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八十一章 隔岸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薄薄的夜色中,圣符军士兵排着队默默地过桥,前往刚刚布成的五处木桩阵,寻找自己所属于的那一根木桩。

    实现命运的时刻到了,谁都没有一句怨言,慕行秋站在祖师塔下,用不着特意感受,就能察觉到空气中化不开的紧张情绪,士兵们的忍耐已达极限,许多人甚至期盼着这一刻的到来。

    慈皇骑着麒麟来了,没穿盔甲,一身陈旧的紫色锦袍,神情刻板,像是坚毅,也像是茫然。

    成群的执旗卫兵分散开,将祖师塔团团围住,手中破破烂烂的各式旗帜迎风飘扬。

    慈皇独自来到慕行秋面前,没有跳下坐骑,今天,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维持自己的崇高地位。

    “你做了正确的选择,他们两个死得其所。”他说,自从三天前慕行秋在篝火边上杀死怀璧王和一名受伤军官之后,慈皇第一次现身,其他人则当整个事情根本不存在,“圣符皇朝会记得你的功劳,你的名字将刻在功臣碑上,接受万代敬仰。”

    “那倒是不错。”慕行秋不想争论,“陛下用这座阵法想做什么?左流英和昆沌都不在这里,此刻的断流城只是一座空城。”

    慈皇扭头看了一眼,“做什么?我在秉承冥冥中的天意,招唤更强大的主宰%者,也就是真正的神灵,将昆沌这尊伪神消灭掉。昆沌是伪神,因为他摒弃众生,而真神需要并赞赏众生的供养。”

    “真神?”

    “世上有真,未必有伪,一旦有伪,却必定有真,伪在真之后产生,是它的乔装者。昆沌是伪神,这就证明还有真神。真神注视着一切,轻易就能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这显然是慈皇经常宣讲的说法,从用词、语气、神情以至手指的动作,都极为纯熟,带着不容置疑的强硬自信,还有一丝圣洁的光芒,好像被真神附体。

    慕行秋点下头,仍不想争论,这本来就不是他所擅长的事情,面对一名狂热的信奉者。任何解释都不可能得到理解。

    “唤神之阵不是一定需要道统至宝。”慈皇抬头望着祖师塔的顶部,真神的“光辉”在他身上消失了,语气也变得言不由衷,“可是有它会更好,祖师塔能让我们的呼唤声更清晰,还能为真神提供一条更加顺畅的降临通道。这都是你的功劳,慕行秋,你恰好出现在这里,恰好拥有祖师塔。这只能是真神的安排。但你的选择仍很重要,你挽救了天下苍生。”

    “我承受不起这样的功劳,尤其是在慈皇面前。”

    慈皇露出微笑,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了。连慕将军都被说服,白发皇帝感到前所未有的心满意足,一股暖流从腹部升起,直贯头顶。他相信这就是真神给予自己的启示。

    “没有比今天更好的时机了,昆沌瞧不起凡人,这是他最大的错误。天亮之前他就会知道坠落的滋味!”慈皇举起双臂,周围的卫兵们随之高擎旗帜,过桥的士兵们行进速度更快了。

    “为什么要选在断流城?”慕行秋问。

    慈皇稍显不快,慕将军虽然没有阻止唤神之阵,但是表现得太冷静、太平淡,没有融入到唤神的气氛之中。

    “因为这里的冰。”慈皇也冷淡下来,“断流城结冰两年,入夏不融,必有强大的法术支撑,施法者只能是昆沌,用伪神之法召唤真神降临,效果更佳。”

    在慈皇的心目中,唤神之阵是一次控诉、一场官司,他要拿出切切实实的证据,感动真神的慈悲、激起真神的愤慨。

    在慕行秋眼里,断流城的冰却并非了不起的法术,很可能是左流英向地猴子学习蒙昧状态时留下的法术遗迹,根本用不着昆沌亲自出手,祖师塔等道统至宝里面才有昆沌本人的法术。

    慕行秋仍无争论之意,与慈皇互视片刻,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我不得不请慕将军离祖师塔远一点,你没有练习过唤神之阵,在阵中会起干扰。”

    “嗯,真神只要纯粹的招唤。”慕行秋回头望了一眼介河,“我到对岸去吧,那里够远吗?”

    “够了。”

    “能有哪位将军送我一程?随便向我讲讲唤神之阵的细节,以免我判断错误。”

    慈皇答应得很勉强,“好吧,让我看看……”

    “就这位吧,符临将军,我们见过面,他是我记得的少数几个人之一,希望他也记得我。”

    慈皇的目光扫了半圈,才在一张惶惑的脸上确认符临是谁,“你是皇京之难中的幸存者,一年多以前不远万里深入群妖之地投奔我,嗯,是一名忠心的符氏子孙。你是献祭者吗?”

    符临曾与慕行秋并肩战斗,还向他传授过不少龙宾会的符箓之术,后来告辞,斗志昂然地独自去寻找慈皇的下落,现在的他已没有半分斗志,手握一杆旗帜,与其他将士一样紧张到极点。

    “是,陛下,我是献祭者,位置在北阵。”

    “慕将军,换一位护送者吧,让我为你挑选……”

    “不必。”慕行秋大步走向符临,“真神不会计较少一位献祭者的,他的目光肯定越过众生,一直盯着伪神昆沌。”

    慈皇眉头微皱,隐约觉得这是一句嘲讽,正要严词驳斥不敬的说法,慕行秋挥手祭出一张纸符,青烟过后,他与符临同时消失,只剩下一匹没有主人的马,鞍鞯俱在,片刻之后,两人现出在介河对岸。

    慈皇生出一刹那的狂怒,可今天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不能为一件小事横生枝节,他决定忍受下来,立刻指定另一名将军代替符临去献祭。

    事情算是解决了,慈皇又一次望向祖师塔,凝视片刻,跳下麒麟,向塔内走去。

    对岸的一处高地上,慕行秋对惊慌失措的符临说:“你还有符箓椅子吗?唤神之阵需要很长时间吧?”

    东岸的士兵仍在络绎不绝地过桥。光是全部到达指定位置就得需要一两个时辰。

    符临惊慌失措,想要跑回西岸,迈出两步又停下了,转身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真是害死我了。”

    “你本来就是要死的,唤神之阵不是吐两口血那么简单吧?”

    符临垂下头,叹了口气,“同样是死,结果却不同。”

    “你想进入古神的死后世界?”

    “人人都想。”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唤出真神打败这个世界的昆沌呢?”

    符临张口结舌,“真神……要证明自己的力量。证明他比伪神昆沌更强大。”

    “多数人献祭,前往死后世界,少数人比较倒霉,留在这个世界里,等着见证真神的伟大,是这样吗?”

    符临犹豫地点点头,差不多一样的话,由慕行秋嘴里说出来似乎变了味道,全然没有慈皇的悲壮慷慨。倒像是一个可笑的骗局。

    “其他人怎么办?那些幸存的平民百姓,我在江南见过不少,他们躲在破败的城镇里,还有一些藏于深山。想方设法活下去,也信仰古神,对死后的世界却一无所知,他还有机会吗?”

    符临越发茫然。双脚不安地移动着,“慈皇说……慈皇说……你应该去问他。”

    “不,我在问你。”慕行秋变得严厉了。“因为我认识的符临将军意志坚定,绝非人云亦云之徒,若非完全相信慈皇的话,你不会心甘情愿充当献祭者。”

    符临的脸有些红,身子也在微微颤抖,“慈皇的话还会有错吗?他不会害我们,我们是圣符皇朝最后一支军队,慈皇见过真神,若非胸有成竹,他不会……不会……”

    “不会让九万人送死,所以死后必然还有一个世界等着你们。”慕行秋替他说下去。

    符临重重地点下头,那种感觉仍然挥之不去:同样的话在慕行秋嘴里总是有点变味。

    “我曾经去过另一个世界。”慕行秋说。

    “啊?!”

    “我自己不记得了,但我肯定是从拔魔洞里逃出来的,那是道统的监狱,也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在那之前我还去过止步邦,据说那里也是一个独立的世界。”

    符临不了解拔魔洞,对止步邦则略有所知,龙宾会曾经负责向那里定时供应补给,他读过一些相关记载,“你说的这两个地方与真实世界并没有完全隔断。”

    “没错。”

    符临的脸色变得惨白,“你是说古神的世界也未必……”

    “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死后世界的话,真神能过来,伪神就能过去。”

    “那就更要将真神召唤出来了,必须彻底打败昆沌,才能保住死后世界的安全。”符临终于找到举行唤神之阵的理由。

    慕行秋笑了一下,“你还是给我召一张符箓椅子出来吧。”

    符临手忙脚乱地取出一摞纸符,挑出一张,祭符化出一把三足小圆凳,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有这个。”

    “很好。”慕行秋坐下,望着对岸的祖师塔,慈皇已经走进去,不知用了什么法术,塔顶发出柔和的光芒。

    “我可以回去了吧?”符临还想着献祭。

    “不用那么麻烦,你送我过河,我送你去死后世界。”

    符临愣住了,不等他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眼前一黑,脑海中的意识迅速消失。

    符临倒在雪地上,慕行秋连看也不看一眼,仍然望着祖师塔,右手托着洗剑池,喃喃道:“什么世界能将昆沌拦在外面?”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