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六十九章 守缺的世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蛟龙迅速变化,小蒿的手已经握不住了,只好松开,让到一边,眼睁睁看着他落地化成人形,笑道:“这才是我认识的殷不沉。”

    但这只是殷不沉的身躯,脸上的笑容妩媚慧黠,绝不属于他,小蒿吓了一跳,又后退数步,踩翻了两件法器,急忙弯腰扶起来。

    声音也不属于他。

    “这可不是我想象的见面场景。”殷不沉的身体里传出龙魔的声音,她知道殷不沉是个胆小鬼,所以在秦凌霜施法的时候悄悄进入他的泥丸宫,在必要的时候增添一点“勇气”。

    “是啊,你完成了一项几万年的任务,理应受到盛大的欢迎,很抱歉,念心科囚犯只剩下我这一个,还是残缺的一个,对了,我的名字叫守缺。”

    守缺转向小蒿,和声道:“段道友,能不能让我们单独说会话?”

    小蒿耸耸肩,转身离开。

    “欢迎就算了,老实说,打破拔魔洞我没出过多少力,顶多推动了几下而已。拔魔洞呢?真的打破了吗?”

    “我不知道,它好像毁了,可是我没有见着残骸。”守缺笑了一下,“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

    “嗯,你是念心科几万年前一道咒语的产物,我是念心科一堆残魂的集合,谁是救人者?谁是被救者?”

    “呵呵,我听懂了,念心科囚犯已经死光了,我的任务其实毫无意义,只是强加在我身上的一负重担,而你的出现终于让我卸下重担,所以我应该感谢你?”

    “别将我说得这么无耻,当然是我感谢你,可你见过慕行秋了,一个失忆的人还能承担从前的情感与责任吗?我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失去了大部分情感,一点都不恨道统十七科。对我来说这是一次新生。我不是任何念心科传人的传人,更不是她们的集合,我是朽木中长出的花朵、废墟中用旧材料重建的房屋。像我这样,应该继承从前的责任吗?”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什么都不用做,咱们互不亏欠,其实这样很好,我一直以为念心科传人出来之后会将我杀死,咒语嘛。谁会一直留着一条已经无用的咒语?互不亏欠是一个很好的结局。”

    两人互相看着、互相微笑,殷不沉的水晶眼比任何时候都要湿润,像是两粒剥了皮的龙眼,只是多了黑色的瞳仁。

    两人沉默了一会,龙魔说:“你不打算放我出去了?”

    “既然来了,能不出去尽量别出去啦。”

    龙魔咯咯笑了两声,好像听到了一个笑话,她操纵殷不沉的身躯转了一圈,“你们是怎么得到司命鼎的?不会是昆沌送来的吧?”

    “这不是司命鼎。”守缺右手食指向上弹了一下,在她面前出现一座飘浮的小鼎。与潭底的巨鼎一模一样,再弹一下,又出现一座小鼎,两鼎外观几乎一样,只是表面上的纹路稍有区别,“司命鼎上有拘魂律纹,是用古魔文写成的咒语,熬香鼎并非拘魂之器,纹路只是用来装饰。”

    龙魔仔细看了一会,“你说得对。这的确不是司命鼎。熬香鼎是乱荆山用来炼丹的吧?”

    “嗯,也算是一件宝物,九品九级,比不上至宝。但是够用了。”

    “够用什么?”龙魔急忙摆手,“别告诉我,我来这里不是探听秘密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可以将这段记忆交出来。”

    守缺又笑了,“你以为我要囚禁你吗?不不。我不会这么做,我在邀请你留下。”

    龙魔拍拍心口,发现自己的手十分粗糙,又放下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没什么,是我猜疑过头了。嗯……谢谢你的邀请,可我的身体还在外面,我可不愿意总待在这具身躯里。”

    “别急着拒绝,先听听我的计划。”

    “这里还有一个计划?”

    守缺挥手,两座小鼎消失,她指着周围的法器,“算是一个小小的计划吧。这里共有法器一千一百多件,都在八品以上。”

    “哇,怪不得你们不想让外人进来,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我相信大部分道士宁愿用一件至宝交换这些法器,反正真正能自如运用至宝的人没有几个。”

    “收集它们很不容易,世上现存的八品以上法器一多半都在这里了。”

    “了不起,原来你们将熬香鼎变成了熬器鼎,是要将它们融为一体变成第十件至宝吗?”

    “我们没有这么大的野心,这些法器加在一起,大概也只相当于至宝一到三成的力量,至宝的强大不只在于本身,更在于经受了十几万年几乎不间断的法术浸润,其它法器,包括更古老的魔器,都没有这种待遇。”

    守缺顿了一下,龙魔突然抬手塞住双耳,大声道:“我不听你的计划,快放我出去吧。”

    守缺笑着摇摇头,施展念心幻术。

    两人的幻术都是第九层,仍有强弱之分,尤其是龙魔寄存他人体内,受到诸多限制,对付小蒿还可以,与守缺相比就差远了。

    龙魔眼前一黑,随后看到一边微光,她正飘在一座都城的上空,这里很奇怪,空气稀薄,风势软弱无力,建筑看上去都很完整,花草树木也是五颜六色,可是都显得死气沉沉,她看不到任何能动的活物。

    “这里是……皇京吗?”龙魔放下双手,在幻术面前,塞耳是没有用的。

    “旧皇京的幻影,这是我的一段记忆,稍稍做了一点改造,去掉无关的东西。”

    一阵微风吹来,就是它蕴含着整个世界所缺少的某种力量,刹那之间,皇京似乎活了过来,但也只是喘口气而已,风过之后,又变得死气沉沉。

    “这是你在拔魔洞里的记忆?”龙魔猜出来了。

    “这里是拔魔洞的边缘,虚幻与真实的中间地带,魔王一度就躲在类似于这样的地方。”

    “在这里只待一会我都受不了,真不知道拔魔洞的监狱是什么样子。”

    “你想感受一下吗?我还剩几段记忆。”

    “不不,到这里就够了,你究竟想说什么?听完之后我还有拒绝的机会吧?”

    “当然,大不了去除你的这段记忆,然后我会放你和殷不沉出去。我不是昆沌那样的坏人,否则的话也召集不到这么多女道士。”

    龙魔笑而不语。

    “接下来你将看到的不是记忆,而是我的一些设想。”

    又有风吹来,仍是微风,但是持续不断,死寂的城市再度喘息,像是一名溺水的假死者,先是猛地喘上一口气,然后是剧烈地呼吸,逐渐变得平稳均匀,生机渐渐回到身体里。

    城市复活了,仍然没有活物,但是树木随风轻摆,房屋似乎膨胀了一些,街道上灰尘打着旋儿扬起……这是一座无人居住的空城,却不是死城。

    不久之后,终于有人影出现,龙魔几乎能听到喧哗声。

    守缺的幻术到此结束,龙魔回到了真实世界中,双手仍捂在耳朵上,她再次放下手臂,茫然而困惑,还有几分兴奋。

    “这就是我的计划。”守缺说。

    “你是说……这可行吗?”

    “让我们回想一下:道统十三万多年前用镇魔钟创造了一个世界,也是一座无比庞大的监狱,将魔种囚禁其中,那是一个死寂的世界,魔种什么也得不到,所以道统越来越强,而魔种不进不退;不久之后,三祖在拔魔洞里创建了无声、无遮、无我三地,本意是给昆沌修行之用,结果被后世的道士当成了监狱,这个世界比较小,所以才有辽阔的边缘地带,但这也是一个死寂世界。只有一种东西能去除死寂。”

    “法力。”龙魔喃喃道。

    “嗯,慕行秋已经忘了这段经历,即使记得,他也未必在意,他当时帮着救人。”守缺笑了笑,继续道:“至宝能够创造世界,法力能带去生机,咱们何必死守着这个世界不走呢?昆沌已经将它毁得不成样子,他喜欢毁灭,那就将整个世界都让给他吧,在这里他能得尝所愿,在另一个世界里,咱们不受影响,大家各得其所。”

    龙魔惊讶得嘴巴微张,好一会才说:“可你们没有至宝,也没有足够的法力,怎么创建一个活的世界?还有,如何防止昆沌的入侵?他不会就这么放过逃亡者吧。”

    “这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守缺眨下眼睛,“没准有些已经解决了呢。”

    想了解全部秘密,必须选择留下来,龙魔寻思了一会,“可以把慕行秋和秦凌霜都叫进来,还有其他人,大家齐心协力,新世界里总不能只有女人啊。”

    “这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还不需要他们,而且人各有志,我了解慕行秋,你了解他们两个,他们必然要与昆沌一战,只有战败之后或许才会考虑逃亡。龙魔,咱们所能做的不是劝服他们,而是在他们改变主意的时候,能提供另一种选择。怎么样,留下吗?”

    龙魔又想了一会,“得将殷不沉送出去。”

    “当然。”

    “我也得出去一趟,然后再回来。”

    “有必要吗?我可以为你造一具法身,可能没有你自己修炼出来的那么完美,但是足够用了。”

    “不,与身躯无关,我必须提醒慕行秋一件事:秦凌霜要度情劫,他不应该对此茫然无知,更不应该因此受到伤害。”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