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章:找个时间生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伯母也一起来的,你放心好了。而且,这还是伯母和我说的,所以,你到时候记得提前收拾好东西,我四点准时出现在那么公司门口。”



    “我妈也在?这是什么情况?”张思思不解,拿着电话问道。不是今天早上老妈还让自己回去陪她吃饭的吗,怎么这会子……



    “嗯,有些事情,伯母是这样说的,好了,思思,不和你说了,我还要娶修理厂看看我的车子呢。”



    “恩,好的,我知道了。那你路上小心哈。”



    四点,钟声敲响,张思思收拾好东西,便直奔一楼。原本还想说要不要将赵甜甜也一起带过去的,谁知道,自己的话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赵甜甜便被高淄博给接了回去,临走时还笑着冲着自己说道:“好好考虑一下我们上午谈的事情哦!”



    哎……



    “看见我就这样的表情?”瞧见张思思那唉声叹气的模样,马冰川打趣的问道:“难道,我们还没有结婚你就开始看我生厌了?”



    “哪有啊,我只是……算了,我们这是去哪里?”看着外面的行走的路人,张思思问道。



    “我家。”马冰川简单的答道。



    “你家?”



    “恩,除夕那天,伯母让我安排一下,她说想要见见我的父母,商量一下我们的婚事,所以,我就安排了今天。”马冰川说着,偷偷的看了看张思思,担心她会为了此事而生气,谁知,当自己说完的时候,张思思都没有说什么,只是看那神情,应该是在考虑着某些事情才是。



    “你怎么了?”良久,马冰川问道。



    “哦,没有什么,只是在想今天上午和甜甜说的那些事情,你专心开车,我想想再说。”张思思淡淡一下,继续陷入自己的沉思中。



    而马冰川看了一会,也不在多说什么,而是专心的开着车。



    “爸妈,我们回来了。”刚一下车,马冰川便冲着屋内喊道,接着,大门打开那会,蹦出来的便是马萧玉和马萧逸两个人,一见到张思思,没命的往张思思的怀里钻,嘴上不停的问道:“思思姐姐,你好久没有来了,你都不想我们的吗?”



    “嘿嘿,我这不是来了吗?”张思思蹲下身子,抬起头看着眼前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孩,貌似,又长高了啊?



    “恩,那这样吧,思思姐姐,以后你每天都来,好不好?”马萧玉一把拉住张思思的手,极其可怜的说道,就好像是张思思将他们抛弃了一般。闻言,张思思嘴角抽了抽,每天都来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放心啦,以后你思思姐姐每天都会来的。”马冰川走到马萧玉的身边,弯下身子,续道:“不过,我们先进去,好不好?这外面够冷的啊。”



    “哦,我都忘记了,来,思思姐姐到里面坐。今天我爸爸妈妈都来了,我和他们说了你上次带我和马萧逸去看熊猫的事情,他们都好想见见你呢!”说着,马萧逸来着张思思的手便向屋内走去,直接不甩马冰川。



    走到客厅,张思思这才发现,今天来这边的人还真是不少。除了马冰川的爸妈,自己的老妈,还有另一个人,应该就是马萧玉他们的爸爸吧?看着,好像比冰山脸大不了多少啊?



    “思思啊,这边坐。”马母指着张母和自己中间空出的位置说道。看着张思思,心中是越发的喜欢了。尤其是现在,张思思的母亲亲自跑到这里来,和自己商量着两个人的婚事,原本以为,还需要一些时间的,这下看来……



    “恩,好的。”张思思看了看那中间的位置,硬着头皮还是走了过去,身子微微向张母的方向靠近,一脸虔诚的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些长辈们,她想,有这么的长辈在场,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尤其是当自己刚刚走到这个位置来的时候,所有的视线都齐刷刷的向自己这个方向投来。正想着,马母便缓缓开口了。



    “思思,你和我们家冰子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吧?”



    “恩,是的,有段时间了。”张思思想了想,好像也不是很长吧?



    “那对于这个结婚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马母看了看张母,见她微微点头,这才问道。闻言,其他几个人都异常认真的盯着张思思看,尤其是原本还在客厅另一头的马冰川,也不由得竖起耳朵来,想要挺清楚这边的情况。



    “我……”张思思好想说,我还想在考虑一段时间的,等到年底的时候在考虑这件事情的,可是,话到嘴边却是一句都说不出来,谁知,马母续道:“今天呢,你妈妈到这边来,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是什么事情的,我们这些老人家啊,儿女的幸福永远是我们最为关心的事情,我看着你和我家冰子相处的也不错,他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而且,你也答应了我家冰子的求婚,而今天呢,亲家也特地跑到我这边来,所以,我就想看看你的意思。”



    张思思听着,冷汗直冒啊,这哪里是在听自己的意思啊,找这么多的长辈在一起,不是明摆着在给自己施加无形的压力么?要是自己现在说还想在考虑一段时间的话,张思思真的很担心,自己还有没有命从这个地方走出去。



    “思思?”见张思思没有说话,张母不由得轻轻的推了推她。



    “恩,只要我妈不反对的话,我没有什么意见。”张思思一咬牙一狠心,说道。闻言,众人脸上均是一乐,尤其是站在张思思后方的马冰川,差点没有跳起来。而张思思看着众人,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感觉,终觉得吧,似乎自己真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来的时候,心中多的是一份轻松。只不过,看着这些个长辈,好像不完全是只是为了确定自己的态度的吧?



    而马母更是喜上眉梢啊,一把拉住张思思的手,道:“本来啊,我还在担心你会拒绝的呢,因为我听亲家母说,她今天来这边的讨论你们婚事的事情,完全是隐瞒你了的,而且,在这之前,冰子还不止一次的想要阻止来着,不过,现在看来,我们还真的是白担心了一场,冰子,还不过来叫人?”马母说着,冲着马冰川吼道:“以后啊,可要好好的对待我的儿媳妇。”



    “那是当然的。”马冰川闻言,笑着说道,而后,走到张母的面前,甜甜的叫了一句:“妈……”



    “既然现在思思也不反对这件事情了,那么,亲家母,我们是不是可要商量着什么时候把这件事情办了?免得夜长梦多不是?”看着自己的儿子乖乖的叫了人,马母继续趁热打铁。



    “是啊,亲家,既然两个孩子都没有意见了,要不,趁早给办了?据说,下个月初就是一个不错的日子,要不就定在那一天?”闻言,马父也开始凑热闹。



    “下个月初?不就还剩二十天了?”张思思惊呼,不带这么干的吧,这哪里有时间准备?



    “二十天啊?嗯,够了,足够准备一场婚礼了。”闻言,马母琢磨了一下之后点头说道,不过,见张母依旧未说话,有些担忧的问道:“亲家,你的意思是……”



    “这个时间会不会太过仓促了?”闻言,张母问道。虽然是自己上门来商量这件事情的,可是,亲家的时间会不会改的太快了点?明明之前说好的时间是三月底的,现在倒好,成二月底了?



    “不会啊,二十天准备一个婚礼足够时间了,冰子做完这周就不会再去那边上班了,而我听说,思思的合同是上个月到期的,新的合同还没有签订,所以,干脆也不要继续签了,到时候到我们自己的公司来上班或是待在家里做全职太太,这些都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如此一来的话,也有时间孕育下一代啊!”马母说着,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笑意。早就希望有这么一天了,现在终于可以向那个希望迈进一步,她怎么会不开心呢?



    而张思思听到这些话后,疑惑的看着马冰川,只见他很无辜的笑了笑。



    “这样一来的话,倒是确实是有时间准备的。”闻言,张母开始动摇起来,自己今天过来的目的不就是希望两个孩子早点将婚事办了,这样的话,自己也就不会有什么遗憾了不是?



    “不行!”在众人终于打算放下悬着的心时,张思思突然大声的说道。



    “为什么?”这次,马冰川几步蹿了上来,望着张思思不解的问道,刚刚是谁说一切听自己老妈的,怎么这会子就开始后悔了?



    “因为在这之前,我想提一个要求,若是要求得到满足的话,我绝对不在有任何意义。”



    “什么,我都答应。”马冰川表态。



    “不是你,一边呆着去。”张思思扫了一眼马冰川,转而看向其他几位长辈,只见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疑虑。张思思拉住张母的手,认真的说道:“在我结婚之前,妈,你要答应我去医院做个检查,否则的话,我就不答应。”



    “哎,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好了,这件事情啊,我替亲家答应了。过几天,我和你爸也要去,正好,到时候一起过去,好吧?这下子可以答应了吧?”马母说着,原本有些严肃的脸,此刻化为一缕清风,笑容洋溢。



    “恩?思思姐姐要嫁给冰子了吗?那这样一来,是不是说,从今以后,思思姐姐就可以每天都来看我们了?”马萧玉听了半天,总结的问道。



    “笨蛋,你不上课了吗?”马萧逸走到马萧玉的面前,一个爆栗搭在她的头上,说道。



    “你才笨蛋,我上课了难道不下课的?爸爸,我答应你,我以后就住在这边了,你到时候和妈妈就安心的去上班吧,我会乖乖听话的。”马萧玉说着,跑到自己父亲的面前,说道。



    “哟,我的小公主这会子就答应留下来了?那好,那到时候你就在这边的学校读书,要麻烦你了,姐。”



    “没事,反正我也喜欢孩子。”马母答应着。这下子张思思纠结了。这都什么什么关系啊?马冰川叫马萧玉两姐弟叫叔叔姑姑的,叫他们的妈妈是小奶奶?而马萧玉他们的父亲却是叫马冰川母亲为姐?她纠结的看着眼前一堆不知道是处在一种什么亲属关系的人的面前,巴巴的望着后面的马冰川,用眼神示意的问道:可以解释一下这其中的关系吗?



    第二天,张思思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公司,望着眼前已经看了两年的公司招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亲切起来了。见着楼下的那些保安,也一路笑着打着招呼上去的,虽然,她一直都是这么干的。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她才发现,原来,今天的自己竟然是第一个走进来的,看着墙上的时钟,默默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电脑,打开word,便处在沉思之中。



    索然,自己一直有要辞职的心态,可是,正的到了这一天的时候,却还是多少有些不舍得的,就像别人常常说的,在身边,你永远都意识不到它的存在,而当你将要离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有些东西,在一起久了,还是有感情的。



    “啪啪啪”的瞧着键盘,望着电脑上显示出来的三个字——辞职信,只是突然停了下来,该怎么写?



    “哟,我没有看错吧?你居然来得这么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吗?我怎么就没有看见?不行,我去看看……”赵甜甜在走进办公室那会,还担忧是不是有贼进来了,待看清坐在电脑前的人是张思思的时候,不免打趣的说道。



    “甜甜,你少啦。”闻言,张思思抬头,望着赵甜甜,续道:“我要辞职了。”说得那叫一个平静啊。



    “辞职?”赵甜甜先是一愣,而后,淡淡的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会辞职的,不过,是不是有点突然?”



    “突然吗?我昨天去冰山脸家的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吧?”见赵甜甜点头,继续说道:“当时,我妈也在,据说,是去那边商量着我和冰山脸的婚事来的,结果……”



    “你答应了?什么时候?”赵甜甜惊喜万分,几步窜到张思思的面前,看了看电脑屏幕,续道:“所以你现在是在写辞职报告咯?得,顺便帮我也写一份,其实,思思,我告诉你吧,我一直都想辞职的,只是你一直都没有表态,我也就不好说什么了。你也知道,我现在已经怀孕有段时间了,博士每天都担心的不得了,总是说要我辞掉这边的工作,可是……”



    “你要是辞职了,准备去做什么?难道真的每天就待在家里做个全职太太?”



    “全职太太?张思思,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虽然说,博士的钱是够我用的,可是,要我在家做个全职太太,你觉得可能吗?我是那种能在家中安分呆着的人吗?”闻言,赵甜甜表示很吃惊。全职太太,这个词,赵甜甜也想得出来?



    “那你打算干什么?”



    “我想去做点小生意,自己每天可以决定上下班的时间,多好,我喜欢那种自由的工作,而且,自己给自己当老板,多好,要不,我们一起?”赵甜甜说着,顿时兴奋的不得了,想到以后可以拥有一个自己的小店,她就幸福的可以飞起来了。



    “开家自己的小店?这主意倒是不错的啊。不过,你想过开什么样的店了吗?”



    “这个,不急,等我们将这边的工作辞掉,你嫁到马家之后,我们在考虑,毕竟,你总不至于一结完婚就出来工作吧,我想,不仅冰子不会同意,但是她妈妈那关你就过不了。”赵甜甜望望天,而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回头看着张思思道:“等一下,我们是不是扯得有点远了?好像我刚刚有问你,你什么时候嫁给冰子啊?”



    “昨个儿定的婚前好像是下个月初,也就只有二十天……不是,今天算过来应该是只有十九天的样子了,我今天过来呢,主要是做个工作交接,明天开始我就要忙着办理我的婚礼了。”张思思耸耸肩,表示很纠结。



    “这么快?准备的时间一个月都没有?既然这样的话,你还不快点写你的辞职报告,同时将你要交接的工作项目罗列出来,还在这里说什么废话啊?”闻言,赵甜甜一个爆栗打在张思思的头说,说得那叫一个气愤啊。



    “喂,是谁一直在这里啰里啰嗦的问七问八的,现在还怪罪到我头上来了?得得得,你一边给我待着去,真是的。”说着,还真的动手开始打起辞职报告来,“哎,赵甜甜,真的要帮你也一起写了?”



    “你不是废话啊!”赵甜甜坐在沙发上,头也不太的说道。



    “哎,思思,你真的不打算和吴显军和徐元军说一身,就直接把我们的辞职报告递给了人事部?”赵甜甜走在张思思的身后,问道。



    “干嘛要和他们说?虽然他们和我们开发部有莫大的关系,可是,我们在这个公司的留和走,好像和他们就没有很大关系了吧,而且,就算是告诉他们了,我们的决定会改变吗?而且,刚刚财务部的人也过来和我们做了工作交接,我们好像不需要在干什么了吧?”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啦,不过,我怎么总觉得我们走得这么不正大光明呢?”



    “说得什么似地。好啦,走啦,今天我还是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的,要不,我们去逛逛?”张思思摇着头,问道。其实,她刚刚也在纠结,要不要和吴显军他们说说,可是,后来想了想觉得又没有必要,反正自己的留去都和他们没有关系的不是吗?而且,自己这一走,还省了不少的事情,起码,在过一段时间的人事调动就和自己没有关系了,话说,自己选在这个时候离开,应该也是一件不错的选在吧?



    “逛,怎么不逛?我要是记得不错的话,我们都好久没有逛过了。而且,我们现在去逛的话,还可以顺便看看”一听逛街,赵甜甜立马来了劲,抓着张思思的手,兴奋的那什么似地。



    “看不出来,你有宝宝之后,脑子开始会做打算了?”



    “那是自然……等一下,张思思你什么意思,感情说我之前是得过且过啊?”听出话外的意思,赵甜甜秀美一拧,续道:“所以,你也要赶紧的结婚生孩子,这样,你也会学会做打算的,真的。”笑的那叫一个甜啊!



    但日落西山之时,两个人这才意犹未尽的坐在一家茶餐厅里,望着外面万紫千红的霓虹灯,道:“好像,自从毕业之后,我们就没有再想现在这般轻松了?那个时候,也不曾想过,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还会有当年的那种无忧无虑的时刻。”



    “是啊,那个时候的美好,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可是,未来的美好,我们还是可以一起携手走过的。”张思思望着那辆停下来的大众,续道:“冰子过来了,嗯,还有博士。”



    “老婆,我们回去啦。”博士一走进茶餐厅,望着赵甜甜便温柔的说道。



    “嗯,好的。”赵甜甜点头,伸出手,一脸幸福的笑着,而这边,马冰川也握住了张思思的手,关切的问道:“冷么?”



    “还好。”张思思点头,续道:“我和甜甜今天都辞职了,以后,你们两个人可要养我们两个人哦。”



    “那是自然!”两兄弟异口同声道。



    临近车门,赵甜甜突然喊了一声,道:“思思,记住我们今天说的事,以后可是要兑现的!”



    “放心,路上小心。”于是,各自上了各自的车子,奔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你们说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吗?”两辆车内,两个男子同一时间问了同一个问题。



    “你能保守秘密吗?”两个女子也问了同样一个问题。



    “当然!”男子点头。



    “那我也能啊!”说完,张思思和赵甜甜同时望向自己的手机,神秘的笑着。



    二月的天,其实已经开始有些暖意,尤其是在有太阳的午后。张思思早早的吃过午饭,拿了本书,端了把椅子坐在阳台上,这样的生活,其实,很惬意。以前,一直忙着工作,从来不知道,原来,生活也可以过得如此简单幸福的。



    本来,今天是要去婚庆店试穿婚纱的,可是,马冰川那边却出了点问题,因为工作的交接一时之间还没有弄好,所以,原定于今天下午的计划不得已的全部调到明天上午,对此,张思思也不甚在意,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关系的,今天和明天没有好大的区别,而且,自己也可以休息休息,调整一下时间。”



    正翻着书本,张思思突然耳尖的听到了几声“咝咝咝”的声音,“贝贝?”想到这里,她“腾”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巴巴的冲到了贝贝的窝边,瞪大双眼看着里面的动静。只见原本团在一起的绿油油的一团,在中间位置,突然小幅度的动了一下,接着,以中心为准慢慢的开始动了起来,正当张思思激动的时候,贝贝的小脑袋便从窝里面伸了出来,先是瞪着一双眼奇怪的看了一眼张思思,而后又将脑袋缩回窝里。



    见状,张思思不免有点担心起来,难道一个冬眠就把自己给忘记了?不至于吧?



    “贝贝?不认识妈妈了?”想着,张思思试探性的叫了一句。闻言,“咝咝咝”的声音再次响起,张思思耐着性子等着,她相信贝贝会再次出来的。果然,不一会儿,张思思便看见一枚蛋壳率先跑了出来,是的,是蛋壳。她忽然想起,在贝贝冬眠之前,她有产过卵的,现在是蛋壳跑出来,难道说……“天是那么大啊,认识那么多,偏偏让我……”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电话一接通,张思思便兴奋的说道。



    “哦?我也有好消息要告诉你呢!”听得出张思思话中的开心,马冰川不免也有些兴奋。



    “贝贝好像已经出了冬眠期,而且,她的宝宝好像也一起出来了!”



    “我的交接工作已经完成了,现在就过去接你!”



    两个人同时说道。但是……



    “什么,那条青蛇不仅出了冬眠期而且还带出了几条小青蛇?”待听到张思思的话后,马冰川出现几秒钟的大脑空档期,而后才吃惊的问道。



    “是啊,为我高兴吧,贝贝居然选在这个时候出冬眠……等一下,冰山脸,你的语气好像告诉我,你不希望贝贝出冬眠期啊?”张思思原本还想说什么的,可是,在琢磨一下马冰川那吃惊的语气之后,盯着贝贝疑惑的问道。



    “哪……那有啊,我只是太高兴了,这才这样的啊!我高兴……”高兴的想哭,怎么忘记这个茬了啊?眼看着就要撞上前面的护栏,马冰川一个急刹车,险险的停了下来。



    “什么情况?”在电话那头听出一样,张思思问道。



    “没有,先这样,我一会就到你家接你去。”说完,马冰川也不等张思思回话,便挂断了电话,急忙下车去瞧自己的车子,还好,没有撞上。



    “贝贝啊,你倒是出来给妈妈看一看啊?我都好久没有见过你了耶,你难道就不想我?我这里有好吃的东西哦。”当马冰川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直奔阳台,隔着玻璃望着,便看到张思思正趴在蛇窝前,致力的诱惑着贝贝,原因只是希望贝贝探出头来。



    “那个,思思,我们要不要先去婚庆店看看?”马冰川心中明白,在贝贝和自己之间,张思思永远会选择前者的,只是,心中还是抱着那么点点的希望。



    “选择是时间了?”闻言,张思思头也不抬的问道。



    “三点。”看了墙上的时钟,马冰川说道,同时,还不忘补充着说道:“还有几个小时呢。我们要不要现在……”



    “嗯,也行。”正当马冰川感动的都要流泪的时候,却听见张思思续道:“正好贝贝的食物吃得也差不多了,而且,现在还多了几只小的,我想这点食物应该不够的,出去一趟,正好方便回来的时候带上一些。”整个人立马泄了气,感情,这一切还是托那条蛇的福气?



    “哎,冰山脸,你怎么了?”看见马冰川垂头丧气的模样,张思思不禁好奇的问道。这人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这会子……哦,对了,这孩子怕蛇……“好啦好啦,走吧,知道你怕她。”打开玻璃门,张思思不禁笑道。



    “哪个,思思,我可以问你一件事么?”



    “说!”



    “就是,过几天你就要嫁给我了,到时候这蛇……不是,贝贝你要怎么处理?”马冰川仔细的看着张思思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道。



    “贝贝啊,当然是陪嫁啊!”张思思说得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啊。



    “陪……陪嫁?”不要了吧?有听过用房陪嫁的,用车子陪嫁的,可当真是没有用蛇陪嫁的啊?



    “感情,你不愿意?这样啊,哝,要是不愿意的话,这个,你拿回去。”张思思说着,取下手中的戒指,在马冰川的面前晃了晃。那表情,十足的认真。



    看的马冰川心中哇凉哇凉的,有这么干的么?有自己这么悲剧的人么?可以在戏剧化一点么?有这样的准媳妇为了一条……不是,几条蛇而拒绝婚姻的人么?



    “哎,你发什么呆?”见马冰川不说话也没有其他的动作,张思思的不由得收紧,这个玩笑是不是开过头了?



    “不是,我同意,我同意还不成么,不过,思思,我提一个小小的意见,好不好?”闻言,马冰川弱弱的说道。



    “说吧,什么小小的意见?”见马冰川已经不再有异议,张思思的心算是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肚子中,平静而安稳的跳动着。



    “就是,那个,贝贝在我们结婚的当天,应该不会出现吧?”



    “不会,我妈也怕蛇的。”张思思肯定的说道。



    “恩,这样啊,那就好。”马冰川算是彻底放下心来,拉着张思思的手,续道:“那我们现在就去婚庆店,试试那边的婚纱。”



    转眼,二十天的时间转瞬即逝,看着台历上那被划上大大红圈的日子,张思思没有来的紧张起来。这段时间每天都想轴轮一般的转动着,今天试婚纱,明天订酒店,后天又是发喜帖的,张思思仰天长叹,正当自己开始体验的时候,才会知道,原来,结婚是一件这么累人又费事的事情啊!



    “思思,睡不着吗?”张母走到张思思的房间门口,见里面的灯还开着,敲了敲门,问道。早在前两天的时候,张思思便已经将她原先住的那个公寓推掉了,同时,也将她辛苦养了几年的小青蛇一并送了出去,说实在话,真的很不舍得,尤其是在自己将贝贝递给别人的时候,瞧见贝贝那可怜兮兮的模样,自己当时真的是恨不得抱着贝贝就走,可是,她最终还是含泪看着贝贝跟着那个人离开,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当时,赵甜甜是这样说的:“既然不舍得,何必要走这样的选择呢?”



    张思思抹了把眼泪,道:“也许,是自己的心太狠了点,但是,有些时候,人还是要做些选择的,不是吗?”尤其是在马冰川明明怕贝贝怕成那个样子,还故作坚强的告诉自己“陪嫁就陪嫁吧”的那一刻,她便做了选择,对不起,贝贝,也许,真的是我太自私了。



    “那既然做了选择,就不要再去纠结了,好好的准备几天,做你的新娘子吧,也许,心中的那块空缺,今后冰子会代替的。”



    “嗯。会的,我相信。”



    “思思,你不说话的话,妈妈我就进来了。”说完,张母一改往日那彪悍的形象,温和的便推开了张思思的房门,看着她正坐在床上发呆,微笑的走上前,道:“是不是在担心明天的婚礼?”



    “是的,妈,在今天之前,我完全没有什么感觉,可是,此时此刻,我竟然开始害怕明天的到来。”张思思向前挪了挪位置,伸手环腰将张母抱住,将自己的脑袋搁在张母的胸前,续道:“妈,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要是我嫁出去了,你一个人岂不是会很孤单?”



    “哟,你这孩子,居然会想到这些事情?真不知道早些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你瞧瞧,上班的时候,每周也就周末在家呆着,我不还是一个人过得好好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我是要嫁出去了耶,别人不总是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吗?”



    “什么时候你也有这样的思想了?你老娘我都没有这样的想法,女儿是我生出来的,即使嫁出去了,那也是我的女儿,知道么?这里永远是你的家,别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事情。”张母闻言,顺了顺张思思的头发,笑着说道。



    “恩,只要老妈你依旧认我这个女儿啊,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张思思说着,甜甜的笑着。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个母亲是不认自己孩子的,要知道,孩子都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啊。等你有了孩子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的心情了。”张母淡淡的说道。自从自己的老公离开之后,陪着自己走到现在的,也就是这个女儿了,虽然两母女有的时候会吵会闹,可是,世界上的母女,那有隔夜仇啊?



    “妈,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吵架是什么时候吗?”



    “是在你十三岁的时候,那个是,我们才到这个地方没有几年,我每天都要忙着工作,几乎没有时间管你,可是,你却很乖,学习成绩也一直都很好,并且,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可是,一向乖巧的你,中午突然跑回来,而后就不肯去上课,当时我怎么问你你都不告诉我,我气急,狠狠的骂了你一通,你却突然跑掉了。当时我以为你是被我骂通了,知道去上课了,可是,直到下午的时候,你都没有回来,我到学校去问你老师,你老师却说你一天都没有来上课,我当时那个急的啊,就差没有去报警了……”



    “对不起,妈,那个时候,是我太任性了。”



    “也怪我,是我不太关心你,不知道你的生理期来了,你是害怕才不肯去学校的。要是那个时候我多关心你一点的话,也许,我们也不会吵的。”



    “是啊,那个时候,当我第一次看到自己裤子上的血时,我真的害怕了,尤其是班上的那些男孩子,一个个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还笑话我,我真的不愿意在回去。不过,事情都过去这么长了,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的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不过,我一直好奇,你那段时间都跑到哪里去了?”张母问道。



    “那儿也没有去,就躲在我们家的小院子里,后来实在是饿急了,这才回去的……”张思思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松开张母的腰,抬起头,望着张母道:“哦,对了,妈,这几天一直忙着处理我的婚事,我都忘记问你了,你有没有去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是什么?”



    “去了,当然去了,还是和你未来婆婆一起去的呢,也没有查出什么问题来,医生只是说我要多注意休息,其他的真的没有说什么。真是的,明天都要做新娘子了,瞧瞧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十点了,你还不睡?小心明天你顶着一双熊猫眼去当新娘!”张母说着便起身,将张思思按到床上,续道:“乖,早点睡觉,明天要做最美丽的新娘子,知道吗?”



    “真的是这样的吗?那老妈你也早点去睡觉,医生说的,你要多注意休息。”张思思躺在床上,有些疑惑的问道。



    “恩,我这就去。”说完,张母便替张思思将等关掉,这就则出了张思思的房间,一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翻出压在床底下的病历表,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在,明天就是张思思的婚期了,人活在世上,只要儿女们的幸福有了着落,哪怕自己现在就撒手人寰了,也许,自己也不会在有所遗憾了吧?



    也许,每一个即将成为新娘的人都是一样的,无论头一天晚上睡得有多晚,第二天早上很早就会醒来。当张思思睁开双眼的时候,外面的天,依旧漆黑如墨,她眨巴眨巴双眼,终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简单的梳洗一番之后,转个身,却发现,张母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妈,你怎么也起来了?现在还早,你赶紧在回去睡一会吧。”张思思稳了稳心神,说道。突然在自己身后看见一个人,无论这个人你是有多熟悉,你都会吓到。



    “没事,现在不在早了,今天你出嫁,老妈陪你去化妆。”张母笑着说道。



    “妈,不至于,我一个人去去就好了,何必让你大清早的就被我折腾?养我这么大了,你还嫌这心没有操够啊?”张思思说罢,上前挽住张母的胳膊,续道:“晚点的时候,会有人到婚庆店去接我的。”



    “操心?你没有听过,养儿一百,长忧九十九吗?今天你一旦嫁过去了,以后我想要操心都是没有办法了的,你啊,今天就不要啰嗦,我洗洗就好。”说着,张母转身向洗漱间走去。看着张母这般,张思思也不在多做挣扎,只是背靠在墙上,望着洗漱间里面的身影,道:“妈,和你商量一个事情好不好?”见张母点头,张思思续道:“我知道,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在我出门的那会,你要端一盆清水向外倒,可是,妈,在我出门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我不想你当我是泼出去的水……”



    闻言,张母原本拧毛巾的手不由一顿,而后通过镜子,看到张思思那一脸的哀伤,继而继续刚刚的动作,笑道:“好,老妈答应你,你出门的时候,我决不倒水,决不……”



    “谢谢妈……”张思思说着,声音不由得颤了起来,而张母亦是如此。两母女一前一后的站在,各自感伤着。



    “好了,不说这些话了,我弄好了,出门吧,今天可是大喜之日,莫要想那些事情。”良久,张母整理好自己的心情,笑着走到张思思的身边,说道。



    “恩,好的,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我要高兴,你也一样,妈,你总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对不对?”



    “是啊,总算是把你嫁掉了,以后我下去之后,也可以和你爸交代了。”张母说着,突然觉得这话说得不对,续道:“以后我一个人可是乐得轻松了。”



    张思思听在耳中,自然是明白张母这不过是在安慰自己的话,故而不在答话,只是紧紧的挽着张母的手。



    果然,在马冰川将张思思抱上新婚车子上的时候,张母只是放了一串鞭炮,含泪看着张思思的婚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做母亲的都是这样,当自己的女儿在自己的身边没有嫁出去的时候,总是想方设法的给她找对象,好让她尽快的嫁掉,可是,真到了出嫁的那天,却是千般不舍,万般不愿的。人,永远都是矛盾的主体。



    张家其实没有什么亲戚在场,这件事情,马冰川是了如指掌的,于是,在举办婚礼之前,马冰川便提出两家一起办这场婚礼,这样一来,可以节约不少的开支。两家长辈都欣然同意。



    当这对新人步入会场大门的时候,全场轰动。张思思看着宾朋满座,心中是说不出的感动。马冰川明面上是说这样一来可以节约不少的开支,可是,实际上呢?却是了顾及自己的感受,让自己不至于显得那么孤单,这让她怎么的不感动呢?



    “怎么了,老婆,我们要走咯?”见张思思顿步站在会场门口,马冰川不由得低下头,附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



    “啊?哦,对不起,我刚刚走神了……”闻言,张思思有些抱歉的说道。



    “是不是太紧张了?”见张思思这般,马冰川不由得关切的说道:“没有关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会让你出错的。”说完,便紧紧的握住了张思思的手,以示安慰。



    感受到手上的力道,张思思不由得将视线转移到了自己的手上,回握,以表示自己的信任。



    司仪站在不远处的台上,看着这边的动静,依旧是一脸微笑的说道:“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今天的主角,马冰川先生和张思思小姐!”迎着掌声,张思思在马冰川的搀扶下小心的走进会场,到这一刻,她才发现,原来,看别人结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是,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看似简单的东西,每一步,都要那么小心的进行着。



    “不用太紧张,出错了我会帮你担着的。”看着张思思一脸严肃的样子,马冰川半开玩笑的继续说道:“要实在是不行的话,我们退回到会场门口,重新来过?”



    “哪有你这样的?婚礼一生就一次,哪有重来了?”听到马冰川的话,张思思确实是放松了不少,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推搡了马冰川一把说道。



    “是啊,平时天不拍地不怕的你,在这个时候就更不应该怕的,晓得不?”见张思思稍微的放松下来,马冰川的心也跟着轻松起来。



    而后,婚礼便在司仪的按部就班下持续进行着,每一步每一个环节,走得是那么的自然而理所当然。没有第三者,没有人说反对,也没有人出来哭闹,有的,只是宾朋们的祝福,有的,是父母带着宽慰的笑,一切,是那么的平静,直到司仪满心欢喜的说道:“请双方新人交换戒指!”



    这一刻,开始乱了,当拿出的戒指不是原本定做的那对戒指的时候,张思思这才想起,在马冰川抱着自己出门的之前,因为自己一直处在回忆中,想着两个人之间的点点滴滴,便翻出了那对一直未送出去的对戒,而正思索着,马冰川来了,由于慌乱,她拿起桌上的对戒便回到了之间的房间,等待着马冰川的敲门而入……



    “我忘记把我们结婚的戒指带来了……”张思思望着司仪手中的那对对戒,低声的说着。



    “没有关系,这也是一对对戒,不是吗?而且,这还是一个惊喜。”而后,马冰川伸出手,拿过其中一款女戒,缓缓套在了张思思的手上,续道:“有你,足以。”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对对戒,很明显的便是情侣之间带着的那种情侣戒,由此可以看出,在某年某月某天,张思思是带着怎么的一种心情买下了这对对戒呢?这对自己而言,又怎么会不是一种惊喜呢?



    “快啊,也帮我带上。难道你现在后悔了?”见张思思盯着自己手上的戒指有些发呆,马冰川故作一脸委屈的样子说道。



    “谢谢你,老公。”张思思说着,拿起那枚戒指,套在了马冰川的手上,续道:“此生无悔。”而后,在司仪还未来得及说出“新郎现在可以吻新娘”这句话的时候,张思思便已经踮起脚尖,深深的吻在了马冰川的唇上,台下立马爆出一片欢呼。



    当张思思开始背对着宾朋抛捧花的时候,只见一孕妇迅速移动,吓得她身边的男子,惊慌失色。而就在捧花落下之前,那名孕妇稳稳的接住,接着……



    “哈哈,赵甜甜我这辈子总算是接到过一次捧花了……”当全场未婚女子发现她的肚子时,纷纷抛了鄙视的眼神过来。



    赵甜甜瞧见,不由得理直气壮的说了一句:“怎样,谁规定结过婚的不能抢捧花的,我给我孩子抢的,不行啊?”某男子见状,立马将赵甜甜拉到一旁,同时,冲着众人点头表示抱歉。



    张思思站在台上看着,脸上露出的幸福的笑。这一场婚礼,也许不是最奢华的,也许不是最完美的,也许不是最让人心动的,可是,却是最自然的,最理所当然的。



    “老公?”



    “嗯?”



    “谢谢你。”



    “老婆?”



    “嗯?”



    “没关系。”



    “老公,我们会幸福的吧?”某女笑得一脸幸福的问道。



    “会的,老婆,相信我。”



    “嗯,我相信。”



    (全文完)



    请记住本站:追书帮 www.zhuishubang.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