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十九章屠夫娘子,请饶命(19)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李华年还想挣扎的时候。

    萧锦瑟似乎刻不容缓早已一把抓住她,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进房间里。

    这天还没黑透呢

    呜呜········

    要不要那么着急。

    既然那么猴急,以前干嘛去了?

    “夫人不知道有情有义的话,是可以朝朝暮暮的么?”

    只要有时间,不一定非要等到天黑。

    何况现在天也快要黑了。

    就这样莫名其妙,两人就势就倒在床上。

    李华年给萧锦瑟捂住嘴巴,呜呜发不出声音。

    萧锦瑟的贴进李华年的耳朵说道,“房间外面很热闹,娘子你必须配合我。”

    李华年秒懂。

    原来高官厚禄也做得战战兢兢啊。

    见李华年点头示意了。

    萧锦瑟这才慢慢的放开她的嘴巴,然后猝不及防咬在了李华年的肩膀上。

    下嘴不轻不重。

    就是想她的身上有他的印记。

    可力度因为机动,没有把握好。

    “啊···”李华年叫得猝不及防。

    “娘子继续,你刚叫的姿势很对。”萧锦瑟鼓励着。

    “我······”

    我去你大爷的。

    萧锦瑟低头狠狠的把嘴唇贴在她发烫的脸上。

    因为惊恐,李华年叫得更大声了。

    接着房间里都是咯吱咯吱的声音,不绝如缕。

    外面的人,都忍不住暗暗称奇了……

    第二天:

    御书房内,

    “你不想让寡人赐婚,是因为和你娘子伉俪情深?所以才说出那样大逆不道的话?”

    老皇帝的面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新科状元要是上门女婿,也应该是天家的上门女婿啊。

    怎么能是一个屠夫的呢。

    这事,他至今都接受不了。

    “陛下,我和娘子相濡以沫,生活非常地融洽,再说臣确实是娘子的上门女婿,这事就算我如今是状元的身份也无可更改。”

    萧锦瑟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反正,妻就一个,妾根本就不需要。

    老皇帝拉扯了下嘴角,能不融洽么,昨晚派出去的线报回来描述。

    那场面实在是太融洽了。

    堪称武将啊,那床都摇晃到东方破晓。

    “你可想过,娶世家女,不管是谁,都比你的屠夫娘子来得助力。”老皇帝试探性的问道。

    萧锦瑟毕恭毕敬的回道,“微臣要和圣上学习,修身养性,凭真才实学完成心中报效朝堂的理想。”

    老皇帝揶揄道,“真才实学,你自然是有的,但修身养性···”

    朕觉得就言过其实了。

    他的屠夫娘子身体好,他的新科状元看样子也不错。

    萧锦瑟一本正经的说道,“正是因为要报效圣上,微臣才觉得一个娘子就够了,多了忙不过来。”

    “噗嗤····”老皇帝破功了。

    忙不过来····

    他三宫六院,妃嫔无数,环肥燕瘦的,可他从来没有想过忙不忙得过来这个问题。

    有些女人花骨朵一样的年纪进宫,老死都没见过他一面的……比比皆是。

    老皇子挥挥手,“那赐婚这事就······以后再议。”

    “谢圣上体恤。”

    “但你娘子我必须见一面,明日就让她进宫吧。”

    老皇帝对于这个屠夫还是挺好奇的。

    街面上传得有板有眼的话,他也当逗趣听着。

    可这个状元郎可是他自己殿试的。

    才情、谋略、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就是不知道看女人的眼光怎么样。

    但愿是个好的。

    天家那无稽之谈的预言,他一直记挂着。

    凤女?

    他几个公主才情平平,谋略一般,不堪大用。

    而沫桐却自幼就名满京城。

    这样的女子挑得夫婿,想必差不了。

    老皇帝缓缓得闭上双眼……

    …………

    三皇子装模作样的和六皇子打招呼,“六弟听闻你近日劳心劳力,可要保重身体啊。”

    六皇子作揖道。“多谢三哥挂心。”

    “那个皇家预言你也听说了吧?”三皇子压低声音道。

    最近六皇子和皇后颇有接触,天家预言,皇后也可能是知情人之一。

    六皇子闻言,微微一愣道,“不知三哥指得是什么事?”

    皇后是有提起过那事·········

    “得一凤女便得天下。”三皇子一字一句的说着。

    那个凤女肯定不可能是公主之类的。

    那很可能是有才华的人,比如沐桐之流。

    系统:原世界里确实是气运之女。

    可如今,她来了········

    呵呵……

    六皇子莞尔一笑:“无非是游方术士的天方夜谭,三哥饱读圣贤之书,不应该相信这些无稽之谈。”

    “六弟,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凤女就是·······所以有些人再努力也斗不过天命。”

    三皇子得意的笑着,大步流星地走开了。

    紧随其后的萧锦瑟自然也听到他们的对话。

    他微微得皱着眉头……似乎想起什么。

    翌日。

    李华年穿戴一新后,扶着新梳的发髻转向萧锦瑟道,“你觉得我这般穿着可还稳妥?”

    萧锦瑟看到李华年的装扮,居然冷哼了一声,走在前面了。

    难道不稳妥?

    他这是什么态度?

    不是他说今天要进宫面圣吗?

    她可是一大早就起来忙乎了。

    再说了,这一身衣服还是按照系统开得金手指穿着打扮的。

    虽然是有些不习惯,端得是妩媚风情。

    可狗蛋说了,这样能得个惊喜大礼包。

    为了大礼包,她拼了。

    可刚萧锦瑟的眼神,怎么看是得了个惊吓大礼包呢。

    马车里的李华年偷偷摸摸拿出小铜镜照了照。

    没毛病啊。

    就是这装扮看起来软弱可欺外还隐隐能魅惑众生。

    却也硬生生把她屠夫的性子给压下去了。

    但,

    之前的装扮她也很满意的,必经各有千秋。

    原来,她可以千人千面,她居然还可以这么美。

    瞬间,得意忘形。

    “你别忘记自己的身份。”看着某人搔首弄姿,萧锦瑟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我什么身份?”李华年放下铜镜问道。

    我之前要不是屠夫,你能有盘缠进京赶考?

    如今你金榜题名了就让我注意身份!

    简直是忘恩负义,卸磨杀驴。

    “哼···”萧锦瑟没来由的生气。

    这女人,就算他高中状元之日,她也没有打扮的这么“妖娆”来迎接他。

    想不到一听说要进宫,就穿成这样···好看。

    他莫名的不开心。

    她第一次用心打扮,居然不是为了他。

    哪哪都不高兴。

    虽然在轿子里,李华年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萧冷气息。

    可依旧不明白这货为啥生气。

    系统:哎···就你们这性子,别说月老的红线了,就是钢丝也要给你们剪断了。

    御书房内。

    老皇帝看着李华年,忍不住颤抖着嘴唇。

    李华年终于明白系统说的惊喜大礼包是什么了。

    老皇帝年轻力壮的时候,也叛逆过,向往外面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在一次南下的时候,遇到“大明湖畔夏雨荷的戏码”。

    几夜露水夫妻,那是难舍难分。

    什么山盟海誓,什么此情不渝。

    甜蜜的话,如同不要钱一样。

    在一次次的翻压和被压中脱口而出。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

    老皇帝度过难忘的春宵、你侬我侬后,留了个贴身物品就心满意足的回京城了。

    回京城后,那个楚楚可怜的女人就自然而然成了老皇帝的“白月光”、“红朱砂”。

    那是对她是念念不忘。

    “狗蛋老皇帝他这般深情款款,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为啥不把白月光找回来啊。”

    【这···男人有时候喜欢怀念,体念爱而不得的心疼。】

    【如果真的在身边摆着,或许就两两生厌了,所以老皇帝也想给自己的人生留点念想。】

    “哦,明白了,就是标榜自己情根深种的渣男。”

    你要美好的念想,就弃那个女人而不顾。

    简直是渣男的典型代表啊。

    “你娘可还好吗?”老皇帝摩擦着手里的玉佩,眼里饱含泪水的问道。

    这玉佩就是,……当年他连夜回京留下的。

    李华年一进御书房,老皇帝就看到这腰间的玉佩了。

    “我娘……她早已病故了。”

    “你娘可有什么话留下?”老皇帝微不可闻的叹息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