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十三章屠夫娘子,请饶命(1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不就是区区一个难民,值得六哥如此屈尊降贵么?

    三哥他喜欢这些小伎俩,难道六哥也要步其后尘?”

    七皇子言语淡淡,语气里带着些许懊恼。

    “七弟此言差矣,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难民出身的人更有劲往上爬。”

    三皇子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说道:“何况···沐小姐看人确实有几分本事。”

    比较了下,六皇子比较中肯的说出这话。

    本来还想反驳几句的七皇子也就哑口无言了。

    他六哥言之有理。

    如果不是相府的沐小姐未雨绸缪、运筹帷幄决算千里。

    三皇子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如日中天,成为京城炙手可热的人物。

    甚至隐隐有那个趋势……

    “我觉得三哥,他就是不上进,单枪匹马不行吗?

    非要跟着个女人屁股后头,我还嫌他丢人呢。”七皇子虽然这么说。

    但还是没有再反对六皇子去找萧锦瑟的事情。

    六皇子温和一笑,“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三哥能得如此贤内助也是三哥的福气。”

    那个皇家预言,让他也胆颤心惊……

    这还是今天皇后召他去,无意中透露的。

    太子死于钟鼎之年。

    皇后一定也是彻查过。

    要不,不会在短时间和他交好,甚至说出那个惊天动地的皇家预言。

    只是那个预言……

    “亏你还是皇子呢,他们那算什么,顶多算无媒苟合。”

    年岁尚轻,性格无拘无束的七皇子,言行举止终究散漫一些。

    自古聘者妻,奔者妾……

    他们虽然情投意合,可终究没有三媒六聘。

    “七弟不可胡言乱语,我那新得了上好的冻顶乌龙茶,回头你拎去,今日的事不可说于旁人听。”

    六皇子急急打断了他的话。

    七弟无拘无束,但只要是皇子身份,都该谨言慎行。

    “六哥你不是不知道,对于这些争权夺势我本就心不在焉……那个乌龙茶在哪里,我这就去提······。”

    七皇子一听有好茶,也不关心别人的风花雪月了,急吼吼就去拿了。

    六皇子望着远去的背影,温和地摇摇头。

    萧锦瑟原以为到京城,他们会流落到借宿破庙。

    毕竟那流寇把他们所剩无几的东西,已经席卷一空了。

    他伸手拉住了李华年,咬了咬嘴唇道,“相信我,不会一直让你居无定所的。”

    毕竟为了让他进京赶考,

    她已经孤注一掷、背城借一了。

    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有责任也有义务报那滴水之恩。

    如今让她跟着他断梗飘萍,他还是于心不忍的。

    李华年低头看着萧锦瑟抓住她的手,嫣然若花瓣的红唇挽起:“夫君是担心我会居无定所?”

    “是心疼了?”

    萧锦瑟闻言,眸色深深,将眼前这个女人一张一合的烈焰红唇悉数收入眼底。

    她几时,居然这么动人心魄了。

    以前的她不是粗着嗓门,得理不饶人么。

    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

    他一愣神收回自己的手。

    “我说过是短暂的。”

    他相信自己的能力,毕竟他是有经天纬地之才的人。

    苦日子只是短暂的。

    萧锦瑟玉身负立的站在李华年的面前,他身材挺拔欣长,这么在面前一站,就显得李华年娇小纤细了。

    似乎萧锦瑟随便一伸手就能把她整个人抱住。

    当然萧锦瑟并没有这么做。

    李华年不甘示弱的乘胜追击,顺势就往男人怀里微微的倾斜过去。

    那装模作样的姿态,如同饿晕或中暑了似的。

    萧锦瑟出于本能伸手抱住了她。

    毕竟她是为他背井离乡的,如今又要露宿街头。

    可又快速的把人推开。

    给推开的李华年也不气恼。

    她掩着嘴轻笑了下,浓密卷翘的睫毛微微的眨巴着,美眸黑白分明,清纯又魅惑。

    居然让萧锦瑟的心跳莫名加快了几分。

    “夫君,我不会让你流落街头的哦。”

    萧锦瑟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

    想不到在渺无人烟的地方。

    李华年伸出自己的手肆无忌惮的往领口里面一伸。

    她眸光涟漪,唇型轻启:“夫君你是想偷看,还是光明正大的看呢?”

    萧锦瑟慌忙闭眼呵斥道,“你想干嘛?这青天白日呢。”

    他才不想看呢……

    他是正人君子。

    “拿银票啊,夫君你刚想什么了呀?”李华年的嗓音带着点点魅惑和得意。

    他,刚……刚…没想啥。

    “你银票居然藏在······”那个地方呢?

    萧锦瑟觉得有些不忍直视。

    “夫君你居然偷偷看了呀,其实我们是夫妻,你光明正大摸一把,妾身也甘之如饴。”

    李华年看着萧锦瑟红透了的耳根,心情大好。

    主神大人真是太可耐了。

    系统:你说啥呢。

    主神可是拈花一笑,就能把坏蛋弹指一挥的。

    可狗蛋我不是坏蛋呀……

    系统:我自己滚了,你要送。

    原来李华年把家里卖宅子的大部分银子兑成银票,在肚兜里面缝了个口子,塞进去了。

    这样才在流寇那逃过一劫。

    看着萧锦瑟瞪大眼睛,她笑着解释道:“这就叫住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要不篮子提不稳,打翻了,就泡汤了。

    “你看你娘子聪明吧?”

    “要不,我们就真的要居无定所了,放心吧,跟着老娘什么时候都能让你吃上肉。”

    李华年可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走吧。”李华年想伸手去牵萧锦瑟的手。

    但给萧锦瑟嫌弃的避开了。

    刚·····抱住她是个意外。

    以后他会谨言慎行的。

    萧锦瑟义正言辞的说道,“男女授受不亲。”

    李华年也不意外,主神爸爸哪里是三言两语能哄好的。

    “你连手都不给我牵一下啊,我们是夫妻啊,夫妻,是可以啪啪啪的。”

    李华年说这话,脸色微红,眼睛却雾气腾腾,似乎带着莫名的委屈……

    “你···”少年的脸上都是绯红,如同喝醉酒的夕阳,似乎一触碰,就能染上一手的余晖。

    甚至脑子里都在回荡李华年那话。

    我们是夫妻。

    夫妻是可以啪啪啪……的。

    看到萧锦瑟的神情,李华年窃喜不已,红唇悄然弯起一朵漂亮且顽劣的笑颜。

    主神爸爸也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当然,她没有让萧锦瑟看到。

    【可爱哒,你这样对主神,好像不好呀,主神之前可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你这样主神觉醒归位后,小心玩火自焚啊。

    狗蛋觉得它的爸爸挨欺负了。

    “只是主神的碎片而已,不是你口中的主神哦,以后他也不一定记得呢。”

    李华年不以为然的说道。

    毕竟今朝有酒今朝醉……

    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调戏主神的……

    “狗蛋不用担心,你的主神爸爸一定是大人有大量的。”

    可你这······好像也不好吧。

    好的……李华年鲜嫩的嘴角微微上扬。

    ………

    毕竟是京城的繁华地带。

    李华年猛然发现,那穷乡僻壤带来的那点家产,好像翻不起任何的水花。

    一番比较下来,李华年只能暂时先租一个逼仄的院子。

    就算是这样,她们带来的银两也是所剩无几。

    “狗子,我是不是还要想办法发家致富,还是重操旧业啊?”

    【小可爱哒,车到山前必有路呢。】

    “车到山前有没有路我不知道,但是人到饭点,肚子肯定会饿。”

    李华年说着抬头看了眼天色。

    中午出来的时候还天气晴好,回去的路上却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她加快了脚步,还要赶在天黑之前回驿站去找萧锦瑟。

    毕竟找房子、养家糊口好像是她一个人的事情。

    主神爸爸只要做个一心读圣贤书的人。

    哎………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不,女人才是。

    是谁说让主神爸爸安心读书就好。

    是谁大包大揽的。

    果真女人说不要,都是假的。

    大猪蹄子。

    她前脚刚踏进驿站,天空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萧锦瑟之前还不断的张望着外面,见她回来反而翻开书本认真的看了起来。

    似乎刚伸长脖子的人不是他。

    “你书本都拿倒了。”李华年恶作剧道。

    萧锦瑟不为所动。

    “你看我的衣服都淋湿了,你不感激涕零也就算了,还不知道嘘寒问暖,连搭理我不肯。”

    李华年眉梢微微的挑动着。

    说话的声音不急不躁,让人听不出她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可一脸的委屈,显而易见。

    萧锦瑟闻言看她身上的衣服,确实都被雨水给打湿了,眼里闪过一丝的担心。

    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你先去换身衣服吧,别沾染了寒气,·····到时候着凉了传染给我了。”

    “我还要科考呢……”

    说着萧锦瑟把一个包裹丢在李华年的边上,他自己则转身走出房间,并且关上门。

    为了省钱,他们一路上都合住一个房间。

    只是一个睡床上。

    其实另一个也是睡床上。

    毕竟他们找的都是相对省钱的旅店,并没有多余的被子给她们。

    春寒料峭的天气,如果只是裹着外套睡,怕都不能活着到京城。

    但是,就巴掌大的床,硬是给他们睡出一个广场的宽度。

    中间起码·····空出一个银河系。

    “狗蛋,我觉得你的主神反派BOSS要不就是心有所属,要不就是有难言之隐。”

    为啥同床共枕这么长时间,他一个身体健康的五好大青年,居然无动于衷呢。

    【我主神爸爸的身体好着呢,你不要胡思乱想。】

    “你觉得我漂亮吗?”

    李年华伸手摸了一把自己光滑细腻的脸蛋明知故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