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七十章 内丹中的记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芳山是一座很普通的山,完全看不出多年前的斗法迹象,慕行秋争夺神魂、左流英引出魔手一战,激烈程度远远比不上道统十七科共攻念心科之役,没有留下明显的纪念,只有当事人还记在心里。

    “为什么要叫芳山?你的名字里没有这个字。”慕行秋纳闷地问。

    南方的山草木繁盛,秦凌霜站在峰顶边缘一块突起的石头上,谛听风声,珍惜地呼吸微寒的空气,处于一种半出神的状态,“因为我的别名叫做芳芳。”

    慕行秋站在不远处的草地上,位置稍低一些,突然感到脚面有些发痒,低头看去,原来是一小队蚂蚁从在脚上爬行,他的鞋子很破旧,皮肤外露,他动动脚,蚂蚁加快速度逃走。

    “芳芳。”他轻轻地叫出这个名字,心中微微一悸,好像降落得太快所带来的空虚感,可他仍然什么也没想起来,“有一种火能唤起我的全部记忆,可我一直没有找到,你知道……有什么特别的火吗?”

    慕行秋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能从秦凌霜这里找到答案,左流英说过让他不要太早了解往事,没说过不让他寻找那种能带回记忆的火。

    秦凌霜的目光从远处收回来,转向十几步之外的同伴,“五行法术之中,火法术数量最多, ,有五行科的五行之火,有不熄炉里的太阴之火,有阴阳科的预言之火,有禁秘科的奥义之火,有洪炉科的纯阳真火,有灯烛科的拘魂阴火,有符箓科的祭火……几乎每一科都有自己独特的火法术,还有散修之火、妖术之火、魔族之火,种类也都很多,更有道火、自然之火等等。你都试过吗?”

    强烈的预感逐渐消退,秦凌霜还没有施展任何火法术,慕行秋就已意兴阑珊,“我只见识过一小部分,可我觉得自己正在寻找的火并非某一种特殊的法术火焰,它是……它是……”

    它就在嘴边,呼之欲出,慕行秋却怎么也无法诉诸于语言,只能叹息一声,“恐怕是时机未到。真是奇怪,我当时为什么要将记忆与火联系起来?”

    “原因也在你的记忆之中。”秦凌霜露出微笑,不用慕行秋多做解释,她就已明白那是哪种法术,“大藏术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法术,即使是注神境界以上的道士也不是人人都能施展,它像放风筝一样将记忆切离,你对火种的困惑正是连接风筝的线,所以你感到奇怪非常正常。也非常重要。”

    “你懂得真多。”慕行秋由衷地说,他甚至不知道大藏术这个名称。

    秦凌霜垂下目光,再抬起时突然改变了话题,“左流英建议你尽量不要施展符箓以外的法术?”

    “对。可那不是建议,更像是命令。”

    “嗯……我想我应该给你的新内丹加持一重禁制,这样你就不会无意中施展其它法术了。”

    “真的要听左流英的话吗?他现在是咱们的敌人。”

    “敌人不一定就在撒谎,你忘记了念心幻术。却能直觉到众人的情绪,并在上面写符,这证明左流英的话是有道理的:当你记忆正常的时候。你会察觉到情绪,也会写符,但你可能不会将两者结合在一起。道统十八科各有一块领域,普通道士专攻一科已然艰难,修行越久,越难贯通其它科的法术,而失忆的你,却不存在这个问题。”

    慕行秋笑着摇摇头,他丝毫不觉得这是优点,“有什么办法让我瞧瞧自己的内丹?”

    “有,我可以帮你。”

    观照三田本是很简单的修行手段,慕行秋却做不到。

    秦凌霜召出瞬息台,它现在是一块数寸见方的小小石板,表面的纹路因此显得更加密集,除此之外再无异样,一般的修行者很难辨出这就是九大至宝之一。

    一缕青烟从石板的一角升起,缓缓飘向慕行秋,只是观照内丹就用上瞬息台,这算是一次极为奢侈的施法。

    慕行秋一动不动,青烟从左鼻孔进入,由右鼻孔呼出,又回到瞬息台的另一个角上,形成一个循环,秦凌霜与慕行秋的经脉由此连为一体,她可以帮他施法了。

    慕行秋眼前一黑,随后又是一亮,他看到了自己的泥丸宫,洁白整齐,不如秃子的完美,空空荡荡,里面什么也没有,突然间猛地一坠,视线落入下丹田,他见到了由三枚修行丹合而为一的内丹。

    严格来说,这枚内丹并未融合在一起,红白黑三色平均分配,各占一块,转动得也不快,即使主人亲自来察看,它也不肯变得积极一些。

    但它提供的法力是充足的,慕行秋几乎能够感觉到法力外涌时所产生的微风。

    慕行秋想让它转得更慢一些,内丹随心所欲,果然更加懈怠,产生的法力急剧减少,这让慕行秋觉得没必要加持禁制。也正因为转速变慢,慕行秋看到了内丹里面泄露出来的一点光。

    红、白、黑三枚修行丹结合得并不完美,中间有一点点缝隙,向外露光,平时看不出来,只有在转得很慢的时候才会被注意到。

    慕行秋想看得清楚一些,目光逐渐靠近内丹,离得越近内丹越大,缝隙也变得明显起来,最后,他的目光的甚至能够钻进去。

    丹里的光像是火光,慕行秋心中一动,难道自己遍寻不得的火其实就在自己体内?他更要看个明白了,于是目光继续向前探索,内丹只有鸽子蛋大小,目光却前行了很长时间。

    那光越发像是火光,甚至有丝丝热气散发出来,慕行秋的心也随之激动,失忆即使有一百个好处,他也希望找回记忆,以重新融入这个世界,知道自己在意的什么事,更知道自己在意什么人。

    可是一段时间之后,火光却弱了下去,慕行秋进入到一个空荡荡的区域。比内丹大多了,抬头能望到满天星辰,低头能瞧见一座城池。

    慕行秋觉得城池有些眼熟,但他想不起来名字,在这里用不着移动,有一股轻微的力量牵引着他的目光前进。

    城池不大,处于沉睡状态,寒风凛冽,一点也不像是能产生火光的地方。

    他的目光被引向一座高耸的城楼,城楼比他脚上的鞋子还要破旧。在风中摇摇欲坠,然后他看到了,看到了自己,看到了秦凌霜,他从后面抱着她,两人依偎在一起,共同望向遥望的方向,在那里有火光一闪一闪。

    “芳芳。”慕行秋知道这是自己的一段记忆,虽然前因后果他都不记得了。但场景却是真实的,情绪更是真实的,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少年时自己的紧张、忐忑与兴奋,那是一种沉醉。即使站在悬崖边上也察觉不到危险的沉醉。

    慕行秋很想一直停留在这里,就像彼时的两个人一样,那股微弱的力量也是这个目的,将他的目光牵引至此就消失了。

    可慕行秋还得前进。他要去看看远处的火光究竟是什么,能否唤起从前的记忆。

    一股更强大的力量传来,将他的目光引出内丹和下丹田。退到泥丸宫,眼前又是一黑,回到了现实中。

    慕行秋痴痴地看着不远处的秦凌霜,一时间分不清是真是幻。

    “怎么了?”

    “我在内丹里看到了一段记忆,可能是我藏在那里的……没什么,一段往事而已。”

    “殷不沉回来了。”秦凌霜说。

    慕行秋惊讶地发现天已经黑了,他居然在内丹里耽搁了半天时间。

    孙玉露飞来,落在两人面前,举起手中昏迷的小蛟龙,微笑道:“想送走两位真是难啊,你们不相信我的话,就让她来说吧。”

    蛟龙抬起头,传出龙魔的声音,“司命鼎的确不在这里,我见到了守缺。”

    “守缺在乱荆山?”慕行秋吃了一惊。

    “她在进行一项法术,我要留下帮助她,我的真幻之躯就让秦道士先用着吧,但是说清楚,是借不是给,任何时候我都可能回去。”

    秦凌霜微微一笑,“真幻之躯永远都是你的。”

    “等等,你同意她留下?”慕行秋更惊讶了。

    “龙魔既然说要留下,必有她的原因。”

    “还是你了解我。”龙魔发出笑声,“更多细节我不能透露,以后咱们还会再见的,我想不会太久。”

    “随时欢迎。”秦凌霜淡淡地说。

    慕行秋更没什么可说的,他知道自己与龙魔应该很熟,却没多少感觉,“好吧,向守缺问好,她还在寻找完整的魂魄吗?”

    “呵呵,我们刚见面,我对她还没有太多了解。再见,殷不沉给你们留下,他还是有点用的,保护好我的真幻之躯。”

    孙玉露将蛟龙放在地上,向两人施以道统之礼,转身飞去。

    “守缺的本事还真大,居然能取得女道士的信任,连去探路的龙魔都给蛊惑走了。咱们真不用去看一眼吗?守缺魂魄不完整,有时候会突然变成另一个人。”慕行秋还是觉得不踏实。

    “相信龙魔吧,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恢复原形的殷不沉从草丛中站起来,一脸茫然,“我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哎呀,秦道士交给我的任务……”

    “你已经完成了,很好。走吧,咱们去断流城,镇魔钟肯定在左流英手里。”

    “明年七月初七才是元婴大会,现在太早了吧。”殷不沉发现自己胆子太大了,急忙摇头,“出发,立刻出发。”

    秦凌霜施法带着两名同伴飞上天空,殷不沉脑子里浑浑噩噩,总觉得自己忘记了某件特别重要的事情,盯着慕行秋看了一会,突然想起来了,他必须在秦道士不场的情况下提醒道尊一件事。

    (明天就是十二月了,《拔魔》也将进入尾声,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最后一段情节需要整理一下,最近睡眠严重不足,也要补个觉,所以明天停更一天,后天恢复正常,抱歉。)(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