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九十六章 陌生的情绪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很想观看慕冬儿和异史君的斗法,但他必须重新写符,他有一种感觉,自己刚刚抓住了什么,机会稍纵即逝,绝不能再等。

    事情发生在他与辛幼陶互开玩笑之后,大家的热情迅速高涨,慕行秋察觉到一股陌生的情绪掺杂其中,这股情绪像是初来乍到还没跟任何人结识的新来者,在一场聚会中胆怯地站在角落里,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希望能融入团体之中。

    一开始慕行秋以为这是错觉,因为他没有施展念心幻术,也没有催动他那奇怪的感受力,不该察觉到陌生情绪的存在,可他还是多注意了一下,那股情绪稍稍清晰了一些,而且变了脸色,好像已经厌倦了等候,和善的微笑没有引来亲切的招呼,反而遭到整个团体的忽视,于是收起笑容,与角落融为一体,只剩下冰冷的目光,带着一丝杀气。

    慕行秋决定将陌生情绪找出来,他不想当众施法,以免引来众人的关注,慕冬儿正要斗法,更不该让他分心,于是他重新写符。

    杨清音见怪不怪,连拍数掌,给慕行秋补充了一些符墨材料,走到窗口专心观看斗法,她希望儿子能受点挫折,又希望他真能打败异史君,心中为此患得患失。

    珍奇楼在东,司命鼎在南,两者相距不到十里,对于斗法来说,这个距离非常近,近到有些不合常理。

    等到慕冬儿与异史君发招之后,大家更惊讶了,他们的法术一点也不快,南边升起的红蛇在空中缓缓蠕动。东边发出的黑龙半天也没前进多远,像是在那里打哈欠。

    这样的斗法场景的确能让人打哈欠,观者议论纷纷,靠在祖师塔侧面的殷不沉冷笑几声,笑声被老撞听到。同为妖族,他也不客气,大声说:“殷不沉,你笑什么?难道你看出门道了?”

    “当然。”

    “那你说说啊。”老撞不明白他在等什么。

    殷不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飞飞,见小妖认真地观看法术,没有说话的意思。他才懒洋洋地说:“你们没看见法术是弯曲的吗?”

    “是啊。”老撞还是没明白,一龙一蛇的确弯得像是彩虹,但这好像没什么特别的。

    “至宝的威力超出你们的想象。”殷不沉站直身体,两眼炯炯,在他身后。地猴子们全都竖起耳朵,“珍奇楼和司命鼎看上去离得很近,其实真正的距离有几百里,甚至上千里,至宝将虚空挤得变形啦,所以法术一到空中就发生弯曲,你们看它飞得慢,其实快得很。”

    老撞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其他观者有明白的,也有不明白的,纷纷提问。殷不沉来者不拒,将猜测与事实混在一起当作答案,谁也听不出破绽。

    “来了!来了!”沈存异带着慕烈飞到城墙上,大声喊道。

    异史君的红蛇飞来了,它在半途中与黑龙搏斗了一会,数十丈的身体断断续续。直接撞向珍奇楼。离目标还有十余丈,红蛇化成了红光。然后大家都看到了奇怪的景象,珍奇楼在膨胀。像是一个巨大的圆球,里面的人也随之变得圆滚滚的,他们自己好像并不知道,仍然高喊助威。

    只有楼顶的慕冬儿没变,还是那么大,脚踩成片的黑云。

    片刻之后,红光爆散,珍奇楼恢复正常,又过了一会,才有一声巨响传到众多耳朵里。

    大家这回都相信殷不沉的话了。

    “这只是探路的法术,真正的斗法刚刚开始!”殷不沉大声说。

    不只是珍奇楼和司命鼎,西边的大光明镜和北边的镇魔钟都改变了空间,地上的断流城仍保持正常,十丈以上的天空早已面目全非,只是一般的眼睛看不出来,直到法术进入其中,才显出异常。

    慕行秋正在寻找的那股陌生情绪就躲在十余丈高的半空中,忽上忽下,像是玩游戏它知道自己被盯上了。

    慕行秋发出一道符箓,盯着它,却没有立刻采取行动,他在写更多的符箓,打算一块发出,正好作为整个祖师塔符箓的预演。

    他写了一百一十道符箓,分成七组,数量各不相等,用途也各不相同,彼此配合无间,能够形成一道法术。

    慕行秋借鉴了从秦先生那里学来的魔族法门:魔尊正法有七篇,又被称为七元,七元相生相克,具体施展时分为君臣两种,有为外、中、内三层,又有攻、防、助三用,共同组成千变万化。

    珍奇楼在红蛇的压迫之下发生膨胀时,慕行秋写完了一百一十道符箓,同时施放出去。

    没人察觉到这道法术,同在祖师塔内的杨清音没有,她在专注地看着儿子;塔外夸夸其谈的殷不沉没有,他正在兴致勃勃地讲解斗法情况,令平淡的场面变得惊心动魄,地猴子们配合他做出种种动作,让大家看得更明白些;珍奇楼顶的慕冬儿也没有,异史君是个棘手的强敌,容不得他有半点分心。

    法术无声无息地进入断流城,在那股陌生情绪反应过来之前,将它牢牢抓住。

    祖师塔升起一道白光,直冲云霄,却没有受到注意,这不是什么稀奇事,几乎每天都发生,现在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慕行秋写下的符箓又浪费了几十、几百道。

    只有小妖飞飞转身望了一眼,就是他也没有看到这次的白光有所不同:白光升起,在它里面却有东西下降。

    “你终于发现我了。”一个声音对慕行秋说。

    “左流英?”慕行秋认得这个声音,只是不能完全确信。

    “你太早找回记忆了。”那个声音说,间接承认自己就是左流英。

    “你有你的计划,我有的我,左流英。感谢你的建议,多等的这两年多对我的确很有好处,我明白了许多事情,但是到此为止吧,金山银山。我只要自己能用得上的那一块金银,我不后悔。”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然后说:“或许你是对的,但你知道自己丢弃了什么吗?”

    慕行秋当然知道,“失忆状态才能让我领悟无心之用。”

    “你已经走入正途,几个月前你施展的第十道法术是一个开始。那不是第十层念心幻术,一心本用只会令幻术的威力成倍增加,不会多出一用让你施展法术。你从来没有过道士之心,自然无法去除,所以不可能练成一心本用。你跨越了一步,直接到达了无心之用。”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慕行秋感到奇怪,关于一心本用和无心之用,他只在念心科传人的记忆中找到过记载,这世上应该无人知晓,“你找到了守缺?”

    “是她找到了我。你们刚从拔魔洞出来的时候,我曾建议你不要太早找回记忆,守缺恢复记忆之后立刻就来断流城找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提出那样的建议。”

    “为什么?”慕行秋也有同样的疑惑,五行之劫的时候,左流英应该还不了解念心幻术的法门。在那时就知道失忆对修行念心幻术的好处,有点奇怪。

    “因为法术相通。”

    “法术相通?”

    “我曾经失去过一部分记忆,我所接触过的法术比昆沌还要多,慕行秋,秦凌霜跟你说力量有本源,法术也是一样。你的符箓与其他人不同,那是因为你将符箓简化。越来越像道统法术,在这条路走下去。你将看到的不是金山银山,而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在那里一切皆是本源。昆沌拥有最强大的法力,世上无人可以超越,也用不着非得超越,再多的法力也敌不过本源,就像再高的楼也挡不住地基受损。”

    “你不怕昆沌知道你的想法吗?”慕行秋开始觉得这个左流英有点古怪。

    “我必须向昆沌开放我的泥丸宫和脑海,所以我给自己的某些想法另找了一个住处。这不重要,慕行秋,关键是你的路走错了。我最初凭借直觉建议你不要找回记忆,见过守缺之后,我才知道失忆对你非常重要。你的第十道法术才刚刚成形,就已显出了不起的威力。”

    “不,你弄错了,它的威力很小,连阵风都吹不动,而且它很难控制。”

    “无人察觉就是它的威力,慕行秋,念心幻术的第十道法术最接近本源,连昆沌对它都无从把握。可你找回了记忆,你学过的法术越多,心中的束缚也越多,离本源也就越远。”

    “你想让我再次失忆?你自己怎么不去失忆?一道法术而已。”

    “昆沌在盯着我,可你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你为什么等了这么久才跟我说话?”

    “因为我只能将想法一点点地送出脑海,还要等你主动发现我,否则的话,昆沌会察觉到这一切。”

    为了一段谈话,左流英准备了几个月。

    慕行秋想了一会,“谢谢你这么看重我,可我不打算再失忆了。”

    没有左流英的声音传来。

    慕行秋继续道:“本源很强大,但是我有预感,当我终于走到尽头的时候,又会遇到出发时的问题:想得到最强大的力量,必须绝情弃欲,必须拥有道士之心。刚才与大家见面,是我许久以来最快乐的一刻。左流英,现在的我知道为何而战,找到本源的我却未必。我宁愿怀着凡人的心去冒险,我曾经远远瞥见所谓的本源,这就够了,起码我知道一味积累法力的昆沌并非不可击败。”

    左流英仍然没说话,似乎失望地离开了。

    一个声音由远及近,那是杨清音在呼唤他,慕冬儿和异史君的斗法已经结束。

    杨清音叫得很急迫。

    (昨天的章节有一处姓名错误和一处年纪错误,经读者在贴吧和微博指出,目前都已改正,非常感谢。)(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