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八十五章 遥望断流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可以保证,道尊和秦道士之间清清白白,什么都没发生。”殷不沉忘了自己的誓言,脸上又露出谄媚的笑容,朝各个方向点头哈腰,地猴子们照学不误,“他们两个一个住城西,一个留城东,平时都不见面。道尊前些天还要离开断流城呢,是我……不不,不是我,是秦道士……不不,也不是秦道士,道尊自己决定留下……”

    殷不沉额上出汗了,抬手擦了擦,突然又想起誓言,急忙挺起身子,咳了两声,正色道:“慕行秋让我请灵王来断流城,他自会解释清楚,请灵王去见他吧,我要继续修行了。”

    空中没有声音,只有黑色的羽毛盘旋起伏,若非依靠水晶眼,殷不沉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但他拒绝抬头观看,深呼吸,准备重新开始修行。

    地猴子们这回却没有亦步亦趋,它们仍在朝四周点头哈腰,发出乞求食物似的吱吱叫声,相比于枯燥的炼兽之法,它们似乎更喜欢奉承人。

    殷不沉大怒,双臂一挥,地猴子们滚出几十步远,然后一只只跑了回来,围着殷不沉,向他点头哈腰。

    殷不沉声色俱厉,心中的怒气却已消失,“练功,马上练功,魔族法力被异史君抢走了,水晶眼也是他的妖器,早晚是个祸患,魔体我正在努力去除——再过不久,我就会失去全部力量,你们知道这在乱世之中会有多大危险?不能心怀侥幸,也没有投机取巧,咱们必须按部就班地修行,苦练不辍,唯有如此,才能争得一块立足之地,明白吗?”

    地猴子们叫得更响亮了,立刻在殷不沉身后排列成行。

    头顶的羽毛还在,在这种情况下进入存想是危险的,黑凰可从来不是他的朋友。殷不沉只好先练拳法,暗暗将妖器准备好,心中却没底,失去魔尊正法之后。他的实力比黑凰低多了,正要打起来,他一点胜算也没有。

    难道自己运势已尽,今晚就将命丧于此?殷不沉想了一会,一咬牙。没有开口求饶,继续练拳,努力进入存想状态。

    “你不是改学魔尊正法了吗?怎么法力如此低微?”空中传来黑凰的声音。

    “异史君对我动了手脚,抢走了我的魔修,还要将我变成活妖器,所以……我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你从前的妖修和兽修呢?”

    “一旦修行魔尊正法,之前的修行都会慢慢变成魔修,我的变化比较快,都被异史君抢走了,全靠着两只水晶眼提供一点妖力。”

    殷不沉一边说一边练拳。心里踏实了一些,黑凰的声音听上去很正常,似乎忘掉了断脚之恨,她一直与杨清音共同修行,应该也能学到一点道士的大度吧。

    “嗯,原来如此,最后一个问题,你说的都是实话?”

    “当然,我拿这种事骗你干嘛?”

    “那就奇怪了,我认识的殷不沉可从来不会这么老实。”

    “不是说了吗?我要改头换面。不对,是要恢复旧貌,我是南海蛟王之子,有一天我会成为全族公认的蛟王。”殷不沉曾经试过重返南海。结果得到的是一场惨败,铁蛟一族不喜欢无耻的他,宁愿向外来的妖低头,也不肯奉他为新王。

    黑色的羽毛像巨石一样砸下来,殷不沉虽不抬头,警惕却没有减少。察觉到不对,立刻向前跳出十几步,地猴子与他已达成一定程度的心意相通,同时跳跃,总算躲过一劫。

    一柄长度近丈的黑剑深深地刺进冰面,激出一条长长的裂纹,正好从殷不沉脚下经过。

    紧接着黑凰从天而降,她现在极少化成人形,落地的是一只黑色大鸟,比殷不沉高出一大截,长长的羽毛像裙子一样遮住双脚,这是她与之前不太一样的地方。

    殷不沉脸色一下子变了,谄媚与尊严两种情绪在他心里进行激烈的斗争。地猴子们没有这么复杂的想法,黑剑、黑鸟一亮相就将它们折服了,全都跪下,双臂抱在胸前,毕恭毕敬地躬身行礼。

    咬牙已经不够,殷不沉将心一横,将谄媚之情束缚住,大声说:“你想报断脚之仇,现在就动手吧。”

    殷不沉脸色惨白,声音也有点发颤,见黑凰真要出手的意思,急忙加上两个字:“可惜。”

    黑凰歪头打量殷不沉,凤凰的眼睛红得像火,盯得越久越为严厉,甚至有几分凶恶,“你想说什么?”

    “可惜你只能杀死现在的我,不能杀死当初的我,还是没法报仇。”

    “嘿,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当初的我是异史君的妖仆、道尊的跟班、灵王的随从,一只毫无羞耻之心的小妖,现在的我是蛟王之子殷不沉,这个……这个……”

    殷不沉一时间找不到明显的区别。

    “我不在乎。”黑凰向前跳出一大步,显得更高大了,“你就算变成一只爬虫,也还是殷不沉。”

    下跪求饶、打滚耍赖的冲动如此之强,为了压下它,殷不沉的脸都扭曲了,“好吧,既然你这么想报仇……动手吧,做什么都要付出代价:没本事还想保持尊严,就只有死路一条,我若是早做改变,早也就被杀死了。所以,我对现在的结局应该有准备……嗯,有准备。”

    黑凰又跳前一步。

    “等等,请你放过这些地猴子,它们毕竟是无辜的。”

    地猴子们察觉到不对,一只只又都站起来,围在殷不沉周围,茫然无措。

    黑凰的两只眼睛越来越红,身后的黑剑腾空而起,重新化为羽毛,随即调头,飞向殷不沉。

    “我叫殷不沉,乃南海铁蛟……”殷不沉眼前一黑,觉得全身轻飘飘的,像是在水中沉浮,用不上力气,似乎有许多水草缠绕身体。

    这是魂魄的感觉吗?殷不沉的恐惧先是升到顶点,很快就降了下来,死亡似乎没有想象中可怕,还有四十九天可以回想往事。

    温暖潮湿的南海刚刚出现在脑海中,殷不沉眼前发生了变化,纯粹的黑暗散去,换上朦胧的夜色,对面还站着一只清晰的黑鸟。

    “我没死?”殷不沉惊诧地说,然后明白自己真的没死,低头看去,一群地猴子正扯着他衣角、拽着他的手脚,原来这就是“水草”。

    黑凰连续后跃三次,红眼睛里也露出惊诧,“你的法力都没了,竟然还能挡住我的夺念之术?”

    “夺念?你想要我的记忆,不是要杀我啊。”殷不沉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死亡虽然不那么可怕,活着仍然更好,“早说嘛,给你就是。哦,我明白了,挡住你的不是我,是这些地猴子,它们是初妖,心思蒙昧,左流英利用它们保护记忆,没准也将法术留给了它们。”

    “又是左流英。”这回说话的是杨清音。

    “灵王,你还没去见慕行秋哪?”殷不沉抬头仰望天空,“相信我,你想得太多了,事情没有那么复杂,断流城也没有陷阱,那些木桩子看上去古怪,其实没有危险,都是人类皇帝留下来的,他的军队已经被慕行秋收服了。”

    杨清音现身,落在黑凰身边,望向数十里以外的断流城,那里的光似乎更明亮了一些。

    “不对,断流城法术迷漫,肯定是在隐藏什么。”杨清音的警惕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强烈。

    殷不沉转身望去,除了冰城反射的微光,他什么也看不到,“哪来的法术?大概是慕行秋在写符吧,他想在祖师塔上写三万三千道符箓呢。要不就是秦道士,她在修行新法门,有时候……”

    黑凰冷冷地说:“你与地猴子修行炼兽之法,从来没通过它们施法吗?”

    “这些丑家伙弱得可怜,我们共同修行的时间太短,它们连内丹还没成形呢,怎么能施法?”殷不沉笑着摇摇头,发现自己暂无性命之忧,他的心情极为舒畅,“不过既然你说了,那我就试试。”

    殷不沉希望能看得更远一些,于是施法加持水晶眼,特意将法术在地猴子体内转一圈。他选择了一只地猴子,由于已建立灵犀,施法没有丝毫阻滞,不比他单独施法更慢,但是没有效果,水晶眼受到加持,只是变强了一点,全是殷不沉自己的力量。

    “没用,地猴子的经脉里空空荡荡,一点忙也帮不上”

    “用它们的泥丸宫。”黑凰提醒道。

    “泥丸宫?地猴子的泥丸宫还没炼出来哪,它们能有经脉就算不错了。”

    黑凰冷哼一声,她刚刚施展过夺念之术,觉得这群地猴子可不简单。

    “好吧,听你的。”殷不沉生死关中走了一遭,脾气变得特别好,于是再次施法,这回速度更慢一些,法力顺着地猴子的经脉上行,寻找所谓的泥丸宫。

    地猴子的脑海门户大开,没有任何防护,更没有泥丸宫。

    殷不沉正想退出,突然发现地猴子的脑子里其实是有一点东西的,像是一块白色的小石子,用不着黑凰的再次提醒,他知道该怎么做,法力进入其它地猴子的脑子里,又找到一块小石子。

    当法力走完所有地猴子的脑海,他看到一座完整的白色泥丸宫。

    殷不沉大吃一惊,接下来还有更吃惊的事情,地猴子的泥丸宫烟雾迷漫,什么也看不清,可是在里面存思法术细节之后,威力莫名其妙地倍增。

    殷不沉的水晶眼终于看到了远处的法术,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却明白了杨清音为何不肯去见慕行秋。

    断流城上空,两股法术在追逐嬉戏,仿佛一对缠绵的恋人。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