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九十一章 道统的刀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冬去春来,介河解冻,重新向南方奔腾,不到一里以外的断流城却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冰层反而更厚了。

    河水哗哗流淌的那一天,慕烈独自度过十九岁生日,礼物是比平日多砍了三根木桩,他坚持练刀,从来没有一天休息,最初带来的刀早就不堪使用,好在断流城附近不缺兵器,圣符军人没了,物资却都留下了,各种符箓刀剑任他取用。

    黄昏时分,他走到桥边——连桥也是圣符军建成的,由于缺少符箓的维护,已经有些摇晃——向对岸望去,荒野中冒出丝丝绿意,一桥之隔,就像是两个季节、两个世界,这让他深深体会到法术的力量。

    离桥不远,还有更强大的法术在展示力量,祖师塔耸立在河边,每当夕阳西下,阳光角度合适的时候,塔身上就会浮现大量流动的符箓图案,偶尔会有一束光或是一股烟冲天而起,往往伴随着几声震响,有时塔顶还有黑色的大鸟盘旋,如乌云遮日,整个断流城似乎都因此暗了下来。

    慕烈看惯了这样的场景,还是觉得惊心动魄。

    远方传来招呼声,慕烈扭头望去,原来是殷不沉和他的地猴子,摞成一长条,踩着一块尚未消融的冰块从上游飘来。

    “春回大地,夕阳斜照,傻小子,你守着孤桥是在感怀伤春吗?”殷不沉纵身一跃,跳到岸上,身上的地猴子一只也没掉下来。

    慕烈笑了几声,他很高兴见到这只妖,断流城太安静了,除了流水声、风吹声,几乎没有人说话,城西、城东老死不相往来,即使是同住祖师塔的慕行秋和杨清音,也极少发出声音。

    只有殷不沉爱聊天,他不住在断流城。带着地猴子们经常一走就是四五天,回来之后绘声绘色地讲述外面的见闻,听他的意思,似乎到了几千里以外。

    “你又从哪回来?”慕烈大声问。

    “去了一趟南海。采了几颗掀海珍珠回来。”

    慕烈笑而不语,他没去过大海,但是知道那里离断流城极远,殷不沉或许是在吹牛,也可能真有这种法术。他无从判断。

    “你不相信吗?嘿,凡夫俗子,跟你解释不清楚。”殷不沉掐指算了一会,“今天是三月了吧?”

    “三月初四。”慕烈每天都在计算日子。

    “是你的生日吧?”

    慕烈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这就叫无所不知——其实是你说梦话,地猴子听到了。”

    慕烈半信半疑,“它们夜里会进城吗?我从来没听到过它们的声音。”

    “你能听到什么?灵王到来那天晚上,断流城差点天崩地裂,你在呼呼大睡,可曾听到一点声音?”

    慕烈不好意思地摇摇头。当时他真是毫无察觉,次日醒来,看到城墙多出两个很大的缺口,真是大吃一惊。

    “嗯,我送你一件礼物吧。”

    慕烈的脸一下子红了,连摆双手,“不用不用,一个生日罢了,而且……而且……”

    “而且你是人类,我是妖族。你不想要我的东西。”

    慕烈的脸更红了,严肃地说:“我自己很可能就有妖族血统,怎么会小瞧你?实在是……从来没人送我生日礼物。”

    “你爹娘呢?”

    慕烈挠挠头,“他们会给我做一顿好吃的。但是没有礼物。”

    “我倒是会做几道菜,都是老君爱吃的东西,肯定不合你的口味……你喜欢金银珠宝吗?”

    慕烈摇头,“真的不用。”

    “现在这年头,金银珠宝不如刀枪剑戟。你想学法术吗?”

    慕烈呆住了,他在断流城天天都能看到法术的奇迹。一点不动心是不可能的,寻思了一会,他再次摇头,“谢谢,可我听说法术想学到高深必须绝情弃欲,我做不到。”

    殷不沉耸耸肩,甩掉身上的地猴子,走到慕烈身前,笑道:“老实说,以你的根骨,想学法术的确太难了些,当不成道士,做散修也只是二三流。你想学刀法吗?”

    “你也会刀法?”慕烈有点意外,他以为会法术者永远也用不着刀剑。

    “路都是一步步走过来的嘛。”殷不沉伸手夺过慕烈手中的刀,退后数步耍了几招,地猴子们围着他一边模仿一边乱叫,以助声势。

    慕烈的眼睛越瞪越大,殷不沉的刀法实在比他强得太多,尤其是殷不沉没用法力,一招一式都是他能学会的。

    慕烈再不犹豫,大声道:“我学,这个我学!”

    殷不沉住手,哈哈笑道:“原来不是不要礼物,而是一定要顺心的礼物,跟我来。”

    殷不沉向城北大步走去,慕烈再不客气,紧随其后。

    城北三里之外的冰雪已经融化,在一座小山脚下,殷不沉再次舞刀,这回招式完整,慕烈看得心痒难耐,忽见一把刀出现在面前,原来几只地猴子找来不少刀剑,每猴各分一把,慕烈也有份。

    “看清楚了。”殷不沉第二次演练,动作放慢,每到细微之处,还要讲解用力窍门与虚实之分。

    慕烈学刀的悟性极佳,几乎不用殷不沉说第二遍。

    四五遍下来,慕烈已经学得差不多,殷不沉坐在山下的一块石头上,将刀扔掉,“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是教完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勤练、多用,到了最后,等左流英杀你的时候,没准你还来得及眨下眼睛。”

    慕烈不在乎讽刺,只觉得刀法精妙,颇合己意,抛下刀,向殷不沉跪下,“你教我刀法,我拜你为师吧。”

    殷不沉一个跟头翻到慕烈身后,“我可不收你当徒弟,万一你真要向左流英挑战,我岂不是要受牵连?”

    慕烈起身,“不是万一,我一定会向左流英挑战。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拜你为师,但是我会记得你的恩情。”

    “记不了多久喽。”殷不沉向断流城走去。突然转身,望向山顶,“什么人?鬼鬼祟祟,好像是道士。”

    山顶真的飞下来一名道士。须发皆白,相貌威严,落地之后围着慕烈转了一圈,然后冷冷地看着殷不沉,“你是半妖殷不沉。”

    “你是庞山道士申继先。”

    地猴子们围上来。

    “庞山?我听说过庞山。”慕烈说。

    “庞山已经没有了。”申继先厉声道。目光仍然盯着殷不沉,话却是说给慕烈:“不准你学这套刀法。”

    “为什么?”慕烈诧异地问,对庞山的亲切感全没了。

    申继先不再理睬慕烈,对殷不沉说:“这是道统的五行刀法,非道统弟子不传。是谁教给你的?慕行秋?杨清音?还是秦凌霜?”

    殷不沉哈哈大笑,“庞山早就灭亡了,道统已经四分五裂,离死不远,你居然还关心一套刀法?这刀法只有没凝丹的弟子才学吧?”

    “道统还在,道统的规矩就在。”申继先望向城东的祖师塔。

    “好啊。你去执行道统的规矩吧,慕行秋、杨清音都在塔里。哦,对了,你打不过他们。”

    申继先神情越来越冷,殷不沉突然想起一些事情,“当年守卫断流城,你也在吧?看到当初的小道士比你厉害一百倍,心里是什么感受?”

    “规矩就是规矩,我执行不了,自然有别人来执行。”

    “施含元吗?太弱了。不行。难道你们鸿山道士团投靠昆沌了?”

    慕烈感到尴尬,插口道:“我不练刀法就是……”

    “必须得练,现在就练。”殷不沉最近的脾气比较大,“道统连凡人的性命都保护不了。有什么资格指手划脚?昆沌是道统祖师吧,他毁灭世界,罪过得算在全体道士身上,你不谢罪也就算了,还想讲规矩,真是可笑。”

    “道统犯的错。我们自己会纠正。”申继先的目光又望向城东的大光明镜,喃喃地说:“这里有一位道士。”

    “哈哈,道士不就是你自己吗?”殷不沉瞪向慕烈,“为什么不练刀?这就开始偷懒了吗?”

    慕烈马上舞刀,心却不踏实,目光总是望向白发道士。

    “我现在只是道统弟子,算不上真正的道士。”申继先左右看了看,“你们两个不值得我出手,可道统的规矩终究会跟这个世界一块恢复——我劝你们还是小心些为好。”

    “道统若是恢复了,会放过我们这些妖族吗?不会,你们还要斩妖除魔,所以我有什么可小心的?”殷不沉两手一摊,表示无所畏惧。

    申继先对殷不沉有点印象,不禁纳闷,慕行秋和异史君身边的这只小妖,什么时候变得天不怕地不怕了?他自恃身份,不愿争论,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难道是秦凌霜?可她只是魂魄,连身体都不是自己的……这怎么可能?”

    “喂,老道,你在嘀咕什么?秦道士虽说只有真幻之躯,可她的修行比你深多了,要说天下有谁能称得上真正的道士,我只选她一个。”殷不沉还记得杨清音说过的话,对秦凌霜评价极高。

    “真正的道士……”申继先寻思了一会,突然问:“她拥有道士之心了?”

    “那还用问。”身为那次斗法的见证者,殷不沉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句话,“情劫已度,执念全无,秦道士拥有这世上唯一的道士之心。”

    申继先不相信妖族,但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的双眼,大光明镜散发出来的法术光芒,就是最明确的证据。

    “第三十九代祖师难道真的应在她身上?”申继先既迷惑又振奋。

    (本来想写两章,时间也还够用,可身体实在坚持不住了,今天只能发一章,抱歉。)(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