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六十七章高冷学霸他超A的(27)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云不知根本就没有把这些混混放在眼里。

    她看似慢悠悠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那修长洁白的腿,微微一脚,就快速的踢到那高个子的膝盖窝。

    高个子猝不及防,直接跪倒在地。

    其余几个人见到,放下准备拍照的手机,拿起边上的钢管。

    气势汹汹的朝云不知移动。

    这个少女居然敢动他们的老大,简直是蚂蚁憾大树……可笑不自量。

    “就你们?”少女的嘴角飞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给我塞牙缝都不够呢····”云不知嘴角的笑意都是讽刺,

    系统:姐姐你的牙缝真是太大了,风靡三界的传言···诚不欺我啊。

    狗蛋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不能说,说不得。

    当年,那场……

    果不其然,

    云不知简单利落的收拾了他们几个。

    她洁白的玉腿狠狠得踩到那高个子的胸口,声音里都是冷艳“姐姐问你服不服?”

    高个子给踩得气都喘不上气来。

    只能涨红的脸,拼命得点点头。

    这次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丢人丢大发了。

    “既然这样,那就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自身吧,价钱另算可好?”

    少女的声音不容置喙。

    “好···”

    在这群混混的眼里,眼前的云不知哪里有刚一开始看到的乖巧可爱、软绵。

    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个开得妖艳的食人花。

    必须敬而远之。

    自然是她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们都想拔腿就跑了。

    “你现在就给柳诗月打电话,说我不仅给拍照片了,还给弄了······”

    高个子混混闻言,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我们没弄,有贼心也没贼胆啊。”

    他是想过,但是一闪而过啊。

    弄自然是不敢弄的。

    盗亦有道啊。

    没弄……真没弄啊。

    “没事,就按我说的去做。”

    少女的声音如同融化了的棉花糖,可是落在他们几个人的耳朵里,却如同···催命符一样。

    “好好···,我们马上去做。”高个子混混迫于云不知的淫威自然是言听计从了。

    柳诗月接到消息的时候,其实是悲喜交加的。

    喜的是云不知她不干净了。

    忧的是刚风依旧那一举一动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内心有着隐隐不安的。

    可是一想,男人不都是健忘的。

    以后她软言温语几句,风依旧就能知道她的美好了。

    毕竟云不知已经是个残花败柳了。

    她还有什么资本站在风依旧的身旁?

    可去的路上,气运之女终究还是叫上了吴皓天。

    气运之子吴皓天进入新的环境,凭借过硬的成绩、长袖善舞的为人处世和卓尔不凡外貌,已经混得风生水起了。

    他甚至和一个世家女打得热火朝天。

    眼看好事将成。

    至于柳诗月家……

    他也暗地去打听过了,如今她爸爸经营的那个公司,其实和皮包公司已经相差无异了。

    甚至是进退维谷,蜗步难移了。

    说得好听点,是个大老板,其实也就是开着宝马奥迪,口袋里却连两百块加油钱都没有的人。

    偏柳诗月还一直高高在上,对他也是爱理不理。

    他心里自然也就有了新的选择。

    不能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

    世人都以为女人现实,其实男人现实起来,其实更可怕。

    可柳诗月叫他,他还是欣然赴约了。

    毕竟柳诗月的身边还是围绕着一群富家子弟。

    那也是人脉和资本。

    甚至柳诗月那姣好,饱满的身材对他而言也是致命的诱惑。

    美人有约,岂有不去的道理。

    “诗月,你想带我去哪里?”吴皓天放软声音问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柳诗月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很快,她们就发现,等待她们的是一个天罗地网。

    柳诗月和吴皓天毫无防备地给剥光了。

    并且两个人还没羞没臊的纠缠在一起。

    咔嚓,咔嚓····

    相机声音不绝如缕。

    虽然那群混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碍于边上那个可可爱爱女生的暴力,还是依言行事了。

    现在的女生,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刚你给他们灌下什么,居然这么生猛?】系统不禁发问。

    天地良心,它刚还真没有开金手指。

    这种干预是触碰大道法则的,它是不能开的。

    可他们····那么急不可耐?一看就是不正常。

    那个柳诗月上一秒还是高岭之花,下一秒就成欲壑难填了。

    “媚术而已。”

    云不知,不·······曲星辰露出娇艳的笑容。

    系统:我好想解绑啊···

    不是给压制能力了吗?

    所谓的媚术是怎么回事?

    现在解绑还来得急吗?

    等风依旧通过各方面努力,才知道云不知给绑架到这里。

    他一路马不停蹄,风尘仆仆赶到,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的“淫词浪曲”。

    心,顿时冰封住了。

    原本急躁的脚步,忽然变得有千斤重一样。

    他一拳重重的打在墙上。

    手背上几乎血肉模糊。

    他终究还是来往了一步。

    他真没用。

    “你不痛吗?”宛如天籁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不知,不知。”失魂落魄的风依旧狠狠抱住了云不知。

    “你没事就好,其实我想对你说,不管发生什么事,还有我呢。

    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的,你别怕,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在,那不过是一层膜而已·······我们都忘记了好吗?”

    冷峻的少男居然泪眼磅礴。

    他可以接受一切,也可以默默报仇,这一刻他才知道,他唯一不能接受的是失去眼前的这个女人。

    “风依旧你是不是喜欢我?”云不知把喜欢两个字咬得异常的清晰。

    “不是喜欢,是铭心刻骨的爱。”

    风依旧终于承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他无可自拔的爱上那个叫云不知的女孩。

    该死的原世界剧情,还是让气运之女和气运之子因为那次的无媒苟合而牵手在一起。

    吴母一直以为柳诗月这个媳妇儿家里富丽堂皇可以甩对门几条街的。

    结果因为柳家公司的倒闭,柳父柳母自顾不暇。

    以至于柳诗月出嫁的时候,仅一个空人过来。

    甚至之前吴母为了面子上好看的,送过去的二十万聘礼也没有返回来。

    吴母对柳诗月是哪哪都看不上眼。

    一整日的指桑骂槐。

    婚后生活因为婆婆的指手画脚过得苦不堪言。

    本来吴皓天还觉得柳诗月楚楚可怜,平日里也护着点。

    可时间一久,终于也厌弃了她整日的哭哭啼啼。

    如果不是她处心积虑的叫他去那个什么破厂房。

    如今他应该和之前与他打得热火朝天的富家千金结婚了吧。

    那样他也不用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挣几块死工资。

    甚至连抽包好一点的香烟都扣扣搜搜。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自己的枕边人。

    吴皓天和柳诗月几乎到两两相厌的地步。

    吴母更是讨厌柳诗月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一天到晚不是指挥她洗衣做饭,就是奚落她骗婚。

    别人讨儿媳妇都是陪嫁来车和房,就她家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居然就一个空人过来。

    反观云不知和风依旧·······

    风依旧因为和云父研究的那个项目得到前所未有的成功。

    一时间作为帝都佼楚的他,是风光无两。

    别说稍有眼光的富家女,甚至是N公司总裁都明示暗示过,他家女儿和风依旧年纪正当,也是个懂事的女人。

    最是喜欢他这种有才华的男人了。

    而且还三番两次提到他女儿是独生女。

    言下之意,N集团将来的一切都是风依旧的。

    而风依旧只要娶他女儿就好。

    风依旧却眉毛都没有皱一下,就直言了当的拒绝了。

    这让N集团的老总更是爱才惜才,对他刮目相看了。

    这样的人就算有不能成为女婿的遗憾,但依旧可以成为集团的中坚力量。

    未来可期。

    这天·····万众瞩目

    已经到产品的最终发布会。

    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