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六十八章 潭下巨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把将蛟龙抓在手中的人正是小蒿,听到自己的名字,她很意外,困惑地打量着这条“四脚水蛇”,“你这个妖孽,居然敢叫我‘小蒿’。小乌龟,这是不是你的亲戚?”

    小蒿抬起另一只手,玄武幽寥用呆滞无神的目光与蛟龙互视,殷不沉正想打声招呼,幽寥猛然伸长脖子,一口咬住蛟龙的颈部,殷不沉既疼痛又惊恐,急忙大声道:“段道士,口下留情,我是殷不沉啊。”

    “殷不沉?殷不沉是谁?”

    殷不沉急得快要哭出来,想恢复原身却做不到,“段道士、小祖宗、姑奶奶,你不记得了?我从前是豢兽师,我的异兽也是玄武,名叫飞霄,咱们过去经常一起聊天呢。”

    “哈哈,逗你玩呢,我记得殷不沉。”

    “快让幽寥松口啊,他在吸我的血!”

    “不行,我要惩罚你。”

    “为什么?我没得罪你啊。”

    “你骂我来着。”

    “啊?我没有……我哪敢啊?”

    “还在撒谎,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让我‘口下留情’,咬你的明明是小乌龟,你却求我口下留情,岂不是在暗中骂我?以为我听不出来吗?”

    殷不沉真的哭出来,“对不起,段道士,是我的错。幽寥老兄,你还好吗?灭世和飞霄还好吗?别的异兽还好吗?灵兽也好吗?好久不见,你真是太亲切了,呜呜。”

    幽寥终于松开嘴,蛟龙的脖颈上连块鳞片都没掉,他修行过魔尊正法,产生的法力大都被异史君夺走,炼成的魔体却不会消失,因此才能成为活妖器,别说是幽寥的一咬,就算是被寻常的法术击中,也没有大碍。他觉得自己被吸血,纯粹是恐惧所导致的幻觉。

    “殷不沉,你不老实啊。”小蒿的手还没有松开,仍然紧紧握着蛟身。

    “段道士。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最老实啦。”

    小蒿摇摇头,“你给自己起名叫‘不沉’,为什么还会沉下来?”

    “名字不是我起的,我、我……”殷不沉犹豫着要不要出卖秦凌霜和慕行秋,小蒿手上稍一用力。他的犹豫立刻消失,“我是被迫的,是秦道士和慕行秋派我来的,真的,我没撒谎,连变身都不是我自愿的。求求你了,段道士,稍微松松手,我、我喘不上气……”

    殷不沉发出嗬嗬的声音,小蒿寻思了一会。“一般来说,我应该捏破你的肚皮。”殷不沉的舌头耷拉出来,一副半死不活的凄惨样子,他可知道小蒿的手段,捏破肚皮绝非虚词。

    “不过我刚洗完手,不想又弄脏,唉,真是太难选择了。”

    “不难不难。”殷不沉哑着嗓子说,“我特别脏,一肚子坏水。身体里流的都是污血,连法力都不干净,我的肚皮要是破了,弄脏的不只是段道士。连其他道士、连司命鼎都会弄脏的。”

    “司命鼎?”

    “不不,我没说司命鼎,我连司命鼎是什么都不知道。呜呜,段道士,咱们从前真是朋友啊,你再仔细想想。”

    “我只记得那个獐头鼠目、两眼泪汪汪的殷不沉。不记得四脚蛇,你从前在我面前变成过这个样子吗?”

    “不是四脚蛇,是铁脊蛟龙,是我的族兽之形,我现在……没法恢复妖身,可是你看我的眼睛,还是水晶眼,还是泪汪汪。”

    殷不沉努力挤出眼泪,这并不难,他已经哭出声,泪水一直就眼眶里打转,他只恨太少,不够明显。

    小蒿仔细看了一会,举给周围别的女道士,“这算是泪汪汪的眼睛吗?”

    女道士们都在看笑话,于是有的说算,有的说不算,最后一名年纪大些的女道士说:“咱们立下过誓言,不许外人进入司命潭,管他是谁,敢入潭下就是死罪,把他杀了吧。”

    道士无情,小蒿更是无情中的无情,殷不沉知道自己真的危险了,哀求无效,必须马上换招,“等等!”他大声喊道,“孙玉露孙道士呢?她在哪?让她出来。”

    殷不沉突然变得硬气起来,小蒿反倒意外了,笑着说:“你以为我不能决定你的生死吗?”

    “你当然能,可我不只是闯潭的蛟龙,还是送信的使者,你们不斩使者吧?反正我得将口信送到,才能死而无憾,我的口信对你们都很重要。司命潭好不容易才建起来的吧?别怪我没警告你们,煞星慕行秋来了,别看他失忆,还跟从前一样,到哪毁哪,前些日子符皇城人散城空,南海林化为一片焦土,都是他去过的地方。哼哼……”

    威胁果然比哀求更有效,潭下女道士以乱荆山弟子居多,都还记得当年的乱荆山一战,对慕行秋的神奇“本事”记忆犹新,虽说道士不相信这种无稽之事,可是在眼下这种乱世中,毁灭一个地方实在太容易了,她们不得不防。

    小蒿却不在意,“慕行秋敢毁司命潭,我就去杀杨清音报仇……他还记得老娘吗?”

    “不记得了,忘得干干净净。”

    “真的?”小蒿一瞪眼,手上一用力,殷不沉哀叫一声。

    “慕行秋记得他的儿子,他来这里就是为慕冬儿求借司命鼎的。”殷不沉再不敢撒谎。

    “那我就去杀慕冬儿。”小蒿转向那名中年女道士,“捏破肚皮太脏,你有什么干净一点的杀蛇方法没有?”

    “是蛟龙,不是蛇。”殷不沉低声抗议。

    中年女道士却含糊了,“要不,让他先把口信说了吧。”

    “把孙道士请出来我就说。”殷不沉紧紧抓住这一点,他有预感,孙玉露迟迟没有露面,那就是很难出来,或许可以借此拖延一点时间。

    他的计策只对普通道士有效,小蒿可不管这些,“哎呀,太麻烦了,四脚小蛇,快说口信,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殷不沉颤声问道,甚至忘了纠正小蒿的说法。

    小蒿不懂什么是威胁,因此没有废话,立刻施展法术。

    “念心幻术……”殷不沉明白了,小蒿要以幻术夺取自己的记忆,立刻凝神抵抗,他的法力没剩下多少,魔体却很强,“我不会屈服,你不会得逞,我……”

    殷不沉脑子一晕,小蒿的念心幻术比他预料得要强大,魔体也抵挡不住。

    蛟龙的舌头真的耷拉出来,四只爪子无意识地一张一合,眼神暗淡无光,小蒿也有点发呆,她手里的幽寥却在绵长地一呼一吸,帮助主人施法。

    周围的女道士越围越多,可是过去很长时间小蒿也没有宣布获胜。

    “四脚蛇还挺厉害的,能挡住段道友的幻术。”

    “他说他是蛟龙。”

    “哈,谁见过这么小的蛟龙?当年的铁脊蛟龙可是能呼风唤雨、擅长鱼龙之变的庞然大物。”

    中年女道士觉得事情有点过头了,“大家散去吧,别为一点小事干扰修行和施法,等段道友拿到口信,我自会去向潭主请示如何处置这条……这条小东西。”

    女道士们也觉得无趣,闻命散去。

    又过了一会,殷不沉还处于昏睡状态,小蒿则清醒过来,一脸的茫然与困惑。

    “拿到口信了?”中年女道士问,心中惴惴,担心不会是好消息。

    “我……也不知道。”小蒿呆呆地说。

    小蒿平时常有怪言怪语,意思却都清晰,中年女道士闻言一愣,“你也不知道?”

    “四脚蛇很厉害啊,我们在泥丸宫里大战一场,他竟然也会念心幻术,肯定是慕行秋教给他的,这个家伙,什么徒弟都收。”

    “慕行秋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还能传授念心幻术?”

    小蒿更糊涂了,可她绝不会弄错,在泥丸宫里与自己斗法的肯定是念心幻术,“算了,捏死他吧,慕行秋真找来,我想办法把他引走,去毁别的地方。”

    殷不沉无法提出反对,中年女道士阻止了小蒿,“等等,事有怪异,还是去请示潭主吧,她对念心幻术最了解。”

    “既然你这么说了,好吧。”小蒿拎着半死不活的小蛟龙走到巨鼎的一只足前,低声诵了一会经文,又有几名女道士加入,总共九人一块诵经,片刻之后,鼎足上出现一道门户,自动打开,小蒿独自走了进去。

    鼎足之内一片漆黑,小蒿默默站了一会,眼前又有门户打开,透出一片光亮。

    小蒿迈步走进一座大厅,这里摆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法器,有的摆在地上,有的漂在空中,大都待在原处不动,个别法器围着大厅缓缓飞行,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法器中间留出狭窄的通道,小蒿收起幽寥信步而行,不小心踢倒了法器就扶起来,说声“抱歉”。大厅正中间也是一座鼎,与巨鼎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个头小了许多。

    小蒿走到小鼎前,等了一会,抬起空闲的手,在鼎身上敲了两下,低声道:“喂,潭主,你醒着吗?”

    小鼎闪了两下,突然消失,出现一名白衣女子,微笑道:“你明知道我从来不睡觉。”

    “所以我才担心你哪天会受不了,一下子睡着嘛。”小蒿举起手中的蛟龙,“这个家伙自称认识我,还会很厉害的念心幻术,你说奇不奇怪?”

    “他的确认得你,但是与你斗法的却不是他。”

    “嗯?”小蒿眼睛一亮,没有表现出意外,反而很兴奋,“有意思,跟我斗法的究竟是谁?”

    白衣女子收起笑容,正色道:“真幻,咱们终于见面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