾砚倾和穆景霆复婚,带着大宝搬回这间别墅空置了五年的房子,王婶也被重新请了

    回来。

    期间,穆老太太看望过他们母子,老人家很喜欢孩子,对大宝格外宠爱,顾砚倾履行着儿媳的义

    务,但不再像以前那般热情。

    夜风徐徐,顾砚倾找来水壶给多肉浇水,旁边的桂花和波斯菊在夜里散发出阵阵幽香。

    忙完了,她便舒服的躺到吊椅里,双腿在地面轻轻一蹬,吊椅有节奏的摇动。

    穆景霆不知何时走到她跟前,扫了眼她露在外面纤细的蛮腰,眼眸陡然深暗。

    “以后不许在外面穿这么短的衣服。”

    顾砚倾心虚的别开视线:“大宝给我选的,说我穿着很好看。”

    男人皱了皱眉,倒是没再说什么。

    可下一秒,倾身钻进了吊椅,把顾砚倾放到自己怀里坐着,结实的双臂搂住她的细腰,嗅她青丝间

    的洗发水香味。

    薰衣草味的,淡淡萦绕在鼻端。

    男人把脸埋在她白皙的颈间,低声道:“太太,要不要考虑再生个女儿。”

    顾砚倾小脸一红,胳膊肘捣他腹肌:“老不正经。”

    “我说真的。”男人浅浅的轻笑,朝她耳边吹气。

    顾砚倾不理他,幽白的灯光衬得她本就雪白的肌肤越发细腻如玉,洗过澡后的沐浴露清香自身上散

    发而出,沁人心脾。

    穆景霆抱紧了她,蹭着她的脸颊,渐渐开始心猿意马,薄唇情不自禁的望她嫩红的唇瓣凑,吻了上

    去。

    一边亲吻,大手一边在她身上游移,月色下,男人一双长眸漆黑情动。

    “太太,我们生个女儿吧,嗯?就今晚。”男人低喃着,在她耳边柔情蜜语。

    许是今晚月色太美,加上这男人本就生得俊美至极,顾砚倾的心脏在他的声音里慢慢融化。

    迎上他潋滟湛黑的双眼,彼此对视,眼底的碎光互相纠缠。

    穆景霆倏地翻身,双臂撑在顾砚倾的身侧,炽热的呼吸一下一下在她耳畔缠绵。

    顾砚倾身子轻轻一颤,很快沦陷在他的柔情之中。

    穆景霆大手一扯,她上身的T恤被扔到了一旁,阳台的夜风拂来,有点凉飕飕的。

    顾砚倾又羞又无语,“这,这不太好吧,在外面……”

    她话没说完,穆景霆扯过一旁的薄被盖在身上。

    被子忽高忽低,里面男人正在将二胎付诸实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