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五十章高冷学霸他超A的(15)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主要是之前云不知的表现,让他有些底气不足。

    难道自己的女儿就像是沙漠里那个有锈迹斑斑的神灯一样。

    看着毫不起眼,但是伸出袖子一擦就变得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了?

    这好像也说不通啊!

    辗转反侧后,云父还是拍醒了云母,“孩子他妈,你觉得我家闺女真能考第一?”

    这心态……啧啧……

    云母迷迷糊糊应着,“不知考了第一名,你好像一直忐忑不安啊?还不见得高兴啊?”

    云父裹紧被子,伸手去摸了一下床头的烟,看了眼旁边的女人,还是停住手。

    神情凝重道:“也不全是忐忑不安,我是在想闺女说吴家那小子的事有几分真实性。”

    刚他听完云不知说是吴皓天不让她考第一名甚至让他考倒数第一名。

    他确实义愤填膺。

    可冷静下来,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是没有辅导过女儿做作业。

    那么简单的题目,他都讲得口干舌燥了。

    可不知还是一问三不知。

    他妥妥一个学霸都快辅导成去做心脏搭桥手术了。

    这闺女的底子,他还是有分寸的。

    甚至两口子还在互相埋怨,造成这样不爱学习的结果,是不是名字给取错了。

    不知,不知!

    肯定是名字取不好的原因,才导致成绩自始至终一言难尽。

    “难道你还怀疑你家闺女啊,睡觉吧,搞得你没有考过第一名似的。”

    云母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来,云父就觉得哪哪都疼。

    当初读书的时候,他可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

    最喜欢去地方就是学校和图书馆。

    最想要的礼物就是各种密卷。

    可自从结婚生下女儿。

    女儿读书后,他最怕去的地方就是学校了。

    因为女儿每次都是倒数第一·····

    甚至他也有些初中高中同学是当老师的,甚至还有教云不知的。

    那个神情,那个语气。

    就好像血洗之前读书给他碾杀的仇恨一样。

    简直不要太·····酸爽。

    云父想到这忍不住泪眼汪汪。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我就是心里惶惶不安的,生怕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们两个空欢喜一场,闺女我自然是信她的。”

    可她家闺女从来没有一次让他这么自信过啊。

    简直是坐立不安。

    云父迷迷糊糊到凌晨才眯了一会。

    第二天顶着两个大眼袋起床。

    云不知啃着油条,一脸惊讶道,“爸爸你做噩梦了?”

    “没有,睡得好着呢。”云父矢口否认道。

    “你爸爸就是因为你进步了,昨天一个晚上兴奋的睡不着。”云母解围道。

    “爸爸你就是太小心眼了,不够大气,以后你女儿我每次都能考第一,以后我考入爸爸的母校可好?”

    云不知的话音刚落,云父激动的抱住云不知,语气里都是压抑不住的兴奋,“你说什么?你刚说你要考入我母校?”

    要知道云父读书的时候可是众人交口称赞的“别人家的孩子”。

    自然他的母校也是业内大名鼎鼎的。

    云不知刚牙牙学语的时候,他也想过让自己的女儿继承衣钵。

    可慢慢的·······他也无可奈何的放弃挣扎了。

    什么衣钵不衣钵的其实没有命重要。

    专家说保持心情愉快能多活几年。

    要是常年暴跳如雷,那是会短寿的。

    他被迫接受了自己女儿的平庸。

    “难道爸爸不希望我去读你的母校吗?”云不知眨巴着美眸认真的问道。

    “想,爸爸做梦都想,从爸爸知道你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我就在想了·····”云父一脸向往的说道。

    如果不知能够考入他的母校。

    那么他就可以在家长群甚至同学群里耀武扬威。

    当然更重要的是,自己女儿以后的眼见和圈子就不一样了。

    她接触的人群也不一样。

    她的快乐和幸福就会更多,更广了。

    女儿养得也就是眼见。

    何乐而不为。

    “那爸爸你既然这么高兴,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云不知说着举起手掌当即和云父击掌为誓。

    云父搓搓手掌去了厨房,“老婆我真是太开心了,不知以后要做我的校友呢。”

    这个事情可是云不知入学之后,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与云家的其乐融融不同。

    吴皓天沮丧的告诉吴父吴母自己的排名。

    吴母当即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平时你不都是第一第二名吗?这次怎么是第四名呢?

    是不是因为云不知那臭丫头整天和你勾三搭四的才导致你成绩下滑的这么厉害。”

    吴父倒是不以为然,毕竟在他的认知里,儿子长得帅,嘴巴又甜,成绩也不算差。

    以后再圆滑一些,勾搭个有钱人家的女儿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如今已经吊着对门的女儿了。

    听说对门的夫妻可都是知识分子,以后退休工资应该也少不了。

    他儿子相貌好,自然是可以干些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他是不发愁的。

    见吴母喋喋不休,他眸中闪过几丝嫌弃:“算了,你总骂儿子干嘛,不就是段里第四名吗?

    你看看对门十几年如一日的考倒数第一,也没有见人家父母如此大动干戈。”

    “就他那个草包女儿可以和我们家的浩天相提并论吗?”

    “咦·····这个你们班里第一名居然也叫云不知,想不到就那傻乎乎的名字,还重名的。”吴母一脸的鄙夷。

    “妈妈,我去睡觉了。”吴皓天拿着书包气呼呼的去了卧房。

    他最不想听到的是云不知这幅的成绩和排名。

    这几天云不知吃错药了,居然对他横眉冷对。

    甚至连零花钱都没有给他了。

    他为了讨好柳诗月有些入不敷出了。

    明天一起去上学的时候,一定要对云不知虚以为蛇几句,让她乖乖把零花钱上交了才好。

    转眼又到周一。

    云父特意穿了白衬衫,打了领结在镜子旁照了照,这才心满意足的出门。

    以前去学校都是灰溜溜的去,甚至开个家长会,都巴不得老师看不到他。

    毕竟有个考试总是倒数第一的女儿。

    还不是班里倒是第一,还是段里倒是第一的女儿。

    以至于,每次去开家长会,他们夫妻俩个都是猜拳行令,谁输了谁去。

    要不然几乎每个差生的家长看到他都能扬眉吐气。

    虽然我孩子考试考得差,但好歹没有考到倒数第一啊。

    瞧瞧人家,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倒数第一。

    可今时并非往日了

    云父虽然心里还是忐忑不安。

    但是,女儿可是段里第二,班里第一啊。

    一想到这,云父抬头挺胸、收腹,用力佛了下额头寥寥无几的秀发,直接进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因为高二一班杀出这匹黑马,本来各个任课老师还是心生怀疑的。

    但是云不知在校长办公室做的另一套试卷,几乎也是满分的状态。

    他们也就不得不相信,云不知以前真的是因为吴皓天的话,而故意考倒数第一名。

    这个吴皓天真是人小鬼大啊。

    “班主任……我是云不知的爸爸。”云父打招呼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