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三十五章高冷学霸他超A的(9)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进入高二了,月考对于每个学生的摸底是至关重要的环节。

    所以,老师和学生对于它的态度是责无旁贷。

    有期待也有害怕。

    讲台上的老师一丝不苟的倾囊相授,答疑解惑。

    学生也纷纷低着头奋笔疾书。

    教室里落针可闻。

    刚任课老师已经把云不知迟到的事情上报上去了。

    不过学生贪玩,迟到一些也是情有可原。

    虽然云不知以前学习不怎么样,但是纪律向来是拔尖的。

    她会工工整整,一字不漏的抄下黑板上的板书。

    整个课堂纪律也是没得说的。

    安静的如同没有这个人一样。

    她今天怎么就缺席了?

    任课老师想起前几天那些同学的“赌注”。

    青春期的孩子总是叛逆一些,但和云不知那样“大言不惭”的,执教生涯里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丫头怕是牛皮吹大了,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这才想出这么个笨办法---弃考。

    班上的同学其实大多也是这个想法。

    云不知能考第一名?

    那简直是母猪上树。

    猴子能捞到月?

    那不是不可能,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你看如今不是出洋相了?

    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有担忧的,当然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教室里静得只有沙沙的写字声。

    过了半个小时,云不知还是没有出现。

    同学们骚动的心情也就一闪而过,低着头面对自己眼前的试卷,或胸有成竹,或眉头紧锁·····

    风依旧双手抬起已经写得满满当当,清清爽爽的试卷,那双俊冷的眸子扫了一眼。

    这么简单的月考,一张试卷半个小时仅够了。

    他望了眼干净整齐的试卷,又转头看着云不知空荡荡的位置,嘴角勾了勾,直接去上交了。

    监考老师诧异的问道:“才刚过半小时,时间还是很充裕的,你可以再检查一下,有时候拉分就拉在细节方面。”

    当然老师的好心好意,风依旧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依旧声音冰冷的说道,“考试时间规定,过半个小时就可以交卷了。”

    他说得一本正经。

    老师无可奈何的额首。

    这个插班新生又帅成绩又好,就是好像不合群,从没见过他和班级的谁说上几句话,更别提打成一片。

    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安安静静的在位置上看书。

    根本就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学生。

    甚至昨天他还看到对方在看高等数学,那本高等数学还圈起了很多标记。

    想来也是好奇翻看一下。

    毕竟才高二的孩子,那高等数学又不是洞房花烛总不能人人都无师自通吧。

    老师自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甚至心里还隐隐觉得,风依旧有点哗众取宠。

    这还刚过半小时就来交卷了。

    其实月考也是学生这段时间有没有好好学习知识,巩固知识的照妖镜。

    作用不容忽视。

    交了试卷的风依旧从教室出来后,转换了几个地方后,这才跑道女生厕所的背面,他冷着声音问道:“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已经快要蹲麻的云不知仿佛听到天籁之音一样,忙拍打着洗手间那板门道:“我给困住了。”

    风依旧哼了一声,“真没用!”

    就走开了。

    走开了······

    云不知:“狗蛋你爸爸就这样走了?”

    系统:【这里是女生厕所啊,他总不能光明正大的进来吧。】

    我爸爸又不是个变态。

    他能找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

    “那你为啥不给我开金手指?也不让我从顶部爬出去?”

    其实,从顶部爬出去,云不知不是没有想过,应该也可行。

    可系统偏不。

    云不知也就放弃了,她倒要看看狗蛋又出什么幺蛾子。

    系统:我也要给我爸爸一次机会啊,要不你们怎么晾晾酱酱啊。

    不多久,班主任就急匆匆的过来了。

    云不知理所当然的获救了。

    因为情况特殊,已经过去四十分钟的考试,云不知依旧能稳稳当当地坐在教室里考试。

    晚自习上课的时候,云不知经过柳诗月的课桌边,吴皓天出去打球还没有来。

    柳诗月边上的位置是空着的。

    她毫无顾忌的拉了凳子坐在她的边上。

    柳诗月把手里的数学习题往边上放了放,一脸笑意的问道,“云不知同学,你是想请教作业吗?”

    众所周知,云不知之前的成绩都是垫底的。

    说句不好听的话,班级里每个人都有资格给她辅导作业。

    何况是气运之女,她成绩本来就不错。

    家境好,长得好,成绩好的柳诗月,她向来是班里众星捧月的对象。

    其实她私下里问过吴皓天了,吴皓天信誓旦旦的说,他没有说过让云不知要考垫底之类的话。

    那么云不知说那样的话,可能是想和吴皓天卷土重来。

    甚至夸大其词来引起吴浩天的注意。

    哼·····

    真是不要脸。

    云不知瞟了一眼柳诗月手里的黄冈试卷,确实做的像模像样。

    而且字写得也不错。

    气运之女还是那个气运之女。

    “你知道今天是谁把我锁在洗手间的吧?”

    柳诗月闻言手抖了一下,顺势伸手把试卷抚平,姹紫嫣然的笑道,“云不知同学饭可以乱吃,可话不能乱说。”

    “我要是知道你给哪个不长眼的反锁在洗手间里,我一定会告诉老师的,绝对不会让你错过考试的。”

    气运之女回答的话,无懈可击。

    云不知伸手撩了下,从耳际滑下的秀发,目光张扬的打量着安安静静的气运之女。

    半晌道,“我这人没什么优点,最大的优点就是记仇···恩···睚眦必报的那种。”

    说着云不知起身,摇曳着纤纤细腰走了。

    周围有几个男同学望了云知一眼又开始窃窃私语了。

    “以前还真没有发现云不知居然这么漂亮。”

    “对啊,我看不仅班花要改选了,连校花怕都要易主了。”

    气运之女虽然一直低着头奋笔疾书,但是他们的对话却一字不漏的进了她的耳朵。

    她手里的笔紧紧的握。

    从小学到高中,她都是以班花、校花自居。

    男生对他一直是殷勤有加的。

    想不到抬头挺胸走路后的云不知,居然轻而易举的夺走这一切。

    可她刚确实什么也没有做,但怎么看起来就天真无邪还自带风情万种。

    有那么一刹那,她都为之愣神。

    怎么可以这样?

    很快上课铃声响了起来。

    云不知回到位置上,从宽大的校服口袋里拿出几块真空包装的鸡蛋糕递给风依旧。

    “我能继续考试多亏你足智多谋,这是给你的谢礼。”

    风依旧没有接过。

    虽然他功不可没。

    可他不是奔着这几块糕点来的。

    他是想看云不知的笑话。

    那个赌注,他也觉得可笑。

    想考第一名?

    简直是痴人说梦。

    如果当时他没有去找老师的话,云不知可能会因为迟到的时间太久而不能继续考试。

    甚至会传出不好的风云风语。

    所以,他花十块钱请保洁阿姨去教室找老师来解救云不知,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一举两得。

    让他自己去女生厕所打开门,那是最笨的办法。

    他不会因为想看人家笑话,而惹祸上身。

    “你是怎么知道我给困在洗手间里的?”云不知好奇的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