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七十一章萌妻她扮猪吃虎(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说话的人便是秦家私生子秦何年。

    只见他一双剑眉斜飞入鬓,鼻梁挺拔,星目熠熠,仿佛最美的星空,也不及那双深邃双眸的千分之一。

    和昨晚普普通通的样子判若两人!

    “查了前台身份登记的消息,是江家二小姐定的房和少爷的隔壁。”

    “可为何江家的姑娘会走到爷的房间这事还有待商榷。”

    “但可以保证的是,江家和这次封家的行动没有任何关联,可能是无巧不成书!”秘书毕恭毕敬地答道。

    毕竟秦何年在这帝都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帝都金融佼楚,冷家养子—冷何年!

    只因一场机缘巧合救下膝下无子的冷家家主。

    当然他平时也不以真面目示人,常年带着一张人皮面具。

    做工精良,天衣无缝。

    也只有少数几个贴身的伺候的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而眼前的王秘书就是为数不多的之一。

    “爷您放心,为了掩人耳目,一早就让人把她送到自己定的房间去了。”秘书继续说道。

    “恩,谁给我使绊子查出来了吗?”秦何年继续问道。

    “已经处理干净了,是封家的人。”

    “他们记恨爷抢了他们的标书,这才狗急跳墙,本来昨晚是给爷安排了个带病的女子,想借机毁了爷的。”

    带病的女子,又给他下药。

    真是其心可诛。

    可昨晚,迷迷糊糊中那个女子。

    可高贵清冷得很······半点没有带病的意味。

    甚至还毫不留情的踢了他一脚。

    力度可拿捏得相当不错。

    “封家·····真是胆大包天,啪···”秦何年合上手里的文件夹。

    “既然他们不知死活,就让他们不要在帝都呆着了,免得乌烟瘴气的坏了空气。”

    “就让封家在帝都豪门里除名吧。”

    让一家根深蒂固的豪门除名,在秦何年眼里如同说早饭吃什么一样。

    可属下已经见怪不怪了,机械地应了声,就着手去办了。

    王秘书退下后,秦何年轻轻的抚摸着手里的半块玉佩。

    这玉佩是粗鄙的和田玉边角料雕刻而成。

    看着就不名贵,可昨晚她却死死的拽在手里。

    昨天她居然敢堂而皇之的踢他一脚。

    这个待遇····

    帝都无人敢为。

    江家的二女儿?

    简直是无法无天。

    秦何年不禁哑然失笑。

    听说那个女儿和他同病相怜。

    之前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

    豪门的私生子都是受人诟病的。

    旁人,包括他自己都以为是不近女色的,哪怕多少香艳的女子都不能在他的内心深处,经起任何的波澜。

    想不到昨晚他差点就······

    那撕拉着女孩衣服的画面历历在目。

    可后来得逞了吗?

    他妈的,居然想不起来了。

    (⌒▽⌒)

    只记得迷迷糊糊中那女子,抬起修长的腿,狠狠的踹了他一脚。

    这该死的女人。

    他知道昨晚的疯狂,不仅仅是着了道的原因,还有那女人身上有对他致命的吸引。

    “秦家今晚的宴会是非去不可了。”秦何年剑眉一挑轻语道。

    就算另一个身份冷何年,他作为帝都炙手可热的人物。

    秦家的家宴也是以能请到他为荣。

    本来是不屑一顾的他,想起昨晚那个女人,还是决定屈尊降贵一下。

    他眉眼含笑的把那半块玉佩放进自己的口袋,心情舒畅的哼着歌谣。

    走到门口的秘书听到办公室里传来的歌声,觉得见了鬼了。

    刚,似乎还听到秦总在哼歌,虽然年幼的时候就知道秦何年歌唱地相当不错。

    但自从他无意中救了膝下无子的冷家,并且接管冷家所有产业后,一直是板着冰山脸,别说情不自禁的哼歌了。

    甚至连笑容都鲜少。

    说起笑容。

    距离这次最近的还是三年前,一个幼童不小心撞到他。

    那幼童颤颤巍巍的拿出一个棒棒糖道歉的时候。

    秦总似乎也笑了。

    虽然笑容很浅,一闪而过。

    却也如冰雪消融。

    看来江家二小姐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可惜江家是有女儿要嫁入秦家。

    秦家和冷何年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

    那个江家大小姐他也是见过几次的,厚厚的刘海遮挡着半张脸,唯唯诺诺的样子,委实登不了大雅之堂。

    倒是江家二小姐,虽然名声一言难尽,能让爷开心的女人,就是毋庸置疑的好女人。

    “你到底挑好了吗?我觉得这些都很合适你,就你这样的货色还要挑三拣四吗?”

    江水把一堆过时要处理的礼服全堆在江月的边上,极其不耐烦的说道。

    在她眼里,这些礼服配江月已经够好了。

    江月居然还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还真以为她自己是人见人爱的江家大小姐啊。

    哼······

    不知羞耻!

    “这些礼服妹妹瞧着是好的,可合适妹妹的,不一定合适我哦,毕竟云泥有别的。”

    江月眼睛都没有抬一下说道。

    这些衣服又老又土,虽然相对普通人来说也不便宜,但是她不喜欢。

    她眼光可高得很。

    当然她说得云泥有别,云说得也是她自己。

    至于那烂泥巴就不言而喻了。

    “哎哟······江小姐你怎么会有这么土的姐姐的,刚她叫你妹妹,我还吓一跳呢。”

    “这不是癞蛤蟆带花就以为自己是个高不可攀的天鹅了,也不知道撒泡尿照照,怪丢人现眼的。”

    边上的营业员把手里的银丝礼服递给江水搭腔道。

    江水可是她们的大客户,她们肯定要竭尽所能的讨好她。

    反观这个穿着破旧运动装的女人,一看就是来蹭吃蹭喝的。

    江月冷冷地抬起眸子,眼里凝结成霜。

    那营业员冷不住打了个激灵,她缓缓开口道:“要不你示范一下,撒泡尿照照自己?”

    “哼……没钱就不要学江小姐一样,来这里买啊,也不怕丢人现眼。”营业员不甘示弱道。

    “恩……你有钱也不要在这里卖啊。”江月冷笑道。

    “你····真没教养,看看我们江小姐,一看就是出身高贵的。”营业员气愤难当地辩驳道。

    “哦·····只有你配和她相提并论,狗眼看人低,其实你还不如狗呢。”

    “你把卡给我,我自己去买。”

    江月大大咧咧的伸出手说道。

    丝毫没有觉得任何的不妥。

    原主没有自己的卡,每个月也只有几百块钱,一直过着抓襟见肘的生活。

    更别提大手一挥买下这四、五位数的礼服。

    虽然是江家显赫一时的大小姐,可过得啧啧····那是人厌狗弃的生活。

    可原主居然能忍受这么多年。

    真是个·····人才。

    “哎呀,姐姐你没带钱的啊,我还以为你出来买东西会带钱来呢。”江水故意提高嗓门。

    周围几个营业员更是对江月露出鄙夷的神情。

    还说什么豪门呢。

    这连佣人都不会那么寒酸吧。

    她们出门都知道带钱哦!

    幸亏,刚才她们都很有眼力,没有上前招呼她。

    毕竟在奢侈品店里工作的女孩子,或多或少都学会了看菜下饭的。

    “我不是带你出来了吗?我还需要带卡吗?我的好妹妹?”

    江月也不窘迫,大方地承认着:“你如果也没带钱,我去找我爸爸拿去。”

    “给你。”

    江水不情不愿的把手里的信用卡递给啊她,虽然她们的爸爸不怎么喜欢江月,但是也不知道她每个月只有几百块钱。

    这事要是闹开了,她和她妈妈善解人意的人设可就轰然崩塌了。

    她还没有如愿以偿的嫁入秦家,自然是不能的为所欲为的。

    “姐姐,我可告诉你,这家可是帝都最好的礼服店了,别的店你可能更买不到合适的衣服了。

    不过姐姐长得也就那样,更是需要这好看的衣服。”

    “毕竟人靠衣裳,马靠鞍。”江水地语气满满都是鄙夷和高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