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八十七章 第十道法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道法术有点特别,像是强弩之末,像是无奈飘落的枯叶,力量微弱,却不易控制,慕行秋的指挥没有一次能得到精确的实现,越是增加法力,效果越差,只能由它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地乱飞,朝着大致的方向前进。

    它不是符箓之术,慕行秋自己也说不清这是什么,只觉得自己能够做到,然后它就出来了,也没有强大的威力,只是将一路所见所闻即时传递给施法者。

    断流城里没什么可看的,圣符军破坏了一些房屋、院墙,但是整体来看城池仍很完整,街道也很干净,重新结了一层冰。

    天空中,八滴水珠和八团火光还在互相追逐,令慕行秋的每一颗幻术之心都感到愉悦,舍不得放弃。

    第十道法术出离西城门,望见了夕照湖上的两面镜子,秦凌霜必定在其中一面镜子里。

    法术微弱有一个好处,很难被其它法术发现,它贴着地面滑行,刚来到冰面上,却遇上一阵风。

    这是秦凌霜施展的魂魄之术,她要将大光明镜里的昆沌法术引出来,因此魂魄的力量一半在里一半在外,在外就显示为风。

    慕行秋的第十道法术弱得连交锋的力量都没有,一下子就被吹到空中,打着旋儿,如同行驶在惊涛骇浪中的小船,一切只能听天由命。慕行秋试着让它回去,结果事与愿违,法术飘得更远了,而且不是原路飘回,反而向北方跑得越来越远,即使脱离夕照湖的风势之后,也没有止步。

    慕行秋觉得这第十道法术不够成熟,决定收回它,或者直接中断,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这道法术太不听话,竟然连最简单的命令都不肯服从。既不肯回到祖师塔,也没有就此消失,仍然一路飘行,将所见所闻传给施法者。

    慕行秋只能苦笑。他做到了一心十用,却控制不住这多出来的一用,它的调皮选对了时机,其它九用都在施法,维持八滴水珠和用来迎接魂魄的法术。分不出精力去追赶这位小兄弟。

    他没向秦凌霜说明,因为这不是什么大事,第十道法术飞不出太远就会因为法力衰竭而彻底消失,不会带来多大影响。事后倒是可以谈一谈,秦凌霜或许能帮助他驯服第十用。

    第十道法术向北飘出数十里,终于力竭,一点点向下坠落,传回的信息也变得断断续续。

    慕行秋惊讶地看到了殷不沉,还有相距不远的一名女子与一只巨大的黑鸟,他们都在眺望断流城。神情严肃而警惕,地猴子们一个踩一个摞在一起,也在眺望,只是目光散乱,不知在望什么。

    他不记得女子的容貌,但是能猜出她十有八九就是杨清音,那只黑鸟是她的异兽凤凰。

    慕行秋一心十用,每一用都是独立的,这时却不约而同颤了一下,洗剑池里水波激荡。摩擦石盆,发出嗡嗡的鸣叫,断流城上空,八滴水珠同时发生紊乱。被八团火光穿过。

    慕行秋感到燥热,他没办法再玩这个游戏了,他要停下,要向秦凌霜说清一切,然后去见杨清音,至于该怎么说、怎么做。他还没有想好。

    八团火光没有察觉到异常,仍围着水珠挑衅、嬉闹。

    这个夜里最让慕行秋意外的一件事发生了,准确地说,它早就发生,慕行秋只是刚刚发现而已。

    杨清音、黑凰和殷不沉并非单纯地眺望,他们在合力与一股强大的法术抗衡。

    这可太奇怪了,这股强大的法术绝不是慕行秋发出来的,秦凌霜已经一心九用,按理说也不可能再施放多余的法术,可是强大法术的确来自断流城的方向,它的战斗方式很独特,并非连续不断,而是每隔一段时间突然冲来一大团,然后停在空中,一点点射出来发起进攻。

    因为这个发现,慕行秋没有停止施法,八滴水珠继续与火光周旋,可是心境已经骤变,秦凌霜若是这时注意洗剑池,会看到水面平稳如镜。

    殷不沉嚷了起来,“究竟怎么回事?哪来这么强的法术?断流城遭到偷袭了?”

    自从找到地猴子们的泥丸宫,他的实力增强不少,却不足以弥补魔尊正法的损失,与杨清音和黑凰相差甚远。

    杨清音专心施法,黑凰贡献的主要是法力,相对轻松一些,听到殷不沉的疑问,冷笑道:“你还替他辩解吗?哪来的偷袭,是他们两个在断流城打情骂俏,发出法术不准外来者打扰呢。”

    殷不沉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慕行秋不会做出这种事,其中必有蹊跷。”

    “嘿,你还不如说他失忆好了,反正他不记得灵王,谁也不能说他绝情。没有记忆就没有责任,两年多了,慕行秋一直不急着找回记忆真是聪明。”

    “你误解了。”殷不沉越来越困惑,“是左流英不让他找回记忆,说是……说是……”

    殷不沉只是听说,不知道左流英具体说过什么。

    “哈,既当左流英是敌人,又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听从左流英的安排,慕行秋是太傻还是太聪明?”

    “呃……跟从前相比,他好像有一点傻。”

    黑凰冷笑不止,殷不沉突然停止施法,摞在一起的地猴子一下子散落,“真是莫名其妙,好像我犯了错误似的,其实我只是将灵王请来而已,别的事情都与我无关。”

    殷不沉向断流城又望了一会,喃喃道:“我叫殷不沉,乃蛟王之子,不是任何妖族或人类的跟班,争风吃醋的事情更是与我无关。”

    他转向杨清音,“灵王,算我多嘴劝你一嘴:住手吧,这种事争不出高下,咱们先后退,等天亮再去断流城,慕行秋只要找回记忆,肯定还会……还会……”

    在说好话和说实话之间,殷不沉左右为难,他对秦凌霜了解不多,可这些天的相处让他明白,慕行秋与这位女道士之间必定早就存在极深切的关系,而且是在杨清音之前。恢复记忆的慕行秋会选谁,他还真说不准。

    “在凡人中间常有两女共事一夫的情况,妖族中间也有……”殷不沉觉得事有蹊跷,却将原因归在杨清音身上,以为她想从中捣乱。

    黑凰身上飞出数十根法术幻化的羽毛,像一股黑色风暴冲向殷不沉,地猴子们立刻趴下,殷不沉反应也快,大声道:“那只是欲,而非情,情深之处怎容二心?”

    羽毛消失了,殷不沉吓出一身冷汗,低声对地猴子们说:“维持尊严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现在开始,我要少说话,祸从口出……”

    殷不沉闭上嘴巴,抬手拍了两下,表示再也不开口了,可是只等了一小会就忍受不住,“这场斗法真有必要吗?”

    “当然有必要,难道就眼睁睁看着那对狗男女欺负灵王吗?”黑凰坚定地站在杨清音一边。

    殷不沉嗯嗯了两声,不想争辩,也没再施法,决定置身事外,但是不会离开,他想看到结果。

    断流城里飞来的一大团法术消耗尽了,下一团尚未到来,杨清音终于能松口气,殷不沉低着头挤眉弄眼,黑凰展开双翅,说:“灵王,攻进去吧,都这种时候了,还等……”

    “闭嘴。”杨清音严厉地说。

    殷不沉嘿嘿笑了两声,被杨清音目光一扫,再不敢笑了。

    “你们两个就会胡说八道,这法术很古怪,断流城有危险。”杨清音召出更多法器。

    黑凰一惊,分出数根羽毛。

    殷不沉不自觉地露出讨好的微笑,因为他怕自己的话会得罪灵王,“我刚才就是这么说的,可是,老实说,现在看来断流城里真没有外人。”

    “没有外人,有外来的法术。”杨清音盯着断流城,又有一团法术飞来,速度不是很快,只要她不动,法术似乎也不急于战斗,“他们不会做这种事。”

    殷不沉叹息一声,有点同情杨清音,“慕行秋失忆了,整个人都跟从前不太一样,秦道士我不知道她从前是什么性格,现在的她有可能……”

    殷不沉指着断流城上空互相追逐嬉戏的法术,觉得事情再清楚不过。

    “秦凌霜修行的是正统道法,境界越高越不会变。”杨清音正在准备法术,黑凰振翅上天,也做好准备。

    “天下的道士差不多都变了,连宗师都抛弃了道士的职责,秦道士会例外吗?”殷不沉说。

    “如果天下只剩下一名真正的道士,不会是左流英,肯定是秦凌霜。”杨清音向前迈出一步,“如果天下只有一个人不肯向昆沌屈服,不会是你我,肯定是慕行秋。”

    空中的黑凰施放出一大团太阴之火,飞向断流城,这是杨清音最强的法术。

    “他们两个有危险。”杨清音仍然坚持自己的看法,以为断流城中的法术不合情理。

    殷不沉耸耸肩,招呼地猴子们准备施法,他也坚持自己的看法,认为灵王反应过度,可这一次他决定站在灵王一边。

    第十道法术难以为继,终于消失了,祖师塔里的慕行秋以本心第十用反躬自省,希望弄清楚杨清音和殷不沉究竟谁是对的。

    微风吹来,秦凌霜发来提醒,她要将十万魂魄送回来了。

    与此同时,杨清音的太阴之火已经冲破拦阻的法术团,来到断流城上空。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