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2章 往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郭沁一直在留意自己的女儿,上官静进来后一直乖巧的站在林一非的后面,但目光中洋溢的那种幸福、快乐、满足,却是以前从未看到的。郭沁不由心中大定,碰了自己的丈夫一下,轻轻朝女儿呶了呶嘴。

    上官剑为人虽然粗犷,但此时也心领神会。

    郭沁心里的一块大石也终于落地,自己夫妇被解救后虽然知道是以林一非自己被禁锢换来的,但每次看到女儿神情憔悴,想到她内丹已失成为了凡人,只有区区几十年的寿命,她心底里却对林清夫妇及林一非充满了愤恨。如今,想都未想到居然有拨得乌云见月明的一天。

    将目光从女儿身上移开,再次落到林一非的身上,今天一开始怎么看都感觉这小子不顺眼,现在看着却出奇的顺眼。而且越看越喜欢。

    再看看自己的女儿嘴角含笑,乖乖的站在林一非后面的样子,郭沁忍不住笑着说道:“林贤侄,看你一脸老实样子,可嘴也够花花的,就这么短短一会功夫,你就把我们家单纯的静儿给骗的相信你了?”

    众人哄堂大笑,上官静满脸通红,但脸上却一直带着甜甜的笑脸。林一非被说的也不好意思,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裂着嘴跟着笑,显的憨憨的。

    众人聊了好一会,还感觉不尽兴,虽然已过了晚饭的时间,卫天翔依然安排了一桌酒席,席间林一非陪着自己的父亲、卫天翔及上官剑举杯痛饮,由于林一非的脱困,加上上官静恢复修为在即,压在众人心头的阴影俱都消散,林一非虽然不好杯中之物,但也是酒到杯干。

    甚至连林一非母亲周雅茹、郭沁、石云菲也都喝了一些,三家人终于团圆,其乐融融。小字辈的只有卫云陪着,其它卫石、刘烟、赵天缚等一律都被卫天翔给捻出去了。

    见父辈几人兴致很高,林一非虽然一直惦记着赵潜的情况,却一直没找到机会问,郭沁时常时不常的就会瞅一下自己这个未来的女婿,见林一非似乎有些心事,就直接问道:“林子,看你似乎还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郭沁一问,众人的目光自然落到了他的身上。林一非趁机看着卫天翔,直接问道:“卫大叔,赵潜现在怎么样了?”

    卫天翔脸上笑意消散,轻叹了口气说道:“谢香姑娘的意外,对潜儿打击太大,唉,前段时间一直在郭城他父母那边待着,很是消沉。据说经常将自己锁在屋里,一坐好几天,人也变的沉默寡语,经常独自发呆。”

    听到这里,林一非轻轻垂下头。卫天翔继续说道:“后来我们把你被困的消息传给了他,他才从家里走出来,为了找寻一些线索,他独自几次闯进玄教,想找出一些蛛丝马迹。玄教毕竟位列四大门派,底蕴深厚之极,有两次据说相当凶险,也亏得潜儿修为高深之极,我们劝他从长计议,但是他也不听。”

    林一非心中感动,但自己这个兄弟能这么做,他一点都不奇怪。

    “你刚回来,我们就通过传音符通知他了,他正在向这边赶,由于路途相当远,估计明天早上能赶到。”

    知道赵潜没有什么太大问题,林一非也是心底轻吁了口气,一想到第二天就能看到自己这位兄弟,心里也是很高兴。他心里还有很多疑问,就接着问道:“爹,上官二叔,你们与玄教是怎么结的仇的,那个紫袍人却真子为什么一直禁锢着你们?”

    这个疑问一直压在林一非的心里,听到林一非这么问,上官静也竖起耳朵,向前凑了凑,显然她也对这个问题很是好奇。

    林清三人彼此对望一眼,上官剑哈哈一笑,看着林清说道:“大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跟孩子们说了吧。”

    林清含笑点了点头,目光落在自己儿子身上,然后又思索了一小会,才开口说道:“其它过程很简单,那里我还年轻,还没有成家,我刚认识了你上官叔叔不久,我们俩结伴在修行界游历,好不快活。”

    说到这里,林清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似乎又是在整理思路。“那一年我们俩游历到环荡山,就相携去看下托天湖的景色,没想到在托天湖边看到一个重伤的老者,老者修为并不低,已经是成丹期的高手,但伤的极重,似乎本身还有暗伤,而我和你上官叔叔手头并没有很好的伤药,所以虽然费了不少力气,但老者却依然不治而亡。

    但老者在弥留之际,告诉我们托天湖的水下有一上古洞府,里面或许有什么古修的宝藏。我和你上官叔叔一来好奇,二来是有些贪心……”

    “哈哈,大哥,不用往脸上抹金,咱哥俩那时财迷心窍是最主要的。”上官剑丝毫没有做长辈的矜持,直接打断了林清的话。周雅茹、郭沁、石云菲都掩着嘴轻笑。

    趁着众人没在意,上官静将凳子向林一非那边靠了靠,然后做贼心虚的向众人看了看,见没人发现她的小动作,脸上再次流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林清也没有因为兄弟当着孩子的面取笑而难为情,反而显的有些神采飞扬,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遨游天下的年岁,接着说道:“我们兄弟二人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水下古洞的入口,这个古洞年代的确是够久远,而且在我们之前有人进来过。

    洞中的隐阵、迷阵已经都被破掉,而最里面的杀阵却相对完整,显然破阵的人在破掉隐阵、迷阵之后,不知什么原因,并没有再破除杀阵,或者没来的及破除杀阵。但整个杀阵由于年代过于久远,已经明显的不稳定。

    为父只是粗通阵法之道,你上官叔叔也不擅此道,但为父当时有一件家传宝物金甲印,是一件防护性极强的法宝。我和你上官叔叔用了两天的时间观察杀阵,发现每隔八九个时辰,杀阵总有一阵最不稳定的时期。我们两人也是胆大包天,瞅准时机我们就冲了进去。

    杀阵比我们原来想象的还要厉害的多,但可能由于年代过于久远,明明我们感觉有几次必死之势,却都运气使然的熬过来了,好不容易冲出了杀阵,我兄弟二人失望的发现,这个古洞中并没有什么远古修士的宝藏,而是禁锢着一个人!”

    上官静转头与林一非相视一笑,这个古洞两人都去过,林一非还是去过两次。林清发现儿子居然一点吃惊的表情都没有,不由稍有些奇怪。他哪知道,古洞就是林一非师父禁锢仇人的地方。

    “这个人是个道士,从面貌看来到显的一脸正气,而且不知被禁锢的多少年,当时我兄弟两人还颇为可怜他。而道士见我们闯了进来,也肯请我们能助他脱困,并许下许多好处。我兄弟二人一时心软,就在那道士的指点下,费了不少力气,终于破除了禁锢他的法阵。

    道士脱困后对我们兄弟到表现的相当感激,并允诺收我二人为门下弟子,传于我们盖世神功,言词到显的颇为恳切,我们虽然对他所说的话半信半疑,但心里也很高兴,认定道士定然不是一般的人物,否则也不会被人禁锢,而且禁锢了这么多年居然还生机旺盛。

    但由于被禁锢的时间太久,道士明显很虚弱,他恳请我们为他护法,说要恢复一下修为,并告诉我们,他功法奇特,如果看到什么异相,不用吃惊。我们信以为真,道士也以为他许下的诸多好处已经让我们死心塌地的跟随他。

    但当他在恢复功力时,我和你上官叔叔却发现道士身上经常黑雾缭绕,忽而出现,忽而又进入他的身体,我一直感觉这种情况很是熟悉,好像在哪见过,后来终于想起来,我曾在一本古书上见过累似的描述,出现这种异向是曾在太古时期,异界入侵,那种异界生灵拥有寄生的异能,通过寄生去适应这一界的规则,通过寄生慢慢去吞噬宿体的灵识,最终变成自己的行尸走肉。

    我想明白这一点吓坏了,同进也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会被禁锢于此,原来对方是异界生灵。只是不明白当初禁锢这位妖魔的高人为什么不直接灭杀,而是禁锢起来。”

    林一非眉头微皱,自己师父只是说禁锢了当初的四大掌门,当时并没有说过异界寄生的事情,难道师傅禁锢他时,这位掌门已经被异界生灵被控制了?师父无意之间将其与异界生灵一块禁锢了?或许有这种可能。

    “我记忆中那本古卷中描述的异界生灵吞噬修行者,可以说是残忍之极,而这种被寄生的修行者又有很大的隐憋性,给当时的修行界带来了巨大的损伤,我用心神与你上官叔叔商量,最后我们俩都认为,不能放这个恶魔出去。

    我们兄弟二人装作很乖巧的样子,而那个道士或许认为我们不会知道异界生灵的事情,在做了一些尝试之后,见我二人没有反应,也越来越大胆,这个异界生灵从道士体内出来的越来越多,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终于,这股黑雾渐渐化成一个人形,而这时,我们出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