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八十九章 大藏之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的第十道法术退出镜子。

    天空中,法术之风化成了秦凌霜的样子,高达数丈,容貌却比任何时候都要美艳,都要温柔多情,她向祖师塔弯下腰,用梦一样的声音轻声呼唤:“小秋。”

    杨清音心中最后一点疑惑也消失了,大声道:“那不是真正的秦凌霜,慕行秋,小心了!”

    慕行秋抬头望着秦凌霜的幻影,这当然不是真正的她,可是她的微笑、她的呼吸之中却有某种实实在在的东西,与野林镇的芳芳一般无二。

    他没动,也没有开口,一心十用,九用都在犹豫,都在回忆不久前的嬉戏与并肩战斗,只有一用在质疑两面镜子里的两个秦凌霜。

    幻影的手指轻轻拂过祖师塔,慕行秋又感觉到毛孔舒张、心情愉悦,这是真实的情绪,无需假装。

    “你觉得这样不公平,是吗?你记得我,却不记得她,而她却是你孩子的母亲,所以你无法抉择。该是你找回全部记忆的时候了。”

    “你能给我记忆?”慕行秋问。

    秦凌霜的笑容更多了一些,“当然不能,你说过,想起火就能想起全部记忆,我一直在帮你寻找火的来源,我终于找到了,原来它就在我身上。”

    “你身上?”

    “没错,所以你早就做出了选择,你在拔魔洞里施展大藏术的时候,就已经做出选择,将记忆与心中最在意的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秦凌霜的幻影伸出另一只手,指向杨清音,用同样温柔的声音说:“让你先来,慕行秋的大藏之火必然应在你或者我身上,那是他失去记忆之前最重要的一次选择。在生死之际,他最害怕的是忘记一个人,所以将全部记忆与这个人联系在一起。”

    杨清音冷冷地盯着幻影,重复道:“你不是秦凌霜。”

    “那是因为你只见过表面的我,咱们从来就不是朋友,如果小青桃站在这里,她会记得现在的我,小秋也认出来了,所以他没有疑惑。杨清音。你应该知道爱上一个人会发生什么,你的父母师长不也觉得你有些陌生吗?”

    杨清音一怔,竟然无言以对,空中的黑凰奋力扇动翅膀,嘴里却没有发出声音。

    “用你的火唤起慕行秋的记忆吧,这是最简单最直接的答案,比任何语言都要真实。”

    杨清音被说动了,无论这个秦凌霜是真是假,她的话终究没错,慕行秋在危急的一刻将全部记忆所系之人。必然是他内心深处最为在意的对象,如果慕行秋当时“选择”的是秦凌霜,杨清音可以理解。绝不会再争下去。

    她清楚记得慕行秋与秦凌霜当年的感情。

    太阴之火旺盛起来,这是杨清音最为擅长的法术。

    慕行秋呆呆地站在祖师塔顶层,茫然无措,还有几分尴尬,只有本心第十用保持着冷静,观察事态发展,等候转机出现,而且也很好奇自己的全部记忆到底系在谁的身上。

    第十道法术悄悄立于两面镜子的后面。

    杨清音摇摇头。太阴之火暗淡下去,她想起来了,自己是从异史君那里学会的太阴之火,在那之后,她与慕行秋聚少离多,很少在他面前施展此法。

    她发出另一团火,洪炉科弟子几乎人人必修的五行之火,是她学会的第一种进攻法术。也是她与慕行秋几次打架时所用的手段。

    火球飞向祖师塔,时隔多年,杨清音的法力远远强于当年的自己,她尽量保存实力,那火球还是蓬蓬勃勃。像是第一次学习捕猎技巧的野兽。

    火球停在慕行秋面前。

    他盯着火球看了一会,没有找回任何记忆。他伸出手臂,抓住火球,他也不是那个连内丹都没凝成的小道士了,火球在他手里逐渐熄灭。

    脑海中仍然没有新记忆产生。

    “或许应在慕冬儿身上。”天上的黑凰终于忍不住开口,她看得很清楚,火球没给慕行秋带来变化。

    杨清音又摇摇头,这就是结果了,她没什么可说的,更不会纠缠不清,她扬起头,表示自己的尝试已告结束。

    秦凌霜的幻影向她微点下头,化为轻风,追随几团火光一块退回镜子里,然后她发出了另一团火,也是火球,比拳头还小,浑圆无隙,分不清上下,说是火,其实更像红色的宝珠。

    “这是禁秘科的奥义之火,也是念心科的咒语之火,小秋,你一定还记得,这是咱们在镜湖村梅家一块学会的法术。”秦凌霜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慕行秋当然记得,这是昆沌硬塞给他的记忆片段之一,当年的场景历历在目。

    火球飞来了,没有停顿,直接冲进慕行秋的泥丸宫,然后爆炸了。

    记忆像潮水一样涌来,数量太多,慕行秋甚至产生一种窒息感,他必须将潮水全部吸进去,才能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

    修行这时帮不上忙,他跟普通人一样,无比迫切地需要呼吸。

    慕行秋一手扶墙一手按盆,将泥丸宫中的记忆吸入脑海,于是一切都回来了。

    秦凌霜的幻影又出现在空中,右手指向慕行秋,“击败昆沌的只能是你和我,小秋,这是咱们的职责,也是咱们存在的意义。”

    慕行秋的目光转向杨清音,能够看到她眼里的失望,也能看到她的坚强,她此时的神情像极了多年前的老娘,而不是现在的灵王,那是曾在牧马谷里发出火球追着他跑的杨清音。

    慕行秋冲她微微一笑。

    杨清音愣住了,秦凌霜的幻影僵在了空中。

    “谢谢你。”慕行秋对秦凌霜说。

    “你竟然还对我说这三个字?”

    “因为你不是真正的她。”

    幻影脸上的温柔神情消失了,变得严厉,还有一丝愤怒,“你将记忆系于我身,却将信任给了杨清音吗?”

    “我的记忆一直都在她那里,是她的火找回了一切。”慕行秋抬手放在额头上。慢慢挪开,抓出一团火来,那是秦凌霜的火,又被他恢复了原状。

    慕行秋摊开手掌,“第一层火是禁秘科的奥义之火。”

    火珠散发出一团光芒,不再浑圆无隙,火焰向上升起,与普通的法术之火差异不大,只是发出轻微的噼叭声。

    “这是念心科的咒语之火。”

    噼叭声停止。火球再度散发光芒,咒语之火的外壳也消失了,露出一团纯粹的法术火球,稍稍变大了一些,与杨清音之前发来的火球一般无二。

    “这是我的法术。”杨清音惊讶地说,此时此刻,她甚至能够取得对这团火球的控制。

    秦凌霜的幻影冷冷地保持沉默。

    “你的法术被调包了。”慕行秋说,又向杨清音笑了一下。

    杨清音可没心情笑,“这怎么可能?”

    “你连一成法力都没用上,发出的又是一团普通的五行之火。而她还有隐藏的法术,不久前,就是这道隐藏的法术与你在城外战斗。它有本事能够无声无息地调换你的火球。”

    杨清音惊愕得说不出话来,空中的黑凰却发出一声嘹亮的鸣叫。

    “你是怎么发现的?”幻影问,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

    慕行秋不想让自己的第十道法术暴露,于是说:“其实也很简单,昆沌曾经将关于芳芳的记忆塞到我的脑子里,那些记忆都是真实的,可他从哪里得到这些记忆的呢?人人都以为昆沌无所不能,但我不觉得他曾经夺取过我的记忆。在他眼里,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麻烦,不值得如此认真对待。”

    慕行秋停顿片刻,盯着空中的幻影,“还有一个更合理的解释,那根本不是我的记忆,而是芳芳的记忆。”

    幻影露出微笑,“当你找回全部记忆的时候。发现两者之间的差异了?”

    慕行秋点点头,没有说出全部实情,他是因为发现幻影调包火球,才特意对比两种记忆,而不是相反。

    两人都是道士。记忆的准确度极高,几乎没有差别。可还是有一点不同,在秦凌霜的记忆中,小秋的形象更清晰一些,在慕行秋自己的记忆中,掩嘴微笑的芳芳总是位于场景的中央。

    “她到底是谁?”杨清音问,身前的太阴之火又旺盛起来。

    “你到底是谁?是你伪装成昆沌,还是昆沌夺走了你的记忆?”慕行秋也发出质问。

    “你已经恢复全部记忆,还是认不出我吗?”幻影有些悲伤地说。

    “你是入魔的芳芳。”

    “没有所谓的入魔,慕行秋,这是真实的我,你跟世俗之人一样,只看外表,不看真心,当真心显露的时候,你们感到惊奇,无法接受。”幻影的悲伤消失了,变成为了愤怒,“这是你的选择,慕行秋,你不配与我联手,你跟整个世界一样,不值得留恋!”

    幻影消化了,空中出现十团火光,不再是温柔无害的游戏之术,而是蕴藏着强大力量的道统法术。

    “没错,你的确没有入魔,你是被魔种侵袭了,昆沌通过你发出了第十道法术,他牺牲大光明镜,用不熄炉和瞬息台将你控制住。”找回全部记忆的慕行秋,感受力并没有因此变弱,他察觉到了,秦凌霜的第十道法术并非念心幻术所发,而是来自另一股意志。

    “今天该是你为我而死了。”镜子里传来秦凌霜的声音,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受到了控制。

    十团火光分别冲向慕行秋和杨清音,这是真正的太阴之火,来自不熄炉,法器里面的印记认出了主人的意志,全力以赴,没有半点藏私。

    杨清音也发出蕴势已久的太阴之火,可是刚一离手就知道自己必败无疑,她的法术无力与不熄炉对抗。

    慕行秋根本没有发招抵抗,现在的他未必是秦凌霜的对手,再加上昆沌本人的一股意志,他更没有胜算。

    他将全部希望寄托在未被发现的第十道法术上,寄托在芳芳的觉醒上。

    第十道法术已经钻进一面镜子。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