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七十四章 慕家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正满腹心事地过河,莫名其妙地被人叫住,转身望去,看到一名十六七岁的青年,身上裹着厚厚的皮袄,右手拎着一盏明显是道统法器的油灯,恶狠狠地盯着他。

    “你就是左流英?”青年将油灯放在雪地上,解下背上的包袱,也扔在地上,然后伸手握住从皮袄里露出一截的刀柄。

    这人出现得比道统祖师还要突兀,那盏油灯虽是法器,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施展,纯粹用来照明,见慕行秋不语,青年慢慢拔出腰间的短刀,那是柄不错的刀,刀身两面刻着一连串的符箓图案,但是法力已经消耗殆尽,只剩下装饰作用。

    在青年身后的雪地上,深深的足印一直通向不可见的远方,他真是在河道里一步步走来的。

    “我不是。”慕行秋摇摇头,迈步要走,青年是一名普通的凡人,或许是太无知,或许是心智不全,才会来断流城向左流英挑战,慕行秋不想参与进来。

    青年有点失望,刀身垂下,指着黑暗中的冰冻之城,“这里不是断流城吗?”

    “是。”慕行秋边走边说。

    青年看了看地上的油灯与包袱,提刀追上来,“等等。”

    慕行秋止步转身,耐着性子说:“这里是断流城,我不是左流英,他也不在这里,你想找他比武,几个月以后再来吧。”

    “你是谁?”青年语气很冲。

    “与你无关。”慕行秋转身又要走。

    青年加快脚步跑上来,挡在慕行秋身前,横刀在手,“我听说左流英是个老妖怪,好几百岁了,相貌却像是十几岁,他会法术,冬天不怕冷,夏天不怕热——你可挺像。”

    正是深冬季节,河水都结冰了。慕行秋还穿着单衣,脚上的布鞋有几处裂口,的确显出几分古怪。

    慕行秋冷冷地说:“我若是左流英,手指头都不用动就能将你杀死。何必隐藏身份?”

    “对啊,你为什么要隐藏身份?我问过你是谁了,你却不说。大家都将左流英说得很厉害,我不相信,就算他真有三头六臂。我也不怕,大不了一死,该报的仇总是要报。”

    这个人不仅无知,还很狂妄,慕行秋忍不住哼了一声,甚至没用符箓和法力,一抬脚,人已经从青年身边掠过,青年连目光都跟不上,更不用说手中的刀。双腿不知为何突然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慕行秋大步向前走,在江南的时候,他见过类似的妄人:由于居住分散,没见过真正的道士,他们对传言秉持怀疑态度,以为两年多前的五行之劫是一场自然灾难,昆沌根本不存在。

    大部分妄人对危险充耳不闻,永远不会离开故乡半步,这名青年知道左流英和断流城。还能一步步走来,算是妄人中的妄人。

    慕行秋走出一段距离,又转过身来望了一眼,那名青年大概相信他的确不是左流英了。拣起地上的包袱和油灯,正向西岸的断流城走去,他没有法力,在厚厚的冰雪中行走艰难,短短的一里多路走得像蜗牛一样缓慢。

    慕行秋心中突然生出感触:他和青年都是妄人,青年提着刀要向左流英挑战。他的实力在昆沌面前又何尝不是如此渺小?

    青年正低头迎风走路,猛然现前方几步之外有人拦路,吃了一惊,扔掉油灯和包袱,再次拔刀,“我就知道你是左流英,找到兵器敢跟我比武了?”

    “我叫慕行秋,想问问你跟左流英有什么仇?”

    青年睁大双眼,像是白日见鬼,“你……你是慕行秋?”

    “你认得我?”慕行秋也觉得诧异,这名青年像是来自僻远山村的无知者,却偏偏知道左流英、断流和慕行秋的名字。

    青年摇摇头,“我不认得你,只是听说过‘慕行秋’这个名字——不可能,一定是重名,可你真的不是左流英?”

    “我有自己的名字,为什么要冒充他?”

    青年似信非信,但还是收起单刀,“真巧,我也姓慕,羡慕的慕,跟你一样吧?我叫慕烈,说来可笑,我们慕家有一位曾祖就叫慕行秋……你不会故意编名字占我便宜吧?”

    “我根本不认识你。”

    “说的也是。”慕烈很单纯,一旦相信慕行秋并非左流英,而且是同姓人,态度立刻变得亲切起来,挎上包袱、拎起油灯,“你怎么会在断流城?我三天前经过一个村庄,那里的人说城内没人居住,被一群似人非人、似妖非妖的怪物占据,所以我一见你就以为是左流英。”

    “我也刚来不久,你还没告诉我你与左流英有什么怨仇。”

    “我弟弟两年前被左流英抢走了,我来报仇,还要救回弟弟。”

    “你弟弟是元婴?”慕行秋立刻明白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元婴,不过他出生没几天额头上就出现了圆圈形的红印。不管我弟弟是什么,左流英都不能将他抢走。”慕烈恨恨地说。

    “你确信真是左流英抢走他吗?”慕行秋觉得以左流英的本事,抢走一名婴儿根本不会被凡人察觉到。

    “这还用问?左流英不是要在断流城举办什么元婴大会吗?全天下的元婴都在这里,我弟弟也不会例外。两年以来,我走了许多地方,几乎所有知情者都说左流英和一个叫昆沌的家伙是整件事的主谋,昆沌不知去向,左流英……他不在城里吗?大家都说这是他的城。”

    “不在,但是明年七月七日的元婴大会他一定会出现?”

    “明年?不是今年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

    “正月初九。”

    慕行秋将时间都给忘了,“是今年,还有七个月。”

    “好,我就在这里等他,等左流英来,我要第一个向他挑战。”

    慕行秋忍不住又哼了一声,“你知不知道自己这是在送死?”

    慕烈冻得通红的脸上显出几分坚毅,“明知道弟弟还活着,明知道他被坏人抢走,很可能正承受折磨,难道我就当没事一样吗?我的父亲在他出生前就去世了,我母亲想念弟弟天天在哭——我必须做点什么,就算是送死,我也要告诉左流英:别随便抢别人家的小孩儿,他有父母、有亲人。”

    慕烈的脸更红了,望着星光照耀下的断流城,“我们慕家人就是这样的脾气,你也姓慕,但你不是我们慕家的人。话说回来,你来断流城做什么?”

    慕行秋被问住了,事实上他正要离开这里,担心自己的存在会给秦凌霜带来又一次不幸。

    “你也有亲人被抓了吧?我见过不少跟咱们一样的人,可他们不敢来寻亲,总说‘就当他死了’,我来了,你也来了,比我还早,我瞧你的身手不错,咱们可以一块向左流英挑战。”慕烈兴奋地说。

    慕行秋向西方望去,目光似乎穿透了断流城,看到秦凌霜仍然怔怔地站在那里,“不,我要离开,以后或许会回来。”

    “哦。”慕烈显得很失望,突然又握住刀柄,“城里有人出来了,还不少……是那群怪物!”

    慕烈拔出刀,慕行秋摆下手,“他们不是坏人。”

    “你认得这些……家伙?”

    “嗯。”

    慕烈再次收刀,仍然保持着十足的警惕。

    殷不沉带着一群地猴子跑来,满脸堆笑,一见到慕烈,笑容立刻消失,神情更加警惕,“他是谁?什么时候出现的?来干嘛?谁派来的?”

    “别管他,你来做什么?”慕行秋问。

    殷不沉又换上笑脸,“我以为道尊走远了呢,还好。是这样,我有一个想法,或许能击败左流英,但是需要道尊帮忙。”

    “你能击败左流英?”慕烈惊诧地大声喊道,他没看出殷不沉是妖族,觉得这个人瘦弱苍白,不像是厉害人物。

    殷不沉假装没听到,目光连瞥都不瞥一眼,“就是这些地猴子……”

    “地猴子?好奇怪的名字。”慕烈摇摇头,这些怪物数量虽多,长得却都十分矮小,他一个人能打十个。

    殷不沉再也忍不住,伸手一指,五只地猴子箭一样冲向慕烈,反正道尊还没有正式介绍,先将讨厌的人类除掉,事后大不了挨骂。

    慕行秋伸出手臂一挡,五只地猴子像是撞到了墙上,翻身摔倒,尖叫着逃回殷不沉身边。

    慕烈没看清,只觉得这帮怪物很可笑,殷不沉却瞧得清清楚楚,慕行秋用祖师塔写下一道符箓,保护慕烈的安全。

    殷不沉再不敢动手,谄笑道:“地猴子其实很有用,左流英向它们学习初妖的蒙昧状态,不管目的是什么,都留下一个漏洞,但这个漏洞只有念心幻术才可能用得上。”

    慕烈一句也没听懂,慕行秋却已明白,他又向西望去,知道这是谁的主意,“我已经将念心幻术忘记了。”

    “道尊忘记的是具体法门,而不是念心幻术,你不是曾经察觉到众人的情绪吗?那就是幻术啊。”

    这不是一次直接挽留,那种事秦凌霜永远也不会做出来,可她只是表露出一点不舍,慕行秋就已无法拒绝,记忆的确将他紧紧抓住了。

    “好吧。”

    殷不沉兴奋得直搓手,“太好了,请道尊跟我回去吧。”

    “我就留在这里。”慕行秋将手中的祖师塔掷在地上,那塔见风而长,顷刻间就长成了十余丈高,与城西湖面上大光明镜幻化而成的两座镜门遥遥相对。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