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六十六章 故人的谎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乱荆山主峰是一座被拦腰截断的平顶之山,据说这是当年道统十七科与念心科大战时造成的,女道士们不肯迁离故地,就在受损的山上重新造楼建阁,反而成为九大道统的一景。

    慕行秋曾经在乱荆山的一处洞府里闭关很长时间,如今这已是想不起来的记忆,殷不沉没来过这里,事实上,直到落地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目的地是哪,也不太关心,只是绞尽脑汁地想办法讨好秦凌霜,一直没有取得进展。

    秦凌霜也没来过乱荆山,当年几名庞山道士一同游历九大道统的时候,这里是最后一站,尚未成行就赶上庞山之难,但她了解乱荆山的具体位置,道统书籍里有详细的介绍。

    平顶仍在,乱荆山却已无影无踪,荆棘遍地,杂草丛生,偶尔能看到几株珍贵的青木,旧日的亭台楼阁一幢也没留下,只有几条断断续续的石板小路证明这里曾经有人类居住。

    殷不沉提鼻子深深吸了一下,“这里就是乱荆山了?哇,仔细闻,空气中真有青木的香味,啧啧,乱荆山道士真是幸福,从前在群妖之地和南海,几片青木叶子就能换一颗妖头。”

    看到两人神色并无怀旧之意,殷不沉立刻改变态度,“至刚易折,果然没错,用法术数日建起的高楼,彻底消失也只需数日时间,可能还更短一些,照此说来,昆沌也不会长久。”

    “据说昆沌用了十几万年时间偷取历代道士的修行,才有今日的实力,他可不是数日建起的高楼。”慕行秋站在山边,记忆就算还在,他也未必能认出这里就是乱荆山。

    “道尊说得有道理,击败昆沌会是一场长久的战斗。”

    “昆沌不会给咱们太多时间,明年七月初七的元婴大会,或许就是他再一次出手的时候。”秦凌霜说。

    “秦道士料事如神,想必已有应对之法,速战速决。昆沌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明年走到头的更可能是我是慕行秋,还有你。”

    怎么说都不行,殷不沉只好没完没了地眨眼,突然跑进荆棘林。大声道:“哪里逃?前面好像有人影,我去……”

    殷不沉消失了,秦凌霜略带责备地问:“你从前怎么会允许这种家伙跟在身边?”

    慕行秋无奈地笑了一下,“你比我更清楚。”

    自从在止步邦里收回神魂之后,秦凌霜就能共享慕行秋的记忆。于是也笑了,“好吧,殷不沉并非一无是处,你当初收他是有理由的。我不应该太挑剔,世事难料,最不应该最不可能改变的道统,如今变化最大,反倒是这只铁蛟妖族,还跟从前一样。”

    慕行秋嗯了一声,疑惑地问:“这里真是乱荆山吗?”

    “书中是这么记载的。”秦凌霜也有疑惑。房屋消失也就算了,关键是此地没有半点法术迹象,连天地灵气都很稀薄,完全不像道士聚居之处,“等我向她们发个信号。”

    秦凌霜依次召出洗剑池瞬息台不熄炉和大光明镜,通过它们分别施展不同的法术,向四面八方扩散,这些法术没有攻击性,普通鸟兽和凡人甚至感觉不到,方圆百里之内若有实力强大的修行者。则肯定能够发现,并且明白来者没有恶意。

    数百步以外,殷不沉突然从荆棘丛中跳出来,“哎呀。大胆毒蜂,竟然敢螫我不知……哎呀,又来?哎呀,不是毒蜂。哎呀,原来……”

    殷不沉终于察觉到“螫”自己的是某种法术,而且是秦凌霜发出来的。一弯腰,又消失在荆棘丛中。

    “异史君不死心,还想将咱们也变成受他控制的活法器。”秦凌霜看着殷不沉消失的地方说,不在意他是否能听见。

    秦凌霜曾在闭关的时候受过异史君的保护,但是和龙魔一样,她对这只老妖只有警惕,没有感谢。

    “我在体内还没有找到魔尊正法的力量,它应该是什么样子?或者什么感觉?”

    “你正常修行魔尊正法,没有受到异史君的误导,而且时间还短,感觉不到它的力量很正常,我也没有。但我已经想到一个办法,或许能将魔尊正法的修行分离出来,拿到司命鼎之后,咱们在去断流城的路上可以试一试。”

    “你已经想到办法了?”慕行秋吃了一惊,他只是提出一种思路,至于如何实现,他一点计划也没有,没想到才短短几天工夫,秦凌霜已经制定出可以尝试的方案。

    “只是试一试,未必能成功。”秦凌霜淡淡地说,右手捏出道火诀,望向远方,她的四道法术生效了。

    一名女道士从空中飞来,远远地望了一眼,又消失了。

    殷不沉跑了回来,紧张地说:“乱荆山女道士来了,数量不少,我能感觉到。她们会不会也被昆沌拉拢过去了?那样的话咱们可是自投罗网。”

    “我有点希望她们投靠了昆沌。”这是慕行秋的小小愿望,乱荆山女道士若是归顺昆沌,他就用不着借至宝,动手抢即可,事情倒也简单了,“九大至宝本来都昆沌手里,乱荆山若有司命鼎……”

    “别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秦凌霜没说自己的想法。

    又一名女道士出现,胆子更大一些,径直飞到山顶,落在来访者面前,盯着慕行秋看了一会,脸上露出微笑,“你不记得我了吧?”

    慕行秋摇摇头,“抱歉,我……”

    “我知道,你失忆了。”女道士三十几岁容貌,身穿道统蓝袍,头发梳成高髻,没有插簪。

    “谢谢体谅。”慕行秋有点纳闷,这名女道士好像与自己很熟一直在关注他似的。

    “你是乱荆山的孙玉露孙道士。”秦凌霜开口道。

    孙玉露向秦凌霜施以道统之礼,“你一定是秦凌霜秦道士了,久仰久仰,想当初,为了保住你的魂魄夺回神魂,慕行秋差点将乱荆山毁掉,瞧那座山,现在还有那场战斗留下的痕迹。”

    慕行秋越来越好奇自己从前与秦凌霜的关系。

    “最后乱荆山还是借出了司命鼎,我的魂魄才得以安全,我一直想来亲来乱荆山表示感谢,拖延至今,请见谅。”

    “唉,哪还有乱荆山,只是几名避世之人的藏身之地罢了。”孙玉露叹息一声,然后又露出微笑,“我两年前离开阻风山,与几位同道栖身荒野,不问世事,外面怎么样了?昆沌还在到处制造劫难吗?灵王万子圣母他们还好吗?”

    “昆沌的帮凶不少,最近比较活跃,阻风山我们还没去过,据说灵王正率军南下。”秦凌霜已经向孙玉露还过礼,这时再次施礼,“我们此次来访有事相求,请问我们能见见主事者吗?”

    “几名避难的隐士而已,哪来的主事者?两位有什么话尽管对我说好了,我欠慕道士人情,即使他忘了,我不会忘。”

    慕行秋没问人情是什么,“我们想借用一下司命鼎。”

    孙玉露显出几分遗憾的神情,“司命鼎若是我们手里,送给两位都可以,可惜,昆沌强占了九大至宝,不会还给我们。”

    秦凌霜召出四件至宝,让它们在身前一字排开,“我们收集至宝别无它意,只想救一个人,就是慕行秋和灵王杨清音的儿子。”

    “慕冬儿吗?这个小家伙又惹祸事了?真可怜,他从出生开始就没多少安稳日子。”孙玉露又叹息一声,“你们将他带来了?或许我可以看看他的伤势,灯烛科在这方面还是有点诀窍的。”

    慕行秋摇摇头。

    “那就没办法了,我们都立过誓言,终生不离乱荆山,希望你们能尽快找到司命鼎的下落,治好慕冬儿的伤。”

    “希望如此。”慕行秋说。

    孙玉露又笑了,“我们还立过誓言,不能向任何人泄露藏身之地,所以,请恕我不能尽地主之谊,欠下的人情这回是还不上啦。”

    “孙道士肯赐面一见,我已感激不尽。”慕行秋也施以道统之礼。

    “那我就不耽误两位的时间了。对了,那座山后来叫芳山,两位若有兴趣,可去看看。”孙玉露笑着又一次施礼,转身飞走,数里之后突然消失。

    “她在撒谎。”慕行秋说,即使失去记忆,他也能分辨出谎言,“我的失忆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不至于天下皆知,她说自己不问世事,却偏偏知道这件事。”

    秦凌霜嗯了一声,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提出多还一件至宝的建议。

    听到这个判断,殷不沉心里有底了,恼怒地说:“孙玉露太无情无义了,在野林镇和阻风山,大家好歹相识一场,她见到我竟然连声招呼都不打,开口闭口都是两位,好像我不存在一样。”

    秦凌霜转向殷不沉,罕见地正眼瞧着他,殷不沉受宠若惊,立刻矮下去一截,下意识地说:“我的法力被老君夺走了,连飞这些天,我饭也没吃水也没喝……”

    “从前你能留在慕行秋身边,是因为你立过几次功劳,现在又是需要你立功的时候了。”

    殷不沉就知道会是这样,又矮下去一截,“这个这个,既然秦道士说了……奖赏呢?从前立功都有奖赏。”

    “你曾经通过立功得到魔尊正法,再立几次功劳可以将它去除。”

    殷不沉哼哼了两声,怎么算这都是一笔不得不做却又血本无归的交易。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