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八十二章 第皇帝的神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渐深,空中没有浓云蔽天,星月之光却异常暗淡,掠过身边的风也不猛烈,带来的寒意却几乎能将骨髓冻成冰块。

    慕烈从来没这么冷过,与一群地猴子紧紧挤在一起,像是穿了一件臃肿的毛皮大衣,可他仍然觉得冷,那些地猴子也抖个不停,嘴里吱吱地哀叫。

    “殷、殷法师……你、你不是会、会法术吗?”慕烈轻易不肯求人,这时也不得不开口了。

    “干嘛?”殷不沉冷冷地问,他们站在东边的城墙上,向外望着圣符军的法阵与河边的祖师塔,塔顶发出的光芒并不盛大,却是这个夜晚最明亮的光源。

    “变、变堆火出来吧,太、太冷了。”地猴子们摞在一起,将慕烈整个裹在里面,他只露出两只眼睛和鼻孔,说话声因此显得有些沉闷,一不小心还会吞进猴毛。

    殷不沉也冷,一个多时辰前慕行秋轻易让出祖师塔,他就吃了一惊,当九万将士都已到位,唤神之阵逐渐显出威力时,他又吃了一惊,这股冷意超出他的预料,两颗水晶眼提供的妖力都难以抵御,靠着初成的魔体才能勉强保持镇定。

    他想象不到当九万将士奉献血祭之后,整个阵法会强大到何种程度。

    “那可不行,如今圣符军阵形已成,全城都在法术笼罩之下,我一施法,没准会受到反攻,到时候咱们死得更快。”

    “咱们……不应该留在城里。”慕烈后悔了,地猴子们似乎听懂了他的话,叫声更急促了一些。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外面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看、看什么?”慕烈一直没弄明白城内城外的士兵们在做什么,他们每人守着一根木桩,双手捧着古神像。仰头面对挂在桩上的妖器、法器念念有词,除了越来越暗的天空和越来越冷的风,他没发现别的异常。

    殷不沉很愿意在一名凡人面前摆出世外高士的派头,长长地嗯了一声,“圣符军肯定是从妖族那里学来这一套阵法的,可是威力更强一些。皇帝没那么大本事,必然有人帮他改进了法阵,是谁呢?最可能的是某位道士。这位道士深藏不露,而道尊隔岸观阵,就是在等他露面,然后一举击杀,救下这九万献祭者。”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他杀过人,就不会……再救人了。”慕烈觉得说话能稍稍缓解一些寒意。

    “嘿。那也叫杀人?再说你怎么总是‘他他’的,那是你的祖宗,知道不?”

    “他的确跟慕家的一位高祖重名,但我们不是一家人。”慕烈肯定地说。

    “笨蛋,懒得跟你解释。你就等着看热闹吧,道尊必然大获全胜,还有秦道士暗中支持他呢,不管圣符军里藏着的道士是谁。今晚都会一败涂地。”

    “嗯。”慕烈声音发颤,寒意太重。只是闲聊已经没用了。

    殷不沉摇摇头,“凡人真是脆弱,跟不成材的木头一样,留之无用,当木柴烧火都嫌不够旺。我有点明白昆沌为什么要将你们都消灭了。”

    “我不怕冷!”慕烈大声叫道,将抱在头上的两只地猴子甩掉。阴寒像刀剑一样迎面刮来,慕烈被冻得连脑子都要裂来,闭上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地猴子重又跳上来,将他紧紧裹住。连眼睛也不露了,可是已经进入体的寒意没有离开,盘踞在脑袋里,慢慢向下漫延,慕烈觉得喉咙里像是卡着一大块冰,上下不得。

    殷不沉召出一件丝织长袍,披在地猴子们身上,“皇帝的士兵多,杀死九万还剩几千,我就这一群跟班,冻死一只也不值。”

    长袍自动变长变大,将四十几只地猴子和慕烈都包在里面,它看上去轻飘飘的,很薄,却能挡住外面无所不在的阴寒,慢慢地,地猴子们的吱吱叫声停止了,慕烈虽然憋闷得慌,却不再冷入骨髓了。

    “外面什么样了?”慕烈两眼一摸黑,发出的声音含混不清。

    殷不沉正忙着召出多件妖器抵挡阴寒,他也有点忍受不住,“啊……还在念经,我猜他们快要开始了,你老实待在里面,不用出来,高等道士斗法,肉眼凡胎什么都看不到,就听我说吧。”

    “好吧,谢谢你啊,殷法师。”

    “别谢我,谢这些地猴子,我的长袍是给它们的。”

    “谢谢地猴子,可是……”

    “可是什么?”

    “它们的味不太好闻。”

    “呸,人心不足,刚暖和一点,就嫌人家味大了?”

    “不是不是,我没嫌弃,可是……有一只地猴子好像用屁股对着我。”

    “哈哈,那你也得忍着。”殷不沉召出十几件妖器,从上到上围着他旋转不已,“皇帝在祖师塔里施法了。”

    慈皇出现在顶层塔的窗口,手里举着一根五六尺长的白杖,杖端是一尊三首神像,就是它一直在绽放光明,这时更亮了。

    “神佑众生!”慈皇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断流城,五处法阵里的将士都听得清清楚楚。

    “神佑符皇!”守在木桩下的献祭者们异口同声地回应,声音像闷雷一样,轻风变成了大风,阴寒却变得支离破碎,时有时无。

    “伏惟古神!”

    “去伪存真!”

    ……

    慈皇一句,献祭者一句,互相应答,声音越来越响,风势随之增强,被割裂的阴寒开始向一块聚集,似乎要组成什么东西。

    慕烈几乎一句也听不懂,着急地问:“他们在说什么?道士出来了吗?慕行秋动手了吗?”

    殷不沉心惊胆战,萌生退意,语气却更加强硬,“时候还没到哪。皇帝手中的白色法杖有点怪,让我仔细看看,天哪。那是……”

    “那是什么?”慕烈更好奇了,恨不得推开身上的地猴子,可周围的阴寒虽然退却,风中的正常冷意仍然刺骨,地猴子们不肯分开,他也不敢冒险。

    慈皇法杖顶端的三首神像与众不同。并非一具身体,而是三首、三身,紧紧靠在一起,中间空隙由法杖填补,那神像长不盈尺,个个栩栩如生,全是道装打扮,两男一女,两男一个是骷髅头。一个是没有五官的雷字符脸,女像眉目清晰,脸上的神情的不像是慈悲,更像是在忍受痛苦。

    神像放出光芒,殷不沉依靠水晶眼看得很清楚,“天哪,没有隐藏的道士,皇帝杀死了三名道士。将他们变成神像啦!”

    殷不沉重重地在墙垛上砸了一拳,“真是不公平。妖族努力了那么多年,想将道士炼成妖器,成功的没有几个,人类皇帝凭什么做到?”

    慕烈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甩掉头上的两只地猴子,外面虽冷。却不至于无法忍受,可他只能看到祖师塔顶层的光明,看不清神像的模样,“白杖那么小,怎么会是道士变成的?”

    “你懂什么?”殷不沉上身趴在墙垛上。看得更认真了,“那绝对是一件妖器,三名道士大概是在存想的时候被他杀死,肉身入杖,生魂受困,这是拘生魂之法,连妖族都很少使用。皇帝真是疯了,道尊为什么还不出手?”

    慕烈受肉眼限制,怎么也看不出白杖的邪恶,只有周围越来越响亮的叫喊声,让他感到圣符军的法阵充满了诡异。

    喊声停止,慈皇慢慢摇晃手中的白杖,片片光芒从中飞出,在空中一边飞行一边分裂,很快就布满了东南西北中五座法阵,悬在众人头顶,一团光甚至飞到了殷不沉和慕烈的上方。

    “这是什么意思?”殷不沉愕然,大声喊道:“收回你的法术,我们不是献祭者!”

    “众生皆是祭品!”慈皇的声音更加响亮,突然间,整座祖师塔都放出光明,与白杖之光融为一体,慈皇将白杖指向空中,“唯真古神,降临我身!”

    空中出现一具巨大的身形,高达百余丈,隐隐透明,仿若冰雕,这是阴寒聚合而成的。

    “原来皇帝自己想当神。”殷不沉终于明白了,将目光投向远方,在祖师塔光明的影响下,他的水晶眼望不出多远,看不到介河对岸的慕行秋,“道尊!道尊!别再等啦,快阻止疯皇帝!”

    对岸没有回应,殷不沉颤抖了一下,“不会连道尊也失算了吧,那咱们可是自投罗网、自寻死路了。”

    殷不沉转身向西边望去,碎光笼罩的西法阵历历在目,离法阵数里的夕照湖上,大光明镜形成的两座门户只剩微光,殷不沉心中稍安,“还亮着就好,可下次再也不这么干了,道尊去哪,我也去哪——他去的地方可能更危险。”

    殷不沉患得患失,慈皇已经准备妥当,他站在塔上不动,空中的半透明巨人开口了,用他的声音冲着介河东岸说:“慕行秋,谢谢你的祖师塔,但我不能还给你了,它将成为我的一部分,真神需要我,也需要它。还有你和女道士拥有的其它至宝,都交出来吧,它们都是我的!”

    慕行秋那边仍没有声音,夕照湖上的大光明镜也没有丝毫变化。

    法阵上空的碎光开始发生作用,它们没有割伤身体释放鲜血,而是在吸取众人的魂魄。

    殷不沉感受到了来自头顶的强大法力,急忙施法自保,看到慕烈和地猴子们一个个神情呆滞,于是将法术扩展到他们身上,勉强保住魂魄,“道尊,别再玩啦,我可坚持不了多久。”

    空中的巨大身躯越来越像实体,法阵中的将士摇摇晃晃,一个接一个地摔倒。

    “神即是我,我即是神!”巨人大叫,伸出两只手臂,分别抓向东岸的慕行秋和城西的秦凌霜。

    手掌即将落地,巨人突然又缩回手臂,抱住脑袋,纵声尖叫。

    慈皇想起来了,数日起与慕行秋交谈的时候,自己的额头曾被他轻轻按了一下,就在同一个位置,他感到头痛欲裂。

    “你斗不过真神!”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