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章 解决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第26章 解决掉

    他握着右手,感受着身体的力量,脸上挂满了笑容。

    当使用第八品系的琼浆玉露时,他已经完成了经脉的淬炼,现在他正在炼血。

    “可惜琼浆玉露用光了,估计至少要两个月才能完成血淬!”林峰又摇摇头。

    炼体分五个阶段,每个阶段耗费的时间越来越多。完成炼体阶段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林峰得到了一些机会,现在不到三个月就进入了第四阶段,已经很快了。

    林峰不再想练习,离开了这里。

    ……

    “嗡……”电话响了,是谭和声打来的。

    把夏家的消息告诉了林峰。

    这时,夏家一片狼藉。

    他们不仅被乔家取消,还受到各方面的压制。生意一落千丈,连工作人员也不断辞职。即使招了新员工,自身能力也存在一些问题,店铺甚至还不断被顾客投诉。

    “谁在打压我们夏家?”郁燕君把他最喜欢的茶杯扔在家里,咆哮着。

    他家每天都在赔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资产缩水了30%!

    这几天,感觉到了周围深深的恶意,不仅仅是乔家,还有其他势力似乎也在向他们开枪。

    郁秋茹不敢说什么,躲在远处。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父亲如此愤怒。

    “都是你。”郁燕君看着儿子萎缩的身体,非常愤怒。

    自从上次事件后,他们的郁氏家族走下坡路,急转直下。

    “爸爸,根据我们的分析,这次事件的原因大概是林峰。我们去找他吧。”郁秋茹说:“你为什么不去找林峰,给他一些福利?”

    “你没有脑子吗?”郁燕君看着他的儿子,好像他在看一个白痴。他咆哮道:“如果是他,连乔家都会听他的命令。你说他能看出自己有什么好?”

    他儿子觊觎别人的闺蜜,威胁别人,是深仇大恨。他郁燕君谨慎,却生了这个白痴儿子。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郁秋茹小心翼翼地说道。

    “离开楚华。”“唉”郁燕君叹了口气,挺直的身体突然变得压抑了许多。

    “离开?”郁秋茹的脸难以置信。

    他们家辛辛苦苦做了这么久的一个项目,他却因为冲大儿子的无限风光而离开?

    “在楚华,我们已经被压制得太多了。如果继续下去,我们就得死,只能离开。”郁燕君叹了口气。

    郁秋茹看着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一下子老了很多。他的心情很复杂,终于生出一丝遗憾。

    因为他,他郑在短时间内变成了这个样子。

    十天前,他是如此美丽,以至于他高高在上,但后来他就像一只迷路的狗一样要离开了。

    “贾政离开了楚华?”林峰听到了这个消息。

    他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是在想着下一部电影《袁捷朱》。

    然而,在思考的同时,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是谁?”林峰打通了,直接问。

    “是林峰大哥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我是上次卖给你那棵特别的草的金开镕。”

    “金开镕?”林峰的心动了。

    最后十种琼浆玉露被金开镕买走了。

    ……

    这时,金开镕正呆在一个海滨城市的市场里。她穿着素净的格子衣服,脚上穿着运动鞋,小脸看起来有点胆怯。

    远处,林峰大步走了过来。

    “林峰兄弟。”看到林峰,金开镕的脸上突然露出了欣喜之色,连忙跑了过去。

    “你说你又找到那种奇怪的药草了?”林峰直接问道。

    刚才,金开镕说他发现了草药,他们约好在这里见面。

    “嗯,跟林峰上次买的草一模一样。”金开镕用力点了点头。

    林峰上次以每株1000元的价格买了10株。从那以后,她每天都花时间跑到她家的山脊上,看看有没有新的奇怪的草生长。

    就在一天前,她真的发现了它,草长得很快,不止一株。

    和父母商量后,父母很激动,就打电话给林峰,看林峰有没有兴趣买。

    “林峰,你还需要那些草药吗?”金开镕小心翼翼地问道。

    林峰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单纯的少女说:“当然,这次我是以每株1000元的价格买的。”

    闻言,金开镕的小脸上突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走吧!”

    林峰毫不犹豫地迅速叫了一辆计程车。

    林峰的眼睛此时充满了喜悦。琼浆玉露用完了。没想到出现了新的琼浆玉露。

    汽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叶哥哥,我爸我妈都在岭上。我带你去。”金开镕的小脸似乎因激动而有点发红,他迅速跑到一个地方。

    在田埂上,金开镕的父母在田里忙着,似乎在拔草,但他们的眼睛不时地看着一个地方,更多的眼睛看着田埂。

    他们不傻。发现琼浆玉露后,他们几乎一整天都在田里,只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

    如果是别人拔的就不好了。

    “妈妈,你觉得这种长得怪怪的草这次还能卖钱吗?”金开镕的父亲看上去憨厚,皮肤黝黑,脸上有粗糙的痕迹。乍一看是长期体力劳动。

    “就知道问!我哪里知道?孩子们什么时候回来还不清楚吗?”金开镕的母亲说。

    话虽如此,但看她的样子,显然也很担心。

    她从金开镕那里听说这种草药已经卖了10000元,所以她去医院询问这种草药是否是一种珍贵的财富。

    她还听说有人挖了宝藏,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出售。

    她心里也有些侥幸,其实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医院里没有那种草的记录。她问了几个问题,最后得出结论,那只是最常见的杂草,连名字都叫不出来。

    所以,如果林峰不买,他们就没有任何利润。

    “孩子应该快回来了吧?”金开镕的父亲对他妻子的话直接免疫。他笑了两次说:“如果你以1000元一株的价格买,可以卖很多钱。”

    “ 500块钱买的我很满意.“金开镕的母亲说。

    当她说完,她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她看着女儿和远处的一个年轻人。她脸上顿时露出欣喜之色:“孩子的爸爸,老板叶来了。”

    突然,两个人来到了山脊。

    “爸,妈。”金开镕看到他的父母时喊道。

    “金开镕。”金开镕的母亲走了出来,然后看着林峰,略显克制。

    对他们来说,林峰是这个城市的大老板。

    林峰笑着向他们点点头,没说话,快步向前走去。他已经感应到了琼浆玉露的存在,而且数量比上次还要多。

    他来到一个地方,看到绿色和紫色的草在许多杂草中生长。他心里高兴,赶紧把它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方便袋。

    看到林峰开始挖,的妈妈小声对女儿说:“金开镕,叶老板这次说什么了?购买价格是多少?”

    “妈,林峰还是愿意1000块钱买的。”金开镕小声道。

    “太好了。”金开镕父母的脸上突然充满了笑容,他们悬着的心放下了。

    他们谈话时,林峰一直在远处挖。最后,他一共挖出了30棵琼浆玉露!

    不过这些神秘的草还没成熟,上次也没长好。

    “奇怪,这里的山脊又长了?”林峰心里暗暗说道,眼睛扫视着四周。

    他心里也很庆幸上次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不然就算他长在琼浆玉露,金开镕想找也找不到他。

    “喂!”当林峰还没准备好找的时候,突然从口袋里传来一个声音,一只拇指大小的黑色甲虫迅速爬到了他的肩膀上。

    “有宝藏?”

    驱灵者大黄感觉到了远处的一些特殊情况。

    他快步上前,然后来到一个地方。

    这里有一些杂草,其中有一块奇怪的石头。

    这块石头只有拇指盖大小,但是有黑白条纹,看起来有点奇怪。

    “这是……”林峰看着斯通,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颜色:“玄天异果!这是玄天异果!”

    “怎么可能?这里怎么会有玄天异果?”

    玄天异果是一种特殊的石头,一旦出现就能被大家追捧,因为它可以锻造一些储物袋、空间手镯等空间收纳物品。

    炼制成功后,就可以轻松的把身体放进储物袋,不用担心变质或者破坏,非常方便。

    前世真正有储物袋的人很少,都是站在顶端的人。因为玄天异果极其稀少,就算有人能炼制出来,他们也别无选择,只能缺玄天异果。

    林峰直到黑暗结束的第七年才提炼出一个。

    林峰捡起石头,做了一个精神上的询问。

    当他的精神力量进入石头时,它瞬间消失了,仿佛他已经沉入了大海。

    “吸收精神力量,真是玄天异果!”林峰的快乐。

    “不知道有多大空间?”

    使用玄天异果炼制储存宝物,至少需要达到王者境界,也就是唤醒自己的能力,这样就可以用不同的能力慢慢炼制。

    现在林峰只处于炼体第四阶段,然后就是觉醒阶段。觉醒之后就是王者境界了,这样才能真正发现这个玄天异果里面的空间到底有多大。

    虽然玄天异果现在对他已经没用了,林峰还是很惊讶。

    等他到了国王领地之后,就可以开始炼制,获得自己的储藏宝物了!

    “对了,这个玄天异果是怎么出现的?你以前来过这里吗?”林峰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他之前其实也找过这里,但当时绝对没有玄天异果。

    也就是说,玄天异果是后来出现的。

    林峰又找了一遍,没发现别的。当他来到金开镕时,几个人问:“你在别的地方见过这块石头吗?”

    他直接展示了玄天异果。

    也许金开镕的一些人已经看过了。如果因为过于谨慎而错过了玄天异果,那他一定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没有。”金开镕的父母和金开镕看着它,摇摇头。

    “山脊装修好了吗?”林峰又问。

    “不行,这么珍贵的草长在田埂上,怎么才能翻新?”金开镕的母亲摇摇头。

    “这里不存在?”林峰在心里小声说:“是不是有什么魔物带来的?”

    比如有些鸟可能嘴里叼着石头从天上掉下来,但这不太可能。

    巧合的是,琼浆玉露又出现了,玄天异果又出现了。

    有东西告诉林峰,这里一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但是,林峰不准备在这里挖地。即使土里有宝藏,驱灵者大黄也一定会找到的。

    林峰心里默默想着,笑着说:“三十株琼浆玉露,每株一千,也就是三万。”

    “对,对。”金开镕母亲立即点头道。

    林峰二话不说,直接转账3万。

    当金开镕的父母看到3万元被记录下来时,眼里充满了喜悦。

    金开镕也很开心。有了这笔钱,她和弟弟就可以安心上学了。

    转账后,林峰没有停,又转账了一万。

    “林峰,你转错了吗?”看到微信转移,金开镕一呆,然后有点疑惑地问道。

    “没有错。”林峰笑着说:“这些草我出3万,这1万是这块石头的。如果你下次找到这样的石头,我还是会高价购买。”

    “你说,一万买这块石头?”金开镕的父母有点张口结舌。

    “嗯,我非常喜欢一些特别的东西。我不仅会在这里,还会在其他地方以高价购买特别的东西。”林峰笑了。

    他看着金开镕:“如果你将来发现了与你在这里通常看到的不同的东西,你可以拍张照片,发在微信上给我,如果我需要,我会联系你。”

    “哦...好的。”金开镕呆了一会儿,然后连忙点了点头。

    “嗯,有事我先走了。”林峰笑着说:“下次这草出现的时候,我买的价格就不变了。”

    然后他大步向前。

    “金开镕,快送叶老板。”看到林峰离开,金开镕的母亲突然反应过来,催促道。

    “没必要。”林峰挥挥手,迅速离开了这里。

    “金开镕,我们家真是遇到贵人了。”

    金开镕的母亲看到她在微信上获得的4万元时非常激动。对于以种地为生,有两个孩子要读书的家庭来说,除了各种开销,这4万块钱还需要多长时间不知道。

    “林峰真好。”金开镕也用力点了点头,但她心里是感激的。

    没有林峰,她就不能继续上学。

    兴奋了一会儿,金开镕的妈妈小声说:“放学后来这里多看几眼,有发现就拍照发消息。还有,这里的事情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

    “妈妈,我记得。”金开镕用力点了点头。

    “老金,以后不要在外面喝酒了,让你嘴滑,这钱是别人挣的,让孩子们跟我们一起吃苦头,看我抽不抽你!”

    金开镕的父亲笑着说:“我绝对不会喝。”

    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这笔钱足以改变一些命运。

    ……

    金开镕一家很高兴,林峰更加激动。

    当他到家时,他小心翼翼地种植琼浆玉露。

    “三十棵琼浆玉露应该能满足我在炼体阶段的栽培吧?“

    望着眼前三十株正在生长的灵草,林峰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现在琼浆玉露还不成熟。等以后完全成熟了,他的炼血境界肯定会更进一步。到时候,通过琼浆玉露的修炼,不仅可以将血脉炼化的境界达到极致,就连最后的肉身炼化都可以很快完成。

    没想到出去一趟,居然有这样的收获!

    “那地方有什么奇怪的?”林峰默默地思索着。

    想了想,林峰只好放弃,不再想了。

    真要找到什么东西,金开镕会通知他的。

    当然,林峰现在可以直接控制,但是这样做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不会有很好的效果。

    她在出租屋呆了一段时间,然后林峰又走了。

    “据我记忆,“武林外传”的剧组这周投资了,直到一周后才有人愿意投资他们。”

    走在路上,林峰回忆起以前的事情。当时“武林外传”的消息铺天盖地。林峰也看到了几个关于剧组的采访,所以知道了很多消息。

    “武林外传”的投资是他重点计划中的一步,一旦完成,接下来的计划就简单多了。

    “嗡……”正想着,林峰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却是董明远。

    “林峰,关于投资公司的一切都已经办好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去看一看?”在电话里,董明远笑着说道。

    “哦?都做完了吗?”听到这里,林峰的眼睛突然露出喜悦:“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林峰走到路边,准备叫计程车。

    他仍在一所驾校学习。即使他买了一辆没有驾照的汽车,他也不会开车。

    “你是怎么骑自行车的?你没有眼睛吗?你知道我的车有多贵吗?”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愤怒的吼声。

    周围还有一些人在看。

    林峰瞥了一眼,没有任何兴趣。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另一个声音传来,不停的道歉。

    计程车已经停了,林峰准备上车,但听到这个声音,她突然停了下来。

    他的眼睛里有一丝喜悦,他很快来到人群中。

    在人群当中,一辆奥迪与一辆摩托车相撞,这辆摩托车显然是一辆送货车。

    奥迪车主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而不停道歉穿外卖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

    年轻人看起来很瘦,很矮,接近一米八,精神看起来有点低落。

    “是他,卢知业。”林峰看到那个青年,嘴角不自觉的笑了。

    在黑暗的尽头杀死国王的卢知业,有一次来刺杀林峰。他们见过几次面,但最终成了好朋友。在后来的战斗中,卢知业甚至救过林峰一次。

    只是在林峰重生之前,卢知业因为和魔物的一场战斗而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