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七十一章 冰冻断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方的乱荆山只是微寒,北方的断流城已是一片银装素裹,寒风吹过,碎雪像狂沙一样横扫地面。

    这里没有记忆中的残破城楼慕行秋猜出内丹中的记忆必然来自这里整座城看上去很新很完整,躲过了两年多以前的五行之劫,可这座幸运的城里却没有居民,因为它整个被冻住了。

    厚达六七尺的冰雪将断流城包裹得严严实实,没有半点缝隙,站在西城门,脚下用力一蹬,能一路滑到对面的东城门。

    三名来访者浮在空中,俯视城池。

    “咱们来错地方了吧?这里真是断流城吗?”殷不沉惊讶地问。

    秦凌霜嗯了一声,这里不是她记忆中的断流城,但是位置绝不会错,她甚至看到了自己碎丹时造成的城边湖泊,如今也被冰雪占据,与地面平齐。

    “那就是咱们来得太早了,现在离元婴大会还有**个月呢。”殷不沉笑着摇摇头,“左流英还真会选地方,‘断流城’不就是断他嘛,哈哈,有意思,对咱们可是大吉大昨之兆啊。这些冰是不是法术?没准左流英和他的喽啰们就躲在冰下吃香喝辣看笑话呢。”

    殷不沉揉揉肚子,将近半个月里他只吃过两顿饭,还都是半饱。

    慕行秋也得吃喝,只有秦凌霜不用,真幻之躯不食人间烟火,只需每隔一段时间吸纳天地灵气即可,这些灵气不是用来磨砺内丹的,而是浸润全身的血肉筋骨。

    秦凌霜落在夕照湖上,施法拂去一片积雪,露出冰面,这里的冰很纯净,能看见数尺以下被冻住的鱼虾,再深一些就要用到天目了。

    “咱们就在这里驻扎吧,试着去除魔尊正法的影响。”

    慕行秋点头同意,殷不沉更是欢呼雀跃。他跟来的目的就在于此。

    “我去城里看看,没准能找到左流英的巢穴。”殷不沉非常懂得见机行事,每次停下休息的时候,都会找借口离开。让慕行秋和秦凌霜单独相处。

    殷不沉连蹦带跳地进城,很快消失,秦凌霜召出大光明镜,要用它在冰面上制造住所,慕行秋帮不上忙。在附近四处闲逛。

    他听说过一些断流城的往事,知道这里与自己有莫大的关系,他曾在这里与妖族奋战,获得“慕将军”的称号,可是此刻的所见所闻却不由得让他怀疑当年的战斗有多大意义,那就像两群蚂蚁的火并,结果战争刚刚结束就迎来一场毁灭一切的洪水。

    “慕将军”保护的人类在哪呢?

    他信步走到城墙边,抬头看见几行字,字刻在冰面上,不是很清晰:慕冬儿和孩儿军来过又走。左流英和昆沌,有胆子出来与我们一战。

    慕行秋微微一笑,取出祖师塔,转过身,迎风站立,片刻之后,有了动笔的感觉,以祖师塔风中三戳三顿,写下三道符箓。

    一道符箓顺风远去,一道符箓逆风而行。一道符箓在高空盘旋。

    秦凌霜从湖上走来,身后已经用法术建好了两座奇特的屋子,那是两面高七尺的椭圆形镜子,并排竖立。镜面上光滑至极,却没有映照出任何景物,像是两道门户,获得允许的人的确可以迈步进去,里面是两间典型的修行小室。

    这是秦凌霜和慕行秋的房间,殷不沉自己会施法造屋。

    秦凌霜远远地问:“干嘛用这种目光看我?好像又不认识我了。”

    “很少见你走路。”

    秦凌霜总是飞来飞去。偶尔落地也顶多来回踱几步,这次从一里外走来,算是最长的一段步行了。

    她转身望了一眼,洁白的雪地上只有慕行秋的脚印,没有她的,她有意识地增加力量,接下来的路面上才出现浅浅的脚印。

    “你在寻找异兽?”秦凌霜认出了慕行秋在风中写下的符箓。

    “嗯,我想让殷不沉尽快驯服一只异兽,好与慕冬儿他们联系上。”慕行秋指了指冰墙上的几行字。

    “在你最淘气的时候也做不出这种事,魔魂开始在慕冬儿体内生效了。”秦凌霜停住脚步,脸颊被寒风吹得微有些发红,像是一层淡淡的胭脂,“你的符箓之术越来越奇特,居然能风中写符。”

    “我以为这是很普通的法术。”

    “一点也不普通,五行法术的确能够借助自然力量,不过符箓……”秦凌霜微微一笑,“你应该保持这种状态,或许这正是左流英的目的。”

    慕行秋正想说说自己对左流英和断流城的看法,忽听城内传来一声惊呼,尖细发颤,肯定是殷不沉的声音。

    慕行秋和秦凌霜对法术都有强烈的感受力,他们之前在冰冻的城里察觉不到法术迹象,因此没有进去查看,没想到殷不沉还是遇到了意外。

    秦凌霜抬手在空中抹了一下,面前的城墙、房屋全都变得透明,两人能够直接望见殷不沉。

    殷不沉坐一户人家的厨房里,身前散落着许多碎冰块,还有一块不知存放了多久的面团,他显然是在寻求食物时遇到了怪事。

    殷不沉快速地眨了两下眼睛,通过水晶眼感觉到秦凌霜的法术,指着前方的灶坑,“什么东西钻进去了?”

    能将一只妖吓得坐倒在地,应该不会是蛇鼠一类的动物,但是放在殷不沉身上也不好说。

    “你留下看家,我去瞧瞧。”

    秦凌霜清晰地嗯了一声,慕行秋跑到城门口,脚下微一用力,向城内滑去。

    拐了几次弯,慕行秋找到了殷不沉,他已经站起来,正拿着面团仔细嗅闻,一看见慕行秋就笑着说:“没坏,这里的冰冻肯定是突然降临的。”

    “究竟是什么东西?”

    “刚揉好的面,用火烤一烤就能吃……哦,道尊是说那个东西,好像是只猴子,不大,三尺高吧,挺瘦,眼睛大得吓人。道尊。你别笑话我,那两只眼睛的确古怪,尤其是在灶坑里忽闪忽闪的时候。”

    “是妖吗?”

    “不是,我能认出妖族……是有一点妖气。但不是妖,我敢肯定。”

    “异兽?”

    “嗯……”殷不沉显得很迷茫。

    屋子里没有风、法术或明显的情绪,空气近乎停滞,不能用来写符,慕行秋从百宝囊里召出一张真正的符纸。以祖师塔在上面轻轻点了一下,以此点为中心,淡红色的图案迅速向四周扩散,顷刻就形成了一幅完整的符箓,像是文字又像是图画,如云蒸霞蔚,如崇山峻岭。

    “道尊真是厉害,想当年你根本不会符箓,这才多久啊,就能一点成符。那些符箓师辛苦一辈子也没有这种本事啊。”殷不沉借机奉承,“可你是怎么祭符的啊?我听说高等符箓师背上都有祭火神印,道士却不能有,因为它会损伤内丹。”

    慕行秋挽起右手的袖子,在肘部以上套着一只黄澄澄的铜环,正中间有一圈火红的线在闪动。

    “原来道尊将祭火神印写在了法器上,妙招,不过普通道士做不到这一点吧?呵呵,我就知道,道尊的法术绝不寻常。”殷不沉努力吹捧。可他的千言万语也比不上某些人一个鼓励的眼神。

    慕行秋祭出手中的纸符,一股青烟从他手中坠地,迅速延长,钻进灶坑里。

    “把猴子抓出来!”殷不沉兴奋地说。双手仍捧着**如同石头一样的面团,“拷打它,不,架火烤着吃,不,它的肉太少。炖汤!这里什么都不缺,往锅里扔块冰……”

    灶坑里果然还有洞口,青烟前进得很快,殷不沉还在唠叨,慕行秋已经察觉到青烟的另一端缠住了活物,立刻用力收回法术,只听得地下乒乓乱响,殷不沉兴奋得直搓手。

    没过多久,青烟从灶坑里缩回来,末端缠绕着一只古怪的动物,正张牙舞爪地乱叫乱抓,试图挣脱束缚。

    它的确像只猴子,全身是毛,尖嘴无腮,却没有尾巴,像人类一样站立,身高不足三尺,两只眼睛很大,但没有殷不沉形容得那么可怕,恰恰相反,有几分楚楚可怜。

    “这是什么东西?被人类抛弃的小孩儿吗?”殷不沉疑惑地问,突然眼睛一亮,“好久没吃过人肉……不不,我戒了,自从追随道尊之后,我就把人肉戒了,真的,只是偶尔怀念一下。”

    空中传来秦凌霜的声音,“这应该是发生变化的地猴子,据说它是初妖,看他现在的样子,离真正化妖不远了,可能是左流英留下来的。”

    慕行秋曾在冰城地下见过大批地猴子,还打过一架,杀死不少,这些记忆如今都在秦凌霜那里。

    “化妖?这家伙也配当妖族?就算是当兽妖也不够格。”殷不沉厌恶地说。

    “地猴子能当异兽用吗?”慕行秋问。

    “可以试试。”秦凌霜的声音消失了。

    殷不沉又眨眨眼睛,脸上挤出笑容,“道尊,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是豢兽师,需要异兽。”

    殷不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苦恼万分,“道尊,千万不要,豢兽师驯服的异兽都有来历,我的上一只异兽可是世上仅有的三只玄武之一,这个地猴子……符皇城的傻狮子也比它强啊。”

    地猴子正冲他们轮流呲牙咧嘴,没有半点威风。

    “我需要你尽快与慕冬儿他们取得联系。”

    “好吧。”殷不沉勉强同意,也不得不同意,只是在道尊面前可以耍耍赖。

    殷不沉施展了一会法术,轻声说:“放开它吧,道尊。”

    青烟消失,地猴子转身就向灶坑蹿去,只迈出一步就停下了,缓缓转身面对殷不沉,一副痴呆呆的神情。

    大概一刻钟之后,殷不沉收回灵犀之术,叹了口气,“飞霄抛弃我的时候,我发誓要找一只比它更厉害的异兽,唉。”

    地猴子走到殷不沉面前,胆怯地抬头望着他,伸手想摸他又不敢。

    “用你就是施一次法,然后给我滚蛋。”殷不沉一手拎起地猴子,开始与其他豢兽师联系。

    这回耗时更长,殷不沉嘴里嘀嘀咕咕,“不是,这个也不是,也没个方位,真难找啊……飞霄忘恩负义,可也得到报应,慕冬儿根本不把它当回事……”

    殷不沉放下地猴子,略带惊恐地说:“昆、昆……祖师,我联系到了祖师!”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