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射中你的心(15)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瞬间,所有的气氛都被闻野这委屈的一番话给打破了。

    明岑的嘴角扯了扯,还是很耐心地解释着:“我不讨厌你,刚刚开始时是有点生气,但只是生气而已,不是讨厌。”

    沉默了一会儿,闻野忽然问道:“对你来说,明或是很重要的人吗?”

    明岑不明所以,点头道:“是。”

    果然,拇指抚过食指骨节,狠狠一按,闻野眼眸低垂,低喃道:“所以我才是那个一开始被讨厌的人。”

    “………”明岑,“什么?”

    “算了。”闻野抬起头,笑得似乎很无所谓,“反正都被别人抢先一步了,你不是要去找明或吗?那个跟着你一起上来的应该是他的助理吧,我不浪费你的时间了。”

    顿了片刻,他又语气平淡地补充一句:“下次让男朋友去找你,一个女孩子大半夜来酒店不安全,小朋友。”

    “走了。”

    说完,未等女孩开口,闻野便目不斜视地越过她。

    按键,开门,关闭。

    一气呵成。

    明岑愣在原地,看着已经关上的电梯:“………”

    半响后,额间的青筋暴涨。

    闻、野!!

    电梯门刚关上。

    原本风轻云淡的男人瞬间垮了脸,精致如玉的面庞透着浓浓的不安郁色。

    闻野烦躁地抓了几把自己的头发,耳尖的红一路蔓延到了线条优美的颈部。

    在电梯里绕了几圈后,闻野生无可恋地靠在墙上,抬手捂住自己热得不行的脸。

    刚刚他那是在干什么??

    当着人家的面儿,吃明或的醋?

    闻野:“………”

    出息了。

    其实他心里也清楚,v博上的那些所谓的娱乐热搜十有八九都是一些营销号为争取流量而造出来的。

    没什么好在意的。

    可是看到他们的名字被放在一起的时候,他心里就是不舒服,觉着碍眼得很。

    把那句“男朋友”说出来,就像拿着一把刀在自虐。

    又好像在期待什么。

    偏偏还没有勇气听到她的回答。

    然后在这里安慰自己,她不是默认,是因为我还没有来得及听而已。

    想要更靠近她一点,又在意她的目光已被别人分去。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总是忍不住和明或比,想霸占他在那人心里的位置。

    闻野觉得自己这种近似撬墙角的行为很可耻,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一边又忍不住被她吸引。

    真的要疯了。

    哪怕是拍疯子刘电影里面的那些高难度的戏份,他也从来没有这么苦恼过。

    在看不到底的悬崖上吊威亚都能做到面不改色的男人,此时正蹲在电梯的小角落里,在撬不撬墙角的天平上动摇。

    一直钻牛角尖,不停钻牛角尖。

    钻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该往哪儿钻了。

    “叮”

    到地下车库了。

    闻野猛地回过神,在电梯打开之前站起身。

    男人啧了一声,微微蹙眉。

    算了,还是先去看看那个东西。

    以后的事…

    以后再说吧!

    电梯门缓缓打开,随后,一道熟悉又纤细的身影也缓缓地出现在闻野陡然紧缩的瞳孔中。

    明岑单手撑在门沿上,白晳的额头上沾着几缕半湿不湿的碎发,几声轻细的喘息声回荡着,似有若无。

    电梯里的俊美男人像被突然定住了似的,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的人。

    她怎么…还追过来了??

    运动员的体力……

    名不虚传。

    明岑眼尾微红,琥珀色的眸子抬起,对上闻野有些闪烁和惊讶的深邃凤眸。

    殷红的唇瓣微勾,清冷的五官顿时生动起来,但随后说出来的话却阴森吓人得可怕。

    “闻野,你跑什么?”

    刹时,闻野那颗小鹿乱撞的心硬生生地悬在了半空中。

    闻野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悄悄往后退了半步:“我不是跑…我是有事要出去一趟。”

    “哦?”明岑挑了挑眉,颇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有什么事要闻大影帝亲自处理的?”

    想起刚刚她居然用法力来追男人,明岑的太阳穴就突突地跳个不停。

    这种吃力不讨好,还有一堆尾巴要收拾的行为,她一点儿都不喜欢。

    现在法力反噬,她疼得满头大汗。

    而眼前这个罪魁祸首竟还想着怎么逃走。

    又是一阵气血翻涌。

    深呼吸了几次后,明岑堪堪将火气压下,眼神凉凉地看着闻野:“闻爷这是忙着开拓月老业务,拿我当小白鼠做实验?”

    闻野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明岑突然往前一步,将距离拉近:“不然为什么莫名其妙地给我弄来个男朋友?”

    男人要后退的动作倏然一顿,修长如竹的手指蜷起:“你…没有男朋友吗?”

    那小心翼翼的试探,像小奶狗悄悄地伸出小爪子,轻轻碰了一下主人后,又害怕地缩了回去。

    明岑抿了抿嘴,无奈地叹息道:“明或是我的哥哥,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把人往电梯里一推,明岑撑在墙上,反噬的痛感慢慢消散,她眼眸半眯着,有些哭笑不得:“来,跟我说说,你这种错得离谱的认知是根据什么东西得出来的。”

    狭小的空间里,气温渐渐上升。

    一股奇怪的热意像电流一般传入了闻野的四肢百骸,巨浪卷席。

    漂亮的颈间上,突起的喉结忍不住地滚动着。

    明明比明岑高了不只一个头,此时被她圈在这小小的一角里,却让闻野有了一种难以言明的压迫感。

    不知不觉间,他连呼吸声都放轻了。

    那被吓跑了的小鹿似乎又遵寻着本能,一蹦一跳地回来,铆足了劲儿地在他心头上乱撞。

    良久,闻野低声道:“…你没有看今天的热搜吗?”

    明岑:“…热搜?”

    “嗯。”

    闻野偏过头,动作略显僵硬地从裤兜里拿出手机。

    避着她的视线,飞快地翻到那条热搜,将屏幕缓缓对向女孩:“就是这个。”

    殿下总想攻略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