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五十九章高冷学霸他超A的(19)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十六七岁的少年,正是死要面子的年纪。

    他妈妈的做法真是让他觉得颜面扫地。

    吴母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回来后,顿时喜上眉梢,咕咚的灌了口水后。

    这才哑着嗓子说道:“你不知道那臭丫头抄了人家习题,考了名次不说,还对你口出不逊。”

    “这样的女同学恬不知耻,你还是不要和她接触了,看他们怎么得意忘形。”

    吴母打定主意云不知就是考试抄袭了。

    要不怎么能考那么好的成绩。

    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所以刚她在云家门口骂,其实也是借题发挥。

    其实她之前默认吴浩天和云不知眉来眼去,无非也是叶公好龙罢了。

    “还有······”吴母压低声音说道,“那个私生子居然在他们屋里呢。

    我刚还你们段里排名上看到他的名字了,他说第一名就是他。”

    其实吴母不知道风依旧的名字,她从来没有问过。

    毕竟一个农村来的野孩子不值得她挂心。

    只要那个贱女人不倒贴上门,破坏她们的夫妻关系就好。

    可····想不到居然在云家见到那个私生子,并且那个私生子还说段里第一名是他。

    简直是奇耻大辱。

    就他们居无定所,食不果腹的样子还能读这么好的书?

    简直是天理难容。

    “这事我早就知道了。”吴皓天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他不愿意提起这事和这个人。

    “啥?你说什么?你早就知道了?”吴母把手里的大铁牙杯往地上一扔,顿时发出在振聋发聩的声音。

    那大铁杯顺着楼梯滚落了下去,发出当当当的声音,她都置若罔闻。

    她骂骂咧咧的拉着儿子进家里。

    “你刚说什么?你早就知道了,那你为什么回家都不说一声?

    你知道那个私生子是什么来历吗?”吴母劈头盖脸的说道。

    她的儿子就是太单纯了,一定是给云家那不要脸的女儿给带坏了。

    看来还是不能和笨的人在一起,不然也会变笨了。

    她儿子以前是个多么精明的人,

    真是个折本的买卖。

    “妈,你想想要是你去学校里闹,我的面子也不好看啊,那女儿毕竟和爸爸有一腿。”

    长大一些的吴皓天自然也是旁敲侧击、拼拼凑凑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但是他不断的催眠自己,自己的妈妈说的才是事实。

    可真相还是如同一根刺一样,在他幼小的心里埋葬已久。

    “我呸······你爸爸压根就没有碰过她,她那私生子都不知道哪个阿猫阿狗的。

    居然还想巴结我们家,和我们沾亲带故,也不看看他配不配。”

    “妈,先不说,他眼睛长得还是挺像爸爸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做个亲子鉴定不是难事,。”

    “撕破脸皮对我们家也不好,妈你还是不要一意孤行了。”

    吴皓天说完有些烦躁的坐在沙发上。

    要是那个私生子真的做了亲子鉴定的话,这个看似完美无缺的谣言也就不攻而破了。

    毕竟风依旧还比他长几个月。

    他妈妈咋咋呼呼,他还是要冷静的。

    不能因小失大。

    “那就让他们得意忘形吗?以前你都是在那云家吃晚饭的,如今都不能去吃了。”

    “那个丫头,我虽然看不上,但是好歹她父母以后有退休金。

    而且对面的房子对我们家大,要是没有找到合适,她也还能将就。”

    这些年,吴母心里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能占到的便宜,她肯定是雁过拔毛的。

    如今是毛没法拔了。

    甚至觉得云家的人不知好歹了。

    儿子担忧的事情,她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那女人有没有不干净,其实她也是清楚的。

    无非就是这些年给他们泼脏水泼习惯了而已。

    吴皓天低头看了下手机,是柳诗月发了短信过来,说要来他家玩。

    他乌黑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睛,顿时就盛满了笑意,“妈,既然你觉得云不知配不上儿子,那我就给你找个门当户对的。

    不···更胜一筹的,你还有什么是想不通的呢。”

    当吴母看到柳诗月手里提着的名贵的酒水和冬虫夏草的时。

    脸上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她伸手抓过柳诗月手里的东西,嘴上客气道,“人来就好了,还大包小包拎这么多东西,阿姨都觉得难为情。”

    可脸上笑成一朵菊花,甚至手上的力度都加深了不少。

    这些礼物可都是名贵的。

    哪一样拿出去都够在这小区炫耀老半天了。

    谁家的儿媳妇第一次上门能出手这么大方。

    吴皓天的眼光就是个好的。

    柳诗月嫣然一笑道,“阿姨,拿来就是专门孝敬你们的,你也不要客气。

    这东西家里还很多,阿姨要是喜欢我下次再给你拿来就是。”

    “那月月呀,你以后一定要经常来啊。”吴母自然是喜不自胜。

    破天荒······

    得了便宜的吴母,耀武扬威的去超市林林总总买了一大桌的山珍海味。

    吴皓天可是说了,女方家里可是开公司的,家境优渥,并且就一个独女。

    那小模样长得还和年画里的娃娃一样,怪招人喜欢的。

    这次吴母也是下了血本的。

    毕竟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以前,原主去她家玩的时候,她可是一杯水都没有给人家喝过。

    那个毕竟家庭条件一般,还是死皮赖脸的倒贴着自己的儿子。

    这样的女人在她眼里比钟点工都不如。

    钟点工还知道要个工资呢。

    云不知只会怯生生的说,“阿姨我帮你扫地吧,阿姨我帮你洗碗吧。”

    犯贱····

    有些人你退一步,她就能进一尺。

    饭桌上,难得一见的其乐融融。

    吴父吴母那是对柳诗月倾其所有的好啊。

    成绩好,人长得漂亮,最主要的是家里还是住别墅,父母开公司的,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自己的儿子。

    你瞧瞧人家,一出手就是茅台,冬虫夏草啥的。

    哪像云家那丫头,每次来都是拿点小气巴巴的水果,就是米,油。

    上不得台面。

    因为心情好,吴父也就贪杯了几口。

    酒醉微酣,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指着吴皓天教育道,“男人一定要不择手段的哄个有钱人家的女儿,你看你爸爸不就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和你爸爸一起从农村摸爬滚打出来的,哪个人在城里有房子,有车子?可以顿顿吃肉喝酒,那都没有····只有你爸爸最出息了。”

    “记住把有钱的女人伺候好了后,比干啥都强,要啥有啥的。”

    吴母忙赔笑道,“他喝醉了,他一喝醉就会胡言乱语。”

    吴母用力拧了他几把,把口无遮拦的吴父推回了卧房。

    吴皓天也是脸色铁青道,“我爸爸酒后就喜欢胡言乱语,你不要介意。”

    柳诗月垂眸,掩饰着眼里淡淡的情绪“浩天哥哥我刚没听到叔叔的话。”

    吴浩天一时不知所措。

    半晌道:“你今天人过来,我就很高兴了,怎么还拿那么贵重的东西过来。”

    柳诗月把筷子放在桌面上,轻启嘴唇如同花瓣一样道,“都说礼多人不怪,我也没有买,就家里随便拿点。”

    随便拿点,就如此出手不凡。

    吴皓天顿时觉得真的应该和云不知划清界限。

    不能因小失大。

    瞬间,对于云不知这段时间的变化,也就不那么纠结了。

    其实,人难过的时候,是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出现,才会抱残守缺。

    只要有更优越的人陪伴,人不都是健忘的。

    想起风依旧就住在对门,柳诗月舔了舔鲜嫩的红唇,瞳孔闪过几丝兴奋的光芒,她不经意的撩了撩秀发。

    轻轻袅袅的问道,“听说你和云不知同学是邻居。”

    吴皓天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想不到风依旧居然是她的表哥。”柳诗月笑道。

    笑容里有几分不谙世事的美好,吴浩天心一紧,之前他已经和柳诗月说过吴浩天是个私生子的事了。

    想不到她还是那么善良,和对门那个得理不饶人的云不知一对比,简直是云泥有别。

    心里的天平又瞬间发生了倾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