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1章 一剑封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张云风看都未看吴思然一眼,而是一双宛若魔瞳般可怕的双眼一直盯着最前方的吴商,蓦然间,口中吐出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吴商老儿,滚下来受死!”

    张云风这话声音不大,却让整条正阳街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城主府一大队人马,吴商更为玄武境强者。

    而对面,却只有一位单薄的少年,而他,却让吴商滚下来受死?!这太疯狂了!

    此言一出,震惊了整条正阳街,无数百姓都在四处议论此子究竟是谁,当然也有一些消息灵通之人爆料出此人乃是东海学宫弟子张云风。

    “此子是谁?安敢凭借一人对抗一队?他疯了!”

    “一怒为红颜吗?”又有人惊叹出声,像这样的声音到处都是。

    “哼,愚昧不堪!”慕容华冷哼一声。凭借一腔热血便前来送死,在他看来是再愚昧不过了,若是他,他将会一直躲在东海学宫修行,无论多少年。

    待到自己真正成为强者,那时再报仇,至于女人这种东西,没了可以再找。

    正阳街一侧的最高酒楼之中,一道青年身影靠着窗户正品着美酒,可眼睛却不时看向下方,张云风,若可收为己用,也许可以成为自己强大的助力,不过,这就要看他自己懂不懂得珍稀了。

    吴商被一后辈如此辱骂,怒极反笑:“你,在对我讲话?”

    “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了么?”张云风嘴角噙着轻蔑的笑容,今日,他必让吴战知道什么叫作锥心之痛。

    “放肆!”吴煜在一旁大喝一声:“张云风,你死到临头还敢如此狂妄!”

    “被吓得尿裤子的吴家二少,还有脸出来说话?”张云风冷眸扫过。顿时吴煜脸色一阵扭曲,这一说,整条街的人都该知道他吴煜的糗事。

    吴商闻言,怒火早已中烧,身为城主之父,德高望重,谁人不是尊敬万分,如今当着全城百姓的面,被一小辈侮辱,他怎能放过张云风!

    “东海卫!”吴商大吼一声,完全没有下马的意思:“给我上!要活的,最先抓住他的人,赏灵石千颗!”

    此言一出,二百东海卫顿时气息暴走,千颗灵石,对于他们来说可是笔巨款了,宽敞的正阳街此时灵气飞舞,一些普通百姓纷纷逃离,一些有修为的百姓则向远处退去,但仍未离开,此战若能亲眼见证,那将会是今后的谈资。

    “嗡!”

    张云风右手缓缓一握,顿时一把紫雷金枪在手,其上竟火龙环绕,他那漆黑无比的双眼宛如黑洞,绽放着毁灭的魔威。

    灵府境三重的气息澎湃而出,那浑厚程度竟比之五重不遑多让!

    “砰!”神枪狠狠插在大地,大地龟裂!“想要赏钱?拿命来换!”

    张云风长发飞扬,大吼一声,朝前方飞射而出,紫雷金枪把大地划出一道深深的裂纹!

    “杀!”二百东海卫岂会惧怕一位低阶灵府!?不知谁大吼一声,所有人便一齐冲向张云风!

    张云风化身修罗,转眼便杀进了东海卫二百人之中!

    神枪猛然向右劈杀而下!“砰!”白刃被雷光应声切断,一枪封喉,一位灵府境五重之人,陨。

    “当!”与此同时,一道白刃狠狠地劈在了张云风的右肩,却发现传来金属碰撞之音!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只见一层无比耀眼的金身由右肩处缓缓扩散至整个身躯,此时张云风宛若佛陀金身护体,魔瞳绽放,神枪在手,无人能敌!

    紫雷金枪横扫而出,那劈来的灵府境六重之人,陨!

    吴商骑着马在后方见此一幕,竟有些头皮发麻,这,究竟是什么怪物,越境杀人,犹如探囊取物吗!

    想到此,一股无比的杀念爆发,只见吴商大吼:“杀!不要活的!给我格杀勿论!”

    东海卫听到吴老爷子的大喊,顿时再也不束手束脚,准备绽放法术,众人心想,若执意要活的,还真不一定能拿下此子!

    那最高的酒楼之上,房间中,一道身影悄然走进,只见他躬身对面前的青年道:“少爷,剑宸被铁世恒拦在学宫,爆发了一场王战,各宫宫主都到了,有人劝剑宸不要插手,但也有人支持,正在僵持。”

    “嗯。”那青年喝了一口美酒,淡淡道。

    “少爷,吴商下达了死令,东海卫若尽全力杀人,张云风十死无生,属下何事下去救人?”

    周允闻言,轻笑道:“不急,要死的时候再出去不迟,张云风是骄傲的人,他不会依附于我,那便让他感恩吧,这救命之恩,总是要还的。”

    “属下明白。”那人躬身回道,却心中一震。

    三皇子早已算到剑宸会出手,让铁家出人牵制,正是他命自己前往吴家去提的建议,周王的三个儿子之中,三皇子境界最低,不过心思却异常可怕,不知自己选择跟着他,究竟是对是错。

    那人不敢多想,缓缓退出房间。

    ……

    正阳街上,慕容华本来早已被张云风的战力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张云风仅仅两月时间便连破两境,而且肉身仿佛更加强大一般,高阶灵府境的灵气大刀竟也破不开他的金身!

    不过待他听到吴商发话死令之后,慕容华终于再度露出冷笑,天赋再好又能如何,成长不起来的天才,终究会被历史遗忘。

    二百东海卫同时绽放法术何等震撼,谁都想先杀死张云风获得这笔赏赐!

    可就在这时,深入敌军之中的张云风笑了,而那种笑容,仿佛并不是看淡生死!

    只见他身上的气息陡然变了,金身瓦解,紫雷金枪消散,他身上蓦然冒出黑压压的气息,这种气息令人压抑!

    就在万般法术降临之时,陡然间,张云风身上绽放无尽黑芒,与魔瞳仿佛同处一源,只见他口吐繁语,抽空四座灵府之灵气尽皆汇聚双手,向大地疯狂按压而下!

    “幽冥噬魂大阵!”一道悠远的声音宛若从上古而来。

    “嗡。”一道黑色光幕起,竟将所有东海卫的法术全部弹开。

    “嗡。”又一道声音响起,又一道更大的光幕冲天而起,宛若倒扣的巨碗,将整条正阳街全部扣住。

    无数百姓见此一幕,只感受光幕之内有一种来自灵魂的恐怖气息,顿时吓得纷纷逃窜,不过他们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冲破不开那道光幕!

    上空之地,周允最先感到异常,光幕将起之时,他便与那侍卫共同腾空而起,周允,玄武境一重,可消耗灵力腾空,他看向下方不断涌起的一道道光幕,不禁眼瞳绽放一道精芒:“千毒山!”

    身旁侍卫面色凝重,同样看向下方,道:“少爷,这…?”

    他曾经参加过周国与千毒山的战争,隐隐觉得此阵有些熟悉。

    “先看着。”周允开口,道。

    由于张云风并非武王,动用不了天地灵气,所以仅靠着四座灵府与一丝与天地的共鸣造就出的大阵,光幕并非纯黑,还有一丝可见度,以周允与那侍卫的眼力能隐约看清阵内情形。

    前两日,张云风正是乔装乞丐,在正阳街内按照阵理特定的位置埋藏了许多灵石,此时,那些灵石早已化蓝为黑,共同连接成一道复杂无比的图案!

    “嗡。”随着最后一道光幕升起,正阳街,化作了一片灰蒙蒙的世界,宛若地狱一般,由于吴商等人已在阵法最中央,故大阵升起时,他们根本来不及逃。

    此时,张云风喘着一丝粗气,四座灵府被掏空可并不好受,他抬头看着这灰色的世界,不由得更加期待武王的境界,那日毒王之阵,笼罩整座山峰,数十王者不敢言一句,何等风采。

    不过,即便不如,对付这些灵府境与一个低阶玄武的老头,还是可以的,想到此他不禁露出一抹邪笑。

    “张云风!你与城主府之间的恩怨,凭什么连累我们百姓,快放我们出去!”有一个男子大喊出声。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所有百姓的共鸣,他们纷纷喊道:“快放我们出去!”

    这片灰色的世界压抑无比,仿佛生死不受自己决定一般,这些百姓的共鸣自然不无道理!

    张云风冰冷的目光扫向那名说话的百姓,心中冷笑,城主府为了制造舆论,竟还不要脸到假装百姓了吗,一念生,顿时刚才那说话之人仿佛遇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脸色瞬间痛苦的扭曲到一起,眼瞳外凸。

    “啊!”无比恐怖的叫声响彻整片灰色世界,灵魂遭嗜,无比痛苦,仅仅几息过后,叫喊声便消失于无,再看那人,只见他七窍流血,眼瞳发黑,早已失去了生机。

    周围百姓见此,纷纷吓得不敢说话!

    “够了!”吴商终于下马,怒吼一声:“张云风,你残害百姓,嗜血魔鬼,今日我便为民除害!”吴商感觉这大阵十分诡异,灵府境之人恐怕不会威胁到他,如今在这里,玄武境便只有自己了。

    其实,何止是威胁不到?此时东海卫二百人皆动都不敢一动,大阵之威仿佛主要锁定的便是他们,他们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只要一动,便会落得与刚才那人一样的下场。

    “我残害百姓?”张云风自嘲一笑,既然如此,那便残了如何,魔瞳绽放无尽黑芒,一念生,念念生。

    “啊!”

    “啊!好痛,杀了我!”顿时一道道声音响起,百姓之中,一些人就如被魔鬼附体一般,疯狂的抓着自己的血肉,只盼自己能死的痛快一些。

    幽冥噬魂阵蚕食灵魂,有违天道,但那又如何,历来风流人物,皆是逆天而行!

    只瞬间,人群之中,数名之前张云风记住言语侮辱过杨冬雪之人,便全部惨死,但,他还留着慕容华。

    周围百姓见到自己身边有人如此模样的死亡,纷纷吓得一句也不敢多言,甚至有些人早已朝张云风跪下!

    吴商眼皮一跳,他没想到张云风竟真如此狠毒,只见他苍老的右手抬起,陡然凝聚灵气,即便在片大阵之中他感知灵气受阻,但玄武,毕竟是玄武。

    顿时一道恐怖无比的大掌印遮天而成,这道掌印化身白虎虚影,由苍穹而下,笼罩着整片大阵,宛若能将之轰碎一般!

    正在这时,一道惊恐的声音于吴商身后传来“爷爷小心!”那是属于吴煜的声音!

    只见一道诡异的影子宛若暗影之蛇一般陡然于大地上一跃而起,一道破空声音响起,那黑蛇宛若利剑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绚丽的弧线。

    “滴答。”吴商惊恐地低下头,伸出手在自己颈间一抹,张开手掌定睛一看,殷虹的鲜血瞬间刺痛了他的双眼。

    “呲!”一息过后,只见吴商喉咙处犹如喷泉一般喷射出无数鲜血,直到最后一丝鲜血流尽,吴商,这位东海城位高权重的老者,轰然倒地。

    “幻起。”张云风看着倒地的吴商,嘴角勾勒出一道恐怖的微笑,开口吐出两个冰冷的字。

    灰色的世界与暗影剑道相得益彰,使影无处不在,吴商正是疏忽于此,才被一剑封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