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八十四章 去战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过去真有一座庞山老祖峰吗?”万子圣母发出这样的疑问,她站在山脊上,像是一颗孤零零的树,其实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杨清音向山中望去,诧异地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老祖峰的准确位置了。

    妖火之山当年毁掉庞山主峰时,曾在群山之中留下一条长长的沟壑,因此成为标记,庞山道士通过对沟壑和两边山峰的对比,能够确定故地所在的位置,可是五行之劫打乱了一切,沟壑断断续续,群山或起或伏,杨清音遍查脑海中的记忆,也只能指出大致的方位。

    “当然,它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包括我。”她不服气,目光还在移动,高空中,黑凰盘旋飞舞,将看到的景象传递给灵王。

    万子圣母轻声笑了一会,好像听到了一个微妙的双关语,别人还在茫然不解,她已心照不宣,可周围没有别人,杨清音的话中也没有任何卖弄聪明之处,所以万子圣母的笑声显出几分不合时宜,即使是与她相识已久的老友,也很难习惯这种笑声,总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杨清音撇下嘴,突然伸出手臂,指向数里外的一座山谷,“就是那里,往南一点是镜湖村的位置,东边是致用所和……牧马谷哪去了?不对,不是这里。”

    杨清音失望地垂下手臂。

    万子圣母又笑了起来,这回是想起了别的事情,“你说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某只妖或者某个人,在隐藏之地修行多年,成为绝顶高手,结果在出世之前就死了?”

    “怎么可能?修行者的寿命长得很。”杨清音对万子圣母的各种奇思妙想倒是习以为常,但是不能全都同意。

    “如果传言没错,昆沌在拔魔洞里修行了十几万年,非得魔魂现身,魔族有兴起迹象时。他才能离开至宝降临世间——十几万年啊,如果道统在这期间找到别的办法,将魔魂、魔种全都消灭了呢?昆沌永远不会出来,谁也不会知道他的存在。”

    “嗯……有这种可能。为什么说起这个?反正昆沌已经出来了。”

    “你说老祖峰在许多人的记忆中。我在想记忆如此强大,竟然能让一座被摧毁的山峰继续存在,世间的最强者却差点因为无人记忆而不存在。”

    杨清音一愣,她想自己大概永远也看不透万子圣母,这只女妖的实力说强不强、说弱不弱。说出的话像是暗含深意,又似乎只是调侃,谁也拿不准,万子圣母的众多子孙干脆放弃猜测,除了字面含义,一点也不多想。

    杨清音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殷不沉说他在断流城,还说他已经失去从前的记忆,你是在提醒我他的存在取决于我的记忆吗?”

    万子圣母低下头,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闲聊而已,不用每件事都联系到慕行秋身上吧?”

    杨清音笑了笑,思绪已然南下。

    “既然说到慕行秋,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

    “嗯。”

    “你和他只有过那一次吧?然后就有了慕冬儿。”

    杨清音的脸一下子红了,无论飞得多远的思绪都在瞬间逃了回来,“这就是你好奇的事情?”

    “当然,我生育了无数的子孙,却一次也没有,他们都是……”

    杨清音曾经因为在万第山造出一件特别的法器而备受指责,可是与万子圣母相比。她就是保守的人了,急忙打断女妖的话,“不用说下去了,我不感兴趣。”

    “我还没说真正感兴趣的地方呢。”

    杨清音犹豫了一会。“和你生育子孙无关吧?”

    “无关,那也是闲聊而已。我想问,慕行秋有什么特别,值得你这么在意他,多少年都不肯忘记?”

    杨清音稍稍松了口气,然后发现这个问题一点也不好回答。在她心中有无数个理由,每一个都能说服她本人,却没有一个能让旁观者信服。

    “你还在想吗?”万子圣母问。

    “嗯。”

    “好,我看看风景。”

    往事在杨清音脑海中缓缓流过,有些场景闪现得极快,另一些却像是河底的卵石,不肯随流而逝。

    她想起少年时的种种琐事,在庞山道统,慕行秋是唯一能与她一块胡作非为的人,但这只能说明他是好伙伴,而不是刻骨铭心的恋人。

    她想起老祖峰倒掉之后的时光,他们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冒险,关系越来越紧密,开始了有恋人的迹象,更多的却是互相信任的战友之谊。

    她想起自己失忆的那段经历,当时她想不起慕行秋是谁,心底却总有一个无法填补的缺失,当她恢复记忆,终于补上缺口之后,就再也无法忘记了,可这仍然无说服旁观者,万子圣母大概会说那更像是法术……

    “你想得太久了。”万子圣母恰在这时开口,“久到让我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在意慕行秋。”

    杨清音笑了几声,然后严肃地说:“我就是喜欢他了,没什么理由,我可以变心,他不可以。我等了这么多年,不要他的感谢,也不要他的许诺,只要他的心、他的记忆。失去记忆,倒是挺好的借口——那我就在他心里再刻一份记忆。”

    万子圣母笑得身姿摇曳,像是狂风中的弱柳,然后她指着天上的凤凰,“有人在远方偷瞧你呢。灵王,去吧,去战斗,夺回慕行秋,如果获胜之后你能把他抛弃,我就更佩服你了。”

    “我不要你的佩服。”杨清音与黑凰心有灵犀,可她们都没有察觉到外来的法术,万子圣母经常说一些古怪的话,杨清音不是特别在意,“你不跟我一块去断流城吗?”

    “兵贵神速,你得先走,用你最快的速度去断流城,我带着大军跟在后面。”

    “我没那么急,殷不沉传来的信息不能太当真,说不定他又投奔了谁,在给咱们设陷阱呢。”

    “那你就更要走在前面了,替我们探探路。”万子圣母用细长的手指在杨清音肩上推了两下。

    万子圣母的古怪不言而喻。做出的预言失误比准确更多,每次被事实证明说法有误之后,她就会声称之前的话全是玩笑,可她的确曾在几件特别重要的事情上做出极具前瞻性的判断。杨清音因此宁愿相信她。

    “好吧。”杨清音向天上的黑凰伸出手臂,准备合力施展瞬移之术,然后正常飞行,这时天刚亮没有多久,天黑之前就能赶到断流城。“要是遇见冬儿,替我狠狠揍他。”

    “要是不得不在慕行秋心中再刻一份记忆,把我加进去吧。”万子圣母说。

    黑凰从天而降,离地还有百余丈时,与地面上的杨清音同时消失。

    万子圣母摇摇摆摆地向山下走去,走向驻扎在群山之中的军营。

    黑凰带路,杨清音跟在后面,她们施展过一次瞬移,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再次施次,这不是逃难。也不是奔赴真正的战场,没必要太着急。

    杨清音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刚硬,事实上,离断流城越近,她的心事越多,甚至惴惴不安起来,为此推迟了下一次瞬移。她知道,此次断流城之行可能有许多事情会让她失望:慕行秋可能根本不在那里,可能根本不记得她,所谓的再刻一份记忆只是说笑。世上根本没有这样的法术……

    入夜很久之后,杨清音和黑凰才在黑暗中远远望见断流城。

    冰冻之城在星光下奕奕闪光,仿佛一块巨大的水晶,可它的全部光芒加在一起。也比不过附近的另一处光源。

    黑凰感受到灵王的心意,振翅向高空升起,守在上方,杨清音停止飞行,望着夕照湖上两面高大的镜子。

    两面镜子离得很近,位置略有倾斜。像是并肩站立的两个人在扭头互相凝望。

    镜子里散发出强大的法术,显然是对所有外来者的一种警告。

    杨清音没有联络殷不沉,对这只半妖,她一直不是特别信任。

    上方的黑凰传来信息,灵王专注于两面镜子的时候,黑凰负责警戒四周,她在东边发现了问题。

    杨清音和黑凰无声地向东飞去,没多久,她们在冰冻的河道里看到一副奇怪的场景:半妖殷不沉正和一群毛茸茸的矮小怪物修行炼兽之法,一边存想,一边缓慢地舞动四肢。

    黑凰射出一根羽毛,快速飞临殷不沉头顶数十丈的空中。

    殷不沉立刻警醒,展开双臂,手中召出妖杖、妖头,几十只地猴子迅速分站两边,像是长长的翅膀。

    “谁?”殷不沉大喝一声,马上认出羽毛的来历,“黑凰?呵呵,好久不见……灵王也到了吗?你们来得还真快。”

    殷不沉抬头到处张望,只见羽毛,不见人影。

    “殷不沉。”羽毛中传出一个声音。

    殷不沉认得这是谁,脸上堆笑,“果然是灵王,你在哪呢?快出来吧,我带你去见道尊。”

    “不急。”

    “啊?好吧。”殷不沉收起妖器,原地转了一圈,“请灵王见谅,我不向你行礼了,天黑之前我刚立下誓言,要恢复蛟王之子的身份,从今以后不再攀附任何强者,也不向强者低头。”

    羽毛中传出一声冷笑,但声音明显不是灵王。

    “黑凰,你不相信吗?老实说我自己也不相信,但是总得试一试,看我能坚持多久吧。”

    羽毛中又传来灵王的声音,“殷不沉,断流城外的两面镜子是谁的?”

    “灵王没认出来吗?那是大光明镜变幻出来的镜子,里面别有洞天,是两间屋子,可惜我没进去过。大光明镜的主人……”殷不沉突然明白过来,自己此前与灵王联系时少说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是、是秦凌霜秦道士。”

    杨清音明白自己为何惴惴不安了,自从野林镇一别之后,她就知道早晚还会再与秦凌霜相遇。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