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专业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希望威尔还没被安全部队包围起来。”

    暗自嘀咕了一句,南茜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一声,然后清了清嗓子。

    是的。。就像是要一展歌喉前的准备工作。

    “咳咳!”

    顿了顿,南茜再次轻咳两下,然后下个瞬间。。她竟然真的唱了起来。

    “暴躁而蠢笨的狐狸。”

    “就像一只小号的毛熊。”

    “它。。”

    虽然似乎退化只剩下本能,但这是指残暴方面,狐火的智商仍在,它自然听得懂南茜在唱些什么。

    这些词汇可不算是什么赞美。。所以下方的狐火愈加的暴躁和愤怒。

    它猛地一扭头想要撕咬南茜,但是被她轻轻一跃便轻灵的避了过去,甚至还在它的鼻尖上踩了一脚。

    虽然不疼,但却足以让狐火的愤怒再次翻倍。

    而南茜的歌声仍然在继续。

    “。。内心。”

    “但它似乎忘记了。”

    “它也曾是一名英雄。”

    “为了阻挡黑暗。”

    “为了正义而战。”

    “忘记了。。”

    下方的狐火突然动作一顿。

    “呜?”

    它像是一只受伤的大狗般低声呜咽了一句,似乎显得有些困惑。。甚至就连动作都立竿见影的慢了下来。

    所以要说xi nǎo,还是南茜强。

    妖精和小仙子可是专业的。。尤其是这种仿佛唱诗班的唱诵,小仙子的祝福一贯都会有非常神奇的效果,不仅重拾信心鼓起勇气,甚至就连起死回生,时间倒流这种事都并非没有可能。

    如果非要问妖精们或者小仙子这是如何做到的,它们其实也不知道,只会萌萌的告诉你,“这就是你内心中的力量,这就是爱的力量啊。”

    见鬼的力量。。明明就是魔法。

    南茜的唱诵虽然没有那么夸张的神奇效果,但却可以和她本身的催眠与祝福能力完美配合在一起。。将效果放大几倍甚至十几倍有余。

    但南茜并不常用就是了。

    这能力是她不久前才开发出来的,但随着起源会议逐渐走上正轨,需要南茜亲自动手的事情早就不多了,并且不是战斗而是利用这种类似催眠能力的时候就更少。

    不仅需要南茜出手,还能够抵抗她一般情况下催眠的家伙,就更是少之又少。。

    其次则是因为这种能力的使用方式,实在是太羞耻了,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就唱了起来,这难道以为自己是童话中的小公主么,然后打着打着又唱了起来。。这又不是印度的歌舞剧。

    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这种唱诵这种方式,南茜自然也是能不用就不用。

    不过现在显然是不得不用。。但是还好,周围没有什么其他人,也不会有其他的人看到这一幕。

    否则南茜说不定就真要考虑灭口了。

    至于那两个女人。。她们本来就逃不掉。

    “正视你的内心。”

    “不要让本能支配了你。。啊!”

    南茜的歌声仍然在继续。

    “咔!”

    但下个瞬间,正在安静,并且已经安静了好一会的狐火却突然猛地一扭头,配合着它脑袋的动作,它的身体也是直接原地一个翻身,几乎翻转了一百八十度的正对着南茜,然后大嘴迅如闪电的向着南茜咬去。

    这种骤然的袭击让南茜发出一声惊叫。。险些没让狐火咬个正着。

    还好在最后关头她用仿佛跌了一个跟头的狼狈姿态向旁边扑去,这才避免了真的被狐火咬中的结局,让它上下双颚锋利的獠牙在空中自行碰撞,发出一声好似要咬碎空气的脆响。

    它差一点就成功了。

    狐火的翻身策略很成功,无论南茜的脚步再怎么灵敏,身体再怎么轻盈,她终究需要确切的落脚点的。

    而猛然扭转身体正对南茜,虽然看似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但其实南茜脚下可以用来落点的地方已经迅速减少。。并且十分危险了。

    甚至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南茜完全可能会失误自己掉到狐火的嘴里,看上去就像自行送到它的嘴边一样。

    事实上,刚刚的南茜就是这样,险些一脚失误踏空。。自己把自己给扔到了狐火张开的血盆大口里。

    还好她反应快,动作轻,这才险之又险的避开下方的陷阱。

    伴随着一声惊叫,南茜如跳舞的柳絮一般扭转身体,但还是险些闪到了腰。

    不过这种方式能够奏效,也只有第一次打一个出其不意的突然袭击了,接下来南茜有了防备,那么无论狐火再怎么把自己的獠牙玩出花,它也休想接近南茜一下。

    “你的心,并非如此。”

    “你的敌人,也不在此处。”

    “砰!”

    南茜轻轻一脚踩在狐火的鼻尖上,让它好一顿龇牙咧嘴,然后再次轻灵的向旁边轻轻一跃,避开了它的撕咬。

    唱诵仍然在继续,虽然算不上真的多么好听,但也的确非常优美,大段大段的唱诵好似带着某种奇异的韵律,让人不由自主的沉醉进去,陶醉其中,然后安静下来。

    当然,这种效果对于狐火没有那么立竿见影,但也不小。

    起码此时的狐火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暴躁和充满怒火,而是冷静下来,似乎显得非常迷茫与疑惑。

    南茜并没有打算彻底xi nǎo狐火或者扭转它,将它变成一只好的魔法生物什么的,那实在是太困难了。

    因为那是尤为生物本性的做法,无论是不是魔法生物都是这样,别说南茜随便唱唱歌就能彻底扭转一个生物。。就算她聚精会神用尽全身的力气,也不行。

    妖精和小仙子们擅长的是祝福,换成另一种翻译,那就是无论什么,都是有时间xiàn zhi的,都是短暂的,只有一段时间。

    所以南茜根本不可能彻底扭转狐火的思维。

    她只能强行催眠狐火很短暂的一段时间,让它把目标调转到外表的安全部队身上。

    那才是正确的目标。

    “。。的内心。”

    狐火越来越安静了,它似乎温顺的趴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有背部的皮毛弧线在缓缓的起伏着,似乎就像是睡着了。

    见到这种情况,南茜的唱诵似乎也告一段落,她轻轻送狐火的背上跳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狐火一眼。

    腐烂的气息仍然在弥漫,但这只大狐狸却没有了之前肆虐时的暴躁,安静下来的它看上去。。嗯,还是不怎么可爱。

    妖怪被叫做妖怪,正因为它们是怪物,与人类完全不同。

    的确,可能会有长得很可爱的萌系妖怪,但肯定不是眼前这只,它走的是写实画风的真实路线,无论是弥漫着的腐烂气息还是丛生獠牙,都散发着一股让人望而生畏的危险感。

    真睡着了?

    从大狐狸的背上跳下来,南茜的心中也有这个疑惑,只是随着她绕到狐火的正面去探头一看,却发现它正半眯着眼睛。

    见到自己的出现,它似乎还颇感不耐的瞥了她一眼,然后懒的再看她。

    好消息是,狐火的确没有再像之前那样,一见面就发起攻击。

    “所以。。我们和谈了?”

    南茜摊着手说道。

    狐火从鼻息间喷出一股格外浓郁的腐烂气息,熏的南茜连连皱眉,她挥手给自己加上了一个泡头咒。。这才感觉好了很多。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狐火还是懒得例会南茜。

    “好吧,看来没有。”

    “但你明白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吧。”

    南茜的短暂催眠似乎的确成功了,听到这句话,狐火虽然似乎还是一副十分不大情愿的样子,但还是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它懒得理会,或者无视掉旁边的南茜,再次呼出一口浑浊的腐烂气息,然后四肢爪子哒哒哒哒的便调转了一个方向,缓缓向外面走去。

    这方向的确是核心实验室的位置,也就是威尔正在被安全部队包围的地方。

    但。。

    南茜眯了眯眼睛。

    狐火的速度并不快,转眼也就过去了四五米的距离而已,这对于它本来就有三米多长的身躯并不算多,想要追上也很容易,所以还是先解决掉剩下的小麻烦。

    南茜的目光落到了那两个早就被吓个半傻的女人身上。

    不得不说,这两位的心理素质还是很不错的,起码一般人面对现在这种情况就不会像她们这样那么冷静。

    虽然说当场吓得失去理智甚至吓疯掉有些夸张,心理承受能力差到那种程度的人还是很少,但也鲜有她们这么冷静的。

    因为在南茜走过去的时候,她们竟然还能哆嗦着说出话。

    “你。。你要做什么。”

    那个试图拿木板敲南茜的女人率先哆哆嗦嗦的说道。

    她也是两人中最为害怕的。。因为她当时想要干什么她很清楚,并且她相信南茜也很清楚。

    虽然蔓藤缠绕住了她,阻止了她,但也正是这个蔓藤。。就是最好的证明。

    证明她发现了。

    所以这个女人现在很害怕南茜会报复她。

    但是。。报复她?不,不会。

    为什么?难道会有人去刻意报复一个bái chi么。

    所以南茜慢慢举起了她的魔杖。

    “你要做什么!”

    那个女人发出破音一般的尖叫。

    南茜的魔杖是透明的,所以在外人的眼中看来,她的手里并没有东西,而是突兀的捏起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动作。

    但事实上,就算这个动作一点也不诡异,之前发生的一切,给这两个女人带来的冲击也太大了。

    硕大的狐狸,仿佛念动力所引起的风暴。。这些超自然的现象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她们的面前。

    人类所根本没有触及的大门。

    她们和很兴奋,兴奋自己可能见证了人类世界的另一面,又或者亲身踏足了进去,但也非常惊恐,源于电影里像她们这样的人。。往往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灭口是标准配置。

    甚至如果不是南茜和狐火虽然十分激烈的打了一场,但一直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亡的话,恐怕她们现在的惊恐会更大。

    因为没有真的见血和出现伤亡,所以她们并没有在意。

    这很正常,事情再怎么糟糕,也有法律在保护自己,这种意识被灌输了无数年。。所以除非真的出现伤亡,否则一般人都很难快速扭转过自己的思维。

    南茜轻轻挥手。

    透明的魔杖似乎在空中划过,下个瞬间,这个女人的声音就戛然而止,鸦雀无声的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这下安静多了。”

    南茜毫无诚意的抱怨着。

    下一刻,她的魔杖在空中一个虚摆,然后骤然落到了这个女人的头上。

    几乎在一瞬间,虽然没了声音,但仍是一直都在挣扎的女人立刻安静了下来,她的双眼似乎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就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玩偶。

    只是在。。一瞬间。

    白色的光芒慢慢顺着这个女人的额头浮现出来,它们像是柳絮般在空中摇摆着,似乎沿着南茜的手指在移动。

    然后这些光芒越来越清晰,从一开始只有白茫茫的一片,直至变成。。如有形态的烟雾状变化。

    并且仔细看去,这些带着形状的烟雾,正是一个个模糊的小人,而这些小人的脸,就是这个女人的脸。

    只不过缩小版的。

    看上去就像是她的灵魂被拉扯出来了一样。

    见到这一幕,剩余的那个女人终于似乎有些崩溃,她疯狂的扭动着,想要尖叫,但声音却被南茜用魔法抹除了。

    这一面的南茜充耳不闻。

    她轻轻滑动魔杖,大量的记忆被拉扯出来,然后下个瞬间,她猛地在空中一搅,将记忆损毁大半,甚至是彻底蒸发掉一部分之后,又将记忆塞了回去。

    南茜魔杖下的女人就像是被扼住了喉咙,窒息了许久似得,她翻起白眼,看上去下个瞬间就会随时死亡。

    但更加诡异的则是,无论她的表情有多么痛苦,好似死亡随时会降临,但因为声音被南茜抹除掉的缘故,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也只能是一场无声的默剧。

    这种沉默更加加深了现在的诡异感。

    甚至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狐火都回头看过来,它的智商还是在的,虽然不确定它为什么不讲话,是不想,还是忘记了属于托比的记忆。。这一点连南茜都不清楚。

    不过当然,狐火回头的更大原因也可能是在看南茜,而不是在关注她的魔法。15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