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章 我理解你的意思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第38章 我理解你的意思了!

    各种新闻都在报道,让很多人关注。

    每个人都有从众心理。既然说好了,我一定去看看。

    而且很快第二天票房就出来了!

    《武林外传》单日票房达到2.7亿,《淡定》票房达到1.1亿,《我是最强的》甚至只有900万!

    这部由江东公司投资上亿美元拍摄的电影彻底横扫大街小巷。

    各大影院根据这个票房,迅速调整了这三部电影的排片率。《我是最强的》大大减少了,淡定增加了一点。至于武林外传,排片率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倍!

    院线也是要赚钱的,哪部电影好,他们自然会提高电影排片率。

    调整拍片率后,第三天《武林外传》单日票房达到4.1亿,简直震惊了无数眼球。

    短短三天,其总票房甚至接近9亿!

    第三天《淡定》只收了9000万,单日不到1亿。至于《我是最强的》,在降低了大部分的电影植入率之后,票房才过百万。

    “哈哈,《武林外传》太猛了,打破了国内任何一部电影的三天票房纪录。让我们一起努力,让珠子往上走!”

    “跺脚!”

    ……

    在网上,那些喜欢看《武林外传》的粉丝看到票房如此恐怖,不禁感到兴奋。

    他们甚至去电影院看了。

    2月4日。

    《武林外传》单日票房达4亿,累计总票房达12.8亿。《淡定》单日票房7000万,累计总票房4.3亿。

    至于《我是最强的》,已经退出影院,江东公司也不会让这部电影继续被嘲笑。

    2月5日。

    《武林外传》单日票房达3.7亿,累计总票房达16.5亿。《淡定》单日票房5000万,累计总票房4.8亿。

    2月6日。

    《武林外传》单日票房达3.6亿,累计总票房达20.1亿。《淡定》单日票房4000万,累计总票房5.2亿。

    整个电影市场沸腾了,仅仅上映六天就达到了二十亿票房,简直是奇迹!

    整个中国电影票房排名上,达到20亿的不多。

    “这次我赢了,但我也可以说我输了。”徐佩站在公司办公室里,苦笑着摇摇头。

    《淡定》的票房为公司赚了好几倍的回报,但是和她一直想比的《武林外传》相比,毫无抵抗力,完全是溃败的形式!

    江南投资有限公司仅仅为了20亿的票房就赚了不少钱。现在“淡定”已经呈现弱势趋势,而“武林外传”虽然有波动,但却是极度弱势。

    “我还想打林峰的脸,没想到脸被打了。”徐佩摇摇头。

    手机开机,“武林外传”是第一个热搜名单。

    突破10亿票房最快的电影,突破20亿票房最快的电影,寒假电影最大的黑马诞生了…

    一系列新闻都在说“武林外传”的人气!

    时光飞逝。第九天《武林外传》突破30亿票房,到第十天结束,《武林外传》总票房已经达到34亿!

    ……

    “看来这一次“武林外传”的爆发威力比前世还要强大!”林峰看着手机上的很多评论,脸上挂满了笑容。

    《武林外传》的票房在过去的十天里只有20多亿。

    “但它的名声依旧爆棚,就像前世一样。”

    “武林外传”通过口碑流行起来。现在大家看电影一定要好看。再多的投入,再邀请明星红也没用,但只要好看,观众就买。

    “前世八十亿,不知道今生能不能超越?”林峰很期待。

    “小星,过来帮我贴对联。”突然,我父亲林强的声音响起。

    “来。”林峰收起手机,快步走了。

    今天是除夕。

    按照农村的说法,过完年,就长一岁。

    晚饭后,我的父母站在门口唠叨别人,而林峰和许思佳发信息。

    直到清晨,林峰准时给许思佳送去了新年快乐。

    几乎在他发出的那一瞬间,许思佳也发出了。

    林峰笑了笑后,给其他几个朋友送去问候,最后还送了几个红包给她的公司。

    林峰在新年那天呆在家里,接下来的几天用来拜访或招待亲戚。直到第六天才停止。

    ……

    初七有点阴沉,好像要下雪了。

    这个冬天非常冷,几年前下过一场小雪。

    林峰站在石头铺成的路上。这条路没有使用水泥。以前周围有村庄,但新农村建设后,这些村庄消失了。除了农民忙碌的时候,她脚下的路经常被人占用。

    “林峰。”突然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

    远处,许思佳笑着喊道。少女的脸很精致,穿着白色羽绒服,眼睛笑得眯了起来,从远处小跑着过来。

    “你等了很久了吗?”许思佳看着林峰笑嘻嘻地说道。

    “没有,我就是来了。”林峰笑着说道。

    “这几天跑亲戚累死了。”许思佳松了一口气。

    一阵冷风吹过,许思佳感到有点冷,不禁缩了缩身子。

    林峰握住她的左手,许思佳突然惊讶地说:“林峰,你的手好温暖,像个小火炉。”

    “那就给我两只手。”林峰笑着说道。

    他双手抱着许思佳,温暖的气息从林峰的手中传递过来,似乎温暖了许思佳的心。

    他们沿着这条布满石头的小路走。田里没几个菜,看起来都病了。两边偶尔出现的小树在刺骨的寒风中摇晃着身体。

    “要下雪了。”许思佳看着天空说道。

    “我还下不去。”林峰摇摇头。

    他们两个来到一个地方,许思佳突然变得兴奋起来,迅速跑到前面。

    有一棵略粗的树。冬天来了,树变得光秃秃的,没有叶子。

    “这棵树还在。”许思佳笑了。她朝树里看了看,突然指着一个地方:“林峰,你看,这是我们刻的字,还在上面。”

    在树的一个地方,有一些痕迹。如果你不仔细看,你真的不知道他们。这是两个名字,一个是林峰,另一个是许思佳。

    “我记得下面刻了一些字。”林峰笑着说道。

    在林峰和许思佳的名字下,还有五个字:永远在一起。

    “脸皮这么厚,你当时刻的。”许思佳笑嘻嘻的。

    她用手轻轻摩挲着那些文字,那个穿着白色羽绒服扎着马尾辫的少女,所有的落叶和光秃秃的树木仿佛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一幅画面,在林峰的眼前渐渐变得模糊…

    画面变得迷茫,像是失去了光泽,时间流逝,却又像是在倒退。

    当模糊的场景消失后,画面又变得清晰起来。

    那是楚华大学的校门。一个少女看起来很焦虑,正在打电话。

    “你怎么不接电话?”少女在匆忙哭泣。

    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却没有回音。

    重生回来的林峰来到学校并没有发生什么,真正的情况是许思佳在一所大学校门口等了一天,并没有等到林峰的到来。

    烈日炎炎,少女满脸是汗,看起来有点尴尬。

    她又去了学校教务处,但是没有林峰的消息,学校也联系不上他。

    许思佳独自办理了入境手续,然后在深夜和林峰一起打车回了老家。

    然而,林峰的门关得很紧,里面没有人。

    “许思佳?你没去上学吗?你怎么回来了?”一个华丽美女走过来,看见许思佳疑惑地问道。

    “张老师,你知道林峰怎么了吗?他今天没有去楚华大学报名,我很担心他的遭遇。”许思佳说话带着一丝哭腔。

    这个华丽美女是他们的老师,只教初中。

    “林峰?我不知道,但他妈妈好像病了。现在他家已经关了两天了,不知道怎么了。”张老师摇摇头。

    许思佳又跑到林峰的叔叔家,但是门关着,他们不在家。

    找了很久,却一无所获。

    “怎么会这样?”许思佳喃喃地说,她又骑回学校,期待林峰在学校门口等她。

    然而,一整天过去了,终究没有影子。

    军训的日子漫长而烦躁。每天军训结束时,许思佳都会拨那个熟悉的手机号码,但他们都很忙。

    于是日子一天天过去,林峰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许思佳的记忆中,初中和高中,无论寒假还是暑假,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长时间。

    即使是放假,林峰只要有时间都会跑到她家门口找她。

    那个喜欢戏弄自己,惹自己生气然后又喜欢哄自己的男生,突然就这样消失了,好像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渐渐地,许思佳也习惯了一个人。她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

    “今天军训终于结束了,林峰,你还没回来吗?出事了吗?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

    “今天我看到一棵树,林峰,和我们家乡刻着我们名字的那棵树很像。我小心翼翼地把你的名字刻在上面。林峰,你什么时候回来刻我的名字?”

    ……

    “林峰,我的生日快到了,你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给我送生日礼物吗?”

    ……

    那个名字会出现在每个日记里。

    当她年轻的时候,无知的爱已经充满了她的脑海。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充满了男孩。

    他们第一次见面,从第二天开始,就好像在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永远无法消除。

    两个多月过去了,许思佳的眼里有了一丝期待,这几乎是她的生日,他们同意林峰每年生日都给他一份礼物。

    她呆在树叶覆盖的湖边,手里拿着一颗蓝色的晶石。

    “许思佳,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大四的时候,林峰向她表白,然后送了这个礼物。

    当时,许思佳笑着问他:“你会一直给我生日礼物吗?”

    “当然!”林峰一本正经地说:“以后我每年都送你生日。我们约好要考楚华大学。大学里不是有湖吗?”听说是海胜大学约会圣地。我决定下次在湖边给你一份生日礼物。“

    许思佳眨了眨眼:“如果你考不上呢?”

    “不可能。”年轻坚定。

    ……

    往事涌上心头,许思佳站在湖边等待着。

    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一点,她试图在人群中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希望在她眼里一次又一次出现,但她又一次失望了。

    他直到晚上十二点才来。

    手中的蓝晶石突然变得非常耀眼,许思佳有点失魂落魄,然后蓝晶石从她手上掉了下来,掉进了湖里。

    听到这个声音,许思佳立即做出反应,不由自主地跳了进去。

    “有人跳进湖里了!”

    周围响起了几声尖叫,一些会游泳的同学毫不犹豫地跳了起来。不久,许思佳从湖里被救了出来。她的心情明显有点不对,手里只拿着蓝晶。

    那天晚上,她被送到医院,在那里躺了三天。

    当他回到卧室时,许思佳在他的笔记本上写道:“那天晚上我没有见到你,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吗?”

    她渐渐变了,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开始报名越来越多的课程。

    她喜欢一个人在校园里散步。

    她还是忍不住想起了林峰。初高中大家一起走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分开了?

    有时她会拿着一本书,然后坐在长凳上静静地看着。

    有时候,她看腻了,就会一个人静静发呆。

    有时候她会打开手机,静静地听歌。

    她最喜欢听的歌曲是“就现在”

    水下的月亮是天上的月亮,眼前的人是心上人。她每次听这首歌,眼泪就不停地掉在眼眶里。

    其实她心里还是抱着一些侥幸的,熟悉的身影会回来的。

    她期待着那个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男孩,然后道歉道:“许思佳,我回来了,对不起,我有事情要离开这么久。”

    然后他假装生气,让林峰哄了他几天,最后他板着脸假装原谅他。

    想着想着,有时候脸上会有笑容,但是她笑的时候,脸上的眼泪也在掉。

    有时她会在假期回到家乡,来到刻有她和林峰名字的树下。

    “林峰,许思佳,永远在一起。”

    她会默默的触碰那五个字。

    “真的会在一起吗?”许思佳喃喃道。

    时间总是无情地流逝,不会为任何人停下来,她等待的人也没有回来,只是两年后。

    这一天,黑暗的尽头来了,人们害怕了。他们在楚华大学度过了一个不确定的假期,她的追随者们带着强大的力量回到了寿司。这时,寿司已经被摧毁了很多,许多可怕的生物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开始疯狂攻击人类。

    “许思佳,江东城不能久留,我们必须离开。”她的父母对她说。

    当她经过林峰的家时,她突然告诉父母要等。这时,林峰的门开了,她想进去看看。

    然而,还没进去一分钟,外面就传来了恐怖的叫声。一些怪物不知从哪里跑出来袭击人群。

    她慌忙跑出去,却愣住了。怪物袭击,造成数人死亡,她的父母也在其中。

    许思佳颤抖着身体,很难相信眼前的情况。

    她躺在父母身上哭了。如果她没有拖延这一分钟,她的父母可能不会受到攻击。

    她的爱情没了,这一刻她的亲情也没了。

    那天晚上,她一个人哭了一夜,漆黑如夜,冰冷彻骨。

    她一个人跟着大军,一个人走在死亡危机的黑暗尽头,无处不在。

    所有留在她心里的感情都被封存了。

    她变得越来越陌陌。

    她在黑暗的尽头得到了一个机会,开始迅速崛起。

    第二年,雪皇被动物袭击。天空中出现了一个身穿蓝色铠甲,手持蓝色长枪的女子,将进入雪皇体内的动物全部杀死。

    雪皇,黑暗尽头崛起最快的王者之一,存在于对无数人的敬畏之中。

    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她脸上也没有任何感情,仿佛生来就是这样。

    似乎只有少数人记得这张脸。然而,他们总是记得微笑的脸。是一个可爱的少女,和这个的雪皇接触不到极致。

    没人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在这个没有希望的黑暗尽头,谁会在乎别人的经历呢?

    ……

    这幅画似乎已经褪色了。在刻有两个名字的树前,一个模糊的身影突然慢慢变得清晰。

    那是一个穿着蓝色盔甲,背上背着蓝色长枪的女人。她静静地看着树。

    远处,一个人影缓缓走来。

    “许思佳。”

    林峰看着那个女人,声音有点沙哑。

    “资源都收到了?”许思佳转过身,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林峰。

    “我,我能找到资源。”林峰有点害怕这样直视许思佳的眼睛,她的头稍稍偏了一下。

    许思佳低头看着林峰,嘴里流露出一丝讥讽。他说:“林峰,你还是这样。收起你可怜的自尊。你觉得你自己能在这个世界末日做得更好吗?”

    右手一挥,一个红球来到林峰面前:“你的做法太可怕了。这是顶级消防系统的做法。你可以选择练习,也可以选择放弃。”

    说完,许思佳向远处走去。

    林峰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她说不出来。远处,少女的身影渐渐模糊,枯树前只剩下他一个人。在他记忆的尽头,树下,有一个冰冷的墓碑…

    “林峰!林峰!”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面前的画面消失了,一个穿着羽绒服的可爱少女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许思佳。”林峰的眼角有一丝酸涩,他紧紧地拥抱着少女。

    对画面的回忆像一场噩梦,刺痛了他的心。

    “怎么了?林峰?”许思佳有点担心。

    林峰把许思佳抱在怀里,感受着真正的少女:“我们将永远在一起,永远不会分开。”

    许思佳惊呆了,然后他脸上露出了温和的微笑,说道:“好吧,永远不要分开。”

    闻着熟悉的气味,感受着真实的体温,林峰心里有一种幸福感。

    这一切只发生在以前的梦里,所以真的发生在我们面前。

    哪怕是梦想,他也会化为现实!

    “好吧,林峰,你让我窒息了。”许思佳轻轻拍了一下林峰。

    林峰放开了脸上带着笑容的少女,说:“走吧。今天家里没人。我要去你家送个假。”

    “你又不是我家亲戚,送什么节日?”许思佳笑嘻嘻问道。

    “未来女婿不是亲戚吗?”林峰笑着说道。

    “别丢人。”许思佳认为林峰越来越胖了。

    带着一些东西,林峰开车去了许思佳的家。

    这时,一辆车已经停在了这里。

    门口还有几个人在说话,其中两个是林和,的父母。

    另外还有另外四个人,一对中年男女,一男一女。

    他们的衣服都很精致。

    “哟,姐,这车在哪里?这么新?”华丽美女看着驶来的汽车,惊讶不已。

    “妈,这是奥迪a6。”女人旁边的小伙子看到了驶来的车,眼神微微一闪。

    如果他开着这样的车出去,会有多牛逼?

    华丽美女显然不认识对方,问道:“小海,奥迪a6是什么车?和你的车比怎么样?”

    她最得意的是儿子二十多岁的时候买了一辆价值20多万的车。

    “妈,奥迪a6的车值80万,比我的车值钱多了。”青年摇摇头。

    “八十万?那能给你买三辆车。”华丽美女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惊讶。

    八十万,县里这边可以在一个小地方买房。

    旁边,寇子让都有点发呆。他们认出了这辆车,但没想到它这么值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