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三十八章高冷学霸他超A的(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好~”风依旧居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这在以前是绝无可能的。

    他从不和女同学这种生物聊天。

    那些多事的女孩子,不是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就是扭扭捏捏给他写一些似是而非的纸条。

    他并不觉得女同学有多可爱。

    反而凭空生出几分厌弃!

    可云不知好像·····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

    这真是见了鬼了!

    ·············

    夜幕慢慢的落下,忙碌了一天的人们踏上回家的路,如同蜘蛛网一样像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烟熏火燎的烧烤摊旁,一个穿着洁白衬衫的少年和一个穿着粉色上衣,白色裤子的少女分外的引人注目。

    这是一个露天的烧烤摊,外面横七竖八的摆放着几张桌子,可能是怕下雨。

    桌子的上方还撑着一把很大的遮阳伞。

    周边有几桌人,猜拳行令、觥筹交错热闹非凡,甚至隐隐给人乌烟瘴气的错觉。

    云不知勾唇,这人间烟火她好像不是很喜欢。

    当然风依旧也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地上的空酒瓶子横七竖八的堆放着,近处都无从落脚。

    微胖的老板娘弯着腰一个个的收拾着。

    出来摆摊的人,如果对方不是太过分,基本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讨生活,哪里可能都是事事如意的。

    受委屈那是小事情。

    只要不影响生计就好。

    当很多人一掷千金,纸醉金迷的时候,更多的人为了生存忍气吞声,艰苦奋斗。

    就为了能见到心目中的曙光。

    云不知转头看了眼风依旧紧锁的眉头,“其实生活不仅有苟且还有诗歌和远方。”

    “如果暂且触摸不到诗歌和远方就先顾好眼前的苟且。”

    风依旧微愕,他想不到眼前这个看似衣食无忧的女孩居然会和他说这样的话。

    “谢谢你!”这句谢谢风依旧说得实心实意。

    云不知脸上荡漾出笑意。

    就是这样嘈杂的地方,

    忽然来了这么一对容貌出众的少年少女,顿时显得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云不知点好烧烤后,和风依旧安静的坐在角落的一个桌子上。

    “你要不要喝点啤酒?”

    云不知说这话的时候,那娇艳的容色在街下霓虹灯映衬下,魅色了许多,潋滟的风情从眼角处荡漾开来。

    如同淤泥塘里开出了白色的莲花。

    可偏那白莲花的花边还带着微微的粉红。

    风吹过,风情万种。

    见风依旧没有说话,云不知娇滴滴的声音响了起来,“老板来瓶啤酒。”

    见她一手握住那啤酒瓶,稍稍用力,居然用牙齿打开了,酒盖轻飘飘落地了。

    系统:【小可爱哒,你可千万不要吓着我爸爸啊。】

    你是三好五德的好学生。

    “狗蛋你要相信你爸爸的神格,他连妖魔鬼怪都不怕,怎么会怕一瓶啤酒呢。”

    云不知不以为然。

    【也对哦。】

    “你酒量怎么样?”

    “我不会喝酒。”风依旧直言道。

    他从来没有喝过这东西,当然也就谈不上什么酒量了。

    “你不喜欢喝,那我们就不喝。”

    说罢,云不知把手里的啤酒悉数倒在了垃圾桶里。

    风不知泯紧嘴唇偷眼望了过去,女孩乌发如澄潭般散而下,如同山间精灵美不胜收。

    他唇角微勾,“我还以为你会喝啤酒。”

    刚他真的以为云不知会喝啤酒。

    “学生不应该喝酒,你是对的。”云不知大大方方地说道。

    此时此刻眼前的女孩娇俏动人,如同林间一只温驯无害的麋鹿,让人忍不住侧目。

    当然忍不住侧目甚至还蠢蠢欲动的,还有隔壁那已经喝得酩酊烂醉的社会青年。

    只见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男人,拿着两个透明的一次性塑料杯和一瓶啤酒摇摇晃晃的过来了。

    “小妞,你陪大爷喝一杯,大爷请你吃烧烤呢。”那人露出满口黄牙,一脸猥琐的说道。

    “走开···”云不知冷着声音呵斥道。

    显然她娇滴滴的声音在五大三粗的对方眼里没有任何的震撼力。

    都说酒壮怂人胆。

    那人自不量力的把啤酒瓶重重得落在了本就不平整的桌面上。

    桌上的东西因为晃荡,全挤压在一起。

    甚至还掉落了大部分在地上。

    “美人,我是这条街说一不二的,你陪哥哥喝一杯,哥哥以后都罩着你,保证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你在哪个电子厂工作?哥哥以后可以经常去看你的。”

    这个混混说话已经含糊不清了。

    显然已经喝高了。

    云不知一颦一笑自带风情,这个社会青年显然也没有想到还是个高中的学生。

    毕竟他们两个今天来都没有穿校服。

    “走开···”云不知呵斥道,她挑着妩媚眼尾,眼里全是冰冷的光芒。

    她放在桌子底下的脚已经蠢蠢欲动。

    应该踢哪一个部位,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会比较痛呢。

    甚至“断子绝孙”,省得去祸害其他人。

    云不知甚至有点想没收对方的作案工具。

    系统:【小可爱哒,你可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啊,可不要忘记自己的人设哦。】

    “云同学,你稍安勿躁,男人之间的事情还是男人来解决比较好。”

    风依旧在云不知要出手之前,慢悠悠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

    “你是···谁啊?”那混混大着舌头说道。

    眼前这个男生虽然高他一个头,看着也眉清目秀,可文质彬彬的完全就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走开···”风依旧鹦鹉学舌道。

    “如果····老子说不呢?”

    那人话音未落,风依旧握紧拳头直接朝那人的脸面上就是一拳。

    因为事出忽然,那人给那拳打得人仰马翻。

    甚至一脸懵圈的坐在地上。

    风依旧拍出一张百元大钞喊了声老板买单,就眼疾手快的伸手拉过云不知快速的消失在小巷里。

    柳诗月刚从小店里买了一堆零食出来,站在不远处,她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

    吴皓天刚付好钱,扭头一看,发现柳诗月已经站在小店的门口。

    居然没有等他。

    当下就有些不高兴了。

    都说柳诗月的家庭条件尚可,父母都是开大公司的。

    可是每次都是吃饭也好,买零食也好。

    都是吴皓天大包大揽的付钱,柳诗月从来没有主动分担过一次。

    能博美人一笑,他也觉得物有所值,心甘情愿,乐此不疲。

    之前不觉得有什么负担,是因为云不知每个星期的零花钱都如数上交给他。

    如今别说从云不知那掏出一分钱了,就是拿粒瓜子都困难。

    所以这段时间,吴皓天也是捉襟见肘。

    可偏偏还有口难言,他总不能和柳诗月说,你自己去买单吧,我如今也囊中羞涩了。

    柳诗月是这个学校的校花,想讨好她的男生比比兼是。

    他自然要打肿脸充胖子。

    看来这几天要好好敲打一下云不知了。

    吴皓天付好钱跑过了出去,“诗月你怎么先出来了?你出来也不和我说一声啊?”

    虽然语气有些责备,但到底还是放软了声音。

    柳诗月是个高高在上的女神,就应该给人小心翼翼的捧着。

    不像那个逆来顺受的云不知。

    不高兴了就可以把她踩几脚,骂几句。

    回头她还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赔礼道歉。

    人有的时候,因为自己的态度和为人处世也是给人区别对待,从而分了三六九等。

    而云不知以前的一再容忍,导致吴浩天觉得她就是任人踩踏,不值一提的。

    所以,宽容和爱也是要留给讲道理的和懂得感恩的人。

    柳诗月目光投向远方,里面盛满了落寞。

    其实,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都有一些英雄情结。

    都幻想着一个阳光帅气的男人可以骑着高头大马为自己保驾护航。

    之前柳诗月觉得吴皓天很好。

    能说会道而且察言观色也不错,长得好,成绩也好。

    班里的女生哪个对他没有个小心思。

    可刚看风依旧干净利落的出手,那个身影如同一道光一样,在她青春期的心房点亮了。

    她居然心猿意马了。

    柳诗月有些懊恼的把零食砸在吴皓天的身上,嘟着嘴巴,一脸的不高兴:“浩天哥哥,如果遇到坏人你会怎么样做?”

    “坏人?现在是文明社会安全的很呢,诗月你是不是考试压力太大了,所以胡思乱想了。”

    吴皓天给砸的莫名其妙。

    刚在小店里不是有说有笑的。

    怎么就一会儿工夫就问这些似是而非的问题。

    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可又不能明说。

    女神和女人不一样。

    女神柳诗月就应该处处小心,讨好。

    女人云不知可以挥之即来呼之即去。

    吴浩天一时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