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九十章 唯一的道士之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的第十道法术再次进入镜子房间,面对那个神情痛苦的秦凌霜。这道法术太弱小,不堪一击,无法用来自保,更不能进攻,唯一的作用是发出一声呼唤,打破两面镜子、两个秦凌霜之间微妙的平衡。

    这也是它唯一的机会,法术只要一生效,就再也不能保持隐蔽状态。

    “芳芳。”第十道法术冲进秦凌霜的泥丸宫。

    她睁开双眼,茫然张望,没有结束那些已经施放出去的法术,反而软软地倒在床榻上。

    两个秦凌霜之间的平衡被打破了,却没有得到慕行秋想要的结果。

    断流城上空,十团太阴之火,九团攻向杨清音,只有一团直扑慕行秋,眨眼即到,秦凌霜就算清醒过来,也来不及收回了。

    在万第山道统以十几万年时间滋养出来的太阴之火面前,杨清音依靠个人修行发出的太阴之火就显得太弱了,还未相撞,就已四分五裂,除了为主人争取到一点可怜的时间以外,什么用处也没有。

    杨清音立刻改换法术,空中的黑凰展开双翅,准备护在灵王身前,她全身的羽毛就是最坚固的防线,能够阻挡大多数法术进攻。她们共修已久,施法时如同一身,即使相隔数十里,黑凰也能在瞬间来到杨清音身边,这不是瞬移之术,只能在她们之间使用,却比瞬移之术更方便快捷。

    可黑凰失败了,她需要杨清音的存思才能施展高深法术,这一次却没有感受到任何存思,法力在体内转了一圈,又回到下丹田,双翅扇动。她仍然停在原处。

    杨清音不想使用这最后的保命绝招,在一刹那间,她得出结论,黑凰的羽毛挡不住九团太阴之火,只是多牺牲一条性命而已。

    她将早已召出的七件法器转到身前,连成一片火墙,这不是太阴之火,而是普通的五行之火,或许能够多挡一会。给她逃生的机会。

    秦凌霜的九团太阴之火攻到眼前,撞在杨清音的火墙上,砰的一声,响声震天,光焰四射,杨清音脚下的城墙化为乌有,露出一个宽数丈的缺口,上空的黑凰虽然惊讶于杨清音的决定,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施法上升。避开太阴之火的锋芒。

    太阴之火声势惊人,可还是被挡住了,杨清音吃了一惊。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这种本事,转念间她看到了真相,挡住太阴之火的不是火墙,而是慕行秋的九滴水珠,它们化成一整片膜状的光,在火墙之前接住了强大的攻势。

    即使是慕行秋,即使他手里有洗剑池,仍不是秦凌霜的对手。只能拖延一小会,杨清音需要的也正是这一点时间,这不是惊讶与思考的时候,她立刻施法,倏地消失,下一刻出现在黑凰的羽翼之下。

    直到这时,杨清音才能分心望向祖师塔,她记得很清楚。一共十团太阴之火,而慕行秋只有九滴水珠,都用来保护她,自己靠什么保护?

    城墙上的太阴之火发生第二次爆炸,威力比第一次更加惊人。城墙的缺口扩大数倍,内外的民房也毁掉一片。却没有留下砖瓦,太阴之火所到之处,一切都化为灰烬。

    祖师塔内也发生了一次爆炸,规模小一些,却将塔身震得不停摇晃。

    杨清音向祖师塔飞去,这一回她甩不掉黑凰了。

    慕行秋将全部法术都用来保护杨清音,至于他的第十道法术,根本没必要再施展,那点力量还不如他的身体提供的保护更多。

    他站在顶层塔内,身上的衣物被烧得精光,纯以血肉之躯硬抗太阴之火,念心幻术、魔尊正法的修行在这一刻显现出效果,他的皮肤瞬间变得跟火一样红,好像他是一整块木炭,不仅没有阻挡火焰,反而助它燃得更旺,到了这种时候,他已经不能再施展别的法术了。

    杨清音飞下来时,塔内的爆炸已经结束,她看到就是燃烧中的慕行秋。

    黑凰转了个身,飞到祖师塔顶上,站在那里展开巨大的双翅,面朝城西,像一只精雕细琢的镇脊兽。

    夕照湖上却没有法术再发来。

    杨清音刚要进入塔内,慕行秋抬起左臂,示意她不要过来,然后在火焰中露出一丝微笑。

    杨清音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火焰慢慢减弱,都向胸膛集中,最后发生一次小规模的爆炸,留下五条长长的伤口,像是五指抓挠出来的痕迹。

    “你……这……”杨清音大惑不解,她知道慕行秋的体质远强于普通道士,可也不至于能够承受服日芒境界的太阴之火,胸前的伤痕也显点很古怪。

    慕行秋的几只百宝囊都掉在了地上,他一挥左手,召出一件长袍披在身上,同时伸出右手,杨清音不由自主向前飞来一段距离,被他拉入塔内。

    “战斗还没结束。”慕行秋说。

    杨清音又是一惊,这才发现祖师塔外多了一层透明的水帘,更外面有什么东西正在横冲直撞,在水帘上撞出一个个突起,连她也看不到真容。

    慕行秋手按洗剑池凝神施法,他的职责就是挡住这道强大法术的退路,剿灭它的另有其人。

    又有九团太阴之火飞来,塔顶的黑凰叫了一声,杨清音也准备施法,可那些火焰的目标不是他们,而是祖师塔外的不可见法术,片刻之后,保护祖师塔的水帘也加入战斗。

    慕行秋和秦凌霜已经配合过一次,这回轻车熟路,战斗很快结束,火消水散,外面再无任何法术。

    “祖师塔终于干净了。”慕行秋吐出一口气,塔内的昆沌印记已经全部去除。

    “干净……发生什么了?”杨清音疑虑丛生,甚至有一丝愤怒,她刚刚经历过九死一生,现在看上去好像只是一个玩笑。

    “秦凌霜用十万魂魄模仿昆沌施法,引出了祖师塔内的印记。我们合力将印记消灭了。”

    “可她……”杨清音仍然不明白。

    秦凌霜飞来了,停在东边的城墙上,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神情清冷而又温柔。

    塔顶上,黑凰收起了翅膀,出于本能,她知道已经没有危险。

    “谢谢你们。”秦凌霜说,露出一丝微笑,“抱歉。我不得不用这种方式度过情劫、驱逐昆沌的法术。”

    “你度过了情劫?”杨清音喃喃道,有点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必须度过情劫,因为我没有自己的身躯,七情六欲无处长久安身,唯有情劫留在魂魄里,与我共存,不将它斩除,我永远不得安生。”

    “刚才那个……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你?还是说你被昆沌控制了?”

    “那是真实的我,应该说是我的一部分,因为被情劫缠绕。我的脑海出现漏洞,昆沌得以派出魔种将我侵袭,情劫由此被放大。不管刚才的我看上去多么古怪。都是真实的,这正是道劫的可怕之处,平时的它似乎毫无危险,等它发作的时候,却能让遇劫者变得截然不同。”

    “可你度劫了。”

    “我度劫了,同时也去除了魔种与昆沌的法术,随便还洗清了大光明镜和祖师塔的印记,应该说是一举数得吧。”

    杨清音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扭头看了慕行秋一眼,想问一句他是否早就知道这个结果。

    秦凌霜猜到了她的疑惑,又是微微一笑,“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度劫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杨清音撇下嘴,突然转过身去。

    慕行秋上前半步,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半晌才道:“昆沌还在。”

    “昆沌还在,接下来才是正式的战斗。”秦凌霜抬起右手,捏出道火诀,“我已知晓他的计划。”

    “因为你有了道士之心?”

    秦凌霜点下头,“我大概是这世上唯一拥有道士之心的人。”

    “连昆沌也没有吗?”

    秦凌霜第三次微笑。“他不在这个世上。”

    慕行秋突然恍然大悟,昆沌的诸多可疑行为都得到了解释。与此同时又生出新的疑惑,“他用五行之劫破坏全体道士的心境,因为只有道士之心才可能猜到他的想法。他给自己创造了一个世界……他所谓的新世界根本就不在这里。”

    “昆沌在拔魔洞无遮之地待了十几万年,别的囚犯都被折磨疯了,可他一直保持清醒,并且喜欢上了无遮之地,离开拔魔洞的一刹那,他就对真实的世界充满了失望,所以他要创造一个合他心愿的新世界,仿造无遮之地,唯一的不同是要充满生机。”

    “可他为什么要杀死这边的众生?没人反对他另创世界啊。”慕行秋马上想到了原因,“偶然,昆沌害怕偶然,以法术创建的世界无法与真实世界完全隔绝,他需要……”

    “他需要一个封闭者,能将新世界的入口从这一边完全堵住,这个人不是我就是左流英。”

    “他为什么不将这个世界直接毁掉?”

    “他毁不掉,昆沌的力量来自于真实世界,他没法毁掉自己,只有法术世界才会崩塌毁灭。”

    “可他不希望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类与妖族,只是封闭通道不会让他完全安心。”

    “封闭者不会有好下场。昆沌还培养了诸多强者,即将到来的元婴大会就是一场毁灭之战,人人都以为胜利者能得到昆沌的赏识,其实互相毁灭才是他想要的,在这样的世界里,强者的兴起稍纵即逝,永远不会产生与他匹敌的人。”

    慕行秋沉默了一会,“这都是道士之心推导出来的?”

    “道士之心配上昆沌的实力,就会有这样的结果。战斗才刚刚开始,慕行秋,你不在昆沌的选择之内,或许你能做点什么,让他再意外一次。”

    秦凌霜转身消失,夕照湖上的两面镜子合二为一,光芒冲破云霄。

    慕行秋转身看去,发现杨清音在擦眼泪,她显然觉得自己的表现很愚蠢,可越是擦拭,泪水越多。

    慕行秋握住她拭泪的手,说:“这是我第二次看到你流眼泪。”

    杨清音不哭了,手中多了一团火球,盯着慕行秋,好一会才说:“这一回,我死也不让你独自去向昆沌挑战。”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