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六十七章 不沉之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殷不沉的父亲是兽妖,他自己是半妖,无论哪一种妖,通常只变成本族的象征之兽,比如铁脊蛟龙,而将幻化为其它兽类视为耻辱。

    自从辛苦修行的魔尊正法被异史君夺走之后,殷不沉就没剩下多少羞耻心,所以当秦凌霜要求他变成一只红毛狐狸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出半点为难之意,只提出一个问题:“能行吗?一般的幻化之术可骗不过道士的天目。”

    秦凌霜施展的不是一般幻术,而是道统秘籍中记载的高深法术,或许骗不过服日芒道士,却足以令普通道士难辨真假,她甚至让殷不沉拿出两颗水晶眼,单独对其施法,掩盖其中的妖气。

    “孙玉露不久前施展过避水之术,乱荆山道士的藏身之处十有是在水下,你去找出来,什么也不用做,回来通知我们。”秦凌霜当着孙玉露的面亮出四件至宝,不只是炫耀,还悄悄地做了检查。

    “秦道士神通广大、神机妙算、神乎其神……乱荆山道士还想避而不见,真是可笑。”殷不沉谄媚地说,待到发现自己身为狐狸不该口吐人言时,急忙闭嘴。

    “小心,我替你隐藏了绝大部分法术气息,可你若是自己显露出来,我帮不了你。”

    殷不沉急忙摇头,然后转身钻入荆棘丛中,从现在开始专心装成一只狐狸,按照秦凌霜指给他的方向去寻找水源。

    狐狸之身想要口吐人言,必须借助于妖术或法术,这会泄露行踪,所以殷不沉不敢再开口,也不敢跑得太快,但是心里开始了腹诽。

    “我是蛟王之子!”他在心里悲愤地想,好像在当着秦凌霜的面说话,“在海中,铁蛟一族乃是万妖之王,就是在陆地上。也没有妖族敢小瞧我们,铁蛟到处,群兽避让,众妖俯首。唉。沦落了,龙游浅滩遭虾戏……”

    殷不沉一边幻想着铁蛟一族从未存在过的崇高地位,一边用鼻子嗅来嗅去,寻找附近的水源。

    山中有小溪、泉眼和池塘,水源不少。殷不沉接连找到几处,全都清澈见底,没有可供藏身的地方。

    “秦凌霜——不,即使在心里也要叫她秦道士,免得今后叫顺嘴——秦道士真是可笑,乱出主意,就算那些娘们儿道士真藏在水下,她们不会施法掩饰吗?让我变狐狸,又不能施法,如何看破这些掩饰?唉。慕行秋也沦落了,从前都是他拿主意,好歹还能听我几句进谏之言,现在倒好,像木头似地立在那里,半天没有一句话,一声反对也不提。色字心头一把刀,慕行秋看来是被狠狠砍中啦。”

    殷不沉满腹牢骚,他变的狐狸几乎没有破绽,只有一点不对。不像真狐狸那么警醒,哪都敢钻,又一心追寻水源,对其它情况很少在意。因此,当他撞见一头猛虎的时候,全无防备。

    那虎正趴在树荫下似睡非睡,大嘴微张,肚皮像风箱似地起伏不定,身边横着半具鹿尸。

    殷不沉促不及防。还以为这是乱荆山女道士设下的埋伏,此时的反应倒真像是一只狐狸,一个跟头倒翻在地,四足乱蹬,立刻就想施法逃走,可心中太急,秦凌霜的法术又过于强大,他一时间摆脱不掉兽形,只能夹着尾巴撒腿就跑,哪里荆棘密布就往哪里钻。

    逃出两里地之后,殷不沉停下了,老虎大概是吃饱了,根本没有追来,他想起自己没必要害怕凡兽,只好将丢脸行为都归咎于秦道士:她变的狐狸太逼真,连心态都给改变了。

    殷不沉走出一段路,突然觉得不对劲,他是奔着水源前进才撞见老虎的,结果水源没见着就跑掉了,万一那里就是女道士的藏身之地呢?那头老虎看上去很真,没准也是高深法术变化而成。

    殷不沉犹豫起来,找到目标是立功,惹怒女道士却是自寻死路。他来来回回走了几遍,终于做出决定,远远地望上一眼,然后回去让秦道士自己判断。

    他绕过老虎,即使那只是一头凡兽,他也不想以狐狸之躯与之搏斗,秦凌霜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他的妖力越来越弱,已经微乎其微,没办法施展妖术。

    在一处悬崖上,殷不沉向下望去,只见谷内树木茂盛,枝叶蔽天,地面上的东西什么也看不见,而老虎所在的位置恰好守住了唯一的入口。

    “哈,这头老虎果然有点问题,它可能是真虎,专门用威吓凡人不准他们入谷的。”殷不沉觉得这就够了,可以回去向秦道士邀功。转身走出几步又改了主意,慕行秋好应付,秦道士却是个大麻烦,多问几句他可回答不了。

    殷不沉犹豫再三,还是转头回到崖边,找了一处相对平缓的地方,借助横生的树木,一点点向下跳跃。

    谷底没有猛兽看守,小动物倒是不少,看见狐狸就跑,殷不沉追赶了一阵,心中得意起来,才开始做正经事,嗅闻水源的位置。

    天快就黑了,他希望早点找到线索回去报信。

    山谷中有三处水源,包括一条流出谷外的小溪和两眼清泉,都没有特别之处,殷不沉颇为失望,如此一来,除了看守入口的老虎,他回去之后没什么可说的,秦道士一定不会满意。

    殷不沉抬起头,缓缓地深吸一口气,没有新发现,走出一段路再嗅,如是七次,将山谷绕行多半,终于嗅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水气,与之前所见的一溪二泉方位皆不相同。

    殷不沉大喜,甚至忘了谨慎行事,立刻顺着水气跑去。

    新水源是一处水潭,位于崖壁之下,他之前从这里经过一次,没有注意到。水潭很小,最宽的地方也不到两丈,阳光照射不到,显得黑黢黢的,看不出深浅。

    “到这里就可以了。”殷不沉提醒自己,别管水潭有无问题,让秦道士自己来调查吧。

    转身走出不远,殷不沉还是停下了,他想到自己已是活妖器,完全受异史君控制,今后不知要受多少苦头,能将他救出苦海的似乎只有秦道士,不立一两件说得过去的大功,怎么能求动她开恩呢?

    “唉,慕行秋,你干嘛要失忆呢?否则的话我倒是可以向你求助,你一句话,不,一个眼神,就能让秦道士做任何事情……”殷不沉将自己的困境怪罪在慕行秋头上,又回到水潭边上。

    “找块石头丢进去,查查深浅吧。”殷不沉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不远处就有一小块石头,他跑去用嘴叼起来,再次哀叹自己的沦落,然后回到水边,刚要丢出石子,谁想到脚下一滑,自己掉进水中。

    殷不沉吃了一惊,四足乱踩,想要跳回岸上,可是脑袋刚刚露出水面,他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自己居然蜕去狐狸之形,变成了一条小小的蛟龙,长不过两尺,头上无角,身上生鳞,腹下长着纤细的四足。

    殷不沉第一次感到困惑,刚才的一连串举动都不像是平时的自己,这次变身更是不在意愿之内,难道……

    念头刚一兴起又消失了,“这都是秦道士的法术,她真是强大,没准比老君还要厉害。”殷不视如是想,立功之心更盛,没有跳出水面,而是一头扎下去。

    铁蛟擅水,殷不沉从小生活在南海,水性颇为不错,潜入数丈之后,他越来越确信这处水潭肯定暗藏玄机。

    水潭非常深,浮力逐渐增强,身为铁蛟后裔,殷不沉自有一套,不用借助法术,而是吸水,不停地吸水,慢慢地,细细的蛟身变成圆球,他像乌龟一样继续下潜。

    想起乌龟,殷不沉自然就想到了飞霄,心中暗骂一通。

    不知下潜了多深,水中的浮力突然消失,殷不沉马上停下,他知道,只有强大的法术才会造成这种奇怪现象。

    潭底漆黑一片,殷不沉正想着怎么才能观察情况,眼前突然一亮,他居然能视物了,虽然不是特别清晰,却能看见大致情形。

    殷不觉第二次心生疑惑,觉得一切事情都太巧,然后他又归因于秦道士的强术,安下心来四处观望。

    到处都是水,连小鱼小虾都没有,他吐出肚子里的水,小心地继续向更深处下潜,经过数十丈之后,眼前再次一亮,这回与水晶眼无关,光线来自于外界。

    殷不沉的勇气已经达到极限,再没有任何理由能让他继续冒险,可是体内却有一股力量推着他前进,他惊奇地发现身躯似乎不受自己控制。

    然后他看到了一座鼎,巨大的鼎,高丈,光芒就是它放出来的,一群女道士围着它或立或坐,数量比殷不沉预料得要多,至少有一百名。

    “可以了,没有比这更直接的证据,司命鼎果然在女道士手中。”殷不沉对自己说,希望劝服那股控制自己的力量消失,他好回去向秦道士报信。

    力量消失了,殷不沉松了口气,慢慢向上浮起,将水晶眼的妖力也收起来,生怕被女道士们察觉。

    可事情不会一直顺利,殷不沉突然觉得身上一紧,他被什么东西握住了,迅速下沉,片刻间就到了巨鼎附近。

    他果然被一只手握住了,一个清脆的声音说:“好奇怪的水蛇,长着四只脚。”

    殷不沉奋力挣扎,拼命喊出了人话:“我不是水蛇,我是铁脊蛟龙!”

    “嗯,龙肉应该很好吃吧。”

    殷不沉觉得声音有些耳熟,扭头看去,不由得一愣,“小蒿,怎么是你?”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