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八十八章 该做选择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阴之火冲进断流城,气势汹汹,却没有杀机,停在城墙上方,像一只硕大的红色瞳仁,观察城内的情况。

    十万魂魄离开大光明镜,肉眼不可见,护送它们的法术显现为一片淡淡的紫色氤氲,慕行秋一直备用的法术迎上去,化身为一只纸鸟,护在附近。

    八滴水珠和八团火光已经停止互相追逐,守在外围,等着剿灭魂魄引出来的昆沌法术。

    “有外来的法术。”慕行秋取消一滴水珠,化为神游的方式对秦凌霜说话。

    秦凌霜不会知道他曾施放过第十道法术,所以慕行秋假装不认得这团太阴之火,更不认得远处的施法者。

    “不用管它,先对付昆沌的法术。”一团火光也转为神游之术。

    “好。”慕行秋决定静观其变,此时的他更倾向于相信杨清音的说法:此前发生的一切的确有点怪异,他和秦凌霜好像真的发生了一点变化,这变化极为巧妙而隐讳,看上去与自己的本性并无违背,仔细想想却又有哪里不对。

    慕行秋不会忘记,昆沌曾经硬塞给他一些不连贯的记忆,都与秦凌霜有关。

    “我以魂魄之术模仿昆沌施法,大光明镜里的最后一道法术卫兵很快就会出来,待会你负责歼灭,我来堵截后路。”

    “好。”慕行秋很纳闷秦凌霜是怎么模仿昆沌施法的,却没有追问。

    时间一点点过去,杨清音发来的太阴之火迟迟未动,大概是察觉到了慕、秦两人此时正在施展严肃的法术,而不是嬉闹。

    “来了。”秦凌霜发出警示,神游之术重又变为火光。

    慕行秋的水珠也增加到八滴,加上一只纸鸟,共是九道法术,在外人看来,他已经竭尽全力,其实第十道已经悄悄发出。就停在他身边,与杨清音的太阴之火一样,观察城内的情况,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昆沌的法术无形无迹,接到“主人”的命令,它必须执行,走出藏身的法术森林,离开大光明镜。一探头,它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法术没有意识,自然也没有真假虚实之分,但它们遵守一些最基本的规则,秦凌霜模仿了昆沌的存思,却提供不了昆沌的法力,大光明镜里的最后一道昆沌法术一旦察觉不到主人的法力,立刻就要退回法器之内。

    可它的退路已经没有了,夕照湖上,一团火光击中两面镜子。它们同时绽放光芒,冲天而起,高达数百丈,整个断流城一直到百里以外的地面都在颤动,河湖中的坚冰瞬间出现大量裂纹。

    殷不沉大惊失色,地猴子们更是惊慌失措,像无头苍蝇似地到处乱跑,它们平时最喜欢往地下钻,可现在颤动的就是地面,一下子没了退路。也不知是哪只地猴子先起意,跳到殷不沉肩上,其它地猴子纷纷模仿,跳不上去就往上爬。顷刻间,四十几只地猴子又摞在一起,像一根摇摇晃晃的旗杆。

    杨清音不动声色,天上的黑凰也没有慌乱,远处的太阴之火还在,殷不沉稍稍放下心来。觉得自己的尊严还能再坚守一会。

    昆沌的法术被挡在了大光明镜外面,对它来说,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击败所有的拦路者,重返法器之内。

    这不是一道进攻法术,它的职责是在至宝之中留下昆沌的印记,阻止其它人使用大光明镜最为核心的力量,一直以来它做得非常不错,秦凌霜境界再高,也只能将大光明镜当作高品级的法器来用,远远发挥不出它的全部潜力。

    第二道火光冲向大光明镜,又是光焰冲天,又是地动冰裂。

    秦凌霜的两次防守前后相连,用时极短,慕行秋的八滴水珠同时杀到,将昆沌的印记团团围住。

    印记不能再维持无形状态了,它必须主动自保。

    一阵狂风几乎紧贴着两面镜子升起,虽是风,却像山一样沉重,一下子就压碎了大片湖冰,只有两面镜子纹丝不动。

    八滴水珠不停分裂,变成无数的碎冰,紧紧包裹着狂风,从远方望来,这就是一条冰旋风,高达三四百丈,摇摇晃晃,在星光的照耀下,仿佛一条拔地而起的巨龙。

    数十里外,殷不沉睁大双眼,他肩上的一串地猴子跟着冰旋风一块摇晃,只是个头小了许多。

    印记没有被消灭,在夕照湖上围着两面镜子横冲直撞,慕行秋的碎冰则尽量将它推开,实在危险的时候,秦凌霜就分出一团光火回到大光明镜里,将退路牢牢堵住。

    昆沌向所有至宝里都灌注了若干道法术,印记绝不是其中最强的,却是最为顽固的卫兵,慕行秋之前去除祖师塔里其它类型的法术时,都没有这么艰难。

    秦凌霜接连召回六团火光,只剩两团还在大光明镜附近环绕,昆沌印记的冲劲终于减弱,被八滴水珠化成的碎冰慢慢推开,离两面镜子越来越远。

    这一招引蛇出洞即将成功,大光明镜将成为第一件完全不受昆沌控制的至宝。

    慕行秋稍稍松了口气,心中早已存在的困惑再度升起:昆沌为什么要让至宝流落在外?他对断流城发生的事情绝不会一无所知,为什么不做点什么抢夺大光明镜?

    如何解释这样的怪事,慕行秋一点眉目也没有,很快,他就没时间乱想了。

    他和秦凌霜各分出一道法术保护十万只魂魄,一个形态是紫色氤氲,一个是符箓纸鸟,任务是将魂魄送回祖师塔内。离开肉身的魂魄非常脆弱,因此行进的速度不快,夕照湖上的大战已经进行了一会,纸鸟与氤氲才刚刚行进到城内。

    印记没有思维,却有战术,当它发现退路已无之后,变得狂暴,不再试图冲向大光明镜,而是改变方向,向城内的十万魂魄冲去。

    慕行秋的法术一直在将印记推离大光明镜,此时成为一股助力,冰旋风如脱缰野马一般,在湖面上留下一条长长的沟壑,结冰的城墙跟纸糊的一样,挡不住强大的法术,转眼间就被击出一个缺口。

    慕行秋急忙调整法术,碎冰将旋风向地面压去。

    印记停住了,伸出数十条分支,抓向正在缓缓移动的十万魂魄。

    纸鸟迎上来,翻身变成一条淡金色的巨龙,拦住印记的分支。这条龙看上去如此真实,城外的殷不沉甚至惊呼了一声,然后才想起世上没有真龙了,只有南海蛟龙妖族和牙山黑龙这样的异兽。

    战斗变得更加激烈,印记旋风虽然越来越矮,却没有认输,伸出的分支越来越多,慕行秋的八滴水珠和一条金龙总共九道法术都觉得不够用。

    他的第十道法术力量太弱,没有参战的意义。

    秦凌霜的紫色氤氲护送魂魄,不能分身,剩余的两团火光加入战斗,于是旋风在冰甲之外又多了一层火衣,两者互不干扰,配合得极为默契。

    越是接近灭亡,印记旋风反抗得越激烈,即使已经被压缩到不到五十丈,慕行秋也不敢大意,全力施法。

    留守大光明镜里的六团火光冲出来五团,火衣更盛,印记终于被压制下去,收回了分支,虽然还有起伏,却像冒泡的泥浆,没剩下多少力量。

    慕行秋的第十道法术在城内城外巡游,默默地观察,他在意的不是城墙上的太阴之火,而是之前与杨清音战斗的那一团团法术,它们从断流城里生发,不是他的法术,也不像是与秦凌霜有关,总之来历不明,这时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印记旋风在冰水两重力量的压制下,慢慢走向末路,偶尔反抗一下,跟搁浅的鱼一样无力。

    秦凌霜分出一团火光,化为清风,朗声道:“慕行秋,我为你介绍一下吧,这位就是杨清音,慕冬儿的母亲。”

    杨清音已经来了,就飘在太阴之火的后面,黑凰在头顶十余丈的地方盘旋。

    慕行秋没吱声,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是你让殷不沉将她请来的。”风中继续响起秦凌霜的声音,“别再逃避了,慕行秋,该是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选择?”杨清音开口了,语气冷淡,还带着警惕,“秦凌霜,你和我什么时候沦落到要被人选择的境地了?这可不是我记忆中的你。”

    “每个人都在选择,杨清音,你和我也是如此,你不是选择过来了吗?”

    “我的选择是来救人,你们两个最好还是查看一下自己的泥丸宫吧,恐怕它们已被攻陷。”

    “你不相信我的话,以为我的变化太突然吗?那是因为你从来没在一片虚无的地方修行过,昆沌离开拔魔洞之后尚且变化,何况是我?杨清音,我牺牲一切所保卫的世界已经毫无意义,这一次,世界与我无关,我只在意一个人。”

    慕行秋的第十道法术又一次来到夕照湖,这回没有受到阻挡,能够顺利地进入一面镜子,秦凌霜在里面,坐在床榻上,手中托着不熄炉,侃侃而谈,与慕行秋的印象不太一样。

    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温柔,“小秋,你早就做出了选择,承认吧。”

    慕行秋仍不开口,第十道法术退出房间,进入另一面镜子。

    这里也有一个秦凌霜,容貌一模一样,手里托着的却是瞬息台,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睫毛微动,显然忍受极大的痛苦。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