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十一章屠夫娘子,请饶命(11)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她刚已经注意到气运之女的活动范围,她一直在萧锦瑟看得到的地方。

    她一定是故意的。

    居心叵测!

    【小可爱哒,既然你已经未卜先知了,你还不采取行动?】

    系统急得上蹿下跳。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如果我说,我偏不呢?”李华年说着闭上了眼睛假寐。

    长长的睫毛安静的覆盖在眼睑上。

    如同橱窗里,漂亮的芭比娃娃。

    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月光洒在她的脸上,安静而美好。

    牛不喝水,光按着也是不行的。

    李华年还是想的清清楚楚的。

    这边,萧锦瑟走到沐桐的边上,开门见山的问道“你找我!”

    语气笃定,不似询问。

    沐桐抬起亮晶晶的眼睛,声音低低,楚楚动人道:“三皇子说你是聪明人,果不其然。”

    “那有请姑娘带路。”萧锦瑟干净利落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进了三皇子的营帐,只见里面除了摆放一些点心和花茶外。

    还有一些书籍和手抄。

    可一看都是摆放的整整齐齐,显然最近三皇子是没有翻阅过的。

    有些人的书房和博古架是拿来装模作样的。

    三皇子也许志不在此。

    萧锦瑟犀利的眼神淡淡的扫过,面上依旧是冷冷的表情。

    决然没有遇见高不可攀人物的趋炎附势、蓄意讨好。

    世人多媚骨,为有君如故。

    三皇子却没有捕捉到他的眼神,依旧笑容满脸的给萧锦瑟准备了上好的明前龙井。

    茶香袅袅升起,给这清冷的夜晚添了几分人气。

    云雾交织。

    两人随意寒暄了会。

    三皇子给沐桐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站起来,笑道:“三皇子我就不打搅你们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三皇子温和的点点头,“有劳沐姑娘了。”

    沐桐福礼道,“三皇子一心为天下黎民着想,实乃是万民之福,沐桐只是尽绵薄之力,委实不敢居功。”

    三皇子心满意足的点点头。

    沐桐朝萧锦瑟点点头便出了帐篷。

    她作为一个对气运之子尽职尽责的女猪脚,自然是唯三皇子马首是瞻的。

    甚至这些年,不管是从心灵还是肉体都和三皇子有着极大的默契。

    “不知道三皇子找我,所谓何事?”萧锦瑟并没有耽搁,直言不讳的问道。

    三皇子一下子就不乐意地挑眉了,这个落魄书生瞧着除了模样中规中矩外,好像并没有桐儿说得那般不可多得。

    接收到三皇子有些不满,甚至灼人的视线。

    萧锦瑟神色从容温和,伸手轻轻地拿过桌上的茶杯,把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三皇子若没有其他事情,草民不便多打搅。”

    他着急的回去,毕竟这是荒郊野岭,那丫头好像又不怎么聪明。

    “听沐小姐说,你能识文断字?”

    其实对于三皇子来说,做他的门客,光光识文断字其实是不够的。

    可对于一个乡野村夫来说,可能就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如果不是沐桐一再的举荐他。

    三皇子对这样的寒门子弟是不屑一顾的。

    京城那是什么地方。

    卧虎藏龙啊。

    如今他需要的是锦上添花的助力,可不是对什么落魄书生的雪中送炭。

    可沐桐已经先后给他物色了几个左膀右臂。

    他还是相信沐桐的火眼金睛的。

    萧锦瑟自然是从一踏进营帐就嗅到了三皇子的试探之心。

    甚至还有他不耐烦的轻蔑之意。

    萧锦瑟不以为然。

    如今的他,确定没有什么值得人家刮目相看的。

    不过那个沐桐却也是慧眼识珠的。

    这么一想,他对气运之女的好感度倒是增加了不少。

    他正襟危坐后,开始引经据典,滔滔不绝说了一些计谋和如今朝堂的利弊分析。

    虽然所讲的事情看着浅薄,却让三皇子茅塞顿开。

    原来,真是当局者迷。

    这朝中却实如他所说的还有很多东西是他还掺悟不透的。

    这人,还没有到京城呢,就已经对当前的形势了如指掌。

    甚至分析的头头是道。

    连一些暗涌,都有相应的计策。

    如果一旦踏入京城,势必会引起各位皇子的寻龙夺宝。

    难道那个预言是真的?

    三皇子眉头紧锁,想起皇家那个预言。

    可如今眼前这个人可是如假包换的少年啊。

    皇家那个密不透风的预言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

    他能知道,还是因为他的母妃得宠,父皇在一次酒醉后无意间透露。

    “不知道道萧兄这次是不是去京城科考?”三皇子迫不及待的问道。

    甚至面上因为兴奋,染上了淡淡的光芒,他情不自禁的握住了萧锦瑟的双手道。

    “萧兄的真知灼见,我受益匪浅,不知道萧兄可想过助我一臂之力?

    如今朝堂震荡,我身边太需要萧兄这种有雄才伟略的人了。”

    萧锦瑟并没有急于回答,拱手道,“等他日我夺得功名,一定为朝堂排忧解难、肝脑涂地,死而后己。”

    “好,好,我以茶代酒祝萧兄早日登榜。”

    三皇子举起手里的杯子,有些喜不自胜。

    这人有心,有能力,求取功名那是最好不过了。

    新科状元一定会比区区的门客来得如虎添翼。

    三皇子顿时喜不自胜。

    萧锦瑟从三皇子的营帐了走出来后。

    “萧兄,”月光下,沐桐白皙的脸庞端得是我见犹怜。

    “不知道沐小姐找我何事?”萧锦瑟在三步之外停住了脚步。

    沐桐有些诧异萧锦瑟的行为,别说在这荒山野岭里,就是在美女如云的京城。

    她,沐桐也是独一无二的光芒。

    多少青年才俊为一睹她的芳容而大动干戈。

    她还是丞相嫡女,贵不可言。

    这男人居然坐怀不乱。

    甚至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她。

    有一丝的喜悦和失落同时在她的心里划过。

    她面上不露,温婉地点了点头,声音轻软地回着,“刚瞧着萧大哥和你妹妹一起下棋,好奇罢了。”

    “那不是我妹妹。”萧锦瑟开口道。

    哦!

    那一定是路上遇到结伴而行的人,看来那个脏兮兮的女人一定是对有经天纬地之才的萧锦瑟死缠烂打。

    真是太不要脸了。

    当然这话,温婉端庄的沐桐是不可能脱口而出的。

    “那也是萧兄心善。”

    沐桐说这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瞟着眼前这个高挑欣长的少年。

    少年侧颜美貌,轮廓精致,鼻梁高耸。

    虽然只是穿着一件极其普通甚至有些浆洗发白的粗布衣裳。

    依旧看着风华绝代,堪称有匪君子。

    “你可有答应三皇子的请求?”

    沐桐稍稍一侧身,鬓角一缕发丝迎风起舞。

    美不胜收···

    见萧锦瑟没有回答,她美眸流转,目光款款。

    善解人意道:“萧大哥,是需要和家人商量么?”

    其实流民之中,她已经打听过了,没有萧锦瑟的家人。

    本来萧锦瑟想脱口而出,他已经没有家人了,

    但不知道为何,脑海里想起那个清冷的女人,细细的胳膊抡起那把杀猪刀。

    一字一句的说,“你以为的安贫乐道,其实是我这个你看不起的屠夫,替你负重前行而已。”

    “萧锦瑟,你是我今生最大的赌注,你一定不能让我输。”

    他眼神闪了闪,话道嘴边却改了口。

    “沐姑娘,凡事不能操之过急,我如今只是一个狼狈不堪的流民,三皇子何其高贵。

    等日后我博得一星半点功名,自当为朝廷尽绵薄之力,如今夜已深,我不便多打搅。”

    说着萧锦瑟抱拳离开。

    望着他挺拔、修长的背影。

    沐桐抿了抿唇,脸上有着势在必得淡薄的笑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