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七十三章 白茫茫一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像是在浏览自己的一生,从野林镇第一次遇见芳芳开始,在断流城芳芳碎丹时结束,然后他就被送进拔魔洞,再出来时已是五行之劫。

    他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全部记忆,可是看上去非常完整。

    慕行秋起身走出房间,几步之外,秦凌霜正站在自己的房门前操纵至宝,她已经发现他脑海中出现了新记忆,却不知道具体内容,“昆沌真的给了你一段记忆?”

    慕行秋点点头,无比艰难地说出两个字:“谢谢。”

    秦凌霜微微一愣,欲言又止,怔怔地站在那里,几件至宝像蝴蝶一样围着她旋转。

    慕行秋向断流城走去,步伐沉重得如同普通人类,在城边,他抬头看了一眼慕冬儿留下的字迹,再向城内进发。

    秦凌霜依然不动,只是望着他的背影,猜出了昆沌“交还”的记忆是什么,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殷不沉被困在了厨房里,一大群地猴子挤在周围,用大而忧伤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偶尔发出吱吱的叫声,殷不沉则回以嗯嗯,因为他能听懂它们的话。

    “嗯嗯,原来如此。”

    “嗯嗯,你说得没错。”

    慕行秋推开门,一缕带着寒意的阳光冲进来,地猴子惊慌失措地退却,挤成一团,好几只甚至跳上殷不沉的肩膀和头顶。

    “道尊来得正好,这群丑家伙跟我说了不少事。”

    “是吗?”慕行秋挡住了一部分阳光,地猴子们仍然紧张不安,在殷不沉身边越靠越紧。

    殷不沉没注意到慕行秋的神情,兴高采烈地说下去:“果然是左流英将地猴子带到断流城的,说来可笑,左流英不是要驯养它们,而是要向它们学习。”

    “学习什么?”

    “学习化妖之前的蒙昧状态。哈哈,左流英真是个怪胎,大家都往前看、往前走,他非要转身往回走,而且一下子就回到开始的地方。初妖要是有什么值得学习的本事,我们妖族会忘记吗?老实说,我觉得初妖这个名称是左流英用来羞辱妖族的,我们才不是从这种东西变来的。”

    “跟我来。”慕行秋转身出屋。

    殷不沉应声是,跟着出来,在院子里问:“这群地猴子怎么办?”

    地猴子正在屋子里吱吱乱叫。很想跟在殷不沉身边,可它们害怕阳光,连门口都不敢靠近。

    “你不是想摆脱它们吗?”慕行秋问。

    “呃……一开始是这么想的,可是相处了一会,发现这帮丑家伙也挺可怜的,本来就没剩几只,还被左流英始乱终弃,困在断流城里天天啃冰块。而且它们真的……”殷不沉想起了背叛自己的飞霄,“真的很忠诚。如果我命令它们必须出来,它们会遵守的,即使阳光会晒化毛皮也是一样。”

    “给它们盔甲。”

    “哈,好主意。不愧是道尊,想得就是比我周全。”殷不沉召出七八件妖器,口中念念有词,要将妖器变成骨盔、皮甲一类的东西。

    纯粹幻化出来的盔甲只能掩人耳目。挡不住真正的阳光,必须借助于某件妖器或法器,才能发挥幻化之物的全部功效。殷不沉失去了一多半妖力。幻化之术也随之大幅减弱,只能一件一件地变化,七八件妖器顶多能凑出一套盔甲。

    慕行秋召出数十件妖物,以祖师塔在上面分别点了一下,每件妖物都能化成全套皮盔皮甲,足够遮挡全身。

    殷不沉喜出望外,一个劲儿地感谢,将盔甲一套接一套地扔进屋子里,“穿上,这是道尊给你们的赏赐,一定要记在心里啊。唉,想当初,这些妖物还是道尊从我那里……得到的供奉——不准抢!一猴一套,全都有份!”

    四十几只全身盔甲的地猴子走出房间,初时还有些胆战心惊,只敢在墙边的阴影里逡巡,很快胆子就大起来,上蹿下跳、大叫大嚷,感谢的都是豢兽师,殷不沉一边声称功劳都是道尊的,一边咧笑而笑,很享受丑家伙们的尊重。

    慕行秋已经走到街上,殷不沉急忙带着地猴子们追上去,发现道尊在往东边走,不由得很纳闷。

    断流城东门外不远就是横跨介河的大桥,如今桥已断裂,只在岸上剩下一段残迹。介河之水也已冰冻,对面的东介国白茫茫一边,连残迹都看不到。

    “跟我说说从前的事情。”慕行秋以天目遥望,数百里内人踪皆无,只有些鸟兽的足印。

    殷不沉被一群地猴子簇拥着,像是衣锦归乡、将要广撒钱财的大财主,“从前的事情?道尊不打算失忆了?问我就对了,我跟随道尊时间最长、了解最多,你想知道哪些事情?”

    “所有。”

    殷不沉推开两只缠得太紧的地猴子,惊诧地说:“所有事情?那可不少。”

    “我不急,你慢慢说。”

    殷不沉挠挠头,地猴子们也跟着挠头,手指在皮盔上面划出沙沙的声音,它们觉得很有趣,于是大挠特挠、互相抓挠,声音响成一边。

    “笨蛋、蠢货、丑八怪,别再胡闹啦,给我滚远一点!”殷不沉怒气冲冲地大叫,地猴子们吓得四肢着地,蜷着身子跑出几十步远。

    “再远一点!”殷不沉仍不满意,直到地猴子们跑出百步之外他才点点头,然后转向慕行秋,立刻换上一副深思熟虑的认真神情,“那我就慢慢说了,道尊就是这西介国野林镇人士,天生与众不同,降世时霞光万道、紫气氤氲,几千里以外都看得到,人类、妖族无不顶礼膜拜……”

    “你亲眼看到的?”慕行秋问。

    “我……亲耳听说的。”殷不沉笑着说。

    “我只要你亲眼看到事情。”

    “这样啊,从哪说起呢?话说与道尊第一次见面时,我还是巨妖王漆无上手下一名备受尊崇的妖术师,战争与我无缘、是非不关我身,潜心钻研新妖术,是道尊和魔尊正法改变了我的命运……”

    殷不沉事无巨细地说起来,有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并不在场,也巧妙地加进来,好像他一直紧紧跟随在道尊身边一样。

    慕行秋对大部分事情并不感兴趣,但是坚持听下去,没有打断,也没有指定非要听某件事,他知道,这样的讲述才会更真实一些。

    殷不沉讲得兴起,尤其喜欢渲染战斗场面,说得惊险无比,每次都是九死一生,全仗着道尊的实力和他殷不沉的锲而不舍,才能险中求胜,在最后一刻扭转乾坤。

    地猴子们悄悄地回来了,似乎能听懂大概,每到殷不沉激昂慷慨之处,它们总是极为配合地欢呼雀跃。

    夕阳西下,殷不沉说得口干舌燥,哑着嗓子问:“道尊,还要说下去吗?要不休息一晚,明天再说?什么,你不累?好吧,那我就继续。说到哪了?哦,止步邦,道尊甘冒奇险进入止步邦,别人都以为道尊再也出不来,只有我和灵王坚守在孤岛之上……”

    殷不沉实在太累了,地猴子们也都东倒西歪,偶尔发出欢呼声,也不那么响亮了,慕行秋只是静静地听,顶多问一句“后来呢”,殷不沉的热情渐渐消退,讲述的时候开始一语带过,除了自己和道尊,其他人能省略尽量省略。

    但是有一个人他省略不掉,灵王杨清音的身影总是存在,缺了她,许多事情就会显得古怪而不真实。

    将近子夜时分,殷不沉说完了,从地抓起一团雪,咬了一口,含在嘴里缓缓吞咽,好润润嗓子,含含糊糊地说:“就是这些了,真没想到居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往事不可追,追到了也只是徒生感慨,谁能想到这世上会有昆沌这样的强者出现,将一切都打破了呢?”

    地猴子们都从地上抓起雪团,捧到殷不沉面前,争抢着要送给他。

    “你们这帮家伙,真是笨得不能再笨了,还以为雪是好东西哪。”殷不沉在每只雪团上都点了一下,地猴子们高兴地散开。

    在许许多多过分夸张的故事中,慕行秋还是梳理出了脉络:秦凌霜在断流城碎丹之后,他爱上了别人,那不是一时兴起,他与杨清音共同经历了许多磨难,情感自然而然地发生。

    “昆沌为什么要给我这些记忆?”慕行秋转过身向西望去,断流城遮住了目光,他看不到另一头的秦凌霜。

    “去告诉秦道士……”

    “告诉秦道士什么?”

    “告诉她……就告诉她我留下一句话就行了。”

    “是啊,到底什么话?”

    “去吧。”慕行秋在殷不沉身上写下一道符,殷不沉不由自主地撒腿向城内跑去,几十只地猴子紧紧跟在后面。

    “昆沌必定不怀好意,我不能再让你受伤害。”慕行秋轻声自语,相信秦凌霜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

    他跳到冰冻的河道里,向对面的东介国走去,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左流英的提醒、昆沌的蔑视都不重要了,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慕行秋走到河道中间,南方射来一束光,一个陌生的声音问:“你是左流英吗?我要向你挑战。”

    慕行秋转身望去,看到一名十六七岁的青年手中拎着油灯,正恶狠狠地盯着他。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