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二十三章屠夫娘子,请饶命(2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她家小姐和三皇子情投意合,三皇子以后可是全天下最尊贵的人。

    她有什么好怕的。

    以后的好日子还等着她呢。

    “是这样的···”小翠吞咽了一口口水继续说道。

    “我家小姐经过后花园看芍药花的时候,萧大人忽然闯出来说,我家小姐人比花娇。

    然后我上前去阻止······萧大人就······就······。”

    呜呜······小翠哭得楚楚可怜。

    萧锦瑟真人神共愤啊!

    “就这样?”李华年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的问道。

    “难道在场的男人,敢说沐小姐不是人比花娇么?”

    确实是···可也没有哪个男人敢大言不惭的说出来啊。

    意淫可以,但落实了就是渣渣了。

    这……他们是正人君子,这显然说不出口。

    “这···还有其他的,可太过于猥琐,奴婢不好意思说出口。”小翠低着头,连耳根都是红的。

    可见萧大人的话是多少的不堪入耳。

    “而且萧大人…还动手动脚……”

    啥?动手动脚。

    动哪里了?动谁了?

    吃瓜群众沸腾起来了。

    面上都精彩绝伦了,也不知道女神动起来是什么感觉。

    好想也趁机试试……

    可惜……不敢啊。

    “我记得上次,街面上不是都传,你因为我而被扫地出门了吗?你怎么还在这说三道四??”

    众人恍然大悟,确实有这事。

    他们还为此义愤填膺过呢。

    感情街面上的传闻是乌龙一场啊。

    边上的沐桐想不到李华年这个节骨眼还提起这个事情,这才止住哭声。

    擦了擦眼角说道,“小翠自幼跟着我,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我们虽为主仆,可一直都把她当妹妹的。”

    “虽然她无意唐突了姐姐,我也给她小惩大诫了,还请李姐姐不要放在心上。”

    泪眼楚楚、声音温和。

    和李华年咄咄逼人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吃瓜群众的天平又开始倾向了。

    李华年拍拍手叫好道,“说要罚的人是沐小姐,说不要罚的人也是沐小姐,可为啥挨骂的人总是我呢?”

    萧锦瑟听了这话,嘴角勾勾了。

    他的女人,几时如此伶牙俐齿了。

    系统:爸爸,以前你都是那个屠夫来称呼这个女人的。

    空气一下就凝固起来了。

    “这·····”沐桐第一发现自己居然哑口无言了。

    “李小姐这里面可能是有些误会,我替小翠向你道歉。”

    李华年摆摆手,“道歉就不要了,今天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陈年旧事就先放放。”

    “这····也好。”

    差点就给李华年带歪了。

    李华年也不顾边上的人什么神情,立刻笑盈盈的挽住了萧锦瑟的胳膊道,“相公她们嫉妒我美,所以才一次次拉我下水是吗?”

    萧锦瑟用手撩了一下李华年的发丝,嘴角都是笑意道,“为夫也是这么认为的,你看你美地让人嫉妒,都连累了为夫了。”

    咳咳···你们这样不要脸,真的好吗?

    三皇子阴郁的眼神,落在小翠的身上,一字一句的问道,“萧大人到底是怎么唐突你家小姐了?”

    小翠咬了咬嘴唇,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他说小姐肤如凝脂,他求而不得,甚至还拉住奴婢的手····紧紧不放。”

    丫头的话刚说完,沐桐就低低的哭着了。

    李华年闻言,嘴角勾了勾,用手掐着萧锦瑟的耳朵道。

    “以前就和你说过了,我也不是容不得的嫉妇,你居然给我来这一出,现在····你要不纳妾,要不就外面找个院子养外室玩吧。”

    萧锦瑟忙亲昵的抓住李华年的手,讨饶道,“夫人我刚是无心之失,一切但凭夫人做主,夫人觉得外室养着玩,就养着玩吧。”

    “不过为夫德行有亏,以后事无巨细要请夫人多多做主才行,外室或是通房怎么处罚,就夫人说了算吧。”

    一脸掐媚、惨不忍睹。

    沐桐:我们想要的不是这一出啊,谁要去当外室了。

    三皇子:怎么和预想的不一样呢。

    众人:原来还有这么好的事情啊,可沐相会承认吗?

    还以为萧锦瑟会因为颜面问题,据理力争,想不到他直接承认了。

    还许了外室和通房的位置。

    这······

    一般的男子不是能娶沐小姐,就算休下堂妻也是心甘情愿的吗?

    倒是沐桐最先反应过来道,“小翠这件事就算了吧,你也看到萧大人和李姐姐伉俪情深,刚萧大人可能是无心之失。”

    她倒是一下就把自己的从这件事情里摘得干干净净。

    “刚萧大人一时兴起,和你开玩笑的。”

    小翠眼看局势不妙,也恍然大悟。

    让她在李华年手下当通房,那不是嫌自己命长么?

    小姐已经答应她,以后许给三皇子的。

    也就三下两下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道,“一切但凭小姐做主。”

    “刚其实萧大人好像并没有碰到我······”

    笑话,她如花似玉的身体可是给三皇子留的。

    怎么能给这样的登徒浪子玷污了。

    当然如果萧锦瑟不是那么怕那个屠夫的话,她其实也是满心欢喜的。

    “那我相公还是言语唐突了沐小姐,要不要·······”李华年可不想这么就收场了。

    三皇子忙开口道,“男人酒后难免言语无状,无需在意,这事就这么算了,在场的要是谁敢胡言乱语,本皇子定当不轻饶。”

    一场闹剧,不欢而散。

    晚饭后········

    李华年偷眼看着边上的男子,还是一身白衣纤尘不染。

    但那张向来没有什么明显表情的脸上,却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男子轻轻垂着眸,纤长的睫毛微微垂着,也同样含情脉脉的盯着李华年。

    李华年的心跳漏了一拍,猛地低下头。

    他刚看她的眼神,好像带着欲望。

    对。

    就是欲望。

    这·····

    “狗蛋,反派爸爸不是无情无爱的么?”

    【谁说的,主神没有成为主神之前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好吗?如今只是主神的碎片,自然是带着七情六欲的啦······】

    系统的话带着浓浓地恶趣味。

    “相公,我觉得三皇子不会那么快善罢甘休的,你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啊。”

    李华年觉得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开端。

    后面肯定还会有接踵而来的麻烦。

    “好”~半晌她才听到了男人沙哑的声音。

    李华年可能还没注意到,从宴会结束后,萧锦瑟就有些不对劲了。

    正当她寻思一会吃些什么点心好。

    忽然她的眼下已经出现了一只秀丽的腕子,男人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想拉住他的手。

    “相公你不去休息吗?夜已经深了·····”李华年连忙把自己的手藏在身后笑道。

    “你刚叫我什么?”萧锦瑟认真的问道,那无可安放的手也就理所当然的收了回来。

    “相公啊···”好像没什么不对啊。

    从她是屠夫的时候,她就一直这么叫了呀。

    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当。

    萧锦瑟闻言,脸上还是没有太大的表情,他伸手抱住了李华年,迟迟没有松手。

    “娘子···我们成亲多久了?”

    李华年诧异地看他,想伸手推开他,可看着男人纤尘不染的白衣,又收回了手。

    “成亲已经有三年了。”李华年怯怯的说着。

    她似乎闻到了荷尔蒙的气息。

    “这么久都没有圆房,的确是为夫的错,为夫今晚补你可好?”

    萧锦瑟一脸认真的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