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八章 温热的气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单汐忽然就别扭了起来,因为沐如初看到她这样,不但没有退避,反而是直接关了房门,直逼到自己的眼前。

    “你干什么?出去!”单汐机械式的驱赶着他。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

    沐如初停在了与单汐咫尺之间,上下打量着她。

    “如果我不呢?”

    “不?为什么不?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过夜不成?”

    虽然带着醉意,不过问完这句,单汐自己都觉得好笑。

    “你这,难道是在勾引我?”

    单汐分明看到沐如初说完这句,用力地咽了咽口水。这样的画面,看在单汐的眼里,就像一只饿狼在对着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垂涎三尺。

    而她,就是那只可爱的小白兔。

    饿狼还没扑过来,小白兔却自己已经蹦跳着扑在了饿狼的怀里。

    “勾引吗?那我就勾引看看……嘿嘿……”

    那只饿狼就那么被小白兔推着后退到了床边,随后被小白兔推着倒在了床上。

    下一瞬,小白兔拽着胸口的浴巾,转身就欲往衣帽间跑去。

    结果,光着的脚丫,才迈出了一步,就被一股力量粗鲁地一扯,人也失去平衡,向后仰去。

    待单汐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人已经跌坐在了沐如初的怀里。

    最让单汐奔溃的是,刚刚被沐如初这么一扯,她的浴巾都已经掉了下来。

    单汐的脸瞬间就红到了耳根,一种又臊又燥的感觉,让她的胸口激烈地起伏着。

    要知道,现在的沐如初是讨厌她的。

    本以为,下一刻,单汐听到的该是沐如初如何进一步嘲讽她了。可是,沐如初却什么都没说,反而是大手紧贴在她的小腹上,把她牢牢制在了他的怀抱之内。

    耳边一阵温热的呼吸,时而扑在耳根,时而扑在脖颈,愈来愈粗重的呼吸声,让单汐尴尬无比。

    现在的她,确实应该和他吵一架的。毕竟今晚她才亲眼见到他送了别人红玫瑰。可是她现在的着装,让她地处劣势。她实在不知道沐如初到底想要干嘛?

    还是说现在的沐如初,身体和心已经不一致了?

    单汐隐约觉得,此刻的自己,对沐如初好像有着种某种致命的诱惑,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遵从身体的欲望。

    单汐的心不由得扑通扑通跳得愈加的急促。

    “你干嘛?”大脑告诉她应该拒绝,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开始扭动起来。

    也不知道是酒精令她迷醉,还是沐如初蛊惑的呼吸令她迷醉,单汐原本还清澈的眸光,变得迷离了起来。

    绯红的两颊,让她看起来愈加的迷人。清纯中透着狂野,狂野中透着魅惑。

    转眼间,这个女人已经被沐如初压制在了床上。

    “你干嘛?你不是讨厌我吗?”

    尽管眼神迷离,喘着粗气,单汐还是小嘴一翘,如实问道。

    沐如初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好似有一只硕大的猛兽,呼之欲出,欲罢不能。

    “是,我的确讨厌你,不过我这是在惩罚你。”

    说着大手一扬,啪的一声,关了大灯,紧接着被子一拉,覆盖住了两人。大概是怕眼下的女人着了凉。

    ……

    第二天,单汐一觉睡到大中午才醒来。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些沉。要翻身的时候,骨头都要散架的感觉。

    在被窝里蜷成一团的时候,才发现身子是光着的。单汐心头一紧,吓了好大一跳。连忙看看自己现在待在何处?

    幸好,环视一圈,这是自己的房间,心总算是稍微安了下来。再看看被窝里的自己,像条泥鳅,光溜溜的。

    单汐努力回忆着,她什么时候有这么睡觉的习惯了吗?还是说喝醉了就不太正常了。

    昨晚她是怎么回来的?想不起来了?后来好像吐了,沐如初来过她的房间,难道……

    是的,那些应该都是真实发生的,否则她怎么会感到全身如此的酸软无力。

    可恶,沐如初这个家伙,走的时候,连睡衣也不帮她套上。

    单汐看了看紧闭的房门,想着该怎么走到衣帽间去拿衣服的时候,房门就被打开了。敲都没敲的。

    看到进来的是沐如初时,单汐立马拉了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她得想想,她是要装作不记得呢?还是直接找他算账。只不过,这个账该怎么算好呢?

    单汐的动作尽收沐如初的眼里。他快步走到床边,用力地扯开被单汐紧紧拽在手里的棉被。

    好在他只是让单汐露出了脑袋,肩膀一下也用被子紧紧掖着。

    沐如初坐了下来,倾身而下。一张英俊的脸直逼到单汐的眼前。

    单汐不敢说话,因为她还没走刷牙。只得瞪着大眼睛,假装天真的看着他。

    沐如初却是伸手盖住了她的眼睛,只露出鼻子嘴巴和下巴。另一手则摩挲着单汐的嘴唇。

    “你在外面男人还挺多的嘛!”

    单汐还以为她说夏安东,可是又一想,他说的是多。哪来的多?

    “这么漂亮的脸蛋,勾引人的本事可真不小。”

    沐如初的脑海里就浮现了在“樱花山庄”的那个晚上,那个戴着蓝色面具的女孩。没错那个女孩就是眼前的女人。

    她是如何做到前一幕还躲在别的男人的怀里,后一幕就能肆意地亲吻他的?

    没错,沐如初就是在昨晚品尝这张红唇的时候,突然认出她来的。那种熟悉的触感,还有淡淡的丝甜,自己浑身触电一发不可收拾的欲望……ωωω.九九^九)xs(.co^m

    恰是这个女人能够轻易挑起的。一想到如果昨夜他没有去酒吧的话,她还会不会回来,沐如初就气得抓狂。

    就算他不喜欢她,但是在家里,她也是他名义上和法律上的妻子。他是不能容忍她给他戴绿帽子。绝对不行。

    尽管被沐如初的指腹蹂躏着唇,不过单汐依然没有开口。因为她没有刷牙,昨晚还喝了酒,估计味道不会很好。

    单汐已经决定好了,昨晚的事,她要假装不记得了。反正她喝了酒,酒量又差。她也不是第一次喝酒忘事了。奇怪的是,这次居然还能记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